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血功无敌
    “燎原枪”杨庆大枪一横,看似攻向厉莫引,却在中途陡然一变,就地如大棍一般地抡了一圈,狂烈的火势顿时冲天而起,率先挡住了厉莫引的视线。

    阮若生长啸一声,手中“明空剑”忽明忽暗,绽出万点剑气,借助火势的遮挡,向厉莫引洒去。

    同一时刻,骆亦龙的“骄阳剑”化作一道长虹,直往厉莫引胸前刺去,骄阳剑动,隐含风雷之音。

    两人路子一阴一阳,阮若生的“明空剑”有如隐约闪烁,骆亦龙的“骄阳剑”却如浩日当空;一个是空山夜雨,一个是大地炎阳,当阮若生剑法繁博复杂时,骆亦龙却是简单直接,配合得浑然无间。

    而最为稳重的“无双剑”陆剑明,手握宝剑,严阵以持,只要厉莫引露出任何破绽空隙,他的无双剑就会乘虚而人.取其性命。

    杨庆掩护,阮若生、骆亦龙主攻,陆剑明伺机而动,师兄弟四人配合无间,不愧归虚镜的绝世高手。

    阮若生、骆亦龙二人开始主攻,立时将大模大样的厉莫引所有要出手的路线全部封死,他唯一的方法只有暂避两人的锋锐。

    当阮若生的“明空剑”和骆亦龙的“骄阳剑”攻击厉莫引背后,并已迫至他身后三尺处,厉莫引全身衣衫忽地无风自动,高高鼓起,像一个摹地膨胀的气球,头发散飞半空,形相诡异莫名,却没有半点起身、转身或出手的企图。

    阮若生长啸一声,漫天剑气潇洒一收,长剑化作一道寒芒,分散的力量凝聚一剑之内,斜斜刺向他的太阳穴。

    骆亦龙声若霹雳的一剑,却是一颤动之下化作十三道剑影,点向厉莫引后背十三个要穴。

    两个人剑法风格再变,一个由繁入简,一个由简化繁,组合之多,令人眼花缔乱。

    杨庆也不闲着,闪到厉莫引面向的一方,准备这魔君退开时断其进路,三大离手一出招即声势夺人,不同凡响。

    转瞬间,两把宝剑击中厉莫引太阳穴和后背十三个穴道。

    就在双剑击中目标的同一刹那,厉莫引大喝—声,整个人虚虚实实,宛如一团血云,诡异莫名的血色罡气顿时向外涌去。

    陆剑明和阮若生武器击中对方身体时,如入云雾之中,—点撞倒实体的感觉都没有,贯注剑身的罡气,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跟着对方血色云团涌动,不敢让那诡异罡气沾上皮肤,骇然退出亭外,凌厉的攻势冰消瓦解。

    血云飞舞,便是杨庆的烈焰也无法阻挡分毫。

    现场一时血云密布,看不到厉莫引真身何在。

    陆剑明在阮若生和骆亦龙击中厉莫引的同时,便欲期身从正面夹击,但是厉莫引舍身化为漫天血云,登时让他失去目标。

    那团血云极为诡异,如雾如云,虚虚实实,看不清里面东西,更无法用神识探知。

    骤然间血云收缩,重新又组成厉莫引面白唇红的诡异模样,嘴角轻蔑,露出一丝嘲讽笑意。

    原来厉莫引的极为诡异,可以将身体化为漫天血云,在此状态之下,便真的如同云雾一般,无法让人刀剑加身,任何物理攻击都只能无功而返。

    除非用各种奇功异法,才能攻击到厉莫引实体,比如刚刚“燎原枪”杨庆使出来的火焰属性罡气,但这些罡气离体后,威力能否压制住厉莫引,就要看个人的修为了,反正如杨庆这般的归虚镜中期的高手,是休想伤他分毫了。

    陆剑明几人顿时大骇,这厉莫引魔功大胜从前,显是并不像李幕儒所暗示的没多少长进,这一战凶险万分,难怪对方如此有把握敢接他们的战书。

    想到之前李幕儒报出来的虚假信息,四人顿时气的七窍生烟,心中大恨。

    只是一招,就不敢让人再次托大。

    “无双剑”陆剑明大喝一声,终于抢先出手,飞身而至,无双剑不疾反缓,慢慢向厉莫引前胸推去,四周空气急旋,这—剑是陆剑明全身功力所聚.不胜无回。

    厉莫引两眼神光暴闪,罩定—步一步迫来的陆剑明。

    骆亦龙长啸提气,阮若生暴喝聚劲,双剑同时攻至,两人后发先至,眼看要击在厉莫引身上。

    同样一声长啸,杨庆腾身而起,从天垂直而落,手中烈焰长枪,炮弹般向厉莫引头顶射来。

    厉莫引长啸一声,身子一动,已变得脸向骆亦龙和阮若生迫至尺半的双剑,陆剑明反而从后背攻来。

    他两手一动,阮若生与骆亦龙的两把宝剑齐齐被他挟在指间,同一时间,陆剑明的“无双剑”猛地刺中他的后心。

    啵——

    无双剑插入厉莫引背心之中,剑尖从前胸透出。

    天下群雄顿时哗然!

    怎么?

    厉莫引如此魔头,难道这样便死了不成?

    轰!

    一声罡气暴烈之声。

    骆亦龙和阮若生两人抽回武器,踉跄后退,陆剑明也一步步向后退去,三人嘴角都溢出了血丝。

    三人脸上同时露出骇然表情。

    原来厉莫引的,将自己整个胸前胸后的位置,全部变成了血雾状,陆剑明的一剑看似贯穿他的后心,其实根本没有伤及本体,反倒是被血云吸了一部分罡气,转嫁到骆亦龙和阮若生身上,再以内力震开陆剑明,一照面伤了三人。

    这时杨庆的燎原枪当头下插。

    厉莫引魔功盖世,猛喝一声,一头发旋风般卷起,啪一声抽打在枪尖之上。

    杨庆只觉无可抗拒的血气从对方发端电流般迫来,全身一震,气血翻腾,眼前一黑,整个人随着欲甩手脱去的燎原枪侧飞往两丈外的空中。

    厉莫引砰地一声,化为血雾,再次凝聚时却已经赶上了在空中滚飞的杨庆。

    陆剑明三人见状魂飞魄散,不顾己身伤势,拼命追来。

    杨庆一昏即醒,耳听陆剑明三人惊喝连连,背后劲风扑来.他人倒也机灵,知道不妥,大枪猛地往地面一插,借力一挑,身体猛地改变方向,滚向另一端。

    但即便如此,厉莫引狞笑声中还是用左掌扫中了杨庆的背侧一下。

    杨庆惨嘶一声,身形向下斜坠。

    幸好杨庆改变了方向,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道,否则这必杀的全力一击,天下间谁能受得起。

    厉莫引这一掌中,传来一股凌冽的阴寒血气,杨庆体内先天真气全力相抗,也抵挡不住血气的侵蚀,眼看血气就要到达体内脏腑,最后杨庆硬是给了自己一掌,震伤内脏的同时,将那股入侵的血气连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顿时舒服了一点,—触地便滚了开去。

    厉莫引—招未能杀敌,反倒露出一丝在意的表情。

    陆剑明三人已攻过来,三把风格各异的宝剑.漫山遍野铺杀而来,厉莫引冷哼一声,在剑光剑影中快速闪动几下,敌方的兵器立时落空。

    厉莫引冷笑连连,掌拳齐施,分别劈中对方宝剑上。

    陆剑明最先给他劈中长剑,只觉劲力—般,大感奇怪,满以为厉莫引—掌劈下,必然力逾千兵,岂知只把己剑震开,陆剑明精神大震,正要变招再刺,剑身处忽地一股内劲传来,胸口如中重剑,口喷鲜血,向后踉跄退去。

    同时,阮若生和骆亦龙也是和自己同样情形,吃了他这奇怪武功的大亏。

    三人后退,厉莫引身形一闪,却往“燎原枪”杨庆迫去,一双手幻出满天鬼爪影,无孔不入向杨庆的火焰枪网中攻去。

    甫一接触,枪网立时溃不成军,散乱无章,厉莫引鬼爪聚力,抢入中宫,闪电间已印在杨庆胸前,只是一掏,一颗血淋淋的心脏便到了手中,犹自勃勃跳动不停。

    啊——

    杨庆惨叫一声,尸体倒飞出去。

    “九师弟!”

    骆亦龙惊呼一声,箭般抢上前去,一把抱着杨庆的尸体,痛哭流涕。

    厉莫引哈哈一笑,手中心脏猛地一攥,砰然而爆的不仅仅是心脏,更是杨庆的尸首。

    不愧魔门至强功法,竟然在瞬间凝聚杨庆全身功力于血气当中,那颗心脏便是引子,心脏破碎,尸体爆炸,而且威力更是引爆全身罡气!

    只是一瞬间,狂暴的血气四溅,不但杨庆尸骨无存,便是抱着尸首的“骄阳剑”骆亦龙亦炸得血肉横飞,身躯如同破碎的布娃娃,直接飞下擂台,早已不活!

    陆剑明和阮若生两人惊骇欲绝,互看一眼,同时明生死志。

    陆剑明高叫道:“四师弟,明空无双。”

    话音未落,陆剑明便已腾身而起,同一时刻,阮若生到了他脚下,用尽全身罡气一托陆剑明脚底,陆剑明立时加速,整个人化为一把锐利大剑,直插向厉莫引身前。

    明空、无双,双剑合璧,二人功力汇聚于一剑之中,一时间风雷声动,天地精气仿佛被这一剑吸干,空间都生出塌陷之感,锐利无前!

    厉莫引眼中异彩终于浮现,忍不住大叫一声:

    “好剑法!如此剑法,厉某岂能不受一击!?”

    厉喝中竟然不躲不闪,全身血雾凝聚,接着猛地一震,化指为剑,运转中的一式,全力点去。

    叮!

    一声金属响声,长剑寸寸碎裂。

    陆剑明狂叫一声,眼耳口鼻鲜血溢出,砰一声掉在地上,当场身死。

    阮若生呆立不动,平视厉莫引。

    厉莫引原地调息一气,最终赞道:“好剑法,风云盟十三太保却是非凡,厉某承认你们的名头了!”

    阮若生嘴角扯出一丝嘲讽意味,微风吹过,整个人破碎开来,化为漫天碎片。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