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6】庙前比武
    八月初一。

    河东府,龙槐寺。

    槐花雨润新秋地,桐叶纷翻落庙前。

    一年一度的龙槐寺庙会,本就人潮汹涌的节日,又因为一场震动天下的比武大会而更加热烈。

    人山人海。

    叶清玄自从到了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有了爬北京香山的感觉。

    各种地形全部被人占据,地上是人,街上是人,房顶上是人,树上是人……就连庙门前的三亩荷花塘,也被钉上木桩,铺上了木板,站满了人。

    比武场是一座高达十丈的巨大石墩,全部由一丈见方的花岗岩砌成,粗犷至极。

    代表白道的观礼台分列两侧,而魔门与靠山王府的观礼台,则位于正前方。

    “靠山王”皇甫守拙独尊高位,而魔门各位宗主列座于前方。

    五颜六色的旌旗在比武场边缘迎风招展,无数紫衣大汉器宇轩昂地昂立庙前,将观战的普通民众与武林人士隔离开来,让出比武场前一片广大的空白地。

    叶清玄一干兄弟不知所踪,并未出现在观礼台上,反倒是“小剑神”李道宗伫立在李幕儒身侧,而旁边神采飞扬的则是他的母亲,凤仪阁的尚惠娴。

    叫好声传遍河东府。

    此时已经是比武的关键时刻,开始时的几次试探性比武,基本上都是王府高手与白道高手的较量。

    重要的比赛开始没多久,之前五场比武,王府高手赢了两次,输了三次,更有两人重伤而死。

    此时在场上的,是王府方面的“夺命棍”戴虎,白道方面则是游龙帮刑堂堂主“断肠刀”狄裂。

    二人一个凶猛剽悍,一个角度刁钻,战在一处已百余回合,原本上应该是势均力敌的对战,却因为狄裂年老气衰而有些渐渐落后。

    眼见狄裂的一次贴身狂攻没有奏效,戴虎的“夺命棍”荡起滔天热浪,将对方迫走,狄裂依靠轻功快速飞退,原本几次三番都能逃出对手“夺命棍”的攻击距离,但这一次戴虎突然大喝一声,手中“夺命棍”倏然分成数节,从一条长棍变成九节鞭,攻击距离瞬间长了一倍,棍头带着惊人气劲,猛地点向狄裂面前。

    狄裂躲闪不及,“啪”的一声,在天下众人面前被打了个脑浆迸裂!

    人群中惊呼声大起。

    连续五场比赛,虽然双方有输有赢,也有人身亡当场,但像是狄裂这等天下闻名的高手当场身死,这绝对是第一次。

    “杀得好!”

    王府高手一方,刚刚败了一招,身负轻伤的“七星手”陶武立即为老友喝好。

    而另一面的白道人士,则是惊呼连连,李幕儒更是惊叫一声,痛心疾首至极。

    “哎呀,狄兄啊,可痛煞为兄了!”

    当!

    —声清鸣,龙槐寺内大铜钟震耳响起,余音袅袅,欲去还休。

    一个王府内监登台高喝道:“第六场比武,靠山王府‘夺命棍’戴虎胜!”

    胜者在欢呼声中退场,而失败者的尸体自然有另一方的人士负责收殓。

    李幕儒拍着大腿悲苦万分,后悔不跌道:“唉,狄裂兄太过不慎,竟然遭了对方暗器毒手,靠山王府高手尽出,下一场必然是魔门宗主,我实不欲诸位兄弟再次犯险,这下一场出战,便由老夫亲自出马吧!”

    底下各路白道高手面色尴尬,李幕儒所言非虚,剩下的魔门宗主武功深不可测,只是王府之中的戴虎之流便已经杀了游龙帮的刑堂堂主,剩下的魔门宗主又该厉害到什么程度呢?

    见到众人不敢开口,李幕儒心中暗怒,不过依然不动声色,一拍大腿叹道:“可惜此地只有在下一人,若是有‘风云盟’的赵封禅赵兄,或是‘游龙帮’的黎道天黎兄,其中任意一人在此,也定然不会让这些魔门子好过……”

    “李兄此言何意?”话音一落,人群中站起一人,“李兄莫不是看不起我们师兄弟,难道我‘风云盟十三太保’,就只剩下我家师兄一人不成?如此未免太看不起人了吧?”

    众人抬眼一看,正是风云盟的三太保,一向狂傲不羁的“撑天手”辛松。

    此人一向自大,即便是在风云盟中,也是自认赵封禅之下再无敌手,此时听闻李幕儒的意思是风云盟中除了赵封禅之外,其余人都拿不出手,一时间冒出火气。

    “啊,辛兄误会,李某并非这个意思……”李幕儒脸色尴尬,连连摆手。

    “那李兄是什么意思?”辛松脸色一沉,傲然反问。

    李幕儒一时不知如何答复,反倒是旁边的尚惠娴气不过,直言道:“那能是什么意思?就说是风云盟中除了赵盟主,其余人……哼哼,不是英雄。”

    “你……”辛松勃然大怒,但面对尚惠娴,就算想骂出口,一时也骂不出来。

    倒不是对方李幕儒妻子的身份,而是凤仪阁的出身,卓惠梵师妹的身份让他分外忌惮。

    李幕儒连打圆场,对尚惠娴怒道:“妇道人家知道什么?太过放肆。辛兄是何许人也?大名鼎鼎的‘撑天手’,岂会害怕魔门败类?”

    辛松脸色通红,大喝道:“没错,辛某岂会在乎这些魔崽子?只不过未到出手的时候而已,既然李兄觉得时机已到,那辛某这便下场,杀个魔门头头给诸位大侠开开眼!”

    “师兄……不要冲动!”

    “骄阳剑”骆亦龙和“燎原枪”杨庆等师兄弟上前劝阻,却被辛松怒目一瞪,俱都不敢上前。

    “撑天手”辛松飞身上了擂台,高声叫喊道:“魔门崽子们听好了,老子是‘风云盟十三太保’的三太保,有种的下来一个,让你家爷爷拧下脑袋当尿壶!”

    辛松一上台,便已经引起了另一边的注意。

    听到他狂妄之言,高坐上位的“靠山王”冷冷一笑,森然道:“真是不知死活的狂徒……不知哪位宗主愿意出手,替我取下此人性命?本王出黄金千两,美女十人,作为谢礼!”

    魔门众宗主依旧如故,闭目养神的养神,品茶的品茶,打哈欠的打哈欠,只有那风宗宗主东方胥一听到有美人,不由得眼睛一亮,笑道:“王爷果真舍得府内美女?”

    “当然舍得!”

    “哈哈哈,好,那些黄金就留给王爷自用吧,美女就容东方收下了……王爷稍候,待东方将那狂人脑袋取下给您当夜壶!”

    话音一落,一缕轻烟飞去,东方胥依然到了比武台上。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