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7】楼上一叙
    帅天凡与车焕跃一场大战,忘仙楼内的各方豪雄却是大饱眼福。

    “苍狼”纳兰成吉阻止二人继续比斗,虽然他是域外之人,但威名太盛,楼内无人胆敢不从。

    被苍狼给了不大不小的一个面子,忘仙楼的楼主苏荣自是十分开心,一声呼喝,忘仙楼内自是歌舞翩翩,鼓乐齐鸣,厅内洋溢着一片欢乐的气氛。

    午夜临近,叶清玄心浮气躁。

    “苍狼”纳兰成吉的突然出现,让他劫持皇甫泰信的计划完全搁浅,甚至不清楚自己的真身是否已经为其所破。

    看着同样一脸肃容,心事重重模样的霍霆尊,知道“苍狼”的到来,也给白莲教一统黑道增添了不少变数,这令霍霆尊也极为不安。

    忍不住冷笑一声,叶清玄洒然起身。

    霍霆尊诧异抬头,问道:“帅大哥哪里去?”

    “如厕!”

    说完,叶清玄径直出了房门。

    留下三人齐齐愕然。

    “这……包厢内不是有厕所么?”

    **********

    “苍狼”纳兰成吉的突然到来,让叶清玄有些慌了手脚,原计划恐怕不能顺利实施,必须找到对方,再完善一下,否则让苍狼看出破绽,到时候想跑都难。

    实在不行,就先让姜斐然和钟离灵卿二女先行离开吧。

    叶清玄主意已定,左转右扭,正往姜斐然二人所在厢房走去,未料到刚转过一个走廊,迎面撞上一人,对方一把扯着他道:“果真是帅兄到了,小弟正要找你!”

    叶清玄先吃了一惊,想不到帅天凡竟然与此人也有交情,但他此刻那有心情陪人说话,立即装出一副相熟的意味,没好气的道:“今日是我黑道大派聚会,赵兄此来有何贵干?”

    来人嘿嘿一笑,赫然是“风云盟”盟主赵封禅的儿子,曾与叶清玄一同前往圣地岛的赵擎廷。

    此时忘仙楼内一片欢腾热闹的气氛。

    但此地气氛,却颇有些尴尬。

    叶清玄暗骂帅天凡果然是混账王八蛋,如果不是,那又怎么会认识这么多混蛋!

    赵擎廷把叶清玄扯到一角,狭长的蛇眼一眯,阴声笑道:“帅大哥何必如此,你我兄弟的关系只怕比霍霆尊那小子要亲近许多吧,想当年咱们两个在杭州逍遥快活,可是一起采了数朵武林中的绝色小花啊……”

    这个混蛋!

    想不到帅天凡当年还和赵擎廷干过这等龌蹉之事,气得他差点当场翻脸。

    小不忍则乱大谋。

    叶清玄强忍怒火,冷哼一声,催促道:“以前的事这时候提及做什么?你究竟有什么事?”

    赵擎廷的阴毒蛇眼朝着忘仙楼正上方的一间厢房瞥了一眼,嘿然笑道:“当然是为了那屋中的一对绝色双姝了……”

    “你对她们也感兴趣?”叶清玄心底杀机一闪而逝。

    赵擎廷啧啧出声,道:“唉,兄弟哪有这等艳福,实在因为是家师难伺候,夜夜无女不欢,偏又口味奇高,又逢家师大寿将至,这对绝色双姝奉上去,绝对可以让兄弟在师傅面前大出风头,说不一定一高兴,还能将他的‘天业云’或是‘秘剑’绝招传授给在下!”

    “天业云”?

    “秘剑”?

    叶清玄心底突地一跳,想不到这赵擎廷的师傅,竟然是“瀛洲第一高手”源赖洲!

    怪不得赵擎廷这小子当年在圣地岛上会有东瀛忍者与他合作,早就猜到赵封禅与瀛洲幕府有勾结,却没想到勾结的这么深,不但当年把“九天通玄玉璧”的碎片送给了幕府大将军,更让自己的儿子拜了源赖洲为师,这件事便是真田龙彦那小子都不知道,想来有多机密。

    帅天凡能够知晓此事,当然与赵擎廷关系匪浅。

    得到这天大的秘密,叶清玄心情更加不爽,勉强振起精神,道:“既然赵兄有心争得美人归,又来找我何事?”

    “当然是请帅兄出手相助了。”赵擎廷凑近些许道:“毕竟今晚是黑道大会,我那风云盟的身份有些尴尬,况且在下出手可没有把握夺得头筹,但帅大哥就不一样了,刚刚与车焕跃一番比武,威震天下,谅也没人敢与大哥相争。”

    叶清玄嗤笑一声,道:“怎么?万一那只狼王出手,我也能争得过?”

    赵擎廷嘿嘿一笑,道:“哪能如此。就算有武林名宿喜好这口,想要那对双姝也得派个年轻弟子出手,否则哪里还有颜面在。只要帅兄出手,我保证必是手到擒来。”

    接着赵擎廷又往前凑了凑道:“家师好色,但这热度去得也快,小弟保证只需一个月,一月后,这对双姝还是会归还给帅兄,到时有了家师的一番调教,相信这对双姝也会更有味道……”

    “只是如此?”叶清玄面带微笑,但怒火几乎就要抑制不住。

    “当然。”赵擎廷点了点头,郑重道:“帅兄此番出山,目的为何兄弟我清楚明白,今天的这个人情,日后只要帅兄需要,小弟必尽全力,让那战东来有来无回!”

    叶清玄爽朗一笑,道:“如此说定了!”

    叶清玄一伸手掌,那赵擎廷立即兴奋地迎掌相击,啪的一声,二人对视片刻,齐齐大笑。

    **********

    砰!

    叶清玄猛地一砸桌面,死压着声线,道:“早晚有一天,我要亲手杀了赵擎廷父子,加上源赖洲那个畜生。”

    “叶少侠稍安勿躁!”姜斐然施施然为他倒了一杯茶,从容道:“说起来,有赵擎廷的帮忙,吕氏姐妹肯定会为我们所救。别的不管,先把人救出来再说,到时候我第一时间出手,你我二人演一出戏,将二人转移出去。”

    叶清玄点了点头,“我也是如此想法。”

    “现在,最重要的是就是让你这个帅天凡装得再像一些,没有人可以识破。”

    叶清玄叹了口气,道:“现在我担心的就是这个。我对我的易容术绝对有信心,但有些事情我确实无知,遇到与帅天凡相熟的,很容易回答错误。”

    |姜斐然哑然失笑,道:“叶兄太有些患得患失了。诚然你对帅天凡不是那么了解,而就算了解了,也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人和事,现在就算我告诉你再多的东西,也不能保证你绝对不会回答错误。”

    “那我该如何?”叶清玄当局者迷。

    姜斐然将倒好的茶水递给叶清玄,看着他将那山茶一饮而尽,方才淡淡说道:“叶兄装成帅天凡的确是有些难为人,因为叶兄从来都是为别人着想,遇到事情也是如此,生怕回答不上对方的问题,但你却忘记了帅天凡的为人处事……”

    “哦?哪一方面?”

    “狂!傲!漠视!”

    姜斐然说完,叶清玄陷入了沉思。

    “以帅天凡为人,怎会估计别人感受,他不在意的人,那些事根本懒得理睬,如果你能掌握这些要素,就算遇到相熟的人,你表现的再生疏,甚至是不予理睬,都是无妨的,多说是错,反倒不如不说。”

    正是如此。

    叶清玄恍然,心底也瞬间踏实了不少。

    下次在遇到事情,不搭理对方,傲气一点,我帅天凡可不是别人的奴隶,凭什么让我记得你,让我记得哪件事情?

    姜斐然看到叶清玄心情平复,自信心慢慢恢复,不由得暗笑他太过孩子气。

    “除了这些,还有件事,需要你注意!”姜斐然道。

    “什么?”

    姜斐然从怀中逃出一个瓷瓶,递给叶清玄,道:“便是此物。”

    叶清玄接过来,打开瓷瓶口,闻了闻,道:“大禅寺的‘复禅膏’?”

    怎么会是这个疗伤圣药?

    叶清玄有些搞不懂。

    姜斐然解释道:“叶兄,正常来说,平日里你以什么作为食物?”

    “当然是五谷杂粮了。”叶清玄更加奇怪。

    “不错。”姜斐然淡然道:“正常人都是以五谷杂粮为食,辅以蔬菜、鱼肉,但帅天凡出身独特,从小没有娘亲,他的父亲‘儒圣’竟然以‘复禅膏’为奶水,将他抚养长大,故而帅天凡不但天赋高,身体条件更是超人一等,久而久之,从内而外地散发‘复禅膏’重要材料‘参母草’的淡淡甜味。”

    吃复禅膏长大!?

    叶清玄大吃一惊。

    我的乖乖,拿“复禅膏”当婴幼儿奶粉用,这得多有钱,花销几何啊!

    怪不得帅天凡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武功天赋却是如此之高,自己是有“琅嬛灵妙阁”这个金手指存在,对方是依靠圣药泡出来的体质,所以才能在武学上,并驾齐驱,不分伯仲。

    “三圣岛哪里来的那么多‘复禅膏’?”叶清玄看着手里的小瓷瓶,忍不住问道。

    “凤仪阁送的。”姜斐然叹了口气,道:“作为黑道与白道之间的止戈协议,三圣岛列出了一系列的要求,这复禅膏便是其中之一。”

    “这么说,知道帅天凡这个秘密的,也包括凤仪阁的人喽?”

    “正是。”

    姜斐然缓缓说道:“而当年替凤仪阁出马,经常往来栖凤山与三圣岛的使者,你猜猜是谁?”

    叶清玄眉头一皱,问道:“是谁?”

    哈哈哈……

    外间传来一阵大笑声,苏荣那令人讨厌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帅小友在哪里?还请过来一叙。”

    姜斐然眨了眨眼睛。

    叶清玄登时愕然。

    是他!?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