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0】出手无情
    听闻眼前的大喇嘛与那邪麟尊者果真是一个门派,顿时又引起人群一阵骚动。

    叶清玄却是怒极反笑,问道:“不知他们冒犯佛祖何事,大师又该降下何罪,大师不如教教我?”

    龙萨顿珠呵呵低笑,用他那低沉磁性的嗓音念咒一般呢喃道:“万年前,南方吠陀大陆尊奉吠陀教的国王“毗那夜迦”残忍成性,喜好美色,杀戮我佛弟子,佛祖派信徒化为美女和‘毗那夜迦’***七七四十九日之后,醉于女色的‘毗那夜迦’终为美女所征服,最终皈依我佛,成为众金刚的主尊。由色悟性,空乐双运,男女双修,以肉身探寻无上大欢喜,乃成佛大道,凡尝过其中滋味的女信众,欢喜还来不及,怎会苦恼?尔等诽佛谤佛,不怕下六道轮回,投身饿鬼道,永世受苦?”

    龙萨顿珠目光扫过慕容欣欣和褚燕娇容,淡淡道:“二位女信尚是纯阴处子之身,正是修炼最好炉鼎,若是二位女施主讨厌我那徒孙,不如老衲亲自教导,定让二位领略成佛般欢乐滋味……”

    “淫僧住口!”褚燕暴怒大骂。

    “我杀了你个淫僧!”

    慕容欣欣嘶吼一声,手中长剑从叶清玄颈上稍离,猛地刺向对面龙萨顿珠的咽喉。

    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众人一跳。

    “不要啊……”

    人群中几个人早被之前那句“邪麟尊者是其徒孙……”惊呆了,虽然一时没有算清楚眼前老喇嘛的身份,但只是这辈分在那,就说明对方绝对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若是惹得那老喇嘛出手,后果不敢想象。

    众人一颗心犹如被人揪在手里,正无处安放之际,想不到那慕容欣欣受了几句无礼之言,便贸然出手,孙之霖之辈差点当场叫娘,甚至还有人腿脚发软,差点晕倒当场。

    眼见那凌厉无匹的一剑就要刺进那老喇嘛的咽喉,那秋水一般的剑身突然铮然声鸣,一道无形气劲骤然缠绕在剑尖之上,令那锐利的一剑再无法寸进分毫。

    龙萨顿珠眼中精光四射,但身上气息却是毫无异动,反倒是一旁的叶清玄手指轻捏剑诀,坚韧的罡气如同丝线一般探出,轻轻缠绕住了慕容欣欣的利剑。

    呼——

    数名年轻武者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知道这一次踢到了铁板上,不少年轻武者已经开始微微后退,想要逃之夭夭。

    “你……你们果然是一丘之貉!”旁边的褚燕脸色刹那苍白,手中宝剑颤抖不已。

    对方罡气操纵如此灵敏,便是家族老祖的先天修为也比之不上,对手实在太强悍了,虽然为敌,却是早已没了感与争锋的胆气。

    叶清玄无视指责,只是盯着龙萨顿珠,淡淡地说道:“**师,看来今天的这场是非是因你而起,却没由来地让我等受气。”

    “阿弥陀佛!”龙萨顿珠被几个后辈冷嘲热讽,又被人用剑指了半天,心中火气更大,只是依旧低垂了双眼,缓声道:“不急,莫怨,是非因果总有报应时。施主心中的怨气,老衲稍后便可将其化解……”

    “你要如何化解?”叶清玄冷声问道。

    龙萨顿珠眼睛微阖,但那一刹那露出的骇人光芒却是清晰地落入叶清玄眼中。

    要动手杀人?

    叶清玄虽然讨厌周围这些不知天高地厚青年的举动,但也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龙萨顿珠在他眼前对付中原武林的后辈。

    “我要是不同意呢?”叶清玄忍不住一笑。周围这群**青年虽然无厘头,但也绝不会容许龙萨顿珠当着他的面随便杀戮。

    龙萨顿珠先是一愣,接着冷笑出声道:“小辈尚且自身难保,还有闲心替他人轮回之事操心?”

    “你,你你……到底,到底是谁?你们几个是,是谁?”人群中的孙之霖终于有点智商,问出了这句话。

    孟源筠嘿嘿一笑,屈指一弹,褚燕手中宝剑登时颤动不已,小姑娘身子蹬蹬蹬后退数步,一脸殷红,想不到这个干巴猴有如此功力,想要叫骂却是一口气怎么也替补上来,只剩下顺势后退的力量。

    而孟源筠看也不看一眼,只是瞄着龙萨顿珠蔑笑道:“几个不知趣的小子,人家可是那个什么狗屁邪麟尊者的师公啊,这辈分都算不明白?”

    众人惊惧。

    叶清玄手拄着下巴,同样道:“大师虽然名震天下,看来徒子徒孙们实在不堪造就啊,竟然还在推算大师的身份……”

    龙萨顿珠也难得露出一丝笑容,道:“名利皆虚妄,叶施主也算是昆吾道家一代宗师般人物,怎会觉得老衲会在意这些虚名么?”

    昆吾……姓叶……

    不会……不会是那个人吧?

    身后一干男女眼睛大睁,突然齐齐觉得喉咙发干,忍不住后退数步。

    来时匆匆,想不到去时却觉得如此艰难!

    “大师在不在意,与我等无干,不过弄出些讨人厌的事情,就是你不对了……”叶清玄继续道。

    龙萨顿珠笑而不语。

    如花大和尚摸了摸大光头,沉声道:“崇邪麟那小子在哪?洒家要打爆他的脑袋!”

    龙萨顿珠冷声道:“几位觉得自己走得了?”

    “哈哈哈,洒家会怕你?龙萨顿珠,来啊!”如花双手抱肩,冷冷看着龙萨顿珠。

    龙萨顿珠!?

    一干青年脑袋嗡的一声,一时间俱都惊呆了当场,实力不济的更是吓得晕倒当场,更有人瑟瑟发抖,尿湿了裤裆!

    就算是慕容欣欣和褚燕也是一脸绝望之情。

    被龙萨顿珠这样一等一的武林大宗师瞄上,自己二人有何逃脱可能?

    一时间,二人自杀的心思都已生成。

    龙萨顿珠扫了叶清玄四兄弟一眼,最后落在叶清玄脸上,淡然问道:“你怎么说?交出经书,老衲放过你们几个,还有这些小辈……”

    “哧……”这个时候,一声贱兮兮的笑声响起,当初看似讨厌万分的孟源筠,却英雄无比地坐上椅背,歪着嘴道:“老和尚,年纪大了,废话那么多?”

    龙萨顿珠回复无风无浪的平静神色,枯瘦的面容却缓缓泛起晶莹胜玉的光泽,冷叹一声,道:“你们在找死!”

    叶清玄冷笑道:“年纪大了,果然废话很多……来啊!”

    龙萨顿珠眉毛一竖,旁边聂星邪一掌拍在桌上,砰的一声,连着檀木桌与上面的碗碟全都化为齑粉,双目射出前所未有的骇人电芒,暴喝道:“其它人全给我滚出去,我要杀人了!”

    哄——

    一瞬间,一干年轻武者在内,看热闹的食客伙记与掌柜的,如蒙大赦,都吓得屁滚尿流,一哄而散,转瞬走得干干净净,偌大的菜馆,只剩下他们五个人。

    龙萨顿珠面容枯冷,森然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救得了别人?我龙萨顿珠想要超度的人,还没有一个不去见如来的……”

    “磨叽个球,去你娘的!”

    如花暴喝一声,早已忍耐不住地一肘横去,直奔龙萨顿珠额角而来。

    砰!

    一股绝强的劲气四射,龙萨顿珠同样竖起手肘硬接了如花一击,**的罡气将二人身下座椅登时震得粉碎。

    罡气外溢,叶清玄冷哼一声,双手一展,宽大的衣袍鼓荡,一圈劲气扩散,笼罩住方圆三丈距离,施展开来,挡住了四溅的罡气。

    因为众多无辜民众撤离未远,若是任由龙萨顿珠与如花这样的高手肆意施展,只怕这左右百姓伤亡不小。

    而叶清玄的却将四溢的罡气牢牢控制在了三丈范围内。

    只是二人这一击,五人脚下的地板便已损毁大半,三丈之内天崩地裂,三丈之外,毫无损害。

    “过瘾!”

    如花硬接龙萨顿珠一击后,坚持片刻,便被震飞了出去,叶清玄信手一抄,使出卸力的手法,将他凌空甩了两圈,方才放了下来,原本足以被打飞出酒楼的力道,便如此化为乌有。

    不过即便如此,如花大和尚也被龙萨顿珠这一下震的不轻,忍不住赞了一声。

    嗡!

    就在如花出手与龙萨顿珠硬撞了一击的瞬间,聂星邪薄若蝉翼的寒璃剑已经递了出去,以令人难以相信的高速,劈向老喇嘛咽喉!

    哼!

    龙萨顿珠身躯后仰,一对漆黑赤足分别踢向聂星邪的手腕和另一边孟源筠的胸口。

    速度和力道强至毫巅……

    蓬!蓬!

    聂星邪无奈回防,与孟源筠分别挡了龙萨顿珠的一脚。

    对龙萨顿珠变幻莫测的功法,众人已深具戒心,故都留上余力,防止不测之变。

    哧!

    叶清玄此时方才救下如花,左手小指一记,锐利剑气飞速点向老喇嘛的丹田小腹。

    龙萨顿珠一声狂笑,身子直接一个后翻,少泽剑剑气仅以毫厘之差,从他小腹上方飞过,无损分毫。

    摆在空中的双腿,突然如同麻花一样纠缠到一处,再如巨斧一般直砍叶清玄前胸。

    罡气如同霹雳闪电,凶猛之处难以言语表达。

    如此招数,只怕天绝榜上前三的高手来了,也不敢轻易硬撄其锋。

    但如果叶清玄后退避让,那时旁边的孟源筠和聂星邪恐怕就要陷入极度危险的境地。(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