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4】河东事了
    尚惠娴死了。

    不是死在李幕儒手上,而是她自己杀了自己。

    羞愤难当的苦楚,让她无颜苟活。

    但恐怕令她死也猜不到的是,趁着血未寒,李幕儒最后竟然吸干了她全身的血液。

    的“炼血**”,可以转化对手全身三成的功力。李幕儒以之调息血体。

    若要修炼,必须有一个血尸之体,而他从来都是玄门功法打下的基础,并非魔门功法的根基,所以要想尽快灌输“百婴魔血”,成就无上魔功,从现在起,便要比摩门中人还要残忍地吸食人血,淬炼血体。

    尚惠娴的尸体被找到,很显然死于魔门血纵之手。

    李幕儒和厉莫引的尸体却没有找到,江湖上更没有了二人的任何消息。

    有传言二人已经同归于尽。

    这让一剑山庄的声誉陡然达到顶点。

    事实上,两个人都没死。

    李幕儒没杀死厉莫引,当然也不会帮他恢复身体。厉莫引被李幕儒装进一个巨大的瓮里,里面全部都是人血,侵泡其中的厉莫引绝不会断气,也绝没有反抗的力量。

    仅余的一条胳膊也被斩落,厉莫引如今只有呼吸和说话的功能,被李幕儒背在背后,形影不离。

    没有了厉莫引的支持,“靠山王”占山为王的想法只能是一个笑话。

    一场比武大会,风云盟损失四大归虚高手,被完全激怒的赵封禅率领白道群雄杀入王府,魔门其余几宗高手在稍作抵抗之后,便纷纷弃之逃走。

    “靠山王”皇甫守拙只风光了短短几天,便被赵封禅一剑削掉了脑袋,人头挂在河东府城门楼上,七天七夜,在祭奠了风云盟四大太保的亡灵之后,连同靠山王府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七星手”陶武和“夺命棍”戴虎二人护着少王爷从密道逃走,而被劫持的风山之子,风青青的大哥风亦飞却完全无踪,消失不见。

    “藏锋谷”从这一天起,重新恢复到了宁静之中。

    不过谷内的气氛却更加炽烈了。

    “青青,你真的跟我们一起闯荡江湖吗?真是太好了!”唐柔兴奋地连连跳跃。

    队伍当中女伴越多她越开心,梅吟雪姐姐回了师门,这里的几个女伴中,蓝雅不太爱说话,弦月问什么才答什么太温柔了,赵幻嫣却是个傻大姐,几人当中也就是风青青最能谈得来,她能跟大伙一路,怎能不让唐柔特别开心。

    风青青捏着衣角,目光坚定地道:“我是去找我大哥,只要找到哥哥,我就回来。”

    藏剑老人叹了口气,道:“去吧,去吧。藏锋谷看似安宁,但如今武林之乱我们也无法再置身事外了。等到谷中事情稍歇,我跟你爹也会出谷,助正道一臂之力。”

    众人听得齐齐点头。

    有藏剑老人带着剑奴、风山出马,正道实力明显又增高一层。

    而他们现在不能离去,主要还是有几把剑并未铸造完成,月宗高手紫锋意外逃走了,原因不明,但此地必然被魔门知晓,以至于剑奴和风山这样的高手绝对不能离去,以免被外人所乘。

    一众人马被恭送着到了谷外,唐柔翘首四处寻找,面露惊奇之色。

    “大马猴似得看什么呢?”孟源筠叼根狗尾巴草,好奇的问道。

    唐柔冲他翻了个大白眼,喃喃道:“大仁那小子呢?平日里柔姐柔姐叫的亲热,枉我还传了他几手唐门的暗器手法,临走了却送也不送。”

    唐柔这么一说,众人也发现却是如此。

    风山叹息一声,道:“毕竟还是个孩子嘛,大家在一起的时间虽然短,但大仁很重情谊,只怕离别伤感,躲在哪里哭鼻子呢。”

    众人不由得哈哈大笑。

    唯独孟源筠嗤笑一声,自言自语地道:“那小子会哭鼻子?才怪!”

    “你说什么?”旁边的唐柔没有听清,诧异地反问。

    孟源筠耸了耸肩肩膀,道:“没说什么……正所谓,熊孩子主意多,主意多啊!”

    “莫名其妙。”唐柔再次大翻白眼,接着甜甜一笑,挽起风青青的胳膊,二人先上了出谷的小船。

    众人顺着地下水洞,一路出谷。

    谷外鸟语花香,正是钟南山一年当中最舒服的日子。

    “不知道道宗兄现在如何了……”坐在叶清玄旁边的“小鹰王”展羽担忧地叹息一声。

    叶清玄道:“一剑山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当然是回家了。母亲亡故,父亲不知所踪……你让他如何安得下心?无论如何,但愿他无恙吧。”

    展羽神色黯然地点了点头。

    这一次的河东府之行,固然除去了大魔头厉莫引,但正道也损失了“金锏”朱胜北,看着人群之后,低着头不停抚摸腰间大锏的归鳖生,展羽心中更加悲伤。

    那只金锏就是朱胜北留给归鳖生的遗物,本来是一对,但另一只已经毁在厉莫引的手中,归鳖生与朱胜北交往日子虽然不长,但感情深厚,他同样也想不到,归鳖生竟然如此看重这份情义,不禁叹息一声,想要劝慰,却不知如何说起,惟有长叹一声,重新收拾心情。

    这个时候,身后却传来归鳖生故意压低了声线的声音:“嗨,彪子,你帮我看看,这大锏是不是纯金造的?”

    “天绝高手的兵器,比金子值钱!”

    “得嘞,没钱的时候,咱们就把这东西当喽……”

    “妥!”

    这两个王八蛋!

    展羽顿时气的七窍生烟。

    不过此时可不是跟那个龟儿子发飙的好时候,目光扫过更远的人影,低声向叶清玄问道:“老七,那三个人在一起……麻烦可是不小。”

    叶清玄不回头也知道展羽说的是哪三个人——

    齐濡林、宗轩和燕绝翎……

    叶清玄淡淡一笑,道:“燕兄大可放心,他是个武痴,顶多是找我比剑,论个高低;另外两个……呵,齐濡林三阴绝脉还需要我的压制,宗轩继承如今正是用功之时……二哥放心,这两个人,虽然各有心思,目的不纯,但我还能掌握……”

    “一切小心为好。”

    **********

    咚,咚,咚……

    山中寺庙的钟声远远传来,带给人心一片宁静。

    几个小和尚挑着尖底的大木桶,里面装着满满的泉水,呼吸极有节奏,快步从李慕禅的身边跑了过去,直奔山顶寺庙。

    李慕禅抬头看去,不由得自失一笑。

    大禅寺。

    想不到自己失魂落魄之际,竟然迷迷糊糊地到了这里。

    难道是水月庵的钟声,让他对寺庙产生了留恋?莫不成他宁慧茹当了尼姑,他李慕禅就要削发当和尚不成?

    仰头哈哈一笑,不顾左近小和尚诧异的目光,李慕禅转身就要离去。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转过身的刹那,脚下羊肠小路的终点,一个枯瘦的老和尚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无念禅师。

    “是你?”李慕禅脸色一冷,不含一丝情感的声音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来?”

    “我当然不知道你要来,不过是我一路跟着你,走了三天三夜,才意外发现你到了我家……”

    回头再看了一眼深山,李慕禅嘲讽道:“怎么?出家人把寺庙当成家了?那你们还讲什么出家在家的,不过是换个更大的房子罢了。”

    “出家在家,不在居所,而在人心。”无念禅师打了个禅机。

    李慕禅冷嗤一声,径直而去。

    “檀越既然来了,不如跟老衲喝杯清茶可好?”

    “免了。庙里光头太多,晃得我眼睛疼。”李慕禅难得的开了个玩笑。

    无念禅师哈哈一笑,道:“老友多年不见,忘了我的清心小刹了吗?”

    李慕禅住了脚步,转身看着他,道:“你还住那个破地方?亏你还是天下第一大派的方丈。”

    无念禅师微微躬身,“请。”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