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5】夜深人静
    就在展羽危难之际,旁边突然冲出一人,二人立即联手抵抗厉莫引的魔功。

    要知道,但凡高手对垒,到了难分难解时,绝不容第三者插入,也极难插手进去,弄不好就会被自己人的罡气伤及,可是这人却像和展羽配合了千百次一般,一上来就配合得天衣无缝。

    三条人影乍合倏分。

    展羽踉跄后退,鲜血狂喷,另—人较好—点只退了五步、一把扶着了展羽。“呼”一声越过高墙,转瞬没进黑影里。

    叶清玄!?

    虽然只是一招,但厉莫引也认出了来人,想不到此子数日不见,剑法又有进步。

    他身躯微微一动,面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红,如是者三次,张口吐出—口痰血。

    之前他与朱胜北一战,虽然取胜,但也暗自受了些内伤,本来给他以深厚魔功强行压着,但到此等关键,内伤进发出来,这一战使他立下入关修炼、同时重铸“血婴剑”的决心。

    誓耍放下—切,先除去内患。

    同时有了风亦飞的存在,他更加热切那把可以心意相通的“血婴剑”,只要有了“血婴剑”,他的才能发挥出百分百战力,虽然如今剑胚已失,但血宗古老传承中也有补救之法,就算不如共生的“血婴剑”厉害,也可一用。

    借这次疗伤机会,他的一些不熟练的武学,正可一一熟练,令他实力更上一层楼。

    厉莫引站了—会,脸上现出—个坚决的神情,这才回去。

    **********

    展羽盘膝床上,脸上淡如金纸,却是看不出丝毫血色。

    叶清玄站在其后,双掌一按其顶门,一按后心,的生系罡气源源不断地输入展羽的体内,将血色罡气汩汩逼出体外,散发出腥臭的味道。

    众人忧虑地看着二人,无一人敢打扰二人运功疗伤。

    片晌之后,展羽体内血气魔功被彻底清除,已经完全可以自我运功疗伤,叶清玄才缓缓收手。

    一旁早已焦急的宗轩替众人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

    叶清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道:“这些天心思不宁,睡不着觉,便想着去靠山王府刺探一下敌情,顺道找一找风亦飞的下落,没想到二哥跟我想到一块去了,我到王府的时候,正巧遇到他的行踪被厉莫引发觉,陷入苦斗,于是冒险将二哥救了出来。”

    “这太不像话了!”齐濡林顿时怒道。

    如花立即瞪眼附和道:“就是!有这种事为什么不叫上我?”

    齐濡林顿时大翻白眼,沉声道:“我可不是这意思,而是批评展兄和叶兄太过自主,竟然不跟大家商量便私自行动,好在这次吉人天相,否则必然追悔不及!”

    叶清玄连连点头,这一次要不是侥幸逃脱,厉莫引身上似乎又有暗伤未愈,否则自己两个都有可能交代在那里!

    “事已至此不必再苛责了!”宗轩叹了口气,当起了和事佬,微微笑道:“好在展兄并未受到严重伤害,善莫大焉。可惜这一次打草惊蛇,下一次再想搭救风亦飞,就难上加难了。”

    众人齐齐点头,赞同此点。

    叶清玄无奈道:“看来我们只能稳下心思,默默等待三日后的比武大会了。”就在展羽危难之际,旁边突然冲出一人,二人立即联手抵抗厉莫引的魔功。

    要知道,但凡高手对垒,到了难分难解时,绝不容第三者插入,也极难插手进去,弄不好就会被自己人的罡气伤及,可是这人却像和展羽配合了千百次一般,一上来就配合得天衣无缝。

    三条人影乍合倏分。

    展羽踉跄后退,鲜血狂喷,另—人较好—点只退了五步、一把扶着了展羽。“呼”一声越过高墙,转瞬没进黑影里。

    叶清玄!?

    虽然只是一招,但厉莫引也认出了来人,想不到此子数日不见,剑法又有进步。

    他身躯微微一动,面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红,如是者三次,张口吐出—口痰血。

    之前他与朱胜北一战,虽然取胜,但也暗自受了些内伤,本来给他以深厚魔功强行压着,但到此等关键,内伤进发出来,这一战使他立下入关修炼、同时重铸“血婴剑”的决心。

    誓耍放下—切,先除去内患。

    同时有了风亦飞的存在,他更加热切那把可以心意相通的“血婴剑”,只要有了“血婴剑”,他的才能发挥出百分百战力,虽然如今剑胚已失,但血宗古老传承中也有补救之法,就算不如共生的“血婴剑”厉害,也可一用。

    借这次疗伤机会,他的一些不熟练的武学,正可一一熟练,令他实力更上一层楼。

    厉莫引站了—会,脸上现出—个坚决的神情,这才回去。

    **********

    展羽盘膝床上,脸上淡如金纸,却是看不出丝毫血色。

    叶清玄站在其后,双掌一按其顶门,一按后心,的生系罡气源源不断地输入展羽的体内,将血色罡气汩汩逼出体外,散发出腥臭的味道。

    众人忧虑地看着二人,无一人敢打扰二人运功疗伤。

    片晌之后,展羽体内血气魔功被彻底清除,已经完全可以自我运功疗伤,叶清玄才缓缓收手。

    一旁早已焦急的宗轩替众人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

    叶清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道:“这些天心思不宁,睡不着觉,便想着去靠山王府刺探一下敌情,顺道找一找风亦飞的下落,没想到二哥跟我想到一块去了,我到王府的时候,正巧遇到他的行踪被厉莫引发觉,陷入苦斗,于是冒险将二哥救了出来。”

    “这太不像话了!”齐濡林顿时怒道。

    如花立即瞪眼附和道:“就是!有这种事为什么不叫上我?”

    齐濡林顿时大翻白眼,沉声道:“我可不是这意思,而是批评展兄和叶兄太过自主,竟然不跟大家商量便私自行动,好在这次吉人天相,否则必然追悔不及!”

    叶清玄连连点头,这一次要不是侥幸逃脱,厉莫引身上似乎又有暗伤未愈,否则自己两个都有可能交代在那里!

    “事已至此不必再苛责了!”宗轩叹了口气,当起了和事佬,微微笑道:“好在展兄并未受到严重伤害,善莫大焉。可惜这一次打草惊蛇,下一次再想搭救风亦飞,就难上加难了。”

    众人齐齐点头,赞同此点。

    叶清玄无奈道:“看来我们只能稳下心思,默默等待三日后的比武大会了。”就在展羽危难之际,旁边突然冲出一人,二人立即联手抵抗厉莫引的魔功。

    要知道,但凡高手对垒,到了难分难解时,绝不容第三者插入,也极难插手进去,弄不好就会被自己人的罡气伤及,可是这人却像和展羽配合了千百次一般,一上来就配合得天衣无缝。

    三条人影乍合倏分。

    展羽踉跄后退,鲜血狂喷,另—人较好—点只退了五步、一把扶着了展羽。“呼”一声越过高墙,转瞬没进黑影里。

    叶清玄!?

    虽然只是一招,但厉莫引也认出了来人,想不到此子数日不见,剑法又有进步。

    他身躯微微一动,面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红,如是者三次,张口吐出—口痰血。

    之前他与朱胜北一战,虽然取胜,但也暗自受了些内伤,本来给他以深厚魔功强行压着,但到此等关键,内伤进发出来,这一战使他立下入关修炼、同时重铸“血婴剑”的决心。

    誓耍放下—切,先除去内患。

    同时有了风亦飞的存在,他更加热切那把可以心意相通的“血婴剑”,只要有了“血婴剑”,他的才能发挥出百分百战力,虽然如今剑胚已失,但血宗古老传承中也有补救之法,就算不如共生的“血婴剑”厉害,也可一用。

    借这次疗伤机会,他的一些不熟练的武学,正可一一熟练,令他实力更上一层楼。

    厉莫引站了—会,脸上现出—个坚决的神情,这才回去。

    **********

    展羽盘膝床上,脸上淡如金纸,却是看不出丝毫血色。

    叶清玄站在其后,双掌一按其顶门,一按后心,的生系罡气源源不断地输入展羽的体内,将血色罡气汩汩逼出体外,散发出腥臭的味道。

    众人忧虑地看着二人,无一人敢打扰二人运功疗伤。

    片晌之后,展羽体内血气魔功被彻底清除,已经完全可以自我运功疗伤,叶清玄才缓缓收手。

    一旁早已焦急的宗轩替众人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

    叶清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道:“这些天心思不宁,睡不着觉,便想着去靠山王府刺探一下敌情,顺道找一找风亦飞的下落,没想到二哥跟我想到一块去了,我到王府的时候,正巧遇到他的行踪被厉莫引发觉,陷入苦斗,于是冒险将二哥救了出来。”

    “这太不像话了!”齐濡林顿时怒道。(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