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8】酒楼意外
    孔雀盈盈而去,众人不自觉地齐齐松了一口气。

    看着周围人士翘首目送,纷纷一副色授魂与的模样,孟源筠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低声道:“这女人要是漂亮起来很要命,但男人要是漂亮起来,更是要命……”

    聂星邪看着有几个一脸奸相、不怀好意的武林人士跟踪孔雀而去,忍不住冷哼一声,道:“色字头上一把刀,看来想要送死的人大有人在。”

    话音刚落,突如其来的一声佛号响起——

    “阿弥陀佛,芸芸众生,六道轮回,想找死的又何止是他们几人?”

    叶清玄四人顿时后背汗毛齐齐竖起,刚刚攥紧兵器的时候,一道红光闪过,原本空无一人的旁边座位上多了一个身披猩红袈裟、头戴黄色喇嘛帽的僧人,面容古拙阴沉,漆黑瘦硬如同铁石,正是“大伏藏师”龙萨顿珠。

    孟源筠刚刚擦干的汗水顿时又冒了出来,脸上的笑意变得有些僵硬。

    聂星邪阴沉如水,握着剑柄的右手忍不住虚张了一下手指,晾干手心里的汗水,如花大和尚却是露出一副兴奋的模样,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

    孟源筠叹了一声,目光向四外看了一圈,发现那桌有着两个年轻女子的江湖门派似乎注意到了大喇嘛的出现,气氛变得有些异样,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才瞅着龙萨顿珠,哈哈一笑道:“大师真是逍遥自在,我们还以为您老回去洛都享福,怎么会突然法驾于此呢?该不会真的成了凤仪阁的打手,特意来找我们的晦气吧?”

    龙萨顿珠枯瘦的脸庞扯出一丝笑容,开口道:“诸位施主何必明知故问,老衲此来中土不过是为了一物而来,至于凤仪阁之事不过是顺手为之,只要几位能将我佛门之物归还,老衲愿意发下宏誓,立即离开中土。”双目似开似阖,却露出丝丝精芒,仿佛昏昏欲睡,但众人不敢有丝毫松懈,反倒显得更加紧张。

    龙萨顿珠张口闭口佛门之物,众人虽然哂笑不已,但也知道这个老喇嘛对叶清玄手中的《六识能断摩诃根本智经》势在必得。

    “六识”演化“九识”,这老喇嘛现在都已经是半步神话的高手,如果得到这几百年前鸠摩罗什的佛门无上经书,只怕突破神话镜指日可待,到时候他再反悔侵入中土,又有几人能够制得住他?

    佛门不打诳语。

    但自古以来,违背清规戒律的僧人也不在少数,谁信谁就是傻子。

    众人紧张,唯独叶清玄一副好整以暇的神态,似乎一点不把龙萨顿珠寻上门来当作什么一回事。

    当然,事实上他依然全神贯注听他说话,此时见对方抛来这个话题,不免冷冷一笑,淡然道:“法师只怕是寻错了冤家吧?既然当年鸠摩罗什宣扬佛法投靠的是朝廷,你又是凤仪阁的座上宾,别说这部功法了,就算是鸠摩罗什当年带到中土来的原本,法师只怕要到手也是轻而易举吧……凤仪阁,会不给法师这个面子?”

    啪!

    话音一落,一本古香古色的书籍便已经落在众人跟前的桌面上。

    青绿色的书页,上面布满了神秘的纹理,一股淡淡的檀香味从书上飘了出来,众人瞩目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

    原来这本书籍竟然完全是用一种千年不朽的神秘树叶制成,上面的字迹也不是墨迹,而是用一种金色的丝线一点点绣出来的。

    “这是……”

    孟源筠顺手就抄了过去,略一翻阅,又用鼻子闻了闻,惊道:“万年菩提的树叶,地涌金莲的花蕊?好大的手笔……”

    龙萨顿珠傲然一笑,道:“此物还在吠陀大陆大龙音寺的灯油里侵泡了百年,方才有千年不朽的神迹。可惜吠陀教再兴,大龙音寺已是过往云烟,此等佛门至宝,不再存于世上了。”龙萨顿珠神色一黯,接着又是一笑,瞥了旁边一向不大在意的孟源筠一眼,赞道:“檀越好眼力。如此辨识手段怕是只有盗了千座墓,挖了万座坟的‘盗圣’百里无及才能有此功力吧?”

    “大师说的哪里话,我跟家师不过是做些保护文物的工作,外加让深埋底下的至宝重见光明,这叫‘不让宝珠蒙尘’,哪里比得上大师这么明目张胆的强取豪夺。”被人言语嘲讽,孟源筠面上毫无愧色,心底却是动怒,惧意一敛,张嘴便是讽刺反击。

    鸠摩罗什当年从吠陀大陆带来数百本佛门经典,开启佛门禅宗的盛世时代,这些经书要么存于大禅寺,要么存于朝廷藏书楼,龙萨顿珠前来讨要,也应是找朝廷或是大禅寺,有什么理由找他们的晦气?

    更何况,就算《六识能断摩诃根本智经》这本经书来历不明,要索取也是吠陀大陆的大龙音寺来人索取,哪里轮得到大密寺的龙萨顿珠。

    所以孟源筠说他强取豪夺,并不为过。

    龙萨顿珠漆黑的脸色更是一沉,多年身处高位,并参与政治斗争,早就让他佛门修养早就不及苦行之僧,闻言森然一哼,冷声道:“强取豪夺?说的好……”

    “大师!”叶清玄右手微微一压桌面,包括龙萨顿珠在内,所有人的身子都是同时一沉,众人的椅腿更是生生压下地面一寸有余,龙萨顿珠登时一惊,明白眼前这小子不知何时武功又精进了一层。

    叶清玄一招压制众人骚动,毫不在意地用手指点了点桌面上的书籍,笑问道:“恭喜大师了,既然大师已经找到了这本经书,又何必多此一举,找上我们兄弟?”

    龙萨顿珠冷笑一声,双目倏然张开,书面上的菩提书册无风自动,刷拉拉地翻开数页,露出里面行文诡异的梵文,沉声道:“鸠摩罗什翻译佛经,心血熬干而忘,这部经书根本没有翻译完成,老衲找你们就是为了……”

    哧!

    孟源筠失笑出声,聂星邪冷笑连连,如花怒不可遏,叶清玄端着一杯酒水,在唇边一呡,轻笑道:“原来**师是找我来破译经文的……可惜晚辈才疏学浅,根本就不识得梵文,**师怕是找错人了。”

    别说双方是敌非友,就算是深交故旧请人帮忙也不是这个态度,更何况,叶清玄真的不识梵文,当年也不过是靠着的破译功能才得到完整的功法,让他重新抄写一遍能行,破译却是没这本事。

    龙萨顿珠不明就里,叶清玄既没说谎,也没拒绝,而是爱莫能助。

    “大伏藏师”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冷眼扫过四人一眼,微黑的嘴唇轻吐道:“几位檀越不要自误,你们要面对的事实则只有一个,就是除非四位能飞天遁地,否则怎都飞不出老衲的手心。你们以为老衲为何尚有闲情和你们聊天?不过是等那些可能会碍手碍脚的人走的远一些罢了!”

    孟源筠笑嘻嘻接道:“我还怀疑大师哪来的闲情逸致,原来**师也怕那不是女人的女人。”

    “孔雀?”龙萨顿珠冷笑一声,“老衲岂会怕一个魔门妖孽……”

    “一个未必,三个却是可能……”众人奇怪看向叶清玄,只见他好整以暇地道:“刚刚到来的可不止孔雀一人,花晚晴、花婉柔二位宫主也御驾随行……”

    众人恍然大悟,龙萨顿珠默然不语。

    如花沉喝道:“哈!老喇嘛,我们兄弟从来不是吓大的,有什么本事便拿出来看看!”

    龙萨顿珠将手中念珠一收,微微抬头,冷笑着看着四人。

    叶清玄把玩手中酒杯,四人也是冷冷看着对方。

    气氛一时压抑到了极点,叶清玄四人和对面的龙萨顿珠随时都有动手的可能。

    而就在这山崩地陷的时节,旁边突然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传来,香风拂面,呛啷一声,两把寒光绰绰的宝剑横亘而来,一把指向桌对面的龙萨顿珠,另一把则架在了叶清玄的脖子上,威胁住了在场众人。

    别说是叶清玄四兄弟,就连对面的龙萨顿珠也是当场呆愣。

    不是来人的剑法太快,令人无法躲闪,而是这两把剑实在是太过平常,对叶清玄等人完全不具杀伤力,虽然来人也是先天级别的高手,但就算是架在叶清玄脖子上,能杀得了他的人天下也没有几个。

    他们是意外,想不到如此阵仗之下,竟然还有这么没眼力的人上前搅合,难道看不出这里的危局吗?

    众人诧异转身,叶清玄身后一声娇叱传来:“别动!谁敢动一动,我卸了这狗贼的脑袋!”

    只见原本坐在不远处桌上的几个年轻人,此刻都已经是刀剑出鞘围了上来,而其中最漂亮的两个小姑娘就是率先冲过来的两人,年纪不过十七八间,正是含苞待放的妙龄女郎,长得美貌异常,只不过此时他们都是横眉冷对,峨眉紧蹙,尤其一双眼睛瞪着龙萨顿珠都快喷出火来。

    叶清玄端着酒杯,举起来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忍不住苦笑问道:“这位姐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