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7】君子幽鬼
    “来人通名!”辛松双掌一按,劲气狂泻而出,凌空便在结实的花岗岩上留下两个清晰的手印,可见他双手功夫上是如何的厉害。

    东方胥呵呵一笑,道:“力气可倒是不小,不过也就是挑大粪的本事,至于在下姓名,嘿嘿,你还是去问问阎王吧!”

    话音一落,身躯已如轻风般倏然向前飘去,直接一掌印出,直奔辛松面门。

    辛松心中大怒,双手横空,运起风云盟绝学,横空一掌便封向对方。

    辛松一辈子的功夫全在一双手上,在他眼中,天下论掌法威猛,除了“青帝”徐正奕、“天绝手”薛宫望和“天尊”黎道天之外,就得数他“撑天手”辛松了。

    至于什么后起之秀叶清玄的,根本就是世人吹捧的假把式,根本无法与他的功夫相提并论。

    在对自己掌法万分自信的情况下,即使面对不知底细的东方胥,既然对方跟他用掌法,他便要用掌法让对方吃吃苦头,硬拼一记是必须的。

    只不过他的掌力威猛倒是不假,可惜速度实在太慢。

    东方胥一掌打出,眼看双方手掌便要击在一处,半空中魔门宗主身子一旋,竟然利用轻功倏然画了个弧线,让过正面一掌,再次袭向对方面门。

    啊!?

    被对方诡异的身法和速度吓了一跳,辛松连忙收手,回身抵挡。

    东方胥哈哈一笑,身子再次一旋,竟然绕到辛松身后,继续同样的一掌,却是拍向对方后脑。

    辛松冷汗顿时直冒,顾不上转身,直接反手一掌,挡住后脑。

    啪!

    东方胥全力的一掌之下,尽管被对方挡住,但还是将辛松拍的飞了出去,落地后脑袋嗡嗡直响,视线一阵模糊。

    不好!

    辛松暗道吃了大亏,竟然被对方击昏了片刻。

    眼前一阵虚影飘忽不定,耳畔传来呼呼风声,辛松大惊失色,全力运转护身罡气,一掌护体,另一掌朝着风声袭来的方向抵挡而去。

    啪!

    这一掌击得实在,与对方毫无花俏地硬拼了一击。

    对方一声惊呼,同时声音连着衣袂破空声一起飞远,辛松立即知道这一招赌对了,果然将对手震开。

    功力在脑海中一转,视野顿时恢复过来。

    可就在他洋洋得意的刹那,台下师兄弟们惊呼而起,纷纷往台上飞来……

    一丝诧异在辛松心头浮起——

    他们,这是干嘛?

    念头刚起,紧贴着耳根,一个鬼魅般的轻笑声传来,道:“啧啧,你死了!”

    咔!

    颈椎爆裂的声音传来,整个世界顿时倒悬。

    辛松最后的视野,便是自己喷血的胸腔和一脸诡异笑容的东方胥……

    数招之间,东方胥竟然利用的身法,先是叠加掌力拍晕了辛松,接着又利用功法制造出自己被对方一掌击飞的假象,其实真身已经无声无息地转到辛松背后,趁对方全力醒转的刹那,一招摘下对方人头。

    ,不仅仅是速度,还是对声音的诡异控制,身法既可以做到来去如风,也可以悄然无息,辛松狂妄自大,不知对手底细,结果吃亏在魔功的变化无常上,妄自丢了自己的性命。

    风云盟诸师弟悲声狂呼,东方胥却提着辛松的人头哈哈大笑,回转观礼台。

    将那人头往“靠山王”脚下一丢,笑道:“幸不辱王爷使命,尿壶顺利带回!”

    “靠山王”兴奋莫名,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东方宗主果然信人,那十个美女是你的了!”

    说完捧起人头左右端详,手下魔门高手如此给力让他多年隐忍之气瞬间爆发,竟然当众站立,解开裤裆,真的往人头上撒了一泡尿,高呼道:“好尿壶,好尿壶,哈哈哈……”

    这一下,可便真的是气煞了风云盟的一干高手,双方生死大仇就此产生!

    “妖人,还我师兄命来!”

    风云盟九太保“燎原枪”杨庆高喝一声,跃至台上。

    “九师弟……快回来!”

    这一次二太保“无双剑”陆剑明拦阻不及,顿时后悔不跌。

    风云盟十三太保,虽然都是归虚镜以上的修为,但魔门宗主不但步入归虚,更是归虚后期境界,魔门手段层出不穷,本就克制正派武学,根本令人防不胜防,九师弟如此冲动,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上了台了,还想走吗?”

    人影一闪,鬼宗的“幽鬼”阴九幽鬼气森森的站在了台上。

    啊!?

    看到阴九幽上台,便是杨庆也是一愣。

    本来也是因为一时冲动才上得擂台,想不到立即出场的竟然是阴九幽这个幽鬼,之前早就听闻大师兄赵封禅说过,这个阴九幽曾经与“鬼剑”阎无常大战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乃是天绝级别的高手,就算是自家师兄赵封禅来了,也没有必胜的把握,那自己出手,岂不是更不够看。

    想到此处,“燎原枪”杨庆的冷汗便淌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冷笑传来,“阴兄说错了吧?杨庆兄弟并非上台挑战,而是收殓师兄辛松的遗骸,阴兄若是技痒,不妨李某陪你玩上两手可好?”

    声音落时,李幕儒一席儒衫,风度不凡地站在了台上。

    好——

    四周人群的叫好声鹊起。

    即便是场外的普通百姓也能看出来杨庆怯战,而且刚才他的师兄辛松已经战死,这鬼气森森的魔门高手,看样子也比刚才那个青袍书生厉害,要杨庆出手,必败无疑,反倒是天绝高手的李幕儒,绝对有获胜的把握。

    一时间,不但台下观战的人群为李幕儒叫好,称赞他果然不愧是白道君子,救人于危难,便是风云盟的一干高手,也是对李幕儒大为感激。

    李幕儒这一手玩得漂亮。

    不但赢得了众人好感,更是避开了真正的高手——厉莫引。

    李幕儒本就是天性薄凉之人,对于辛松的丧命,虽然是他一手刺激上台,但心中也未感到丝毫愧疚,只是可惜又输了一场。

    不过这场比武,他压根就没打算获取全胜,只要趁着机会在天下人面前树立他不惧魔门、维护正义的侠义名声便可以了。

    只要避开了厉莫引,就算魔门宗主,他也有取胜把握。此时阴九幽上场,他又怎能错过时机呢?

    既表现得救人于危难的侠义,又有取胜魔门的把握,实在是太合心意了。

    不理台下此起彼伏的叫好声,看着杨庆一脸感激的将辛松尸身收好,下了台去,李幕儒微微一笑,欣然道:“怎么样,阴兄,可是不愿与小弟交手?”

    阴九幽诡异的笑声在面具后响起,幽魂般静悄悄地飘身而起,倏然间便消失不见,接着现身李幕儒身前十步距离,右手一拂,一把如同黑色幽灵般组成的长剑便朝李幕儒刺去。

    “来得好!”

    李幕儒长啸一声,一步跨出,身子稍偏,手中宝剑跳出剑鞘,一团亮光闪耀,准确无比地劈在敌手迅快无伦的一剑上。

    蓬!

    一声轻响,光芒骤敛,黑烟消退,两人一齐往后飘退。

    “有意思。”阴九幽飘退站定,手中一伸,手中剑上再次缠绕上如烟如焰般的黑色罡气,虚无处如同剑型的幽魂,分外令人胆寒。

    李幕儒同样昂然站立,手中宝剑放射耀眼银光。

    双方黑白分明的宝剑,正如对方的衣着、人品、出身一样,分外分明。

    四周雀跃叫好的声音再掀高氵朝。

    “阴兄好功力!”李幕儒道。

    “李兄好剑法!”阴九幽言。

    “接招!”二人同喝。

    阴九幽身形一闪,掠往两丈外的虚空处,忽地凝定了半刻,然后飕的一声,笔直掠回来,直直往李幕儒迫去,同时荡起漫天漂浮不定的鬼影,不知何处真假。

    的要义便是速度与虚影的结合。

    论身法,阴九幽绝对没有东方胥快,但也不遑多让,不过他的剑法更快,而且虚虚实实的幻影更加让人捉摸不定。

    有些人即便能够跟上他的速度,也无法看清对方剑法和身法的虚实。

    若不是李幕儒,换了任何次一级的高手,根本发觉不出阴九幽疾掠至幻的身法和其中暗藏着的精义。

    面对迎面扑来的鬼影,李幕儒却看出对方的真身并非直线而来,而是速度忽快忽慢,方向也忽左忽右,似进若退,教人完全没法捉摸他的位置。

    高手对垒,任何一次的判断失误都足以造成失败身亡的下场,之前的辛松便是例证。

    由此可见,阴九幽的是何等厉害了。

    李幕儒冷哼出声,以不变应万变。全身衣服无风自动,衣袂飘飞,手中宝剑缓缓凝聚光芒,双目射出前所未有的精芒,紧盯着阴九幽的来临。

    眼见阴九幽袭至,李幕儒一声长啸,凝聚浓厚光芒的一剑隔空印去。

    宝剑推至一半,一阵龙吟虎啸似的剑鸣,随剑而生,陡然一条光龙现行,带起漫天罡风,波汹浪涌般往阴九幽卷去。

    周遭忽地变得华光耀眼,犹如日炽。

    阴九幽状如幽魂的身影,以及缠绕黑烟的黑剑,都在刹那被阳光驱散了不少。

    如此威力,正是李幕儒名动江湖的。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