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6】大驾光临
    凤仪阁欲将处死钟离尚贤的举动,加上为了自己权力,勾结域外、邪教、魔门、黑道的举动,彻底让叶清玄爆发。

    敌人对自己一方不择手段,自己再坚持什么道德底线,未免太过愚蠢。

    叶清玄一招阴死索阳,看着目瞪口呆的车焕跃,冷冷微笑。

    “帅天凡!老夫与你决不罢休!”车焕跃暴怒喝骂,索阳的死实在让他太过折损颜面,此时若是不杀了帅天凡,黑道武林大会上,自己的地位绝对一落千丈,完全不用指望可以号令黑道势力了。

    飕!

    车焕跃腾身纵跃,蓝色流星般横空而至,围绕身侧的八颗蓝色流星,呼啸着从四面八方向叶清玄压迫过来。

    叶清玄虽然杀了索阳,但此时也不免暗暗叫苦。

    车焕跃的实在难挡,此时自己全身上下经络,无一处不滞碍疼痛,如果再全力出手,在对方鬼火压力之下,恐怕发挥不出六层实力,绝对是落后挨打的局面。

    但车焕跃动了真怒,恐怕自己已经是躲避不及了。

    叶清玄深吸一口气,体表青光萦绕,但体内却暗运,若是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说不得要用自己的独门绝技来应敌了,只怕此地人多眼杂,露馅的几率也会增大。

    不动如山!

    脱胎自密宗最上层心法,叶清玄六识超常,在这临危一刻神识超乎寻常的投入,刹那间进入无我之境,整个人放佛一座大山,怡然不动,令人生出无法撼动分毫的错觉。

    车焕跃半空中眼中一亮,接着表情更加凝重,“呼呼呼”,连续挥掌,原本已经有了八颗蓝色流星,顿时又增添了一倍。

    一共十六颗大如头颅的蓝色火团,密密麻麻地围住了叶清玄。

    压力空前!

    此时此刻,四面八方的压力几乎让叶清玄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咔咔咔!

    叶清玄额头冒汗,整个脚面都已经深陷楼台上的大理石地板之中,龟裂的痕迹不断扩大,整座楼台放佛行将破碎。

    同样,已经全力施为的车焕跃也并不轻松,全身超过八成的罡气都用来控制那十六颗荧惑鬼火,脸上虽然故作轻松,但整个人的后背都已经湿透。

    可即便如此,车焕跃也不打算收手,遇到帅天凡这等轻松超人之辈,首先必须要限制他的行动,其后才能施展雷霆万钧之势,将他击杀。

    十六颗荧惑鬼火一旦布局完成,便是车焕跃出手之时。

    而此时叶清玄,也全力集中,务求在对方全力一击的时候,同样全力相抗,拼着受些伤,也要活下来。

    双方气势顷刻便达到了顶点。

    所有观战之人,呼吸顿止,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对绝世高手的最后一击。

    正当危机一触即发之际,忘仙楼内猛地一震——

    嗡!

    一股无形力场波纹荡开,整座楼宇刹那间如同活过来一般,瑟瑟发抖。

    车焕跃惊呼一声,十六颗荧惑鬼火登时有些控制不住,满空中如同受惊的老鼠,上下乱窜。

    叶清玄也是心神摇曳,一缕杀机扫过,差点让他转身逃命。

    因为这缕感觉实在是太过熟悉,早在两年前就差点让他丢了小命,想不到自己功力大进之后,对方的实力也是水涨船高,依然威力十足的压制住自己,让他心中惶恐不安。

    天下人也许都不知道来人是谁,但叶清玄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一把熟悉至极的硬朗声音,翩翩如天边的云彩,淡淡传来:“老夫从塞外远道而来,可不是在这里看二位耍猴的。此间主人既然早有娱乐安排,两位还是就此停手吧,免得搅了老夫雅兴!”

    车焕跃已经丢了不少脸面,此时竟然又被人呼来喝去,顿时大怒:“什么人?藏头露尾,给我滚出来说话!”

    对方虽然功力深厚,但此时车焕跃绝不能灰头土脸地被人轰下去!

    反倒是叶清玄暗叫一声“我的娘”,这老货竟然没有认出自己,实在是够幸运的。

    叶清玄二话不说,连忙一拱手,道:“前辈所言,晚辈岂敢不从!告辞!”

    说完,不顾四周包围自己的荧惑鬼火,竟然笔直地跃向己方包厢。

    “找死!”

    那“帅天凡”竟然放弃自己稳固的守势,自杀一般地冲向自己的,车焕跃大吃一惊,同时心中狂喜。

    我管你来人是谁,你小子自己找死,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

    双手一挥,呼呼呼……

    跃至空中的叶清玄放佛落入渔网的大鱼,引动四周十六颗荧惑鬼火齐齐连动,嗡的一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轰向叶清玄。

    “讨打!”

    一声冷冷断喝响起。

    第一个字还在半空中,第二个字说出时,竟然已经到了车焕跃身后。

    啊!?

    车焕跃大吃一惊,还未来得及转身,颈后一僵,一只大手如同掐着小猫般将他拎了起来,即便车焕跃的,也丝毫伤害不得对方。

    与此同时,那十六颗轰向叶清玄的荧惑鬼火,也同时僵硬在半空中,纹丝不动。

    车焕跃全身功力都运转不得,就那么被人抓着后颈,举在空中,耳后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道:“车焕跃,你很好,数十年来都没有人敢这么跟老夫说话,你算是头一个!”

    眼看这叶清玄跃回包厢,自己那十六颗宛如自己内心一般,瑟瑟发抖,车焕跃暗叫倒霉,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谁?你到底是何人?”

    被人举着身子缓缓转过头,一个肤色略黑,容貌冷硬,五官中带着一丝高鼻深目,身穿牧人长袍的五旬老者,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

    额前一条丝带笼住头发,明明貌不惊人的模样,偏偏生出一股难以想象的逼人气魄。

    宛如恶狼呲牙般的咧嘴一笑,老者淡淡道:“老夫,纳兰成吉!”

    啊!?

    车焕跃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差点当场晕了过去。

    “苍狼”纳兰成吉!?

    他就是那条草原上的狼王,域外三大绝世高手之一的纳兰成吉!?

    车焕跃要不是手脚动弹不得,只怕当场给自己几个嘴巴的心思都有了……

    不容这位无双堡主说话,纳兰成吉瞥了一眼叶清玄躲过去的包厢,忍不住点了点头,道:“这个小子,倒是知机识趣。且饶你一回,看你能折腾出多大浪花来!”

    接着狭长狼目瞥了瞥手里的车焕跃,一丝厌恶表情闪过,淡然道:“车大堡主,下次记得留几分心思在周围,否则怎也不会凭借天绝的手段,被老夫一举成擒!原本还想讨教一下阁下的神功,可惜了,神功之主的聪明劲都放在研究武学上了,做人比武,却是一点心眼都没有……老夫懒得跟你计较!滚!”

    信手一抛,车焕跃浑身使不出一丝力气,就那么被纳兰成吉丢下楼台,吭哧一声,爬在台下的鱼池之中,漫天十六颗荧惑鬼火的罡气,噗地一声,齐刷刷地覆灭。

    “多谢大宗师不杀之恩!”

    车焕跃头也不敢抬,一捂脸,灰溜溜地窜了出去。

    哈哈哈……

    忘仙楼内登时笑成一团。

    几个厢房之内,不少人都是齐声哀叹,无双堡这个牌子,今天算是彻底砸了!

    一个天绝高手,就算遇到半步神话的绝代大宗师,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怪只怪那车焕跃太过把自己当一回事,认为不会有人偷袭,而更是受了那帅天凡的刺激,一门心思的要把他置于死地,反倒眼里除了对手,没有注意其他。

    现场当中,所有人都认为纳兰成吉武功盖世,面对天绝都能一举成擒。

    但只有六识惊人的叶清玄,才凭借超脱凡人的第七末那识,恍恍惚惚地察觉到“苍狼”纳兰成吉早的方位。

    那只狡猾的老狼早在第一时间便到了车焕跃身后附近,不过速度太快,常人无法察觉,又凭着移声换位的手段,令人误会其身在远处,毫无声息的偷袭出手,才将天绝榜上的绝世高手车焕跃一手擒拿。

    半步神话的大宗师出手偷袭,天下间能有几人接得住?

    这等手段换做中原一个归虚境的高手都不屑为之,生怕辱没名声,偏偏这个纳兰成吉遵循的是适者生存的草原哲学,毫不在意自己的手段是卑鄙无耻,还是光明正大。

    率性为之。

    这样的高手,绝对可怕。

    做事全凭一时喜好,没人知道他下一步会干出什么事来。

    所以叶清玄第一时间便窜了出去,不管怎么说,先不能让自己置于险地。

    叶清玄奔回包厢,第一眼就迎上了霍霆尊等人有些愧意的目光。

    霍霆尊热情异常,“帅大哥,你没事吧!”

    “无事!”

    叶清玄语气平淡,心底却是突突突地跳个不停。

    怎么纳兰成吉那老家伙也到了?

    太危险了!

    叶清玄不知道对方是否一眼认出自己,此时最保险的做法无异于立即逃走,但“苍狼”却没有理睬自己,反倒是当众羞辱了车焕跃一番,这让叶清玄不由得又坐了下来。

    好不容易做到这个地步,吕氏姐妹还未救出,怎能就此逃走?

    犹疑间,外间传来一阵爽朗大笑,苏荣的声音再次响起道:“恭迎狼主大驾光临,苏某早已备下薄酒,聊表寸心。歌舞早已准备多时,孩儿们,鼓乐奏起来!”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