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9】美酒三杯
    传闻这个万俟独明不但是个马屁精,自己更是好面子,别人若是不拍他的马屁,必然被其嫉恨。

    想不到传闻果然如此,叶清玄前倨后恭的态度,不但不为人不耻,反倒更让万俟独明高兴。放佛能让性格高傲的人向他低头,是一种极为兴奋的事情。

    万俟独明点了点头,“帅少侠年少有为,竟可匹敌天绝,看来武林上我们这些老头子应该早些退位让贤了。”

    叶清玄连道不敢。

    苏荣又来介绍夏明,“这位帅兄可能不太熟悉,乃是大内第一总管,御侍监的厂公夏明公公。”

    “夏公公好。”

    夏明阴阴一笑,道:“老苏竟整幺蛾子,老奴不过是皇上面前的奴才,这等场合怎轮得到介绍杂家!”

    苏荣哈哈一笑,接着万般隆重地朝着皇甫泰信一礼,看向叶清玄,神神秘秘地笑道:“最后这位郑重出场的,可是给帅兄介绍的最尊贵人物,同时也是这次特别想要认识帅老弟的大人物哦,帅老弟聪明过人,不知可猜得到这位贵人的身份?”

    靠,拿着皇帝的身份让人猜着玩,也就是这个神武大陆了,要是另外一个时空,敢这么开皇帝玩笑的,恐怕早就被满门抄斩了。

    虽然早就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无奈下还得陪着玩的叶清玄,左右看了万俟独明和夏明一眼,看着面前面带笑意,眼睛却放着亮光的皇甫泰信,先是一脸懵懂,接着立即表情一亮,摆出一副震惊的模样道:“难道,难道……这位就是……当今……”

    “嘘!”皇甫泰信连忙做出噤声动作,一副俏皮模样地眨了眨眼睛,道:“帅兄所料正是,朕……咳咳,本人便是……不过这次朕是微服出访,一切繁文缛节都不必遵循,就以平辈论交,帅兄就叫在下黄信吧!”

    “黄兄!”

    皇甫泰信哈哈一笑,起身绕过硕大的圆桌,异常亲热地拉住帅天凡的右手,热切道:“嗯,为兄今年二十有七,帅特使若是不弃……”

    “黄大哥!”

    皇甫泰信脸上一阵大喜,连连拍着叶清玄的左手,兴奋道:“正该如此!哈哈哈,帅贤弟!”

    皇甫泰信一边扯着叶清玄的左手,一边往自己的座位走去,同时道:“早就听闻帅贤弟的大名,为兄甚是神往,想不到咱们差不多的年纪,却是有如此身手,果然名不虚传。今日咱们兄弟有幸相距,定要好好喝上几杯,且到我身边来坐!”

    这一刹那叶清玄都差点想顺势掐住皇甫泰信的脖子,以作威胁。

    但这股狂热一闪而逝,瞬间还是理性占据上风,代之以不尽的疑惑——

    想不到这货还是个自来熟?如此热心拉拢自己,为的又是什么?

    三圣岛?

    不一定。

    帅天凡虽然是三圣岛的高徒,父亲又是三圣之一的“儒圣”帅继绝,但只要有战东来的存在,他帅天凡就代表不了三圣岛。

    况且,皇甫泰信有凤仪阁这个庞然大物支持,还需要三圣岛?

    相反的,应该是现在的帅天凡更需要凤仪阁这样的大后台支持吧。

    叶清玄心中疑惑,表面却是同样热切,道:“想不到黄兄如此高看小弟,正所谓一见如故,也是小弟见到兄长时的第一印象。”

    皇甫泰信拉着叶清玄过去,夏明公公立即搬了把椅子,放在与万俟独明的中间。

    见众人落座,苏荣拍了拍手,两名艳丽女侍捧着一壶酒走了进来。

    苏荣笑道:“难得今日有诸位高朋驾临本楼,苏某自然是要拿出最好的美酒款待。”

    皇甫泰信道:“噢?美酒朕可喝得多了,苏老板的酒可要真正的不同才好!”

    “哈哈哈,苏某不是夸口,这美酒不敢说独一无二,但也天下少有,乃是草民亲自酿配,里面有一味秘方,且看诸位是否喝得出来!”

    “如此正要好好品尝!”

    侍女立即将众人面前酒杯倒满,叶清玄鼻头微动,一股从未有过的甘甜酒气扑鼻而来,里面还淡淡地带着一股药香。

    只是一闻,叶清玄眼睛顿时一亮。

    嗯?

    百年葡萄酿,加了复禅膏?

    苏荣这王八蛋果然是对我产生了怀疑。

    “诸位,且来尝尝!”

    苏荣笑意盎然,一副献宝的模样,眼角处却似有似无地盯着叶清玄。

    万俟独明首先一饮而尽,感叹一声,“好酒,好酒啊!这不是百年的西域翡玉红么?味道颜色都对,只不过……这里面的确加了些料,让酒香更加醇厚,酒气瞬间渗透四肢百骸,浑身舒服透顶,只不过这等传递速度,恐怕酒量不好的人,醉的也更快了!”

    苏荣拍着桌子哈哈大笑,“万俟兄所言极是,不过可曾品出是何秘方?”

    “这……却是在下孤陋寡闻了!”

    皇甫泰信闻听,大感好奇,也是饮了一杯,品了半天,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道:“莫不是加了什么天才地宝的草药?朕的浑身上下都透着舒爽,五脏六腑都渗着酒香啊!”

    纳兰成吉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眼睛亮了一亮,却是道:“西域的酒再好,也是没有草原的酒来得烈气!”

    众人轰然而笑。

    叶清玄扇了扇折扇,作势闻了闻酒杯,冷嘁一声,道:“好个苏胖子,真是大手笔。”

    “哦?帅老弟看出其中的不同了?”苏荣面露注意之色。

    叶清玄将绯红的酒液一饮而尽,道:“不过是在翡玉红中加了复禅膏和参母草,密封之后在泉眼中泡了七七四十九天,取阴极之数,令甘泉从酒壁渗透入酒坛,稀释了百年翡玉红粘稠的特性,如此这酒才有甘美冷冽却又温补全身的感觉。”

    此言一出,众人大讶,齐齐看向苏荣。

    便是苏荣此时也是大吃一惊,露出震惊神色。

    若对方是帅天凡,自然对复禅膏极为熟悉,分辨出来并不难,但那分析出的酿造之法,却是十足的秘密,这帅天凡如数家珍,竟然分析的一点不差,这酒有些骇人了。

    苏荣此等表情一现,众人顿时知道帅天凡猜的**不离十。

    苏荣由衷赞道,“帅老弟果然学识天人,竟然猜中这等秘密,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叶清玄淡淡一笑,道:“苏大哥真会开玩笑,难道忘了帅某人是从小便喝着复禅膏长大的么?就算里面添加了参母草增加香味,帅某也十余年不曾畅饮复禅膏,但那种味道却是一闻便知。至于那酿造之法么……呵呵,家父藏书颇多,其中一本秘酿之书上便有翡玉红这种改造之法,帅某也不过是记性不差罢了。”

    众人不由得恍然大悟。

    万俟独明命人再满一杯,细细品啄之后,叹道:“帅少侠强闻博记,这份功夫,便是老夫也自愧不如了。”

    “凑巧罢了!”叶清玄毫不在意地笑道:“我只是记得,难得苏大哥竟然将其实现,别说那眼甘泉,便是装酒用的坛子,也是十足的考究。从醇度上品鉴,那坛子必是以北陀山的玉泥烧制,里面又以苗疆玉蜂的蜂巢为燃料,否则不会如此甘甜。”

    苏荣兴奋拍桌而起,狂笑道:“帅老弟果然聪慧,不但如此,我更是把那烧好的坛子,在玉蜂的蜂蜜中侵泡三年,方才拿出来酿酒。哈哈哈,别说酿酒,奶奶的,那坛子就算装上清水,一时三刻之后,也是甘甜沁人啊!”

    “来来来,此等美酒岂能光看不尝?朕,呃,在下今日甚是高兴,既有狼主到来,又认识了帅贤弟,真是双喜临门,请诸位一共满饮此杯!”皇甫泰信举杯庆祝,众人欣然跟随。

    觥筹交错,众人又是连饮两杯。

    “苍狼”纳兰成吉明显不屑此时的应酬,从始至终沉默寡言,笑意盈盈地连干了三杯。

    饮干此杯之后,纳兰成吉将酒杯倒扣在桌上,淡淡道:“陛下,成吉应邀,已连饮三杯,此间喧闹,本人甚是不喜。就此告辞!”

    “这……”皇甫泰信脸上顿时一阵尴尬神色,不知如何接话。

    “文相”万俟独明却是起身施礼,笑道:“狼主既然有要事,我等在此恭送大驾。狼主放心,您所言之事,我等定然尽心而为,三百万石粮草,入冬前必然转至狼王麾下!”

    纳兰成吉点头一笑,立即起身而去,临走前目光依旧在叶清玄身上扫了一眼,疑惑之色一闪而逝,却是毫不在意,径直走了。

    “苍狼”一走,包厢内的气氛顿时下降了几个温度。

    皇甫泰信脸色不虞,独自喝了一杯闷酒,沉声道:“三杯酒,三百万石粮草……文相,这个买卖做的是不是有些太过草率了呢?”

    万俟独明低眉顺目地拱了拱手,道:“陛下,这笔买卖的确不划算,但也只有答应了狼主的要求,咱们才可以借用狼主的刀啊!唉,此时非彼往日,江南叛逆势力日趋做大,我们若是没有防备之策,外应之盟友,对朝廷,对陛下实在是大大的不利!”

    “唉,老十三真是给朕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啊!为了基业,竟然要出卖祖宗百姓的利益了!”皇甫泰信悲天悯人的一叹,众人齐齐点头,但细心的叶清玄却是在万俟独明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戏谑和嘲讽。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