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1】联手抗魔
    厉莫引以一己之力,力毙四大归虚高手,功力之高神可怕顿时威压天下。

    龙槐寺外,数万民众与武林人士,目瞪口呆,寂静无声。

    便是“靠山王”皇甫守拙一时也是难以相信,想不到魔门最厉害的高手竟可以厉害到如此程度。

    皇甫守拙一向醉心权力,对武道一途向来不太上心,虽然有先天高手的实力,不过也是为了延长寿命,但此时看到厉莫引睥睨天下的武功,一时间竟然心生惧意。

    这样的高手,真的可以完全控制吗?

    他若杀我,岂不是如探囊取物一般?

    想想“魔僧”无怨突然失踪,自己身边并无可靠高手护卫,如果厉莫引有何异心,或是强取神尸……

    皇甫守拙只是一想,瞬间竟然害怕得冒出汗来。

    厉莫引站在台上傲视群雄,笑看观礼台上李幕儒,高声道:“剑君躲了许多,是否下台一试呢?”

    李幕儒脸色苍白,面对逼问却不能不回,义正言辞道:“好个厉莫引,魔功果然盖世,此时此刻,李某若是不下场,只怕天下白道武林都会被你魔门取笑吧?只可惜此地狭小,你我比武恐伤及他人,且与李某同来!”

    话音一落,李幕儒飞身而起,率先朝城外方向奔去。

    “李幕儒,你想跑吗?”

    厉莫引哈哈一笑,随后追去。

    李道宗脸上闪过焦虑之色,立即飞身而起。尚惠娴也是脸色几变,最后窜入人群,几个闪落不见踪迹。

    人群中带着斗笠的叶清玄略一示意,兄弟几人隐匿行踪,快速跟随出了河东府。

    **********

    若非河东府左近有太多武林高手,李幕儒顾及形象,否则早就落荒而逃。但一路出了河东府,并没有任何选址一战的想法,奔着一个方向用尽全力开始飞奔。

    但未及多久,李幕儒刚刚到了城外一座小山的山腰处,前方血云一闪,厉莫引倏然挡住了去路,“李幕儒不用跑了,这里山清水秀,埋你到此,也算无憾了吧。”

    李幕儒左右观看,没有任何其他武者在场,神色一缓,开口道:“厉宗主,你我本无解不开的仇怨,互相间又不会挡住对方的路,你何必如此苦苦相逼?”

    “哦?这是你白道大侠想要说的话吗?”厉莫引露出一副好笑的表情。

    闻名天下的“剑中君子”,竟然开口求饶。

    厉莫引露出戏谑表情,缓缓道:“你说我俩并无仇怨,但剑君忘了,之前可是你苦苦相逼,差点让本宗命丧钟南山中,更是因为剑君,本宗神功差了一筹,未能进境神话……你还说,你我并无仇怨?”

    “这……”李幕儒苦笑连连,“都是同道撺掇,在下只喜欢读书务农,并不喜欢争权夺利啊……实在是形势所逼,形势所逼……”

    厉莫引微微一愣,接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接着笑声越来越大,直到笑得直不起腰来。

    “李幕儒啊,李幕儒,好一个李幕儒……论及厚颜无耻,厉某还真是看轻了你,在这一方面,厉某自认不是对手,你绝对是天下第一。”

    李幕儒从来未曾被人如此奚落,脸上阵红阵白,却是不敢还嘴。

    “如果此间事情只是你我之间的事情,那厉某说不定愿意跟李庄主交个朋友,日后免不了有合作的事宜,不过可惜啊……”厉莫引缓缓上前,沉声道:“可惜的是,李庄主的脑袋值一杯神血,这个代价可不是厉某能够放弃的。所以……你还是死吧!”

    蓬!

    厉莫引骤然化为一团血雾,直接攻向李幕儒。

    李幕儒脸色大变,就算判断不到厉莫引的方位,也同时激发五条光龙,护住全身,骤然向一个方向急退。

    砰!

    同样一声闷响,李幕儒身上五条光龙同时破碎,整个人喷出一口鲜血,受了不轻内伤,不过却是承受了对方一掌,头也不回地朝前方跑去。

    厉莫引身形一现,狞声道:“今天我厉莫引要是让你李幕儒跑掉,从此以后,我的名字倒过来念!”

    呼地一声,化为一只血色蝙蝠,凌空滑行,速度极快地追了上去。

    二人一追一逃,速度奇快,李幕儒已经发挥轻功最大的速度,但依然不是厉莫引的对手,不过逃出去数里远近,便被厉莫引追上。

    知道自己无法逃脱的李幕儒,索性不再浪费罡气,骤然立定,看着厉莫引袭来,朗声道:“住手!厉宗主难道不想要血婴剑了吗?”

    血云骤然在李幕儒面前浮现,接着间不容发地破碎开来,距离李幕儒面门不过几寸距离。

    “你有我血婴剑剑胚?”

    厉莫引大吃一惊,接着恍然道:“对了,是你带人打扫了那里……把剑胚还我,给你留个全尸!”

    李幕儒大怒,“厉宗主不要欺人太甚!”

    厉莫引大笑,“欺负你又能如何?跟我拼个鱼死网破?你有此实力吗?”

    “厉宗主真的不想要剑胚了?”李幕儒心中大恨,但除此之外,却无其他筹码可以利用。

    “不急,不急。”厉莫引缓步上前,庞大无匹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待我先废了你四肢,魔门有不少酷烈手段,从来没有人能挺得过来,待我一一用在庄主身上,看看剑君大人能挺得住几个不说……”

    混蛋!

    光龙再次浮现,只不过不再是之前的五条,而是数量翻了一倍,变成十条光龙。

    李幕儒悲愤莫名,生死关头只好拼尽全力一战。

    “呦,呦呦……”厉莫引讶色一闪,“想不到你个老小子还藏了一手,面对阴九幽都没有用尽全力……如果我猜的没错,恐怕你之前与阴九幽硬拼受伤,也是为了掩人耳目,故意装出来的吧?厉害,厉害!”

    李幕儒被十条光龙散发出来的炽光映射得如同神人,高声道:“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厉莫引,且吃我一剑!”

    轰!

    十龙出洞,李幕儒身躯光影一闪,融入十龙体内,分从四面八方齐齐攻向厉莫引。

    厉莫引微微点头,“嗯,这才有点意思!”

    十条光龙一同噬咬而至,厉莫引身躯一震,血色云雾般的护身罡气引动,骤然将光龙挡住,同时厉莫引狂啸—声,—拳轰击。

    轰!

    看似一拳,却同时击中十条光龙的头部,两股惊人的气流撞在一起,顿时引起滔天气浪,便是空中也是风云变色,引得白云被劲气冲出一个大洞。

    厉莫引退后半步,李幕儒狂喷鲜血,整个人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

    这一飞出去,落地后一个踉跄,却又是腾身逃窜!

    “还玩这招!?”

    厉莫引也是气急,脚下一顿,便要追去。

    锵!

    一声剑鸣。

    一股灵动异常的锐利剑气突然从身后追来,同时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道:“父亲莫急,道宗助你!”

    “好儿子,给我挡住他!”

    李幕儒大喜过望的声音传来,他自己却是头也不回,脚步不停地逃了。

    就连厉莫引此时都是一副痴呆相,真的看着李幕儒远遁而去,头也不回,就这么把儿子丢在了原地。

    看着眼前一身正气,手中宝剑不断凝聚气势的李道宗,厉莫引忍不住问道:“那个跑了的,真的是你亲爹?”

    李道宗目不斜视,状态进入无悲无喜之境,淡然道:“厉宗主,废话莫说,出招吧!”

    厉莫引目光一正,上下打量了李道宗一眼,忍不住点头,赞道:“好个小剑神,明知必死竟然一无所惧。可惜李幕儒枉为人父……”接着神色一动,又道:“小子,我见你资质天成,若死于我手未免可惜,不如你认我为父,我传你魔门无上**,与我一统武林如何?待我厌倦之后,这天下,便是你的……”

    “谢厉宗主美意!”李道宗微微一笑,淡然道:“但道宗不喜这天下沾血,还是蓝天白云,自自然然的看着好看……不如厉宗主重返深山,尽享人间美景如何?何必惹那凡尘俗世?”

    厉莫引仰天大笑,又再打量李道宗,眼光一凝,落在他手中尚未出鞘的倚天剑上,露出奇光,道:“这把是新剑,只不知比之昔日那把如何?”

    李道宗笑道:“这把倚天剑,你是第—个试剑的人。希望你的鲜血,能增其锋快。”

    当他提到倚天剑时,剑鞘中的剑“铿”然有声,对他作出反应,这十多天来他与倚天剑没有须臾稍离,早便心剑相通,故丝毫不以为异。

    厉莫引虽听剑鸣之音,却以为李道宗故意以内力催动,发出声音,仰天笑道:“听剑音而知好剑,可惜剑是好剑、却落在短命的主人手上,可惜了,可惜……”

    厉莫引话音一落,血气一冒,红黑两色罡气化为黑红云气,衬托他诡异面容,真如厉鬼降世,血魔重生,令人心悸。

    嗡!

    剑鸣一声,灵剑出鞘。

    倚天剑出,谁与争锋?李道宗提剑在手,天地间立时弥漫肃杀之气。

    轰!

    同一时刻,远处山脚下传来雷霆般剑音,同时叶清玄清朗的声音传来道:“厉宗主稍候,不知道小可与李兄联手相抗,厉宗主可觉得不公平?”

    声音起时极远,落时叶清玄却已经安然飘落在李道宗身边。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