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7】孔雀再现
    河东府内,一时龙蛇汇聚,城中百姓近百年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武林豪客。

    想不到一向隐忍的靠山王,突然间弄出犹如扯旗造反的行径,就在洛都的眼皮底下,转瞬之间便汇聚了这么多武林高手,这让河东府的百姓既有些害怕会殃及池鱼,但面对这等武林大事,又微微有些小兴奋。

    此时在河东府最热闹繁华的一条街道边上,一座当地有名的酒楼之上,孟源筠透过窗口,看着外面街道上背刀挎剑的各路豪雄,悠然叹息一声,道:“真是有趣的一天,想不到我们竟然就在敌人的老窝中,明目张胆地高坐酒楼,最妙是根本不知谁会来找我们,想一想都觉得刺激。”

    聂星邪将一粒花生米轻轻掰开,将半粒花生放在嘴里,慢慢咀嚼,闻言道:“八月十五十二元老会将至,闻风而来的江湖人士,七成以上都是敌人,亏你还有心思兴奋……希望到时你不会吓得尿裤子才好。”

    “是啊,很多敌人……”叶清玄悠然神往道:“非常有趣的一天。”

    一旁的如花狠命地点了点头,同样难掩兴奋地将碗中酒水一干而净,沉声道:“洒家可等不得比武了,最好有人现在便来找茬,让洒家好好厮杀一场!”

    在馆子的一角处,坐了一桌男女食客,人人穿劲装,携带兵器,似是某一门派的人物。两个女的都青春可人,长得颇为标致。

    她们见到叶清玄这一侧,除了大和尚如花的光头之外,其他三人都是出众的体型仪表,有点情不自禁的不断把目光向他们飘送过来。

    事实上三人各具奇相,就算是浪荡子模样的孟源筠,也都是万中无一的人物,充满男性的魅力,不要说情窦初开的少女,就是同是男性的其它人亦禁不住要对他们行注目礼。

    这时她们又以美目瞧过来,孟源筠迎上她们的目光,露出一个极有风度的笑容,雪白整齐的牙齿更是闪烁生辉,引人之极。两女又惊又喜,忙垂首避开,连耳根都红透了。

    同桌的三名年轻男子,见状都现出嫉怒的不悦神色。

    这时菜肴上桌,叶清玄为众人添酒,笑道:“五哥稍安毋躁,河东府内想动我们的大有人在,不妨静观其变,看看谁先来触这个霉头,若是我们先出手,反倒让局面更加错综复杂了……”

    孟源筠掰着手指头算道:“以凤仪阁为中心的势力就不少了,明面上的就已经看到几位风云盟十三太保的高手,暗地里还要提防‘游魂’宋别离和‘鬼剑’阎无常的血煞杀手,再加上与靠山王纠结在一块的魔门九宗中人,而九宗作为魔门叛逆,一举一动又都被魔门罗破敌的势力敌视,若说河东府没有罗破敌的人,打死我也不信……”

    “乱乱乱……”叶清玄扶了扶额头,叹道:“这世道乱成一锅粥了,别的不说,光是魔门的势力变成什么样,我都是越来越糊涂了。”

    如花瓮声一哼道:“这有什么糊涂的,凡是魔门中人,便都杀了干净……”

    叶清玄微微一笑,正要说话,忽地一声幽幽细语飘了过来——

    “这句话让我好不伤心,真不知道是否为了将来的安危,我现在就联合外人将你们杀个干净!”

    众人骇然回头,同时朝入门处瞧去。

    事实上馆内二十多桌食客,此时人人都先后把目光投往突然出现在二楼楼梯口的绝色女子身上,对方那风华绝代的气质,像是将众人点了穴道般,人人看得双眼发亮,目瞪口呆,失魂落魄。

    若有人能读到他们心内的说话,则定是“世间竟有如此美女”这句话。

    只不过看到此人的时候,叶清玄四人却是人人头皮发麻,嘴里发苦,暗叹怎么这么倒霉在此地遇到了这位主儿。

    如同在同类中展示最华丽的羽毛,孔雀带着一脸戏谑的笑意,在众人极度嫉恨的目光中,款款走到四人的桌前,缓缓坐下,原本空无一物的屁股底下,随着他的动作,从旁边自动滑出一张空椅,在他坐落之刻从容将他接住,放佛那里原本就有一个座位一般。

    聂星邪左手牢牢握着腰间的寒璃剑,额头忍不住有些见汗,便是其他人也是面色不放松,紧盯着这位魔门九宗的花宗宗主,亦敌亦友的过往让他们有些难以面对,同时也不知道这位主儿寻来是为了何事。

    孔雀比任何梦境更惹人遐思的美眸扫了四人一匝,最后目光落在叶清玄脸上,巧俏的唇角逸出一丝比涟漪更轻柔自然的笑意,以他那低沉性感的声音道:“清玄近来可好?”

    叶清玄顿时哀叹一声,求饶道:“孔雀前辈别耍我们了,你不在自己的百花谷看我们斗得头破血流,大老远的出来干嘛?”

    众人目光一瞬不眨地看了过去。

    孔雀掩口一笑,整座酒楼都是一片惊艳之声,叶清玄四人鸡皮疙瘩掉满了一地。

    “你们几个小家伙,难道以为我是为你们而来?”孔雀白了众人一眼,淡淡道:“我可是受了邀请,代表花宗出席比武大会的。”

    众人诧异互看一眼。

    孟源筠闻听大奇,忍不住嘴快道:“怎么?现在魔门都这么嚣张了,敢明目张胆地出来聚会?”

    孟源筠此话一出,包括他在内都是暗呼一声“不好”,当成和尚骂秃子,毕竟孔雀是魔门的宗主,若无之前关系,只怕孟源筠此言立即便会招来杀身之祸。

    “我错了!”孟源筠迅快无比地举起手,一脸诚恳地低头认罪。

    “算你小子机灵!”孔雀微微一笑,右手食指染成五颜六色的指甲划了划,孟源筠喉头位置一阵发凉,清晰地感受到对方指甲在那里划过,“虽然我在圣门中自成一派,但也容不得别人对圣门不敬!”

    众人顿时大为紧张。

    噗哧!

    孔雀突然娇笑一声,柔声道:“逗你们玩呢!”

    美人娇笑,四周顿时一片狼嚎。

    聂星邪虎目精芒爆闪,迎往其它食客痴痴迷迷的目光,暴喝道:“有什么好看的!”

    那些食客的耳鼓无不像被针刺般剧痛,怵然惊醒,垂下目光。

    本欲上来招呼孔雀的伙计,也吓得退了回去。

    “这位小兄弟可真护着奴家……”孔雀立即冲聂星邪眨了眨眼。

    叶清玄等人额头见汗,互看一眼,干笑两声。聂星邪更是喉头发紧,左手握着剑柄更加不敢放松。

    这老妖怪武功又进步了,他说逗大伙玩,谁敢真的相信啊!

    叶清玄嘿嘿一笑,上前倒了一杯酒,笑问道:“前辈来的凑巧,不知道此行可是和靠山王有关?”

    孔雀横了他一眼,哂道:“你小子跟我玩心眼,还靠山王……你是想问是不是出山与厉莫引等人同流合污吧?”

    叶清玄干笑两声,并不答话。

    孔雀轻啄了一口酒,慢慢答道:“我与厉莫引向来不合,此来并非结盟。”

    众人心中不由得一松。

    “不过……其他人来此,是否愿意与厉莫引、东方胥和阴九幽结盟,就不是我能揣测的了。”

    孔雀所说的其他人是谁,不言而喻,叶清玄等人眉头不自主地紧锁了起来。

    叶清玄想了想,问道:“既然话到此处,那晚辈有些话一直想问明白,现如今魔门到底分成几股势力,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孔雀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的表情,柔声道:“这可真不好说,不过以势力划分的话,想当然地是以奉罗破敌为主的人马,他们视自己为正宗,还有就是以青华帝君为主的外域派,她们以北狄的强大实力为依托,时刻想要入主中原,青华帝君更希望能够取罗破敌而代之。”

    “本来圣门是分裂成这两大派系,而传统的九宗一向各自为政,不愿结盟,但在厉莫引突破半步神话的那一刻起,便有了凝聚九宗的第三派势力存在了。”

    “九宗不一向是面和心不和吗?如何能够形成第三派势力?”聂星邪问道。

    孔雀道:“魔门中向来强者为尊,就算面和心不和,但在强者压制下,也有重组的契机,罗破敌便是如此。”

    孔雀拿出自己的羽毛扇,扇了几下道:“更主要的是,厉莫引的成功并非多年苦练,而是一夕变化而来,这等奇迹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一切都有可能与魔门圣宝——天魃魔尸有关。一旦牵扯到圣门这个千古秘密,没有人会不心动。”

    众人顿时恍然。

    叶清玄叹道:“原来如此,看来前辈是为了天魃魔尸而来。”

    孔雀笑了笑,并不回答叶清玄的这个问题,而是柔声道:“毒、鬼、风、血,四宗已然合璧,月宗、火宗、星宗,三大宗主似乎也已经到了河东府,除了月宗的姬若艳心思不明外,另外两人应该是罗破敌的探子,过来观察一下虚实。”

    叶清玄想了想,突然问道:“天魃魔尸对贵门无比重要,那这次不知道青华帝君会派谁来打探一二?”

    孔雀神秘一笑,道:“你猜……”

    说完傲然直立起来,转身而去。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孔雀特有的柔媚声音又传来道:“叶小友帮我跟沈江平传给话,要是他再敢让舍妹以泪洗面,我便杀光他身边所有认识的人,最后再杀了他!”

    话音落,人已渺,只留下迷惑不已的众人。

    叶清玄叹息一声,心中暗道:原来,他是为了妹妹而来……(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