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神剑除魔
    叶清玄身上昆吾派的利落道袍,背着巨大如棺材板一般的玄铁重剑,用白色的布匹裹得严严实实,除了几个兄弟,谁也不知道这么大的一个物件竟然是一把大剑。

    正是玄铁重剑“无锋”。

    这把至重,至强,至坚的绝世神兵,看似最为简单,却是叶清玄的最爱。

    “无锋”神剑三品,“倚天”神剑七品。

    两者相比,似乎“无锋”相形见拙。

    但自从有了这把神兵,众人都不见叶清玄再提起自己的灵缈剑,甚至连问都不问,放佛世上没有过那套七彩的神兵一般。

    叶清玄一掀斗笠,露出微微见汗的脸蛋,笑呵呵地看了李道宗一眼,轻松道:“还好我脚程够快,你说你跑那么快干嘛?让你爹陪厉宗主好好玩耍玩耍,又能如何?”

    李道宗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沉声道:“叶兄莫要开家父玩笑,否则莫怪李某翻脸。”

    “得得得……”叶清玄举手投降,接着把背后的大剑卸下来,往地上一杵,对着厉莫引笑道:“厉宗主见笑了,不会等得不耐烦吧?‘剑君’走了就走了吧,我们兄弟两个陪你玩玩,你不会不开心吧?”

    厉莫引微微一笑,“叶小辈,你来得真好,莫说你二人出手,便是让林中那几位兄弟一同上来,厉某也是无所谓……”

    “没有,没有!”叶清玄说不出的开心,“他们有什么用,碍手碍脚的,就我们哥俩了……怎么样?”

    李道宗剑眉一竖,喝道:“别废话了……”

    “说的也是……”叶清玄面容一正,“来吧!”

    “来吧!”厉莫引道。

    一时静默。

    八月山风吹过。

    槐花香透万里……

    三人衣袂飘飞,恍然如仙人下凡。

    锵!

    叶清玄先动了,玄铁重剑并无剑鞘,但跳脱而起落入他的手中之时,也是剑身长鸣,宛如拔剑出鞘,一跃至半空中,门板一样的玄铁重剑呼啸着劈落。

    叶清玄动,李道宗当然也不能闲着。

    同一时间,小剑神向前方急蹿,身形贴着地皮而来,与叶清玄一天空,一地上,同时出手,一个剑指坤元,一个剑刺乾罡,宛如一把剪刀向厉莫引攻来。

    厉莫引心中惊讶,知道二人虽然年轻,却都是剑法大家,对方功力虽和他尚有一段距离,但在武道一途的领悟力上,实在不比任何人落后。只不过他万万没有料到,不过不见一小段时间,二人之间的配合竟变得如此默契,放佛心有灵犀的双胞胎,同时的一招,竟然封住他四面八方所有进退路线,只留下硬拼一途。

    厉莫引不敢怠慢,将真气运行全身,只见对方双剑袭来,立刻迎手一拳,却又和刚才之前与风云盟四个太保战斗时不同,一改之前的刚阳猛烈,不带半点风声,却有种把人吸扯过去的力量,原来厉莫引这一拳至柔至阴,使一向善于化解敌人劲力的叶清玄,欲化无方。

    咔!

    厉莫引这一拳,正中两把宝剑交叉之间,也就是整把剪刀绞合的那个点。

    蓬——

    劲气暴击!

    但三个人的两把剑一只拳,却像是吸盘似地粘在一起,足足持续了数秒钟。

    厉莫引脸色一变,暴喝一声,抽拳后退。

    同一时刻,叶清玄和李道宗也向相反方向飞退,落地后脚步踉踉跄跄,显然吃了个亏。

    厉莫引喝道:“好胆!竟敢吸我罡气?”

    叶清玄长笑道:“厉宗主血系罡气天下独有,你来用血系罡气侵蚀我等经脉,却不许我吸你罡气,化为无形,您老也太霸道了吧?”

    厉莫引森然一笑,道:“无知小辈,才长了几根乳毛,就学人家双剑合璧,原来也不过是徒有其表,不成大器。”

    叶清玄笑道:“厉宗主说得好,我就说这套什么合璧的剑法不靠谱嘛,李兄啊,咱们还是各展所学的好!”说完,灵剑化作—道寒光,直取厉莫引咽喉。

    李道宗冷哼一声,不予配合,却是从另一侧游动而来,放佛二人的合璧招式被果断放弃了一般。

    铿!

    人影乍合又分。

    叶清玄如同被踢飞的皮球一般,往外飞去。

    李道宗随之攻进,倚天剑荡起漫天剑影,重重叠叠,威力或轻或重,或浅或深,或锐或钝,变化不一,难以揣测。

    厉莫引哈哈一笑,忍不住嘲讽道:“又是一剑山庄的,你老爹用出来都不是我的对手,凭你的水平,又岂能伤到我?”

    眼见对方剑气袭来,厉莫引不躲不闪,身躯一震,化为团团血雾,而他的双手从左右两侧袭来,直惯两个太阳穴。

    嗡!

    一声剑鸣,李道宗剑上荡起层层白光,整把剑放佛绽放的太阳般,闪出耀眼的白光。

    嘶——

    厉莫引倒吸一口冷气,身躯倏然后退,不过合击李道宗**的双手,却没有退回,锐利的指力直刺李道宗太阳穴。

    “你给我回来!”

    叶清玄沉喝一声,单手一招,施展开来,将差点被人戳破脑壳的李道宗,硬生生地拉了回来,那一瞬间,李道宗后退的速度竟然是平时的三倍,难怪厉莫引的双手会一招落空。

    双方乍合又分,交手异常之快。

    厉莫引脸色凝重,低头一看胸前,胸口位置的衣衫竟然裂开了一道口子,里面苍白的肌肤出现一道血印,轻轻一按,渗出血珠。

    什么?

    自己竟然受伤了?

    自己竟然被一个后辈给弄伤了?

    自魔功大成以来,厉莫引还是第一次被人所伤,若非李道宗铂系罡气的锐利,以及他手中的神兵倚天剑,又怎可破他的血云之体?

    厉莫引冷然望向卓立数丈之外的叶清玄和李道宗,忍不住点头道:“好剑,真的是好剑!”

    李道宗不苟言笑,闻之默然不语。

    叶清玄哈哈一乐,却是开玩笑道:“厉宗主不要着急,待会还有更好的呢……”

    厉莫引心中杀机大盛,运足魔功,双掌平推全力向二人攻去。

    ——对方神兵虽利,却只是身外之物,本身实力不足的情况下,如何对他构成威胁?

    厉莫引血色罡气狂飙,却是没有用尽全力,叶清玄和李道宗二人虽然厉害,但不过也是归虚镜的后进高手,自己对拼风云盟成名多年的四大太保都未用尽全力,对付两个小辈,有何必要用尽全力?摆摆手便可摆平!

    厉莫引魔焰滔天,便是举手之间,便已经引动无穷气势,叶清玄和李道宗二人顿时压力大增。

    叶清玄待厉莫引迫近身前三丈许时,突然做了个非常奇怪的动作,手一挥,玄铁重剑立即脱手而去,打着转直升上十多丈的高空,而叶清玄空着双掌,同时向厉莫引迎去。

    他两人的攻战都是一触即收,从没有缠上两招以上,但却有—股惨烈悲壮的味道,使人感到他们一招已等于千军万马,杀到血流成河的陷阵冲锋。

    两对手掌“蓬”一声粘在—起,气流急旋,罡气从天入地,顿时地面如波浪一般,向外扩散而去,掀起一片尘土飞扬,二人脚下方圆十丈,更是整整下陷了三尺有余。

    重剑“无锋”此时到了二十丈的最高峰,开始下落。

    而这个时候,李道宗飞身而起,手中倚天剑并不攻击厉莫引,反而是一挑落下的重剑“无锋”,令其再次飞上半空。

    嗡——

    无锋重剑一声清鸣,带起的风声竟然强上一倍。

    厉莫引掌劲—吐,满以为对方必纵身飞退。没想到叶清玄不知何故,竟然用尽各种功法,化去攻入其体内的罡气,死战不退,稍一喘息,竟然又硬攻过来,登时大出意料之外。

    而这个时候,那李道宗不但没有趁机攻来,反而对着那落下的蠢笨大剑使劲,再次将其挑飞到了空中……

    二人今次决战,没有一着不是出人意表,令厉莫引不断失算。不过目下这一下虽出他意料之外,但却是以叶清玄归虚镜之短,攻他厉莫引半步神话的魔功之长,心想无论怎样对方也是找死,所以根本不顾李道宗的行为,忙将体内魔功运转,欲—举毙敌。

    饶是如此,叶清玄依旧苦苦支撑,任凭厉莫引如山洪暴发的罡气攻击,也守着心头的一点清明,吸引开厉莫引的注意力,让李道宗全力挑动重剑“无锋”。

    呼,呼,呼……

    几次三番,李道宗已经连续挑动“无锋”九次,在第九次之后,便是李道宗也已经额头见汗,气喘如牛!

    而这时的重剑“无锋”跳动间如雷霆山岳,带起风声似可开山劈天。

    重剑“无锋”已经与叶清玄心灵合一,就在它铮然声鸣的时刻,终于知道事情成了——

    叶清玄长啸一声,奋起体内余气,全力向厉莫引攻去。

    砰!

    双方罡气实打实地硬碰了一击,叶清玄喷血飞退。

    厉莫引狂笑一声,正要进攻,却被李道宗从天而降,拦阻下来。

    嗡——

    剑鸣声起!

    叶清玄半空中接过李道宗挑来的重剑,身子迎空一个盘旋,接着绝世轻功,紧随李道宗身后而至。

    “哈哈哈,找死!”

    厉莫引狂笑一声,一指点飞李道宗,狂猛一拳攻向叶清玄的一剑……

    但甫一接触,厉莫引登时脸色大变,想不到叶清玄普普通通的重剑一击,竟然蕴含万钧之力,不,是十万钧的重力!

    厉莫引尽管魔功滔天,也一时准备不及,硬生生被压了下来,半个身子陷入土内,整条右臂骨骼全被压碎,一时间惊诧得动弹不得。

    就是此时——

    李道宗与叶清玄同时翻身飞退,二人手中长剑凝聚全身功力,凭空两道如月荧光出现,一个,一个,两股剑气合二为一,化为一把巨大的剑光剪刀,“啵”的一声轻响,剑突破音障,在空中消失于无形,快的完全看不见……

    厉莫引此时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恐惧的神色,因为那一剑合璧的威力,让他肝胆俱寒,可惜之前被叶清玄一剑压碎右臂,压住身子,只是呼吸间动弹不得,那一道剑光便已出现!

    咻——

    毁天灭地的一击出现,宛如一把巨大的剪刀,剑光倏然穿过厉莫引的身躯,飘于其后百丈距离。

    厉莫引脸色凝固,身躯僵硬不动。

    轰啦啦……

    在其身后百丈,无数林木齐刷刷的倒地,就像是被斩倒的韭菜一般,切口处光滑如镜。

    二人这一剑,整整剪出百丈空地。

    厉莫引艰难地扯动一下嘴唇,缓缓问道:“好剑法!这一招叫什么?”

    “没名字!”李道宗答道。

    叶清玄却是一笑,“从今天起,这招就叫!”

    “!?呵,好名字……”

    厉莫引身子一颤,从左肩到右肋,齐刷刷地分成两截,下半身怡然不动,上半身却是滑向一边,大蓬的鲜血喷涌而出,一代魔王就此气绝。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