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1】争美夺色
    皇甫泰信敢此时出现在忘仙楼,凤仪阁方面绝对已经有了秘密部署。

    即便“苍狼”叶清玄已经离开,但此地依旧高手如林,冒然出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反倒会让己方陷入更大的危机当中。

    尹秀秀妙目四转,扫了眼前诸人一眼后,柔声道:“秀秀无礼,在诸位贵人面前露相,还望几位贵人莫嫌秀秀貌丑。”

    万俟独明哈哈一笑,道:“秀秀小姐说笑了,如此这般的沉鱼落雁之容,除非是瞎子,谁敢嫌弃?我万俟独明首先就不饶他!”

    尹秀秀露出讶然之色,连忙施礼,道:“原来这位贵人是文相大人,民女有礼了。”

    态度不卑不亢,极有分寸。

    万俟独明傲然一笑,摆了摆手,道:“唉,无妨无妨,今日本相只是寻常出游,切莫在意,大家随意更好!”

    苏荣眉飞色舞,又道:“秀秀小姐,这里不但有文相大人,另一位可是更加……”

    “苏掌柜!”皇甫泰信咳嗽一声,插嘴道:“在下就不用隆重介绍了,不过是文相的晚辈,跟着文相大人和苏荣掌柜来见见世面,倒是我这位兄弟不能不介绍——”

    一边说着,皇甫泰信一指旁边的叶清玄,众人目光立即聚合到了他身上。

    叶清玄不由得一愣,不明白这便宜大哥搞什么鬼!

    “这位风流倜傥、卓尔不凡的,乃是黄某二弟,如今三圣岛特使,‘儒圣’帅继绝之子帅天凡是也!”

    说完皇甫泰信侧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眨了眨眼睛。

    靠!

    这个没事找事的大白痴!

    叶清玄尴尬异常,手中折扇一收,连忙施礼,道:“不凡见过秀秀小姐。”

    尹秀秀眼中犹疑之色一闪而逝,同样施礼,道:“原来是帅公子大驾,秀秀有礼了!”

    皇甫泰信色授魂与,但却意外的极度恪守礼仪,只是吩咐夏明在对面雅位为其布置筝台,敬候筝艺。

    化名尹秀秀的严尹馨早就没了小时候的婴儿肥,出落得沉鱼落雁,莲步轻挪,庄严肃穆地落座,叮叮咚咚地调试几下案上古筝。

    趁着对方调筝,叶清玄凑到皇甫泰信耳边,低声道:“大哥既然外出猎艳,如此绝色就在眼前,为何大哥不敢越雷池一步?”

    皇甫泰信嘿然一笑,道:“二弟有所不知,此女动不得!”

    “为何?”

    皇甫泰信答道:“有凤仪阁长老作保,就算遇到卓惠梵也只是执晚辈礼,朕也只是远观,试问何人敢起邪念?”接着上下打量了叶清玄一下,失笑道:“反倒是二弟有所不同,若是光明正大的展开追求,凭借二弟手腕,必可手到擒来,为兄更可助你一助,但切莫有什么歪门邪道的心思和手段,否则为兄恐怕……”

    叶清玄尴尬地哈哈一笑,其他几人都是心照不宣地看着他一脸贱笑。

    叶清玄暗自啐了一口,tmd,老子探些口风,却被你们这帮王八蛋当成色鬼了。

    而且这皇甫泰信似有似无地极力撮合自己和那尹秀秀,不知暗地里有什么企图……

    “叮叮咚咚!”

    筝声悠悠,尹秀秀纤长白暂的玉手已按在筝弦之上。

    众人不由自主被筝音吸引了过去。

    轻柔筝音由细不可闻,慢慢飘起,进而充盈夜空,刹那间已没有人能办清楚筝音由那里传来。

    倏忽间,忘仙楼内,所有人声乐声全部消失,只剩下叮咚的清音。

    “咚叮叮咚咚……”

    一串筝音流水之不断,节奏渐急渐繁,忽快忽慢,但每个音定位都那么准确,每一个音有意犹未尽的馀韵,教人全心全意去期待,去品尝。

    月明夜澄空。

    筝音袅袅,如月神轻舞。

    一股浓烈得化不开的筝情,以无与伦比的魔力由筝音达开来,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神,跟着众人的心境随缘变化。

    纤长白色的手像一对美丽的白蝴蝶般在筝弦上飘舞,一阵阵强可裂人胸臆、柔则能化铁石心为绕指柔的筝音,在小花溪上的夜空激汤着。

    尹秀秀美目凄迷,全情投入,天地像忽而净化起来,只剩下音乐的世界。

    叶清玄静听筝音,眼中神色渐转温柔,往事画面一幅幅在脑海中浮现。

    初见吟雪,便是在云岚谷内藏秀楼,梅吟雪纤弱秀长的娇躯,包里在雪白的丝服里,迎风立于窗边,人如雪,剑如玉,秀发轻拂,自由写意,只是那一脸的寒霜将整个人包裹起来,保护起来,生人勿进。

    那是二人的第一次见面。

    初见,便是拔剑!

    樱花如雪,花香四溢,一片冰凉!

    二番见……

    千军万马之中,魔门围攻之内,舍却性命,只为救她!

    三番四番,屋舍相谈,悬崖出手,勇闯素裳宫,千般磨难,才将那层层坚冰打碎、捂化,见到真正的梅吟雪。

    可京兆一战,一剑封心,吟雪失忆……

    那层坚冰再次将她包裹,不再记得自己,不再记得过往,不再记得快乐……

    窗外,点点星辰,在逐渐漆黑的广阔夜空姗姗而至。

    “叮!”

    筝音悠然而止。

    叶清玄从回忆的渊海冒上水面,骤然醒觉。

    四周一片寂静,仍似没有人能从尹秀秀的筝音中回复过来。

    叶清玄首先鼓掌。

    如雷掌声立时响遍忘仙楼。

    “秀秀献丑了!”尹秀秀微微一笑,露出两个迷人酒窝。

    “文相”万俟独明深叹一声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秀秀小姐年纪轻轻,已得当年裘大家十分风采,听得一曲,老夫足慰平生了。”

    尹秀秀俏目弯弯如月,笑道:“文相大人谬赞了,”

    叶清玄双目电射在尹秀秀亭亭玉立的纤美娇躯上,讶然道:“色艺本来难以两全,想不到小姐既有卓绝天下的筝技,又兼具盖凡俗的天生丽质,叶清玄幸何如之,得听仙乐,得睹芳颜。”

    尹秀秀盈盈离开古筝,轻柔一笑,道:“帅少侠谬赞了,且让秀秀敬你一杯酒。”

    叶清玄悠然拿起酒杯,接着尹秀秀纤纤玉手提着酒壶斟下来的烈酒,一饮而尽。余光正瞧见皇甫泰信伸手翘了翘大拇指,贱笑更加浓重。

    这货,没安什么好心。

    苏荣今晚确实很是兴奋,高声道:“我已很久没有觉得和别人交往是一种乐趣,但今夜先有尹秀秀的筝,现更有叶清玄的话,人生至此,夫复何求,若诸位不反对,我想今晚我为大家准备的助兴节目也应该开始了,作为我们陪酒的盛筵,诸位觉得如何?”

    众人不禁轰然叫好。

    尹秀秀好奇道:“怎么,苏大掌柜今晚还有比秀秀筝艺更好的节目?”

    苏荣嘿嘿一乐,道:“此间乐,颇不同矣!”

    尹秀秀颇为疑惑,却见苏荣拍了拍手,外间立即有高手在忘仙楼内断喝道:“时辰已到,绝色双姝拍卖就此开始!”

    整座忘仙楼内叫好声此起彼伏!

    尹秀秀脸色一僵,忍不住问道:“什么绝色双姝拍卖?苏老板什么时候也做这等买卖人口的事情了!”

    苏荣哈哈一笑,道:“秀秀小姐勿怪,这件事可是凤仪阁恩准的,拍卖的人只怕你也有所耳闻,便是投靠那江南朝廷的贼逆,原来黑道十大门派之一洞仙谷的两位吕氏千金啊!哈哈哈……”

    腾楞!

    尹秀秀怒而起立,秀目射出万分恨意!

    叶清玄倏然一惊,这丫头涵养太差,该不会要立即动手吧?

    众人目光刹那凝聚到尹秀秀身上,不但房内数人,便是外间撞钟和尚、摘心道人等四人,也一共将杀机锁定在她身上,保证只要尹秀秀轻举妄动,立即便是身死当场。

    “秀秀小姐……”万般无奈之下,叶清玄只好开口说话,救她一救,故意装出一副二世祖的讨厌模样,取笑道:“秀秀小姐怎么了?可是听闻同性有此遭遇而心存不满?”

    严尹馨也是聪明之人,一点就透,闻言直接面红耳赤,道:“帅公子,你们男人就是如此看待女性吗?”

    哦?

    原来是这小妞见不得女人被欺负,有感而发啊!

    众人杀机顿时一敛。

    苏荣连连摇手,解释道:“秀秀小姐切勿误会,这绝非我等对女性看法,而是政治需要,政治需要……”

    “女人嘛!还能如何?”反倒是叶清玄故意摇了摇纸扇,傲然道:“谁让这贼逆与我朝廷作对?明码标价地卖出去算她们幸运,若是依我,直接丢进最下等的窑子,让她们尝尝男人的厉害,哈哈哈……”

    尹秀秀眼中杀机一闪,冷声道:“原来女人在帅公子的眼中如此不值,秀秀今日领教了!”

    皇甫泰信出来打着圆场,道:“秀秀小姐切莫误会,我家兄弟……”

    “我就是这个想法!”叶清玄打断道:“对于我等追寻武道至极之人来说,岂能让感情受困于情关?如此儿女情长,于武道修行不利,帅某认为,就算再喜欢的女子,只要得到手便是,然后无情抛弃便可,如此方可心无挂碍,问道武道至极!”

    说到此处,苏荣和万俟独明竟然点头认同,尹秀秀早已气的脸色铁青。

    “帅公子如此论调,实在令秀秀……”

    “如何?”叶清玄面露轻浮笑容,淡淡道:“难道秀秀小姐对在下一见倾心,要试着与帅某共度情关不曾?”

    “你?”尹秀秀就算脸皮再厚,此时也是勃然色变,立即一怒起身,朝着苏荣等人一礼,怒道:“诸位原谅秀秀无礼,实在是秀秀无法与此孟浪之辈同席,诸位,秀秀告辞!”

    说完,不等众人说话,拂袖而去。

    “秀秀小姐切勿动怒,秀秀小姐……”苏荣连忙起身劝阻,那尹秀秀如何肯留,叶清玄再起身后哈哈大笑,更是让尹秀秀差点当场爆发,脚步更是不停,径直出了包厢。

    呼——

    叶清玄暗舒一口气,总算将这个丫头给气走了,免了再出什么问题。

    皇甫泰信指着叶清玄摇头失笑,道:“刚刚还夸二弟懂得风情,怎么转眼就将秀秀小姐气走?”

    叶清玄洒然一笑,道:“还不是为了大哥的计划,有这个女人在此,就算我夺了双姝,也难保不被人说出去,令人怀疑到大哥头上。”

    皇甫泰信更是心怀大慰。

    懒得在这里跟他们虚与委蛇,叶清玄直接高喊,“三圣岛帅天凡欲得此双姝,道上诸位兄弟可否割爱,让帅某抱美而归啊!”

    原本热闹的忘仙楼顿时一片寂静。

    三圣岛的帅天凡出手,刚刚可都是跟天绝高手车焕跃打了个不相上下,试问又有何人敢出手夺人?

    可就在这势在必得的一刻,突然一个慢悠悠、傲气十足的声音响起道:“帅兄虽然身份超然,但也不能如此欺辱道上兄弟吧?在下张列贤,这对双姝人间绝色,就欲向帅兄讨要一个,可好?”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