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1】一石二鸟
    姜斐然与帅天凡果然熟识。

    倒也不是二人关系如何,而是那帅天凡也被姜斐然美色所迷,一直苦苦追求,姜斐然出于礼貌,没有与对方关系僵化,虽然很讨厌帅天凡的自命不凡,但认识久了,对他的一些习惯和故事极为相熟。

    见过了钟离灵卿之后,安抚了一番小姑娘,叶清玄在姜斐然的指点下,立即掌握了帅天凡一些动作和语言上的习惯,并且将某些要事记得清清楚楚。

    前后不过一个时辰,叶清玄便重新出现在了忘仙楼的厅堂之中。

    午夜将至。

    洞仙谷吕氏双姝的初夜拍卖会即将到来,忘仙楼的大厅之中人头攒动,四面三层楼台的包房中也坐满了闻讯而来的达官贵人、江湖豪客。

    拍卖的可是当年黑道十大门派之一洞仙谷谷主的绝色千金,这一对佳人不仅仅是容貌无双,她们背后的身份更是让世人垂涎。

    凤仪阁的这个举动可谓是卑鄙至极,以黑道和青楼方面出手,表面上故作不知,其实行为既可以羞辱江南朝廷,同时又能警告那些与江南朝廷暗通取款的世家大族和武林门派。

    此时叶清玄一袭白色长衫,手中金纸折扇,戴着帅天凡的面具,肯定没有破绽后,从人来人往的回廊穿过,昂首阔步的来到一间包房的外面,直接扣响门环。

    帅天凡深居三圣岛,向来少在江湖上走动,根据姜斐然的描述,帅天凡只是与长辈们的几个世交子弟有些交际,其他人顶多只是数面之绿,说过的话加起来也没多少句。

    这情况对他假冒帅天凡当然有利无害。事实上帅天凡生前是个狂傲异常的人,要是被他看不上眼的人,根本连话都不爱说。

    但叶清玄也没有想到,久不出岛的帅天凡,竟然与此人交情颇深。

    吱呀!

    包房大门拉开少许,一名五十几许面白无须的老者上下打量了叶清玄一眼,冷声喝问:“什么人?不知道这里是何处吗?”

    叶清玄冷哼一声,“唰”地一声合起,金纸扇直接点向对方面门。

    老者立时双目猛睁,骇然退后时,同时呛啷一声,腰间长剑出鞘。

    可剑身还未拔出一半,“啪”的一声脆响,宛如竹节轻声爆裂,绿色的光芒一闪而逝,那老者脸上已经出现了个淡淡的掌印,目光呆滞地看着对面的年轻人,自己手中刚刚拔出一半的宝剑,已在对方的手中把玩。

    什么人年纪如此之轻,武功却如此之高,而行事又如此嚣张过分!?

    叶清玄跨过门槛,还顺手掩门,低喝道:“娄老匹夫,小儿霍霆尊躲在甚么地方?”

    “你……!?”

    身为白莲教“无生十剑”之一的“天理剑客”娄凡,何曾受过如此侮辱,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当场气死。

    但定睛一看,脸色又是大变,“你,你你是三圣岛的……”

    帅天凡冷笑连连,根本懒得开口。

    霍霆尊的声音便从内室方向传来:“帅大哥许久不见,何故一见面便如此动气?快快有请!”

    “天理剑客”娄凡垂手退往一旁,虽然心中怒极,但帅天凡的确不是他可以招惹的,而且对方当年就是这个臭脾气,只好退了下去,眼不见心不烦。

    叶清玄眼尾都不瞧他一眼,昂然朝内室跨步走去,人未至,声音已经冷声道:“霍小子是否奇怪我能寻到这里来呢?”

    霍霆尊不温不火的声音在室内应道:“这有甚么好奇怪的,江湖上有如此盛会,两大绝色双姝横床待寝,以帅大哥的风流才情,怎会错过?帅大哥快快请进,这里尚有你的一位老朋友,还有一位新朋友,容我为你引荐!”

    叶清玄心叫好险,在姜斐然的叙述中,帅天凡累累提及霍霆尊的时候,都叫他“霍小子”,但他仍不敢肯定昔日帅天凡是否以这名称唤霍霆尊,想不到现实中真的蒙对了。

    忘仙楼果然够气派,这个包厢极其广大,只是里面漆黑一片,当叶清玄进入厢厅,立即便看见座上的霍霆尊,同时又有其他的两对锐目落在他脸上。

    其中之一果然是自己的老相识。

    叶清玄若无其事的道:“这么巧!是甚么风把崇兄也吹到这里来呢?”

    暗黑的厅堂内,除霍霆尊外另一人赫然是崇邪麟,新晋的“邪麟尊者”。

    崇邪麟自从当年靖南城一役之后,连同他的父亲崇邪虎一同消失,自己拜了龙萨顿珠四大尊者之一的“月轮尊者”密勒尔巴为师,后来又被龙萨顿珠看中,亲自调教,传授,如今实力大增,早在数年前便登入先天之境,如今重归中原,犯下累累恶行。

    此时的崇邪麟一身喇嘛僧袍,以前那嚣张不可一世、戎装硬挺的气质完全不见,代之以一副老僧入定模样,只是面目有着异常的潮红,放佛参了欢喜禅,时刻都处在最兴奋的顶点。

    除了二人之外,还有一个身着域外奇装异服的年轻人在场,看样子三十上下,留着两撇短须,头戴宋谷帽,上身无领长衣,下身却围着垂到小腿的白色围裙,看上去就像是用长长的白棉布围上去的一般。

    崇邪麟双手合十,口宣佛号,笑道:“帅兄果然是变了,当初对贫僧可是丝毫不假辞色的。”

    叶清玄从容不迫的在三人对面靠窗的椅子洒然而坐,冷然道:“姓崇的,你是不是犯贱,本少爷给你师祖几分薄面,跟你打声招呼,你偏要跟我算老账是吧?那正好,今日我来跟你们俩好好算算旧账!”

    帅天凡一收手中金纸扇,指着霍霆尊的鼻子骂道:“你个小王八蛋,当年跟在我身后溜须拍马,我当你摩天岭在黑道上有名有号,才给你点脸面,把你当成朋友,但想不到你们却是白莲邪教的余孽,你小子把我当猴耍,你说你该不该骂!”

    叶清玄学了十足的帅天凡狂悖模样,对靠山极硬的崇邪麟完全就是喝骂了,但霍霆尊和崇邪麟却丝毫不以为意,一副想当然如此的模样,只有那个外族人有些面色不虞。

    “该骂,该骂!”霍霆尊面带微笑,连忙上前倒茶认错,“小弟当年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并非有意相瞒,还请帅大哥赎罪!”

    叶清玄冷哼一声,斜斜瞥了崇邪麟一眼,冷声道:“听闻你小子入佛门当了喇嘛,还练了,靠着祸祸娘们增长功力,不知进境如何?”

    崇邪麟好不动气,反倒相当自豪地道:“此神功乃成佛之资本,邪麟不才被大伏藏师看中,传授佛法,如今已是先天后期的修为了。”

    “呦呵,睡娘们睡成高手了?看不出你还有这份特长。”

    叶清玄极尽嘲讽,崇邪麟到底不是得道高僧,闻言忍不住回嘴道:“崇某天资与帅大哥比起来肯定是大大不如了。只是许久不见帅大哥,却没想到声音与以往变了些。听闻战东来手持‘无上天刀’汇聚‘刀皇之争’,气势名声江湖中一时无量,帅大哥与战东来的争锋未免落于下风,您的声音变了少许,是否最近火气太大,伤了肺气?”

    帅天凡目光一寒,森然道:“你敢这么跟我说话,胆子不小。且记下你这顿打,把那拿出来让我瞅瞅,说不定我睡几个娘们,就成神话境了。至于我声音的变化,哼,这件事最好你们去问叶清玄。”

    霍霆尊和崇邪麟感同愕然。

    “原来帅兄败于叶清玄之手,并受了重伤的事并非虚传!”霍霆尊眼中恨意大涨,“叶清玄这小子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一路武功大涨,现在还登上天绝榜,成了排名三十六位的绝世高手,想当年在南龙山庄,也不过是个未入先天的小子,实力与我等一般无二,偏偏数年光景,就完成了别人百年都难以取得的武学成就,相比之下,实是气煞他人。”

    崇邪麟皱眉道:“得帅兄亲口证实,我才敢相信传言,可是……如果帅兄受过重伤,试问战东来怎肯放过你呢?”

    听闻别人夸耀,叶清玄心底不由得一阵阵自喜,小小得意了一把。

    “就凭他?杀得了我吗?”叶清玄冷嘁一声,傲然道:“战东来那个混蛋要是有机会岂能不动手?只可惜,他没把握杀我,当然要放过我。而我终有一天会叫他明白什么叫后悔。”

    叶清玄巧妙利用对战东来的恨意,证实帅天凡的身份。

    假若同属三圣岛的战东来,也认为他是帅天凡,外人又有甚么好怀疑的。

    战东来突然现身,在江湖上搅风搅雨,更是断了凤仪阁的青霜剑和纳兰成吉的雪玉刀,凤仪阁自是同样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白莲教和大密寺同与凤仪阁携手合作,自然也把战东来看成敌对的搅局者,双方此时立场相同,不由得气氛大见缓和。

    霍霆尊心中一动,好奇问道:“那帅大哥今日前来,可是为了寻战东来的晦气?可惜战东来得罪了凤仪阁,躲藏还来不及,并未听闻他在此处啊!”

    叶清玄往后一仰,傲然道:“那些破事当然是先扔在一边了,本少爷少两个婢女,今天我是专为那吕氏姐妹而来的。你们两个趁早退后,别打她们的主意!”

    叶清玄心思敏捷,既然自己以帅天凡的身份扰乱凤仪阁的计划,当然也不妨碍他顺道救人,可谓一石二鸟。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