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8】剑君扬威
    “快看,剑君出招了!”

    “是,不愧是一剑山庄的绝技,霸道!”

    “哎呀,你外行了,现在叫……”

    “小剑神独创三剑,前无古人,厉害!”

    ……

    四周人群大声呼喝,叫好声连连。

    擂台上诸多武林名宿对李道宗报以钦佩目光,尚惠娴面露得意,而李道宗却是神色平淡,阴阴有些不太适应。

    只不过这些话落在李幕儒的耳中,却陡然血压升高,心中杀机大盛!

    因为李道宗创出后三剑的缘故,而直接被江湖人士改成了,甚或是直接称为,因为谁也不知道那位“小剑神”是否能创出第三十七、三十八剑……

    儿子比老子能干,以及背后的某个特殊原因,更增添了李幕儒对李道宗的恨意。

    杀,杀杀!

    李幕儒剑法展开,漫天剑影中明明看似一剑,偏偏是数剑甚至数十剑的重叠,让那剑芒光华如有实质,李幕儒在这套上面钻研数十年,却是练到了极致。

    论剑法的凝实,李道宗却是大大不如。

    阴九幽尝到剑华袭体的滋味,那条光龙让他极不舒服,锐利炽热的罡气连衣服都快被点燃着,顿时叫了声“来得好”,身躯如陀螺般急旋起来,绕着李幕儒一转,十多个虚虚实实的黑色人身出现,如同一团浓烟遮盖住了剑君的身影。

    李幕儒灼热的剑风全被阴九幽虚无缥缈的身形卸往四方。倏然间,阴九幽欺入李幕儒面前,改变剑招,而以手肘向着李幕儒胸口撞去,速度之快,迅若鬼魅。

    李幕儒微微一笑,侧身以肩头化去了他一肘。

    阴九幽又是剑身一抹,近距离连施招法,尤其是十余个身影一同发招,虚虚实实,光是眼前所见便足够让人手忙脚乱。

    李幕儒厉喝一声,又是四条光龙浮现,总五条光龙缠绕全身,做出极致防御。

    两人在电光石火间交击了百招以上,全是以快打快,凶险处间不容发,看得周围众人惊呼连连,激动神色不可抑制。

    砰!

    双方一记硬拼之后,李幕儒五条光龙泯灭三条,而阴九幽十个身影破灭六个,二人短暂的一个交锋,竟是势均力敌的情况。

    阴九幽飘飞向后,落到擂台一角,运气调息。

    这种近距离的硬拼极为消耗罡气,即便是李幕儒和阴九幽这等天绝级别的高手,也不得不抓紧时间调息内元。

    李幕儒也比他好不了多少,阴九幽的速度太快了,身法太过诡异,一直迫得处于守势,更有不少罡气是被其虚幻之身吸引,白白消耗掉。

    他本以为凝聚出来的五条光龙,足以守护全身,把阴九幽挡在远处,并能视机会加以反击,那知对方的身法产生的虚影已经有如真身一般,带着十足的攻击力,猝不及防下给对方贴身强攻,弄得他手忙脚乱,要不是那剑光之龙足够坚韧,刚才只要阴九幽再坚持多一会,或是再加大一些攻击力,说不定他就要受伤甚至落败身亡。

    阴九幽稍作调息,看着李幕儒阴沉的脸色,微微一笑,声音有若地底深渊而来,道:“李兄,这几剑觉得如何?”

    李幕禅缓缓举起左手,只见洁白的手臂和衣袖上染上了一层灰黑,却是魔功入侵,伤及经脉皮肉。

    台下观战群雄顿时惊呼出声,而魔门一方自是一片得意洋洋的模样。

    想不到以李幕儒这等天绝高手出场,也落得被魔门暗算的结果,所有人的心情不免往下一沉。

    只不过场上的李幕儒却是不以为意,缓缓点头,赞道:“魔门功法果然有些门道,可惜不靠剑法而靠邪功,终是旁门左道,难以武道大成。阴兄今晚若是技止于此,恐怕今晚却是难以回去继续你们的魔门大计了。”

    “哼,受了苦头还有如此多的废话,你这个剑中君子不过是嘴皮子功夫的伪君子罢了!”

    “哈哈哈……”李幕儒仰天大笑,沉声道:“是否如此阴兄我们手底下见吧!”

    话音未落,这次换成李幕儒率先出手,一闪身急进向前,缓缓一剑刺来。

    以阴九幽诡异莫测的魔门功法,见之亦要大吃一惊。

    原来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剑,隐含着一种由四方八面压过来的庞大压力,非是集中于一点,更非墙壁一般的罡气,而是如同落入大海深处,压力完全从各个方位传来,让他整个人都受到压力,既阴且柔,绵绵不绝,如此奇功,阴九幽还是初次遇上。

    阴九幽的竟一时施展不开来。

    “东海听潮阁的?”

    “不对,应该是凤仪阁的!”

    众多英雄中果有识货的高手,忍不住叫出李幕儒此招的名称,顿时各种眼色流转,不少人都看向了看台上的尚惠娴。

    尚惠娴脸上骄傲之色更是明显,端起茶碗细细品茶,不时与看来的豪雄点头示意,隐然一副天下第一夫人的姿态。

    台上的对阵二人老老实实地硬拼了十多招。

    李幕儒的剑光越发凌厉,但速度却一式比一式缓慢,每一个姿势都是那么优美悦目,充满闲逸的姿致。

    蓦地阴九幽一声狂喝,冲天而起,闪了一闪,砰然间化为一团黑烟四散,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了。

    李幕儒闪电后退,直到十丈外的另一侧角落,方才停下身形。

    黑烟凝聚,阴九幽再次显露身形,小腹之上一道闪电状剑痕,几经运功才消失不见。

    两人分别中了对方一剑,均负了伤。

    阴九幽冷笑连连,出言道:“李兄果令在下大开眼界,只不过你笑话我圣门功法不走正路,可兄台却靠着女人传授的功法才占些便宜,说起来,真不知道你我之间到底是何人更加丢脸。”

    语音才落,阴九幽疾掠而来,鬼影分身,绕着李幕儒迅速转动起来。

    李幕儒双目微阖,手中宝剑高指向天,五条光龙再次现身,缠绕身上,做出最佳防御之态,同时龙头朝外,择人欲噬,井然一副防守反击的态势。

    双方再次出现开始激斗时的局面,只不过李幕儒防守更加凝实,再无让阴九幽突入近前的空隙。

    吼!

    一声龙鸣,李幕儒手下一条光龙倏然扑出,一口咬向扑到近前的阴九幽。

    啵!

    阴九幽之身在龙吻中化为黑烟,消散无形,却是他的一具假身。

    李幕儒剑光之龙四处出击,攻击短促有力,不时便将阴九幽的分身咬得粉碎。

    虽然从头至尾都没能攻击到阴九幽的实体,但阴九幽为了维持攻击,不停制造新的影身,其中消耗的罡气,也是极为庞大。

    名震天下的“剑光之龙”,终于全力出动,令人知道这一战到了胜败的关键时刻。

    阴九幽十个鬼影分身愈转愈快,不住迎击,施出各式奇奥怪招,应付着霸气无双的“剑光之龙”。

    砰!

    在被李幕儒连续葬送五个鬼影分身之后,阴九幽终于抓住机会,斩断一条光龙之头。

    在此凶险形势下,李幕儒仍依旧保持儒雅潇洒的模样,正眼看去谁也无法看出他正抵受着阴九幽不断收窄收紧的剑气网,已经被压迫得寸步难移,但凭借他的坚韧,阴九幽的罡气明显消耗更多更大。

    阴九幽鬼影分身已经增至极速,但仍未有出手的良机,唯有在兜圈子上出法宝,绕行的方向变化万千,时近时远,飘忽不定,只要李幕儒一下失神,他即可瓦解李幕儒攻守兼备的剑势。

    阴九幽的愈加惊奇繁复,漫天鬼影飘忽不定,教人生出眼花撩乱、难以抗御的无奈感觉。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李幕儒伸天长啸,立身处爆起万千点剑影,再烟花般往四下扩散。

    原来他竟把四条剑光之龙和手中宝剑一同震碎,往四方八面激射,就像刺把全身尖刺同时射出,阴九幽十个身影齐齐中招,忍不住一声厉叱,硬拼着撞入剑光破碎的网中,向李幕儒发动最猛烈的进击。

    狂暴的攻击只来得及发出“轰”的一声,看似一招,却是百十招同时碰撞。

    两道人影乍合倏分。

    旋又再合拢起来,只见剑风鬼影,在空中互相争逐。

    蓬蓬蓬!

    三声巨响后,两人断线风筝般往后飘退,分别移到擂台两角,遥遥相对。

    天下群雄哑然失声,目瞪口呆地看着场上二人,完全不知道这一场胜负如何。

    李幕儒脸上血色褪尽,苍白如纸。

    阴九幽亦强不到那里去,站立片刻有余,胸口急速起伏,最终忍不住“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虽然看不到他面具下面的真容,但想来必是难看之极。

    白道群雄顿时欢呼雀跃。

    李幕儒神色回复正常,微微一笑道:“阴兄,此时此刻,是否应该收手了?”

    阴九幽气得浑身颤抖,闻言沙哑着嗓子怒道:“李兄棋高一着,阴某佩服不已。这一场之仇,来时阴某必报!”

    话音一落,阴九幽化为一道黑烟,观礼台都没有回,直接远去,不知所踪。

    李幕儒哈哈一笑,高呼道:“阴兄一路珍重,李某恕不远送了。”

    一时间欢声雷动,震彻河东府。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