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4】深夜营救
    想不到眼前的青年竟然是失踪百余年的藏剑老人弟子,能有此见解自然有其不凡之处。

    “靠山王”皇甫守拙大为兴奋,但依旧镇定地道:“愿闻少侠高论。”

    “阿弥陀佛,风少侠还请明言,为何这把剑是凶剑?”“魔僧”无怨双手合十,沉声问道。

    见到众人不再轻视,风亦飞心中微微骄傲,答道:“因为这把剑并无灵气,而是以血祭之法增加煞气,虽然看似锋利,但根基不稳,容易破碎,用之日久表面看似剑身毫无益处,但其实暗中已经破损,遇到高手就有剑断人亡的危险。”

    众人恍然惊呼,这套理论听着新鲜,颇为可信,但也有人不见事实不肯就犯,尤其是鬼宗宗主阴九幽冷哼道:“危言耸听,若无明确证据,也不过是黄口小儿的无稽之谈。”

    “要证据?容易!”风亦飞转向厉莫引,道:“还请这位宗师归还小可的药锄。”

    药锄!?

    所有人都是露出诧异的表情。

    厉莫引点了点头,自然有魔门弟子奉上一把流光溢彩的小小锄头,正是普通采药客爬山采药之用的药锄。

    只见风亦飞拿回自己的药锄,另一手握着靠山王赐下的宝剑,对着翘首以盼的众人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沉声道:“想要证据,在下这就证明各位一看,注意了!”

    话音一落,风亦飞右手药锄猛地一挥,直接砸向左手横握的宝剑……

    啊!?

    当——

    一道横亘空间的光线划过,小药锄精确无误地击中宝剑的剑身,一声轻响之后,剑身剧烈颤抖嗡鸣,接着在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下,剑身骤然迸裂,啪的一声,剑身碎裂开来,只留一把剑柄握在风亦飞手中,其剑身破碎无数块,落于地面之上。

    “啊?这,这……”

    木然惊呆得不只是阴九幽,在场所有人,包括皇甫守拙和厉莫引在内,全都是惊呆当场。

    刚才还一举斩断利剑的无上宝剑,竟然在一把小小药锄面前便破碎开来,无异于在众人心中敲了重重一击,而且若无阴九幽之前的试剑之举,众人反应也断然不会如此剧烈。

    厉莫引神情一动,赞道:“兵甲派果然好手段!”

    风亦飞傲然一笑,站起向着皇甫守拙躬身一礼,道:“草民毁王爷之宝剑,尚且恕罪,若蒙王爷宽恕,草民愿意再铸宝剑一把,配给王爷!”

    皇甫守拙腾楞一下站了起来,激动道:“风少侠也有此铸剑神技?”

    风亦飞答道:“虽无祖上神技,但神兵之下,尚可铸就!”

    这一下,顿时引爆全场。

    “好,风少侠竟是铸剑大师,本王麾下铸造厂,就聘请风少侠为主,为本王铸造上等兵器!”

    众人山呼英明,厉莫引也是大吃一惊,一直以来,他都是以要挟风亦飞背后势力为目的,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似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也有此铸剑神技。而自己早前血婴剑剑胚丢失,正愁无剑可施展,若是此人铸剑技艺高超,配合魔门血婴剑的铸造之道,有极大几率铸就神兵级别的血婴剑,到时自己的攻击力又将有倍数提高!

    **********想不到眼前的青年竟然是失踪百余年的藏剑老人弟子,能有此见解自然有其不凡之处。

    “靠山王”皇甫守拙大为兴奋,但依旧镇定地道:“愿闻少侠高论。”

    “阿弥陀佛,风少侠还请明言,为何这把剑是凶剑?”“魔僧”无怨双手合十,沉声问道。

    见到众人不再轻视,风亦飞心中微微骄傲,答道:“因为这把剑并无灵气,而是以血祭之法增加煞气,虽然看似锋利,但根基不稳,容易破碎,用之日久表面看似剑身毫无益处,但其实暗中已经破损,遇到高手就有剑断人亡的危险。”

    众人恍然惊呼,这套理论听着新鲜,颇为可信,但也有人不见事实不肯就犯,尤其是鬼宗宗主阴九幽冷哼道:“危言耸听,若无明确证据,也不过是黄口小儿的无稽之谈。”

    “要证据?容易!”风亦飞转向厉莫引,道:“还请这位宗师归还小可的药锄。”

    药锄!?

    所有人都是露出诧异的表情。

    厉莫引点了点头,自然有魔门弟子奉上一把流光溢彩的小小锄头,正是普通采药客爬山采药之用的药锄。

    只见风亦飞拿回自己的药锄,另一手握着靠山王赐下的宝剑,对着翘首以盼的众人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沉声道:“想要证据,在下这就证明各位一看,注意了!”

    话音一落,风亦飞右手药锄猛地一挥,直接砸向左手横握的宝剑……

    啊!?

    当——

    一道横亘空间的光线划过,小药锄精确无误地击中宝剑的剑身,一声轻响之后,剑身剧烈颤抖嗡鸣,接着在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下,剑身骤然迸裂,啪的一声,剑身碎裂开来,只留一把剑柄握在风亦飞手中,其剑身破碎无数块,落于地面之上。

    “啊?这,这……”

    木然惊呆得不只是阴九幽,在场所有人,包括皇甫守拙和厉莫引在内,全都是惊呆当场。

    刚才还一举斩断利剑的无上宝剑,竟然在一把小小药锄面前便破碎开来,无异于在众人心中敲了重重一击,而且若无阴九幽之前的试剑之举,众人反应也断然不会如此剧烈。

    厉莫引神情一动,赞道:“兵甲派果然好手段!”

    风亦飞傲然一笑,站起向着皇甫守拙躬身一礼,道:“草民毁王爷之宝剑,尚且恕罪,若蒙王爷宽恕,草民愿意再铸宝剑一把,配给王爷!”

    皇甫守拙腾楞一下站了起来,激动道:“风少侠也有此铸剑神技?”

    风亦飞答道:“虽无祖上神技,但神兵之下,尚可铸就!”

    这一下,顿时引爆全场。

    “好,风少侠竟是铸剑大师,本王麾下铸造厂,就聘请风少侠为主,为本王铸造上等兵器!”

    众人山呼英明,厉莫引也是大吃一惊,一直以来,他都是以要挟风亦飞背后势力为目的,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似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也有此铸剑神技。而自己早前血婴剑剑胚丢失,正愁无剑可施展,若是此人铸剑技艺高超,配合魔门血婴剑的铸造之道,有极大几率铸就神兵级别的血婴剑,到时自己的攻击力又将有倍数提高!

    **********想不到眼前的青年竟然是失踪百余年的藏剑老人弟子,能有此见解自然有其不凡之处。

    “靠山王”皇甫守拙大为兴奋,但依旧镇定地道:“愿闻少侠高论。”

    “阿弥陀佛,风少侠还请明言,为何这把剑是凶剑?”“魔僧”无怨双手合十,沉声问道。

    见到众人不再轻视,风亦飞心中微微骄傲,答道:“因为这把剑并无灵气,而是以血祭之法增加煞气,虽然看似锋利,但根基不稳,容易破碎,用之日久表面看似剑身毫无益处,但其实暗中已经破损,遇到高手就有剑断人亡的危险。”

    众人恍然惊呼,这套理论听着新鲜,颇为可信,但也有人不见事实不肯就犯,尤其是鬼宗宗主阴九幽冷哼道:“危言耸听,若无明确证据,也不过是黄口小儿的无稽之谈。”

    “要证据?容易!”风亦飞转向厉莫引,道:“还请这位宗师归还小可的药锄。”

    药锄!?

    所有人都是露出诧异的表情。

    厉莫引点了点头,自然有魔门弟子奉上一把流光溢彩的小小锄头,正是普通采药客爬山采药之用的药锄。

    只见风亦飞拿回自己的药锄,另一手握着靠山王赐下的宝剑,对着翘首以盼的众人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沉声道:“想要证据,在下这就证明各位一看,注意了!”

    话音一落,风亦飞右手药锄猛地一挥,直接砸向左手横握的宝剑……

    啊!?

    当——

    一道横亘空间的光线划过,小药锄精确无误地击中宝剑的剑身,一声轻响之后,剑身剧烈颤抖嗡鸣,接着在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下,剑身骤然迸裂,啪的一声,剑身碎裂开来,只留一把剑柄握在风亦飞手中,其剑身破碎无数块,落于地面之上。

    “啊?这,这……”

    木然惊呆得不只是阴九幽,在场所有人,包括皇甫守拙和厉莫引在内,全都是惊呆当场。

    刚才还一举斩断利剑的无上宝剑,竟然在一把小小药锄面前便破碎开来,无异于在众人心中敲了重重一击,而且若无阴九幽之前的试剑之举,众人反应也断然不会如此剧烈。

    厉莫引神情一动,赞道:“兵甲派果然好手段!”

    风亦飞傲然一笑,站起向着皇甫守拙躬身一礼,道:“草民毁王爷之宝剑,尚且恕罪,若蒙王爷宽恕,草民愿意再铸宝剑一把,配给王爷!”

    皇甫守拙腾楞一下站了起来,激动道:“风少侠也有此铸剑神技?”

    风亦飞答道:“虽无祖上神技,但神兵之下,尚可铸就!”

    这一下,顿时引爆全场。

    “好,风少侠竟是铸剑大师,本王麾下铸造厂,就聘请风少侠为主,为本王铸造上等兵器!”(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