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6】午夜淫徒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帮子混蛋,竟然下死手,要是自己刚刚突破,罡气用不完的用,差不点就死在自己人手里了。

    叶清玄不免有些气急败坏,闻了闻身上的臭气,更是欲哭无泪。

    展开身法,叶清玄远远逃离那条老巷,在夜色的掩护下,依着苏荣的指示,朝城东皇甫泰信的秘密庄园掠去。

    一路躲避数个朝廷高手的视线,这时候的自己实在是狼狈不堪,更不想曝露皇甫泰信的秘密巢穴,故而看到撞钟和摘心那两个老相识都没有出面。

    路过一家布庄,叶清玄丢了衣衫,在院子里就着井水冲洗一番,换了套新衣方才出来。

    身上的臭味淡了不少,叶清玄终于舒服了一些,这才继续往皇甫泰信皇甫泰信的秘密居所奔去。

    一路奔行,一路想着如何应付皇甫泰信。

    逢檐过檐,遇壁跨壁,半个时辰之后,远处二十里外三清宫的巨大瓦顶便出现在视野之内。

    依皇甫泰信的指示,到了三清宫折北三里,便是目的地雅兰醉居了。

    就在这时,心中涌起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叶清玄大吃一惊,凭借自己六识的强悍,他知道这种感觉绝对不会有错。

    环目四视,静悄悄的,全无动静。

    心底不由得更加生疑。

    什么人可以避开自己的察觉,一路跟踪自己?

    叶清玄连忙跃下街道,把速度提升至极限,左转右折,奔出了五里多远,才兜转回来,跃上一处瓦顶,静静趴伏在上。

    大惑骇然,心头警觉竟是有增无减。

    可他仍发现不到敌人的潜伏位置。

    叶清玄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明明有敌人在追踪着他,可是如此依足“盗圣”百里无极的教导,尚不能把敌人甩掉,也无法发现来人。

    谁人如此厉害?不会是纳兰成吉吧?难道他识破了自己的身份?

    那可就糟糕透了。

    砰!

    就在此时,后方的天空中一道红芒直冲上高空,爆开一朵鲜红的烟花,在漆黑的夜空份外怵目惊心。

    叶清玄呆了一呆时,又是一朵黄色的烟火冲上天空,两朵烟花连成直线,正好是叶清玄所在的方向。

    叶清玄大感不妥,十有**这两道烟花讯号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想到这里,头皮发麻,但可以说是仇家遍地,凤仪阁、江北朝廷、邪教、魔门等均恨不得置他于死地,甚至连自己一方的高手刚刚都差点将他干掉。虽然他现在是帅天凡的模样,但惹人怀疑的情况下,只要强行对他进行甄别,保证立马就能发现他的伪装。

    现在的他尤其不能让自己陷入惹人怀疑的局面。

    大呼倒霉的叶清玄,倏然将玄功发挥尽致,飞檐越壁,亡命朝烟花发出的相反方向掠去。

    月如玉盘。

    莹莹月光洒落,照得洛都夜色亮如白昼,分外有种凄冷的美感。

    叶清玄心头没由来地一阵压抑怪异,四周无一人气息存在,偏偏自己若有若无地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

    全力奔行之中,叶清玄同时将自己心神凝聚,第七末那识展开到极致,虽然还不懂应用之法,但强化自己的六识还是可以做到。

    放佛灵魂出窍一般,叶清玄神识瞬间抽离身体,神识快速扫荡周围,月夜下的一切都是如此静霭,并无任何生命波动。

    叶清玄身躯飘动,轻轻落在正对着三清宫门的石屏之上。

    就当叶清玄神识收回的瞬间,神识突地扫荡过叶清玄脚下自己的影子,一股锋锐的波动刹那传出!

    我靠!

    叶清玄神识刹那收回,同时身躯猛地腾空,瞬间与脚下黑影拉开距离,接着回落,一记隔空掌力按向缩成一团的黑影。

    “纳尼!?”

    黑影一顿,瞬时从黑影中伸出一只手掌,隔空与叶清玄对了一记。

    嗡!

    强大的波纹瞬间产生,但诡异的是,这股强大的波动只震荡出三丈距离,便泯然消失于无形。

    看得出来,不管是叶清玄还是黑影中的人物,都不想制造太大的声响。

    “什么人装神弄鬼!”

    此时叶清玄飘落广场之上,正面黑影就落在石屏之上。

    叶清玄压低了声线,喝问同时却是屈指连弹,驱动数十枚碎银,机关炮一般攻向黑影。

    黑影在石屏上诡异飘动,数十记银弹全部落空,而叶清玄使出的阴力功法之下,落空的银弹也只是无声无息地深陷墙壁之中,并没有任何的声响。

    叶清玄大为懊恼,竟然被人进逼到身后都没有反应,对方的诡异功法着实令人心寒。

    “还不现身?”

    叶清玄空指连点,极快的速度朝着黑影攻击,但无一例外的,攻击全部落空。

    只不过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叶清玄在所有攻击的位置全部留下了深厚的罡气,骤然发光并连成一片,正好将黑影困在当中。

    “出来!”

    叶清玄单手一招一引,轰——

    石屏轰然破碎,禁锢其上的黑影被叶清玄的如同鲸鱼吸水一般抽离了地面。

    黑影登时破碎,以肉眼可见的方式飞至空中,接着一股罡气从黑影中迸发,瞬间激荡周遭破碎土石,带着一股凌厉无匹的罡气,直射叶清玄。

    够力道!

    叶清玄眼中精光一闪,脚尖一点,瞬间后移十余丈,牢牢钉在地上。

    “喔噫,喔噫,想不到中原武林还有如此年轻高手?”

    伴随着一股怪异腔调的响起,半空中破碎的黑影就那么缓缓弥合,逐渐组成一个人体的形状,最后真实人身显露,一个身躯矮小、形象落拓的瀛洲武士缓缓落地。

    双眉倒竖如同扫把,双目锐利有若繁星,所有头发被红色的头绳高高竖起,本来颇为英俊的相貌被鹰钩般的鼻子和薄薄的嘴唇破坏,给人一种薄情寡义的印象。

    不过对方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刀锋般的凌厉气势,让人盯久了都感到眼珠子刀割般的刺痛。

    毫无动作,叶清玄感到面前站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锋利的刀,锋利而带着邪气的妖刀。

    “源赖洲!?”

    叶清玄眼皮一跳,大感头痛。

    原来是这个瀛洲第一武者,怪不得就连自己这等开发了第七识的灵觉也会走眼,凭借他诡变第一的忍术和半步神话的身后,的确难以发觉。

    “喔噫?小子认识我?”

    源赖洲双手缩在宽袍大袖之中,定定地抱着肩膀,上下打量了一下叶清玄。

    “可惜我不认识你!”

    源赖洲眼中凶光一闪,叶清玄万分戒备,全部心神都凝聚在食指之上,如果对方出手,说不得曝露身份,也要拼死一搏。

    这王八蛋没有看破自己身份,若是被他发现自己是叶清玄,肯定全力出手,将自己格杀。

    真是倒了血霉,半夜游荡竟然碰到了这个妖人!

    “源大师威名,江湖上何人不知、何人不晓?”叶清玄嘿嘿一笑,状态潇洒地躬身一礼,“小子三圣岛帅天凡,与令徒赵擎廷乃是生死莫逆!”

    即便暗自戒备,表面上叶清玄也不想陷自己与危难。

    “哼!”

    源赖洲戏谑地扫了叶清玄一眼,两只木屐踏踏地走了几步,从怀里突然掏出一物,放在鼻头嗅了嗅,道:“不管你是何身份,敢对我出手,就是死罪!”

    叶清玄立时全身绷紧。

    源赖洲嘿嘿一笑,抖了抖手里的东西,笑道:“不过……今天是本座惜花之夜,这样美的月色,那样美的佳人,又如何能够被杀戮破坏呢?”

    嗯?

    叶清玄一怔,这时方才看清楚源赖洲手里的东西竟然一块绸缎制成的肚兜——女孩子最最贴身的衣物,隔着如此之远,叶清玄的鼻子都能闻到上面女子的幽香。

    惜花之夜?

    想起赵擎廷不久前跟自己提及他这位便宜师尊的癖好,叶清玄顿时醒悟过来……

    靠你大爷啊!

    这货堂堂的武学大宗师,竟然干起了采花贼的勾当!

    “源大师却也是风流中人,不过这月夜采花的举动,未免太过下作了吧?”叶清玄不由得怒火中烧,差点当场翻脸动手。

    “喔噫,喔噫,你懂得什么?”

    源赖洲脸上露出陶醉的神色,“知道吗?我最喜欢你们中原的女子了,因为她们懂得守护一种叫做贞操的东西,她们越是守护,我就越是想要得到,看着她们挣扎求救的可怜相,其中的满足感,你哪里懂得欣赏呢!?”

    叶清玄气得眼皮直跳,全身罡气凝聚,已经忍不住就要出手。

    “喔噫?”源赖洲笑呵呵地看着他,“虽然今天本座心情大好,但如果你要再次出手,本座也说不得就要取你项上人头了。”

    “那就要看源大师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叶清玄脚下一顿,倏忽间消失原地。

    砰!

    又是一朵烟花当头爆开!

    追击的人到了!

    源赖洲哈哈一笑,腰间肋差短刀倏然挥出一道刀芒,逼开攻击出手的叶清玄。

    “可惜今天有人叨扰,小子的脑袋就寄存几日吧!喔噫——”

    源赖洲身躯腾空,蜷身向后翻滚,肉眼之中,竟然就那么直入天空中的明月,接着骤然一缕轻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恶!

    这个老淫贼!

    叶清玄连呸几口,万分不屑。

    老子早晚将他千刀万剐,第一刀就先阉了他!

    正暗骂之时,叶清玄身后警兆突生,一声佛号同时响起:“阿弥陀佛,施主多行不义,灾害众生,今夜老衲替天行道,收了你这万恶淫徒!”

    我——嚓——!!??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