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8】魔邪同路
    忘仙楼。

    洛都城最大,甚至有可能是神武大陆最大的一座青楼。

    巍巍峨峨的迎面牌坊,足有七八层楼高,就立在街道正中,雕栏玉柱,刻画着仙境一般的场景,天妃掌扇,玉女捧巾。恶狠狠掌朝的天将,气昂昂护驾的仙卿。左右柱上刻着“只在此中乐,忘忧不思仙”两排大字。

    过了牌坊,整片占地足有百亩的建筑群,全部都是忘仙楼的产业。

    首当其冲的,不是青楼,而是一个面积广大的花园走廊。

    复道回廊,处处玲珑剔透;三檐四簇,层层龙凤翱翔。

    三三两两的文人雅士、江湖豪客,在花丛假山中进出,鸟语花香,莺莺燕燕。墙涂椒粉,丝丝绿柳拂飞甍;殿绕栏,簇簇紫花迎步辇。

    皇甫泰信一众人闲庭信步地走了过去,早有一名富贾商人模样的豪客大笑着迎了上来,身形不卑不亢但眼神却极尽谄媚地笑迎着填胸叠肚的皇甫泰信。

    我靠!

    叶清玄看了一眼,那富贾豪商的人物竟然是老熟人苏荣——魔门的一位隐秘长老。

    看着苏荣与皇甫泰信和万俟独明如此相熟的模样,恐怕这位江北朝廷的皇帝绝对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潇洒。

    魔门也参与进来了吗?

    如果单纯是凤仪阁,叶清玄绝对不放在眼里,如果魔门的势力参与其中,那对方的实力恐怕就不止是增长一倍的问题了。

    看着皇甫泰信一行人在苏荣的引领下深入“忘仙楼”,而叶清玄化妆成的卖梨郎却已经无法再进一步。

    正巧旁边有家上好的衣装铺子,叶清玄身子一晃,隐匿其中,不过片刻功夫,一位浑身白色儒衫、风流倜傥的俊俏公子哥便出现在街头,手中摇晃着金边白纸扇,儒雅异常地走了过去。

    守门的忘仙楼伙计果然有眼色,一见这位的衣着样貌便不是凡人,连忙笑着引路,将叶清玄接了进去。

    **********

    想不到之前做的这个东西还真派上用场了!

    叶清玄不经意地摸了摸脸颊,上面的人皮面具薄如蝉翼,透气性能极好,完全没有一丝破绽。

    当初为了行走江湖方便,叶清玄做了三副人皮面具,主要就是为了易容更方便,毕竟平时的化妆需要时间,而真到了急用的时候,往往来不及。

    既然是最完美的人皮面具,当然下足了功夫,他与老五段散石,更是在“医圣”浣叶先生的直接操作下,立时半年才完成。

    其中除了刚刚装成卖梨郎的黄脸中年汉子之外,就属此时的白面书生和一个瘦脸老者的形象了。

    而这三个人皮面具更绝非无的放矢,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绝世高手,比如现在叶清玄戴的人皮面具便是故意为之的人物,三圣岛的帅天凡。

    对于那个老是惦记梅吟雪的绝世高手,叶清玄气不打一处来,故意做个一模一样的面具,就是为了恶心他。

    今天为了进入“忘仙楼”,便随意用一用,故意梳成不一样的发型,以免遇到什么熟人。

    当然了,遇到熟人也不怕,就是免不了坑他一坑,顺便往帅天凡的脸上抹点黑。

    早听闻忘仙楼占地广袤,但进入其中,依然不免晕头转向。

    穿过忘仙楼的花园,左右门廊的石桌和案牍上,放满了各色水果糕点,免费为顾客食用。

    皇甫泰信等人进入深处,绝不是普通客人能够进入的,叶清玄大方地打赏了百两银票,那侍应才嬉皮笑脸地引领他进入一大片热闹的楼宇之间。

    正中一座高台,上有清泠唱着词牌,又有婀娜舞女辗转舞袖。

    四方来客,或是观赏歌舞,或是具备换盏,或是品评诗词,各有方位,被设计巧妙的隔断分开,既不影响看向中央的舞台,同时又有各自私密空间,不会被外人打扰。

    地方到时不错。

    叶清玄没有接受侍应介绍桌位,而是想着四处走走,于是随手塞过去十两银子,挥退了侍应,便潇潇洒洒地逛了起来。

    忘仙楼实在是太大了。

    想来那皇甫泰信也绝不会在这种半公开的场合取乐,叶清玄向着更深处、更隐秘的地方走去。

    皇甫泰信身边不乏高手,实力未明之下,便是叶清玄自信身法无双,也不愿轻易涉险。

    四周莺莺燕燕的侍女高贵而妖艳,身着薄凉丝裙,露出修长美腿和不盈一握的蛮蛮细腰,胸前沟壑更是可以让各路英雄折腰深陷,这样的美色面前,别说是“乐不思蜀”,便是神仙来了,也早已忘记回归仙境,怪不得这里叫“忘仙楼”。

    好一个忘仙楼。

    不得不说,帅天凡这张小脸还是蛮有看头的,一路上少不得被这里的花姐们乱抛媚眼,甚至更有不少故意将软香发酥的身子挤过来,酥胸翘臀,不要命的送来,如葱嫩手更是上摸脸蛋,下抓……

    叶清玄挤得冒汗,迫不得已使了些手段,才在脂山粉海中杀了出来,一时不免身形狼狈,惹来身后一片娇笑气喘之声。

    叶清玄手忙脚乱地冲到一处安静角落,伸手正了正衣襟,不免尴尬自嘲:“好家伙,这帮子狐媚子发起疯来真是要命,差点破了我的不坏金身。”

    理好衣衫,叶清玄正要再次走出去寻找皇甫泰信,突然身后的窗户里突然传来一声压低了的怒骂声:“段兴南,你小子别不知好歹!我车辉祖看上的女人,你还想分一杯羹?找死吧!”

    段兴南?车辉祖?

    这两个名字一出现,叶清玄登时一愣,脑海深处的某些记忆开始被唤醒,刚要迈出的脚步不免停下,敛息静气,被强化的超人听觉发挥作用,即便距离已经超出绝顶高手的范围,也将对方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只听那个段兴南一副低声下气的模样,说道:“车兄不要动怒,那吕氏姐妹毕竟也是在下表妹,洞仙谷当年也是黑道巨擘,如今舅舅吕易风已死,她们两个还受此大难,我这个当表哥的当然要救二位表妹于苦海之中……”

    “少跟我放屁,段兴南,你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我还不知道?”车辉祖一如既往的嚣张,粗鲁打断并骂道:“说出大天来,你小子还不是看上了这对双姝的绝色?嘿嘿嘿,当年在云州八郡的南龙山庄,你与那该死的叶清玄,还有江南那狗屁皇帝皇甫泰明,如何一起戏弄我的,我可是终身难忘!”

    “不不不,车兄切莫误会,我与那叶贼等人绝不是同一路人啊……”

    段兴南生怕车辉祖误会,一顿溜须拍马的能事,将江南朝廷和叶清玄等人痛骂了一番。

    “哼哼,这一次恐怕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得手!”

    “怎么说?”

    “嘿,当年艳名动武林的这对小宝贝消失这么多年,本少爷原本已不动心思,但没想到,这次听闻忘仙楼公开拍卖二女的初夜,二女深陷忘仙楼数年之久,竟还是处子之身,本少爷这才必欲得之。可惜啊,这一次的拍卖可是引来了真正的大人物,别说你了,就连我也难尝那头啖汤。”

    “啊?有何大人物是连车少爷都惹不起的?”

    ……

    皇甫泰信!

    叶清玄不由得叹了口气。

    原来这个色鬼皇帝是为了这件事而来。

    叶清玄万万没想到自己无意之中竟然听到如此重要信息。

    当年自己初入武林,结识皇甫泰明、如花、孟源筠、江水寒等诸多兄弟的“麒麟会”,竟然时隔多年又重现到自己面前,尤其和皇甫泰明在酒家初会,认识了当年黑道巨擘“洞仙谷”的秋一平和吕秀婷、吕秀倩姐妹,当然还有这位车辉祖和作陪的段兴南。

    后来“洞仙谷”遭遇大难,被“镇岳山城”的左少白偷袭,事后秋一平等谷内诸人尽皆身死,唯独这对绝色双姝不知影踪。

    事后逃得大难的谷主吕易风也身死,这件事便就此不了了之,虽然叶清玄等人也借助各方势力去找寻这对姐妹,但却始终毫无音讯。

    想不到竟然在此地得闻她们的消息,登时让叶清玄心神剧震,一双眼睛变得冷酷起来。

    原本以为这对姐妹早已亡故,叶清玄等人常以此事唏嘘不已,觉得分外对不起朋友,对不起秋一平临终嘱托。但这对姐妹花竟然被卖入妓院,这数年来的遭遇,想想就让叶清玄心如刀割,杀机也不可抑制地膨胀起来。

    “不该说的别说,不该问的别问!”车辉祖嚣张至极,“这一次,不但是处斩钟离尚贤那么简单……我们皇甫王朝的东南西北四边强人都已经来了,据说源赖州、龙萨顿珠、纳兰成吉这等超一流强者都会来此。嘻嘻,就连我爹都是神功初成,从闭关中脱身,千里奔赴中原参加这次的盛世,而且我听说大威天德王和冲素老道也会现身,这里可是热闹万分了……”

    “什么?白莲教和太平道也……”

    “闭嘴!”

    叶清玄正要起身,此时听闻如此重要消息顿时怔然——

    什么?

    凤仪阁能够引来四边强者乃是意料中事,但万万没有想打,竟然连拜火、白莲、太平这与魔门势同水火的三大邪教也请了来,难道魔教与三大邪教面对威胁竟然有携手之势吗?

    这样一来,原本因为鹰王夺取关中而占尽的优势将荡然无存,江南朝廷势力相比敌手顿时再次陷入极端弱势之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