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3】舌战忘仙
    嘭!嘭!

    “鬼鞭”索阳话音未落,半空中倏然两声巨响。

    忘仙楼内众人骇然望去,第一声巨响时,叶清玄所在包厢的窗户爆碎成粉,露出霍霆尊、崇邪麟和阮甲三张目瞪口呆的脸孔。

    紧随其后的第二声响,却是索阳所在包厢。

    两扇面对中央亭台的窗户先后破碎,漫天飞洒的木粉犹如微风荡起的浮尘,漫漫洒洒……

    时空仿佛在此刻凝结,除了半空中突然浮现的一缕青烟!

    青烟乍起飘渺,一声惊呼中,一道黑影从另一扇窗户内飞出,青烟辗转,黑影坠落,待众人惊魂未定之际,青烟黑影同时显露身型,却正是直呼宣战、假冒帅天凡的叶清玄和仓促应答的“鬼鞭”索阳。

    此时此刻,不只是二人飞出的包厢内露出惊诧不已的脸孔,就连四周各大包厢,都是齐齐推开了窗户,露出一张张表情丰富的面孔来。

    四周惊呼声此时方兴迭起。

    一时间,忘仙楼内各方势力都将注意力放在了楼宇正中央那块小小的亭台之上。

    叶清玄与索阳二人,一个轻摇折扇,风流倜傥,一个踉踉跄跄,面红耳赤。

    索阳没法不惊骇,就在刚才,自己不知得罪了何人,被人当场喝问,正暴怒异常咒骂呼喝之际,突然窗户破碎,一股从未体验过的巨大吸力传来,如同中了妖法,就那么轻松自如地将他从座位上拔了起来,任凭自己数十年先天罡气如何运转,竟然依然无法借力,硬生生被人擒了下来。

    这是什么功夫?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眼前一个年轻人面带笑意,但那双略有些细长的双目内,却射出极度狠辣的情感,索阳不由得心中一凉。

    此人是谁?我从未见过。

    他说他叫帅天凡,莫不是刚刚通传的三圣岛特使?

    老夫虽然与三圣岛关联不深,但每年的供奉不曾少过,何时得罪了这位煞星。

    索阳惊魂未定,一张老脸更是羞愧异常,但多年江湖历练的功夫还是让他强行镇定下来,略有心虚地喝问道:“小辈是谁?为何突然暗算老夫?”

    “暗算你?你个老匹夫未免自视甚高了吧?要不要小爷再给你个机会,咱们再试试?”叶清玄嚣张嘲讽,丝毫不顾及对方颜面。

    四周惊呼声再掀一个**!

    “黑龙谷”谷主“鬼鞭”索阳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黑道凶人,对外名声极恶,是个睚眦必报的枭雄,何曾有人当面如此奚落。

    而索阳的反应更是让人惊诧,竟是如同抗辩一般解释道:“不知小友何人?老夫自问与你并不相识,何故如此?”

    叶清玄冷笑一声,道:“你老匹夫老眼昏花了吗。三圣岛帅天凡便是在下。今日到此,正要治你勾结魔门之罪!”

    四周诧然之声再起。

    “他就是帅天凡?”

    “看那,那个就是三圣岛的特使,真tm年轻!”

    “看样子也就26,7岁吧,格老子,这功夫怎么练的,索阳的鬼鞭都没出手,就硬生生让人拎出来了!”

    “没听说吗?这索阳勾结魔门,害了申屠镇岳,这帅天凡是代表黑道兴师问罪的!”

    “勾结魔门,这可是武林公敌啊!”

    “嘘,别乱说话,谁知道这两人到底什么过节,哪个咱们都得罪不起!”

    ……

    叶清玄的公然叫嚣,顿时让索阳陷入孤立无援的地步,勾结魔门可是整个武林公敌,没人敢出头,尤其黑白两道,在魔门问题上更是同仇敌忾,哪怕私底下有勾结,但也绝不敢承认。

    叶清玄先声夺人,直接扣下这么一顶大帽子,就连与索阳同室而坐的几个神秘人,此时也销声匿迹,没有出言相帮。

    索阳此时面如酱紫,勉强冷静地问道:“原来是特使大驾,不知我索阳可有得罪,却要你在此污蔑老夫!勾结魔门,可有证据?”

    “证据?哼哼……”叶清玄面容意冷,“小爷就是证据!”

    哗!

    四周群雄大哗!

    这个帅天凡未免太过嚣张,此时此地黑道群雄并立,就算他是黑道超然大派的使者,也不能如此随意治罪,尤其对方还是黑道一方大派之主。

    索阳原本心中忐忑,但听闻对方拿不出证据时,腰杆不免一硬,冷喝道:“特使好无道理,怎可如此便兴师问罪,老夫虽然在江湖上名声不佳,但也受不得如此污蔑!今日有天下绿林朋友无数,是否可为老夫做个见证,三圣岛虽为牛首,但也不能如此欺负咱们绿林中人!”

    四周人群再次大乱,虽然畏惧三圣岛地位权势,但不满之意却也兴起。

    黑道中人绝大多数性格自立,原本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此地就是看个热闹,但如果原本地位超然的三圣岛真的开始插手黑道事务,那不免会让这些自由散漫惯了的江湖大佬们心生不满。

    只不过,一些有心人却沉默下来。

    三圣岛多年身份超脱,不问黑道事务,但先有战东来斩神兵,再有帅天凡当众治罪,三圣岛如此掀起滔天巨浪,难道有意重新染指武林?

    这个世道怎么乱至如此啊?

    索阳当场反问,跟风的开始叫嚣,聪明的,反倒沉默寡言。

    叶清玄要的就是这个乱!

    索阳身份高,武功好,但也不过是初入归虚境,靠着得来的功力,终是潜力有限,延长的不过是寿命和罡气,这些对于现在已经可以初问天道的叶清玄来说,都已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了。

    他有机会在初一接触索阳的时候,趁其不备,便取他性命,但这不是他想要的,他要的是搅乱着一锅水,利用三圣岛的超然身份,先把黑道搞乱。

    最不济,也要杀了索阳这个混蛋。

    徐正奕的夫人,沈江平的弟子,还有数目千百的无辜性命……他叶清玄,今天要为这些人报仇!

    四周人声鼎沸,但敢公然质疑三圣岛特使的,却是一个也无。

    便在此时,一个威严但又阴寒如冰的声音响起:“索老此言有礼,帅特使若是以为凭借三圣岛的身份便可横行无忌,却未免太不把我们黑道门派放在眼里!”

    声音徐徐,却又清晰无比地送入每个人耳中,四周原本乱哄哄的声音,顿时静了下来。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开口说话之人,不但是给索阳帮腔,更是公然挑衅三圣岛的超然地位了,而且对方这一手露出精悍的内功,这样的人物可不是心智失常之辈,绝对应该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叶清玄眉头一皱,这样的结果虽然早有预料,但对方公然不把三圣岛放在眼里的行为,还是让他大感兴趣。

    “说话的是哪个?藏头露尾,家里没大人教你江湖规矩吗?”

    “哼。小辈无礼,老夫车焕跃,别说是你,便是令师摩云和尚见到老夫,也不敢如此无礼!”

    车焕跃?

    他就是无双堡的堡主,天绝榜排名三十三位的车焕跃!?

    怪不得敢公然质疑三圣岛的特使,果然身份不同凡响!

    车焕跃一出声,原本静默下来的气氛顿时再次掀起**。

    不过比起周围的气氛,更**的无疑是“鬼鞭”索阳,因为他刚刚在室内的几个神秘人,便是无双堡的车氏兄弟车焕飞,想不到久候不至的车焕跃竟然赶到,对方天绝高手的身份顿时让他心中大定。

    “多谢车兄仗义直言,在下……”

    “哈哈哈!”

    叶清玄突然一阵长笑,打断了索阳的话锋。

    “你就是那个被人烧了无双堡,先投靠,再背叛拜火教的副教主车焕跃啊?车副教主龟缩多年,此时现身,该不是想在此拉拢我们这些黑道兄弟,入你那断了根,绝了种,没了圣火的拜火教吧?”

    这几句话刻薄之极,四周重楼顿时暴起一片哄笑之声,大大冲淡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虽然车焕跃武功盖世,无人敢得罪,可叶清玄所说却又是事实,拜火教此时一蹶不振,车焕跃避开锋头,甚至利用白道之力铲除拜火教内敌,但不管怎么说,不管是被烧毁的无双堡,还是被捣破的拜火教总坛,车焕跃的确从名望上大受损失。

    叶清玄心中所想,这车焕跃恐怕与摩天岭的霍尔敦一个想法,都是希望通过当年在黑道上的威名,重新招揽黑道豪雄,甚至统领黑道,扩大实力。

    车焕跃不愧枭雄身份,他能在拜火教隐忍多年,并一朝利用白道将教内敌对势力一举铲除,果然在涵养功夫上极为高深,闻言好不动怒,只是声音更加冰寒,道:“小辈无知,车某身为中原武林中人,岂肯让外域之人入主中原?哼哼,老夫为中原武林之安危,潜伏拜火教多年,终于觅得时机,引领白道群英一举将拜火教歼灭,此功车某不愿独占,但又岂容他人诋毁?”

    众人哑然,整座忘仙楼顿时又静了下来。

    什么?

    车焕跃难道并非拜火教卧底中原的奸细,反之却是中原卧底西域拜火教的间谍?

    这个消息可太震惊了。

    叶清玄的不仅仅是嘲讽对方,更是话里话外将对方的身份点明,对方的立场乃是三大邪教之一的拜火教,此教更是外域之敌,并非中原武林黑道,是没有资格参与其后的黑道大会的,叶清玄更想以中原黑道武林代表的身份,引起同道的同仇敌忾,彻底与他车焕跃划清界限。

    可他没有想到,车焕跃这个答案连消带打,不但化解了叶清玄暗中的攻击,更一举反攻,一改连遭重创的倒霉形象,重新塑立高大上的黑道宗师地位。

    这个变化顿时让叶清玄一时失语。

    不过叶清玄也是机敏之人,他绝口不提什么证据不证据,因为刚刚自己还嚣张不已地靠身份压迫索阳,车焕跃的身份,不比自己的低,要是这么问,无疑等于给了自己一嘴巴。

    可该怎么反击?

    对方话音刚落,他便立即一阵嚣张大笑,接着连连摇头,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

    关键时刻,就看韦小宝这套浑水摸鱼**灵不灵了!

    笑,狂笑,不停地嚣张狂笑……

    叶清玄仰天伏地,笑得眼泪都掉出来了,笑得所有人内心发慌,不明所以。

    “笑?你笑什么?”车焕跃还没说话,反倒是索阳沉不住气,开口发问。

    “我为什么发笑?哼哼,我是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家师常常提及的事,故而发笑!”

    帅天凡的师傅?

    众人不免发懵。

    是三圣中的哪一位?“道圣”冥游子,还是“释圣”摩云和尚,亦或是“儒圣”孔不惑?

    不论哪一位,那都是黑道传说中的人物,每一位都是足以压制天绝高手的无上宗师。

    这一次,别说是索阳了,就连车焕跃都没了声音。

    虽然知道这个帅天凡大有可能满口胡话,但对方三圣岛特使的身份是不容置疑的,大有可能借着三圣的名头羞辱车焕跃一番,车焕跃可没有那么贱,自取其辱。

    而其他的黑道群豪,可不敢得罪车焕跃和索阳,一时间忘仙楼内再次静默如野。

    只不过车焕跃和索阳不问,却有那不怕得罪他们的好汉,只听一个豪迈粗旷的声音鹊起道:“这位小友,你且说说,岛上的三位圣人,他们老人家是如何评价咱们这位车副教主的?呵呵,某家涿州张北虎,家里虽然大人没教过,但也懂得江湖规矩,知道自报家门!”

    哗!

    静止的空气瞬间燃爆!

    好家伙,北方绿林总会的大当家也到了!

    叶清玄心中一笑,果然,这个世道就没有谁是一个敌人都没有的,毫无疑问,这个北方绿林总会的老大跟这车焕跃有过节,不但特意询问,还顺带冷嘲热讽了一番。

    “噢,原来这位就是张老大啊,失敬失敬!”叶清玄拱手一礼,唰地一收折扇,傲然道:“家里的老三位经常一起闲聊,每每提及这位车大堡主都是啼笑皆非,常言世间若论英雄高手,不胜枚举,但若论谁最能忍,嘿嘿,咱们这位车大堡主堪称’千年第一老乌龟’!”

    哄!

    哈哈哈……

    有张北虎引头,群雄瞬间狂笑!

    张北虎粗豪的声音再起响起:“三圣老人家果然高明,没错,没错,车兄确实是天下第一的‘老乌龟’,这个名头绝了,喂,车焕跃,这个天下第一的头衔,的确非你莫属!”

    轰!

    整座忘仙楼都是陡然一震,轰然间一间包厢完全破碎,居中显露一个浑身上下燃烧着诡异蓝色火焰的“蓝火人”,烈烈燃烧的火焰中,一张因愤怒而极度扭曲的脸孔,狭长而棱角分明,一双阴寒之极的双眼,喷发更?冰寒的火焰。

    四周飘落的木屑瓦片,遇到蓝火声息全无地在一瞬间化为飞灰!

    “小辈,找死!”

    毫无疑问,这绝代凶险的蓝火人,正是隐藏极深、身份成谜的“无双堡”堡主车焕跃。

    “你既然不知死活,正好用你来祭我新炼成的无上绝学!”

    这车焕跃果然不凡,龟缩十几年不入江湖,果然闭关修炼绝学,虽然比起拜火教主半步神话差了一筹,但只看气势,便已经知道他的实力已经完全超越“天绝榜”上第三十三位的排名,绝对不容小觑。

    蓝色火焰!?

    有点意思!

    叶清玄一舔嘴唇,脚下生烟,突然运转,倏然扑向有些发呆的索阳!

    “小辈你敢!”

    蓝火迎天,车焕跃顾不得将自己气势引致巅峰,一团烈焰闪现,狠狠撞向叶清玄!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