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9】邪麟传闻
    把剑架在叶清玄脖子上的姑娘咬碎了银牙,恶狠狠道:“谁是你姐姐,哪个跟你有误会?”

    孟源筠连忙摇手,笑道:“两位大姐头,我们兄弟逢山拜山神,遇水拜龙王,不曾亏待道上的弟兄,你们这又是何必……”

    另外那个耳朵上一对银铃铛的小姑娘羞怒跺脚,娇叱道:“闭嘴!你个尖嘴猴腮的腌臜货,当姑奶奶是劫道的啊!?”

    虽是急怒,但人面桃花甚是美艳,小脚一跺,耳朵上却是叮铃铃的一阵响,分外俏皮可爱。

    向来玩世不恭的孟源筠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笑嘻嘻的品头论足一番。

    那用剑指着龙萨顿珠的姑娘立即恼羞成怒,剑尖一转,直接到了孟源筠的鼻尖前,厉声道:“你用那双色眯眯的眼睛看什么?再看姑奶奶废了你这对招子……”

    孟源筠还未说话,聂星邪已经极为不耐,压根不顾对方是两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直接森然道:“不想死的,给我滚蛋!”

    话音一出,凌冽的杀气卷起,迎面两个小姑娘脸色顿时大变,握着宝剑的玉手差点松脱。

    苍白的小脸刚刚流露出害怕的神色,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暴喝:“狗贼猖狂!”

    声音未落,呼啦一下,周围几个青年男女便全都围了上来。

    有了后盾壮胆,两个少女顿时神色大定,同时也为自己一方被人差点一句话吓破胆而羞怒不已,神色更见不善。

    想不到除了两位少女所在的一桌之外,旁边竟然还有两桌人马与他们同行,俱都是年青一代的高手,立时就把几人围了起来。

    其中一名手拿摇扇的翩翩公子笑着对架剑在叶清玄脖子上的女子说道:“慕容姑娘,这几人与那密宗大喇嘛相谈甚欢,定是一丘之貉。为兄早就说过,这等人一见面便应杀个干净,何必多费口舌,徒被鼠辈耻笑。”

    周围另一名手持漂亮宝剑的蓝袍年轻剑客冷哼一声,道:“孙兄不愧是‘龙飞先生’的关门弟子,英雄气概,所言正与在下不谋而合。”

    有一人开口引头,立即引起周围其他人等的附和,一时间马屁不断,齐齐拍向那孙姓男子。只不过与众人齐齐恭维不同的是,那两个美貌女子却是微微露出不屑之色。

    咦!“龙飞”曲龙行的徒弟?

    众人齐齐看了那小子一眼,果然有曲龙行自命不凡的讨厌劲。

    当年叶清玄杀了一个曲龙行的弟子,想不到这个老儿不知道从哪里又收了一个,看样子非富即贵,曲老头又用自己的名头骗了点钱花。

    至于叶清玄背后、能让“龙飞”徒弟仰慕的慕容姑娘,恐怕应该就是八大世家之一慕容家的女眷了。

    想不到被几个狂妄小辈挤兑,叶清玄几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而那龙萨顿珠却是双目微合,缓缓捻动手中的佛珠,看不出任何异样,但众人却丝毫不敢怠慢,孟源筠手心甚至有些微微发汗。

    在龙萨顿珠这等天下第一流大宗师面前,任何一个错漏,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当中。别说是他们几个在这里,就算“天绝帮”前十的任何一人在此,都不敢大意分毫。

    叶清玄等人陷入沉默,而那群年轻人以为人多势众,压住了对方的气势,顿时更加嚣张。

    刚刚被人恭维,那孙姓青年得意非常,连忙晃了晃脑袋,手中折扇一收,道:“孙某虽然侥幸拜得恩师,但学艺尚浅,哪里比得上马兄世家子弟,从小便文武精通,见识渊博啊。”

    “哎,哪里哪里……”那手持宝剑的蓝袍青年顿时一张脸兴奋的通红,虽然满口自谦,但目光却瞟向旁边耳朵上带银铃的姑娘,一脸得色。

    马屁一起,旁边顿时群声附和。

    “孙兄说的对,论天下,谁不知道京西南路的金州马家啊!”

    “就是,金州马家厚积薄发,如今这八大世家该是重新排名的时候了!”

    “孙兄也不比过谦,颍川孙家也是累代大族,早有问鼎八大世家的实力了……”

    “唉,岳阳周家不也是如此么?”

    “哈哈哈,难道你衡山陶家就落后他人了不成……”

    金州马家,颍川孙家,岳阳周家,衡山陶家?

    三言两句之间,各人均把家世给吹捧了一遍,竟然俱都是八大世家之外,影响力稍逊一筹的世家子弟。

    如今世道大乱,却英雄大展身手之时。

    这个时候如果还有哪个家族想当骑墙草,独善其身,往往会成为各方势力打压立威的对象,一步踏错便是万劫不复。所以这些一直隐藏实力的世家大族,此时进入江湖试探一番,也就不足为奇了。

    大乱之后,必是大治。

    而由乱而治的时代,也是各大势力表明态度,站好阵营的时候。

    当几方阵营完全明朗之后,也就意味着这场大乱的最后决战即将到来了。

    这些念头在叶清玄脑海里一闪而过。

    那个把剑架在叶清玄脖子上的慕容姑娘果然是慕容世家的人,名叫慕容欣欣。

    这几人中,曲龙行的徒弟孙之霖和这个慕容欣欣,似乎是凤仪阁和八大世家刻意派出,意在拉拢这些摇摆不定的家族小辈。

    让叶清玄完全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耳朵上带银铃、名叫褚燕的小姑娘,竟然是来自荆北江陵的褚家。

    这个江陵褚家也就是当年叶清玄刚出道时曾经共患难的褚倩褚焕兄妹的家族,后来因为敖子青祖传的碧霞剑,褚倩和褚焕双双被仙龙洞和曲归鸿的人杀害,由此更惹得叶清玄大闹灵武门,武林为之震惊。

    看那褚家小妹脸上依稀有些褚倩的影子,叶清玄不由得想起逝去多年的老友。

    既然是故人亲眷,那便更不能让她出事!

    叶清玄主意一定,原本悠然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起来。

    气机一变,立时引起龙萨顿珠的注意,在叶清玄嘴角微翘的同时,大伏藏师的双眼也同时缓缓打开,露出一抹精光。

    “大师如何打算?”叶清玄朗朗声起,看似轻柔,却瞬间压住所有年轻人的叫嚣声。

    龙萨顿珠定定地看着叶清玄,也是微微一笑,道:“施主如何打算?”

    二人相顾呵呵冷笑,却气坏了一众年轻人。

    那慕容家的女子冷声道:“老喇嘛,少在这里打哑谜,我等问你,那邪麟尊者你可认识?”

    邪麟尊者!?

    叶清玄不由得一愣……

    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同样愕然的还有如花、孟源筠等人,众人茫然互看,聂星邪却是冷冷一哼,冷声道:“丫头,你说的邪麟尊者,是不是姓崇?”

    众青年顿时大哗。

    “就是这个禽兽……”

    “他们果然认识!”

    “一丘之貉!”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一干小青年顿时躁动不安,只不过叶清玄等人一派高手风范,反倒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尤其知晓这几人确实与那个厉害的邪麟尊者有关,一时间更是不敢大意。

    孟源筠心中好奇,忍不住向耳挂银铃的褚家姑娘问道:“这位姑娘,崇邪麟那小子犯了什么事,让你们这么咬牙切齿的?”

    褚燕刚要说话,却被旁边慕容欣欣扯了一把,抢过话头,呸然道:“那个恶贼做下的丑事,说出来污了我们的嘴巴……”

    在场所有女性武者全都是一脸羞怒与悲愤的表情。

    而旁边那“龙飞”之徒孙之霖“唰”地一展摇扇,冷笑道:“你的那位朋友做下什么好事……你们会不知道?哼哼,你们这群败类该不是故意羞辱我等吧!”

    孙之霖这一挑拨,周围人群顿时轰然大怒。

    喊打喊杀的同时,孟源筠却是冷笑道:“这位少侠还真是深窥武林之道,不但马屁拍的有来有往,现在又深窥挑拨之道,真不枉曲龙行一番调教啊!”

    “你说什么?”孙之霖登时大怒,摇扇一合,就要动手。

    “聒噪!”聂星邪沉喝一声,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孙之霖脸颊一侧清晰浮现一个巴掌印,整个人被扇得后退数步,噗通一声倒在人群之中,接着又是噗噗吐出几颗牙齿,呆看着手中血淋淋的东西,吓得说不出话来。

    嘶——

    在场一众年轻人虽然嚣张,但绝不是白痴。那孙之霖从被扇中到飞出去,在场竟无一人看得清楚,那孙之霖更是众人当中武艺的佼佼者,连他都无法闪避,其他人又怎敢上前。

    踢到铁板了……

    众年轻人刚刚有所醒悟,那聂星邪更是阴声冷喝:“快说,是怎么一回事,多说一个废字,打掉一颗牙齿!”

    “那邪麟尊者修炼密宗邪功,以采阴补阳为手段,已经坏了数名侠女的性命……”

    人群中那蓝袍的青年剑客一边往后缩,一边怒道。虽然有些色厉内荏,但敌友不明的情况下,依然站住了是非曲直。

    此言一出,叶清玄等人齐齐盯住了龙萨顿珠。

    龙萨顿珠嘿嘿一笑,“邪麟为我徒孙,传习我欢喜佛之无上传承,那些往生善信,尽入我佛极乐世界,邪麟有功无过,凡夫俗子怎可乱言?不怕我佛降罪尔等么?”(。)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