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5】阴你一招
    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右方最高处的一间厢房中,响起一把声音道:“诸位,本人苏荣,乃此间忘仙楼主人,今次晚上为诸位道上朋友准备好了几场别看生面的宴席,何故几位不给老夫面子,宴席未开就砸场子呢?这位帅小兄弟,还有车老哥,可否给在下这个薄面,暂且放下双方之争呢?”

    苏荣说话老气横秋,恃老卖老,令人一听便心生厌恶。

    叶清玄更是知道,这个魔门的老小子身侧更是有皇甫泰信这个狗皇帝在,故此说话底气十足,更有可能此时发言就是那个好色皇帝的意思,想起这几块料就让他怒气上升。

    叶清玄实在懒得在这些江湖规矩上扯淡,忍不住大喝一声,道:“时间无多,本公子今天就是要杀了索阳,哪个敢管,就给本公子划下道来,我三圣岛一并接着!”

    声音未落,叶清玄猛地回头盯住“鬼鞭”索阳。

    那索阳吓得激灵一下,此时这种情形,他还敢冒险得罪如此多的势力,势要杀死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过这个祖宗,又是何故如此坚定的要杀了自己?

    “鬼鞭”索阳知道不是对方敌手,在叶清玄大喝出声的同时,便已经调息提气,缓缓后退,对方一转身,索阳便如同受了惊的鸡,扑棱棱地腾飞起来,拼命朝着车焕跃的方向遁去!

    “车兄助我!”

    青光一闪,叶清玄揉身而上,“索老狗哪里去?”

    “小辈受死!”

    再一次,青蓝两团流星同时朝着索阳这道黑影扑去!

    这个时候,叶清玄已经不是之前把注意力放在车焕跃的身上,而是完全要将索阳毙命,故而速度提至极限,

    叶清玄距离索阳最近,同时速度也是更快,刹那间二人便到了一处。

    啊!?

    索阳眼前青光一闪,便知道不好,危机关头靠不上车焕跃,只有拼尽全力抵挡一时片刻,必然会为车焕跃所救。

    危难之下,索阳双目爆出前所未有的精光,毕竟他也是归虚境的大高手,岂能坐以待毙。

    单手一挥,呼地一声,一条黑色巨蟒般的黑鞭从索阳袖口中飞出,长矛一般直刺极速飞来的叶清玄。

    同一时刻,蓝色流星般的车焕跃大喝一声:“荧惑无双!”

    双手猛地一推,两团蓝色鬼火随掌而生,荡起一阵龙吟虎啸似的风声,半空中划出两道优美弧线,分别从索阳左右两侧绕过,雄浑的劲力波涛汹涌般往叶清玄卷去。

    周遭蓝光萦绕,阴热无边。

    这是车焕跃新练成的吗?双掌之间,似乎把地狱深处的鬼火都引出来一般。

    不但火力惊人,那两团蓝色鬼火更像是流星一般,带着一股外溢的迫人力场,劲力从两侧不停向内挤压叶清玄,将他鬼魅如烟的步伐压迫得行动迟缓起来,而那种压力不但既阴且柔,绵绵不绝,且具有强韧的黏性,躲都躲不掉。

    如此奇功,叶清玄还是初次遇上。

    “好功夫!”

    叶清玄由衷赞叹,同时脚下一转,再转,三转!

    原本平直的攻击线路,刹那间避开索阳的鬼鞭,同时滴溜溜乱转,如同陀螺般急旋起来。

    灼热的掌风和诡异的压力,顿时全给他快至毫颠的急转,卸往四外。

    倏忽间他欺入索阳跟前,左肘猛地朝他胸口撞去,速度之快,迅若鬼魅。

    索阳一鞭击空,又被叶清玄欺近身前,顿时惊呼出声,袖口飞出的长鞭来不及收回,倏忽间,身子向后急退,眼见叶清玄一肘即将击中,胸襟处猛地又窜出一条黑影,骤然蛇盘,刹那间如同一面小盾般挡在叶清玄一肘之前。

    砰!

    一声闷响,索阳如同被火车撞飞出去,喷血飞去,鲜血横飞染红了胸前衣襟和一张老脸。

    但终究没有被叶清玄一击毙命!

    咦?

    这一次就连叶清玄也惊疑出声。

    这索阳老小子不愧有“鬼鞭”之称,那条闻名天下的“鬼鞭”果然有点门道,竟然可以依靠肌肉和罡气的蠕动,控制得犹如身体的一部分,这种诡异的鞭法,也堪称天下一绝了。

    不过再绝的武功,也保不住索阳的一条狗命!

    叶清玄脚步一旋,滴溜溜再次前冲,速度竟然比索阳被击飞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眨眼间,双方分开的距离再次快速迫近。

    呼,呼呼……

    车焕跃一招救援不及,双掌一引,两团击空的蓝色鬼火竟然飘忽而归,从叶清玄背后袭来,同时双掌又是一吞一吐,又时两团蓝色鬼火飞出,绕过飞退的索阳,攻向叶清玄。

    四团鬼火前后夹击,封死了叶清玄前后左右的进击路线。

    这个时候,叶清玄、车焕跃与索阳之间距离等同,但索阳与车焕跃迎向而来,叶清玄吃亏在追着索阳前进,他的速度只有大于车焕跃和索阳的速度之和,才能在二人相遇之前,率先攻击到索阳。

    该死的!

    此时车焕跃的四团蓝色鬼火压力更大,叶清玄的竟一时施展的极不顺畅。

    眼见那索阳老鬼便要逃出自己掌心,叶清玄心下一狠,猛地探手入怀,食指间夹起一物,用快速运起一丝水系功法,手上劲道多变,以的手法裹上一层坚冰,瞄准飞退的索阳眉心抬手便是一记!

    咻!

    荧光电闪,空中一道细线,冰寒之气倏忽间便到了索阳眼前!

    索阳眼看就要中招,眼前蓝火呼啸,又是一团荧惑鬼火飘忽到了跟前,正正地拦住了叶清玄的暗器!

    轰!

    水火交融,刹那间竟如火星引爆了汽油,半空中轰然炸开,冰寒气劲与阴寒鬼火四处飞溅。

    啊?

    索阳惨叫一声,炸碎的气劲中,一缕冰丝破开护身罡气,深中索阳的左肩。

    一股剧痛袭来,索阳被击飞落地,左肩上一个细小的深洞清晰可见,但血液被完全冰封,没有流出一丝鲜红!

    索阳脸色刹那苍白,但不愧黑道枭雄,不管所中何物,顷刻便有了决断。

    右手猛地一爪,连着冰封处左右的血肉,全部一把扯了下来,鲜血登时喷涌而出。

    叶清玄一击落空,车焕跃已经是越过索阳,朝他死扑上来,过程中还不忘急问一句:

    “老索如何?”

    “死不了!”

    索阳剧痛之下面目狰狞,但毫无疑问,已经逃出生天,死盯着面目平静至极的叶清玄,狂呼道:“车大哥为兄弟出气,一定要杀了此人!”

    其实不用索阳招呼,车焕跃已经满心想要杀了叶清玄。

    众目睽睽之下,终于保住了索阳,索阳与自己早有交情,之前更是作为魔门特使与自己合谋暗算了拜火教,如今更是有大图谋商议,偏偏自己尚未赶到的时候,遇到了这个三圣岛的“帅天凡”。

    难道三圣岛对于自己与魔门的事有什么察觉不成?

    无论如何,必须杀了他。

    车焕跃心中坚定,手下自然无情。

    而他的对手叶清玄,一招之下没有杀了索阳,却是变得闲庭信步起来,招式掌劲越发凌厉,速度却一式比一式缓慢,放佛不在心急与杀了索阳,或是完全放弃。但出手间,每一个姿势都是那么优美悦目,充满闲逸的姿致。

    叱!

    车焕跃怒吼一声,双手连续吞吐,又是四团蓝色的荧惑鬼火生成,与之前一共八团鬼火,围绕他浑身上下,不停翻腾。

    那阴损惊人,拥有无穷压力,不但限制敌人的行动,更有骇人的杀伤力,围绕在车焕跃身体周围,既能攻击敌人,又可防护自身,可谓攻防兼备。

    车焕跃对这门绝学极为得意,也不枉他闭关苦练十余年了。

    四周群雄呼吸顿止,想不到这车焕跃武功竟然高至如此,那叶清玄已经完全被鬼火压制,随时都有被焚化可能,不由得都为这年轻高手大大担心。

    霍霆尊更是急的抓耳挠腮,但却万万不敢插手。

    此等高手对决,自己上去也是白给。

    崇邪麟更是如此,原本以为自己多年苦练,已经摸到归虚的边缘,算得上是一代英杰,但此时此刻方才知道,自己那两下子,在天下真正高手的面前,实在是不值一提,别说是帅天凡这等高手,便是那索阳那老东西,恐怕也足以在十招内取自己性命。

    “哈哈哈,小辈,老夫独创的,滋味如何?哼,且让你做这荧惑之鬼,也不枉你的名声。”

    叶清玄坦然一笑,答道:“老车是不是心虚了,手底下不行,就靠嘴皮子出招?我看你是不是有本事把我说死!”

    哼!

    车焕跃知晓嘴皮上功夫不是对手,知趣地闭上嘴巴,手底下劲力更猛。

    而叶清玄深吸一口气,速度猛地加快,仿着帅天凡的功夫,揉身近击。

    呼呼呼,砰砰砰!

    天下群雄面前,只见一团青光围着蓝火,半空中不停旋转,叶清玄连续出招,手、足、肩、臂、肘、膝、头,刹那间交击了百招以上,全是以快打快,凶险处间不容发,而他们身体的任何一部分都可作攻防之用。

    天下群雄何曾见过如此狂暴对轰,俱都是屏住呼吸不敢片刻移开双眼。

    轰!

    蓝火暴涨,青光凌冽。

    这一击之后,二人同时后退。

    叶清玄忽飘飞往后,重新落在楼台之上,唰地一展折扇,私底下却是连忙调息不停。

    这种短兵相接,最耗精神功力,以他深厚的内功,亦不得不争取调元的机会。

    蓝火收敛,车焕跃真身露出,脚下两团鬼火拖着,缓缓落在一脸怒容的“鬼鞭”索阳身侧,双目阴寒地盯着叶清玄,冷声道:“小子果然有些手段,不过你若是技止于此,那么接下来恐怕就要命丧老夫之手了。但如果你肯就此罢手,发誓永不对我索阳兄弟出手,并赔礼道歉的话,老夫还可以饶你一命!”

    哈哈哈……

    叶清玄摇扇大笑,笑得车焕跃双目凶光狂闪,片刻后才一收折扇,淡淡道:“车大堡主说笑了吧?就凭你?凭什么护得住索阳老鬼?告诉你,本少爷要杀的人,就从来没有能多活一天的!”

    车焕跃冷笑。

    索阳怒极。

    天下群雄不免唏嘘。

    此时此刻,那个帅天凡已经连续两次出手,都没能杀了索阳,此时再吹这牛逼,又有何意义?

    那帅天凡虽然厉害,但明显在车焕跃面前讨不到便宜,而且众目睽睽之下已经看清,帅天凡毕竟年轻,罡气不如车焕跃这老牌强徒深厚,已经奈何不得人家,再说这话,未免太过打脸。

    就连一直支持叶清玄的霍霆尊等人,也是面色尴尬,暗怪叶清玄不懂得就坡下驴,扔几句狠话,然后就此罢手,既有颜面,又展露了实力,但偏要如此说话,未免太过狂妄。

    叶清玄却仿佛看不出所有人的反应一般,突然一伸左手,比划出三根手指,淡淡道:“索阳老鬼,三声之后,你必然死于我手,你可相信?”

    索阳顿时大怒,暴喝道:“小畜生太过猖狂,有种的来啊!”

    “三!”

    车焕跃冷笑连连,“无知小辈,我车焕跃相救的人,就没人能杀得了!你来吧!”

    “二!”

    周遭人群中有人起哄——

    “帅特使武功天下少有,还是算了吧。”

    “都是武林同道,何必自相残杀?”

    “二位不比如此,还是给我苏荣几分薄面,收手吧!”

    ……

    “一!”

    叶清玄三声数完,缓缓放下左手,背着双手淡淡笑着。

    三声数完,忘仙楼内寂静无声。

    “鬼鞭”索阳左右看了看自己全身,接着又看了看车焕跃,再又看向四周群雄,骤然一声大笑,“哈哈哈,帅小子,言过其实,原来只是虚张声势啊!”

    哄!

    哈哈哈……

    忘仙楼哄笑鹊起,天下群雄齐声大笑,纷纷为自己等人相信叶清玄的话而自嘲不已。

    这个小子的确厉害,但真的相信三个数字之间便让索阳毙命,却是太过天真。

    霍霆尊、崇邪麟等人深深退入包厢之内,此时气氛太过尴尬,露脸就等于是丢人。

    天下间,只有叶清玄摇着折扇,毫不在意。

    车焕跃同样阴笑连连,死盯着叶清玄。

    那小子哪来的自信?

    难道真是喝多了胡说八道?

    叶清玄自信如常。

    车焕跃却越来越心底没底。

    索阳放佛嘲弄叶清玄的大言一般,笑得十足狂傲,十足的嚣张,但笑着笑着,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体内不明所以的越来越燥热。

    是太过兴奋了吧……

    热力一窜,鼻孔突然一道暖流出来。

    索阳笑声戛然而止。

    吃惊地低下头,左手缓缓摸了一下鼻孔,一手的鲜血。

    忘仙楼笑声倏然一敛,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盯着索阳的脸孔——猴屁股一样的鲜红。

    车焕跃为周遭气氛吸引,顺着众人目光,缓缓移到身旁索阳的身上,冷笑的表情瞬间凝固。

    索阳感到自己的舌头开始僵硬,一脸痴呆地看向车焕跃,缓缓伸出右手,艰难道:“车,车,大哥……救,救……”

    “老索!”

    车焕跃双眼中露出极度惊骇的神色,猛地盯在索阳左肩那处伤口,接着倏然弹起,身上蓝色鬼火猛地冒出,一掌拍向索阳的左肩伤口!

    在他的手上,既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

    毒!

    有毒!

    那丝破开鬼火的冰丝中,含有剧毒!

    那帅天凡小子,早已得手,他是故意的……

    故意气得老索怒火攻心,引发原本不多的毒素更快地爆发!

    但……

    太晚了!

    就在甫一接触索阳左肩伤口的刹那,血液中一股鲜红的火焰被引燃,从伤口中瞬间喷发出来……

    啊!!!

    一声惨叫,“鬼鞭”索阳就在车焕跃的面前,血管清晰可见,红色的血液化为岩浆一般,不停蠕动,一股焦糊恶臭的味道涌出,接着,在他惨叫出声的瞬间,从他的眼睛、嘴巴、耳朵、鼻孔……乃至全身龟裂的血管中,喷涌出无边的鲜红色火焰,整个人刹那变成一把火炬,就在车焕跃跟前,化为一朵盛开的红莲!

    车焕跃惊呼速退!

    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自己熟悉的老朋友索阳,一个归虚境的绝世高手,就那么惨叫着,一把人形的火炬,一朵人形的红莲。

    足足三个呼吸后,火光倏然一敛,依然保持惨叫状态的人形尸体,砰然化为一把飞灰!

    忘仙楼内静可闻针落之声。

    车焕跃大张的嘴巴,倏然一闭,猛地转头,恶狠狠看着一脸轻松模样的叶清玄,狞声道:“赤血红莲!?”

    叶清玄笑盈盈地点了点头,道:“好眼力。确是赤血红莲。”

    唰地一收折扇,叶清玄翩翩有礼地向车焕跃,再向四周群雄一躬到底,歉然道:“对不住诸位了,小弟久未使用,时间上计算错误,让大家耻笑了!”

    天下群雄默然。

    谁敢耻笑?

    刚刚笑出声的,都是大为后悔,希望自己笑的时候没有被这个煞星瞧见。

    赤血红莲,武林十大奇毒之一。

    当年“飞天神魔”辛冬昆兄弟二人所有,在辛冬昆被帅天凡击杀之后,叶清玄等人从其尸体上得到了“赤血红莲”的种子。

    毫无疑问,这种算得上武林至宝的东西,帅天凡手里肯定也有,刚刚叶清玄使出的中,便含着一枚“赤血红莲”的种子。

    虽然被车焕跃荧惑鬼火拦截,但叶清玄心中早有算计,的暗劲中便含有破碎种子的罡气,与的接触,水克火,生死符的冰劲暴碎,必然会有几丝破开鬼火,击中索阳。

    事实也果然如此。

    虽然只有一丝击中索阳,数量上少了点,但“赤血红莲”不愧是武林十大奇毒,叶清玄稍稍激怒索阳,并引他情绪激动,血液奔腾,那一点的“赤血红莲”毒素顿时深入血液,汇聚心脏,再由引燃,顷刻间就要了索阳的性命。

    当然,就算没有做引子,索阳也活不过十吸之间。

    叶清玄算无遗策,心思缜密之处令人心寒。

    这等算计本来绝非叶清玄所好,但在戴了帅天凡的人皮面具之后,放佛心底另一个自己被唤醒,往日里为道德法规所束缚的阴暗面全面苏醒,在对敌之时爆发了出来。

    当然,这也符合帅天凡黑道大派出身的性格,叶清玄自己也没有什么不舒服。

    是你们逼我的。

    对待敌人,其实早就应该像八弟江水寒那样,不择手段。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