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月明梅香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暇理会此时张列贤脸上浮现的惊怖表情,只是全力施展三大神功。

    “合便是收,开即是放.懂得开合,便知阴阳。”

    叶清玄每运转一次,身体便轻松一分,而张列贤便痛苦一分。

    生出的纯阳之气逐渐扩大,经脉间冰割般的痛楚逐渐减轻,阳气经心脉缓缓延往任督二脉,专心一志下,痛苦无影无踪,猎人与猎物之间的身份顷刻颠倒,叶清玄冷冷盯着一脸恐惧的张列贤,现场颇有戏剧效果。

    叶清玄乃内功经络方面的大行家,凭借自己所会内功,早已预见可能的结果。但唯独有一点,却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阴极阳生!

    阳极阴现!

    当体内的与交融对抗的关节,双方原本应该互相抵消掉的罡气,突然之间在充满吸力的膻中穴诡异旋转起来,阴阳二气因旋转而达到莫名的平衡。

    轰!

    寒热激荡,他身体内像火山爆发和雪崩冰裂同时发生,登时眼冒金星,差点昏死过去,冷暖流突然飙射体外,以他为中心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冰火龙卷风。

    ??叶清玄只感到全身阵寒阵热,不论冰封火烧,均似要把他立时撕裂的情状。

    而他对面的张列贤则更是不堪,不时冰雪挂满胡须,不时又被阳火烧焦一脸漆黑。

    在极度的火热和冰寒的争持激荡后,他的灵觉似若告别了以他身体作战场的冰霜与烈焰,以一种超然的姿态凝立空中,无悲无喜地凝视着下方冰火龙卷风中心的自己。

    这一刻静默如神。

    依旧在运转,与在膻中穴中形成一个平衡的太极图,浑身的罡气迅速飙升,死寂多时的境界竟然在此时突破,一连飙升两级,达到了归虚境第八重天的境界。

    似乎一瞬,又仿佛亘古。

    寒热交替无数次后,张列贤体内骤然一空,倏忽间,叶清玄灵魂像从夜空忽然回归到身体,再没有丝毫寒或热的感觉,全身飘飘荡荡的,浑身上下透着劲的舒爽。

    张列贤早已是一滩烂泥倒在地上。

    ??在忘仙楼内,无数双惊诧的目光中,叶清玄伸了个懒腰,扬天一阵长笑。

    “还有谁!?”

    嚣张至极的一声断喝,迎来的却是一片敬畏的沉寂。

    片晌之后,苏荣不带半分情感的声音传遍望仙楼,“获胜者,帅天凡!”

    **********

    虽然过程几许波折,但好歹结果算是满意。

    叶清玄回到包厢的时候,两位吕氏姐妹早已披上红盖头,被制在座椅之上。

    原本宽敞的包厢如今只有叶清玄一人,皇甫泰信等人早在他获胜的时刻便已退走,只留苏荣苏大老板心照不宣地跟他使了使眼色。

    这群混蛋。

    叶清玄当然知道对方是让他即刻启程,将吕氏双姝送到皇甫泰信那处秘密府邸,这样一来,余下的黑道排位大会,恐怕自己是无能力参与了。

    不过这样也好,因为自己的缘故,气走了车焕跃,杀死了索阳,连带太行山寨和摩天岭当家人都没有在场,这场黑道的排位大会恐怕也是无疾而终,还是先按计划行事,救出吕氏姐妹再说。

    掀开吕氏姐妹的盖头,两张相识度九成的熟悉俏脸出现在眼前,悲愤欲绝的脸庞让二人更加娇艳。

    二人武功早已用特殊手法制住,此时只有普通人的反抗力,不虞她们逃走。

    强忍着说破身份的冲动,叶清玄故作冷淡地冷哼一声,重新盖上头巾,轻声示意,外间立即来了两位忘仙楼的高手,在包厢内的床铺上一番按动,显出一个机密的地道。

    苏大老板真是大手笔,整栋忘仙楼都设有着夹层密道,叶清玄被一路引领,没过多久便到了楼宇外一处秘密的花园中。

    苏荣早已等候在此,引领着又是走了不远,一辆富贵马车停在院落之中。

    “今天晚上辛苦帅老弟了!”苏荣脸色兴奋的通红,目光瞥了瞥扶上马车的一对美人,冲着帅天凡挤了挤眼睛,压低声线道:“帅老弟路上可要节制一下,在皇甫泰信那傻皇帝没有动她们之前,切莫拔了头筹,图惹祸事!”

    叶清玄心底一阵厌恶,表面却是一脸贱相,笑道:“苏老哥放心,帅某自有分寸。”

    苏荣嘿嘿一笑,点了点头,又道:“帅老弟福泽深厚,这次能与皇甫泰信称兄道弟当是一大机缘,日后对于争夺三圣岛可谓是帮助极大,到时需要老哥出手帮忙,老哥我也决不推辞。”

    “谢过苏大哥了。”叶清玄淡然一笑,接着又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老弟我的确是为了借助陛下实力争夺三圣岛,但老哥超脱的身份,为何也巴结这个傀儡皇帝呢?”

    苏荣面容一肃,认真道:“帅老弟难道忘了苏某的志愿了?当然是要做天下第一的大富豪,取横万通那个死胖子以代之。”

    “哦,哦,原来如此。苏大哥深谋远虑,必能达成心愿。”叶清玄深拱一礼,心里却骂道:信你个大头鬼才怪。

    **********

    苏荣给准备的这辆马车宽大而舒适,里面只有自己和吕家的一对璧人,外面则是刚刚的那两个忘仙楼高手和一个车夫。

    缓缓驶离忘仙楼的马车内,叶清玄掀开窗帘向外窥视,按照计划,姜斐然就应该已经跟了上来,选择合适的地点出手抢人,到时候自己只需故作不敌,让其将人救走,便可完成计划,到时就算皇甫泰信或是源赖洲怪罪,麻烦也是找到帅天凡的身上,与己无关。

    想来许久与吕氏姐妹没有见面,叶清玄顺手点开了二人的哑穴。

    “奸贼,我早晚杀了你!”

    穴道一点开,妹妹吕秀倩张嘴便开骂。

    叶清玄自失一笑,知道外面有忘仙楼的高手偷听,也不戳破身份,笑道:“二位小姐切莫动气,相信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感谢我的。”

    “呸。你杀了我们吧。休想我们受辱。”吕秀倩怒不可遏。

    相反姐姐吕秀婷深深望了叶清玄一眼,缓缓道:“帅公子来自三圣岛,本来超然物外,为何卷入世间纷争,三圣岛地处江南,如果帅公子愿意解救我姐妹二人,我相信江南朝廷一定愿意与公子合作,绝对比江北朝廷答应的更有实际意义。”

    叶清玄哑然一笑,想不到吕秀婷还有这份头脑,“二位小姐放心,帅某自有打算。”

    说完便闭目养神。

    二女见这帅天凡油盐不进,骂也无用,说也无用,于是都闭上嘴巴,只是互打眼色,研究对策。

    静霭的街道上只有马蹄的踏踏声。

    叶清玄透过窗帘间的缝隙,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明月。

    只差那么一点,便是满月了。

    马车走上一条老街,淡淡的桂花香味飘了过来,叶清玄用力的嗅了嗅,思绪顿时飘向记忆深处,飘向了曾经的青云观。

    月夜桂花香。

    这样的月夜,曾是自己穿越初来的时候,曾是师兄传授自己剑法的时候,曾是与梅吟雪屋顶谈心的时刻,曾是自己武功大成、仗剑江湖的时候……

    叶清玄轻叹一口气,淡淡道:“是时候喝杯桂花酒了。”

    嗯?

    吕氏姐妹诧异对视一眼,不明白这个浪荡公子突然之间发的什么感慨。

    微风皱起。

    吹拂一树桂花,香风四溢。

    一朵桂花飘荡过来,叶清玄探手寻来,摊开手掌处,桂花带着冷冽的清香,表面却是在手掌心处化开一摊水迹。

    冰,雪?

    叶清玄诧异非常。

    便在这刹那,一股似有若无的气机出现,叶清玄眉头一皱,紧着身躯倏然一动,扯着吕氏双姝便从侧面冲破了车厢。

    轰!

    同一时刻,大雪漫天而落。

    惊呼中,那两名忘仙楼高手身手果然不凡,竟有先天修为,异状一起,同时翻身躲避。

    凌冽的冰风骤然而至,间不容发地将整辆马车冰封。

    四匹健马连同赶车的马夫,一起成了冰雪中的冰雕。

    “什么人?”

    叶清玄扯着二女后退,两名高手挡在身前,其中一人持刀断喝,“何人大胆,竟敢对忘仙楼的贵客出手!”

    话音未落,风雪再起,在对面屋舍之上轻轻一个回旋,一个超凡脱俗、淡雅如仙的白衣绝色丽人现出身形。

    桂花香风,月夜独明。

    迎着洛水送来的夜风,一袭素白长衫随风拂扬,说不尽的冰冷飘逸,俯眺清流,从容自若。玉洁冰清的脸孔如罩寒霜,手中一把洁白如玉的典雅古剑,时刻提醒别人她那天下无双的剑术。

    她美的如此孤傲,却也美得令人心悸。

    就像寒冬枝头的一朵梅花。

    明月当空,刚好嵌在她脸庞所向的夜空中,把她沐浴在温柔的月色里,份外强调了她有若锺天地灵气而生,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

    耳畔是忘仙楼高手们惊艳般的吸气声,而叶清玄却是心头颤动,呻吟般出声:“吟雪,是你?”

    来的正是梅吟雪。

    但却不是他的梅吟雪,而是当初那个冷若冰霜、酷比寒冰的那个最初的梅吟雪。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