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2】极力拉拢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彭道生语带嘲讽,本是协力讽刺万俟独明的无能,压根就没想过帮对方,但万万没想到,这个万俟独明打蛇顺杆爬,直接应了下来。

    一晚上遇到帅天凡与万俟独明这两个臭不要脸的家伙,彭道生怒火高涨,几乎当场发疯。

    “没工夫!”

    彭道生一声怒吼,直接拂袖离去。

    有万俟独明这么一搅合,那帅天凡武功高绝,绝对已经跑远,搜查三清宫不过是浪费功夫,彭道生气愤难当,又因自认已查得采花贼身份,故而回返商议片刻,便带人撤离了三清宫。

    到了此时,叶清玄也不由得对头顶上这个万俟独明万分佩服,竟然能够将彭道生生生气走,这种臭不要脸的本事,自己还是比之不上。

    待彭道生远去,叶清玄静待万俟独明离开,不过这老家伙不但没走,反而沉寂下来。

    正诧异间,又是一缕衣袂破空声到来。

    一个万分熟悉的阴冷声音响起,道:“多亏万俟兄相助,我等虽然不怕那元老会稽查,但若是因此动手,却是大大的麻烦!”

    叶清玄一震,对方与白道势同水火,不知是何方势力!

    只听万俟独明爽朗一笑,轻声道:“道长不必客气,大家同属圣门,自当鼎力相助。只是没想到小弟今日暗访三清宫,却遇到这种事情,真是晦气!”

    哈哈哈……

    另一位老道一阵大笑,低声道:“好事多磨。既然元老会的人走了,不如万俟兄随我再入宫中详谈,那青华帝君所言之事……”

    “嗳——此地不是说话之地,我们走!”

    呼,呼——

    破空声远离,叶清玄眼中寒光闪烁,因为他终于听出万俟独明身旁的人是谁了……

    魔门星宗宗主——绝情。

    想不到这个蜀州差点被师傅干掉的家伙,竟然躲藏在了三清宫中。

    洛都鱼龙混杂,果然是大乱前兆。

    而万俟独明的身份更是让叶清玄大吃一惊,不但是魔门中品阶不低的高手,看样子更是北狄青华帝君的嫡系,他在此与绝情道人密会,想来魔门将有什么大动作。

    只可惜叶清玄身怀要事,无法详细探知,于是牢牢记住二人飞入的大殿位置,趁着三清宫乱成一团,飞身逃离险地。

    **********

    如意舫。

    想不到皇甫泰信所谓的秘密之地看似一间宅院,但曲径通幽,三转五转之后,宅院的后身竟然连着洛水。

    公公夏明领着叶清玄和皇甫泰信登上这巨大画舫,迎面便是八位标致惹火的甜姐儿毫不认生地盈盈而来,挽着皇甫泰信和帅天凡的臂弯便进了画舫。

    为首一位身材异常丰满的绝色女子冲着皇甫泰信呵气如兰,娇声道:“大官人怎么这么晚才到,奴家等的心也焦了,不信你摸摸!”

    众目睽睽之下,一把抓住皇甫泰信的大手,塞入胸前一对凶器之间。

    我靠!

    这么多人看着,叶清玄尴尬症都要犯了。

    自从一个傀儡皇帝变成了狗屁大官人,皇甫泰信出奇的轻松,呵呵大笑道:“娇娘你真善解人意,待会大官人亲自赏你……嘿嘿,唉,可惜了,今晚本来还有一对璧人要交给娇娘调教,可惜啊,可惜了……”

    叶清玄连忙致歉,“唉,陛下恕罪,我这……”

    “唉!”皇甫泰信一摆手,亲热地拍了拍叶清玄肩膀,“这里是我家,你是我兄弟,这里只谈感情,不谈身份!这是如意舫的规矩!再说了,区区吕氏二女我还不放在心上,今天最高兴的,便是认了二弟。”皇甫泰信眼中闪过兴奋光芒,一挥手,喝道:“来啊,见过你家二爷!”

    “见过二爷!”

    呼呼啦啦,一群莺莺燕燕齐齐低头施礼,一片肉光渍渍的沟壑面前,便是叶清玄武功高绝也不免有些眼晕。

    挺住,挺住,我是帅天凡,不是叶清玄。

    “起来吧,起来吧。”

    叶清玄挤出一脸坏笑,没有多说。

    娇娘亲热地挤到皇甫泰信和叶清玄中间,挽起两人,两边**分压在两人手臂处,领着两人步进舱里,登上三楼的大花厅。

    包括夏明在内的其他高手全都留在甲板上,只有二人走了进去。

    花厅灯火通明,极尽豪华,临窗处放了一张大圆桌,腾空了大片地方,看来是作歌舞等娱宾节目之用。

    八名娇俏美女悉心侍候,为他们二人脱去外衣。

    厅的四角均燃着了檀香炉,室内温暖如春。

    “来来来,娇娘赶紧安排歌舞,切莫让我兄弟冷落!”

    “是!”

    娇娘亲切地招呼二人坐下,啪啪鼓掌两声,立时有女侍穿花蝴蝶般来来去去,奉上热酒美点,一时如入众香之国,不知人间何世。

    当桌子上名酒佳肴纷陈时,只有最俏丽的三名丫环留下来,候命一旁。

    忽地管弦丝竹之音响起,一队全女班的乐师拿着各种乐器,由侧门走了入来,坐在一角细心吹奏,俏脸作出各种动人表情,仙乐飘飘,音韵悠扬,一片热闹。

    皇甫泰信看得开怀大笑,不住鼓掌叫好。

    叶清玄不知道这二货心底到底是何想法,为何丢了吕氏双姝不但不过问,反而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对自己如此极力拉拢,只怕另有所图。

    趁着歌舞声起,皇甫泰信再次笑道:“娇娘且去,把你前几日说好为我准备的特别节目奉上来与我兄弟一观!”

    娇娘掩口一阵娇笑,挥手间带着几名绝色退了下去。

    这时整个大厅,除了他两人外,便只有远在一角的那群女乐师。

    叶清玄心中一动,知道皇甫泰信必有紧要事和他说,忙露出关切之色。

    果不其然,皇甫泰信浑身一松,轻叹一口气,淡淡道:“让二弟笑话了。大哥我有着皇帝的身份不去享受,却在这里以一个什么大官人沾沾自喜,委实让人看不懂吧?”

    叶清玄点了点头,道:“大哥莫非有什么难处?”

    皇甫泰信凑过来低声道:“二弟,因为只有在这里,我才是真正的主人,在外边,我不过是个任人摆布的傀儡……”

    咦?好现象!

    叶清玄心中一阵狂喜,却面色愁云,认真道:“大哥言重了,凤仪阁虽然只手遮天,但这天也压不到大哥头上……既然大哥瞧得起天凡,天凡赴汤蹈火,也要帮大哥出气!”

    “好,好!不愧是我自家兄弟!”

    皇甫泰信压低了声音,森然道:“二弟,大哥要你帮我杀个人!”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