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1】近来安好
    呼延云柱和归鳖生亦步亦趋地跟在“金锏”朱胜北的身后,二人满面愁容,却是毫无办法。

    呼延云柱跟着朱胜北一返回河东府没多久,贼兮兮的归鳖生便主动寻找到了他们。

    二人一共劝解朱胜北不要轻举妄动,结果收获就是这位朱大侠的一人一个脑瓜崩,此时归鳖生呲牙裂嘴地捂着脑袋上的大包,追问身旁的呼延云柱:“郑云彪那小子呢?”

    “带着风姑娘回藏锋谷,找师父去了。”

    “远水救不了近火。”归鳖生嘟喃一句,又道:“咱二大爷呢?”

    呼延云柱皱眉道:“不知所踪。”

    归鳖生懊恼不已,二大爷展羽行踪不定,难以寻觅,郑云彪回到藏锋谷只怕需要一日一夜的时间,就算干老儿叶清玄连夜赶来,只怕也得半日时间。留给自己一行人的时间,不足一日了。

    “金锏”朱胜北就算有天绝级别的身手,可那魔门几位宗主也不是吃素的,更何况厉莫引已经有半步神话的实力,天下间少有敌手,朱胜北此去,依然是凶多吉少。

    只可惜二人身微言轻,那朱胜北也倔的可以,根本就听不进去二人的劝告,二人无奈只好一路跟随,没了这块招牌,他二人也没个实力在河东府中横行。

    呼延云柱叹了口气,道:“不管那么多了,先跟着朱大侠吧……”

    这时朱胜北的声音突然从前方传来道:“你们两个小子,快帮我找间祭五脏庙的地方!”

    “来了,来了!”归鳖生哈哈一笑,几步上前道:“朱大侠,这河东府的事故我早已打探清楚,这里最出名的好酒便是‘迎仙居’的‘长醉仙’,而且这酒楼的宴席也是河东一绝,离咱们也不远,过两个街口便是!”

    “前边带路!”

    “朱大侠请——”

    呼延云柱从背后看着归鳖生和朱胜北的背影,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

    “迎仙居”不仅是河东府最大的酒楼,更是此地最大的客栈。

    迎面便是高达四层的酒楼,其后便是两侧两层高的附楼,中间则是广阔达五十丈的园地。

    再往后,则是占地面积极广的四层高重楼,每层均置有十多个住宿厢房,面向园地的一方开有窗隔露台,令厢房内的人可对中园一览无遗。

    比之南方的建筑,“迎仙居”明显更是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特别与江南一带淡雅朴素、精致灵秀的宅园迥然有异。

    前后两座四重楼,前为酒楼,后为客栈,左右两侧二层小楼,底层是回廊,上层则是酒楼的雅座,所有的中心其实都是围着中间那五十丈的庭院设计。

    庭院整体以青石铺就,乐队、歌舞尽在此处,四周更环绕以鱼池,辅以碎石小路、青翠绿草和人工小溪,

    从高处瞧下去更可见由小路和绿草形成的赏心悦目的图案,为这空间添置了令人激赏的生机。

    无论是有人在园中表演又或决斗,四面重楼厢房的人都可同时观赏。

    当朱胜北三人到了地头之后,才发现今日的“迎仙居”竟是格外的热闹,成群结队的江湖武者进进出出,三五成群,呼朋唤友,脸上或是紧张兮兮、或是兴奋异常、或是慷慨赴义的表情,看得三人大为诧异。

    归鳖生跳着脚越过人群往里面窥视,一边口花花说道:“敢情是哪位武林名宿在这办酒席招女婿不成?竟然来了这么多的人……”

    呼延云柱咳嗽一声,道:“别瞎说,让人听了不爽,徒惹是非!”

    “怕什么?”归鳖生腆了腆肚子,道:“我们有朱大侠做后盾,只有我欺负人,谁敢欺负我?”

    朱胜北哈哈一笑,道:“朱某倒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利用,这狐假虎威的事,看来你小子是驾轻就熟啊?可惜老夫久不在江湖游历,比不得你干老儿声名显赫,只怕我的威风你是仰仗不了多少的。”

    归鳖生嘿嘿一笑:“哪能啊!您老是真英雄。藏龙卧虎,那也是龙虎,还有人敢不给您面子?”他一边说着,一边晃晃荡荡地就往人群前面挤。

    他这么一挤,前面排队的人可就不干了。

    “挤什么挤?赶着投胎啊?”

    “懂不懂规矩?先来后到,给后面等着……”

    “素质,素质……”

    归鳖生天生力气大,跟着叶清玄习武多年,和也有了极深的根基,这些后天武者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只是一顶,呼啦一下便空出一大截。

    几个被顶疼了的,脾气一上来,呼喝几声就一大帮人把他们给围了起来。

    “臭不要脸的东西,给我站住!”

    “那个满身插花的,别走了,咱们理论理论!”

    归鳖生一撇嘴,大喝道:“嚷嚷什么,嚷嚷什么?我是这里主办人他娘家亲舅,耽误了我们大事,你们担待的起吗?都赶紧给我起开!”

    归鳖生这么一咋呼,嚣张的气焰顿时把一群武者给蒙住了。

    娘家亲舅?

    哎呀,这来头不小的,可这……是真的吗?

    又不愿意惹事的,真就给这货让开了道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但还真有那轴的,一个独眼大汉,当场就拦住了归鳖生,手里钢刀一横,怒道:“什么娘家亲舅,甭管真假,也得懂懂规矩!”

    “哪来的棒槌?”归鳖生一撇嘴,上去一把就把大汉的钢刀给夺了过来。

    这一下,迅雷不及掩耳,独眼大汉却是防备对方动手,但万万没想到归鳖生不奔自己,而奔着刀刃抓过来,这手还要不要了?

    一愣神的功夫,归鳖生便抓住了刀刃,直接用力一夺,独眼大汉手心一热,登时就被一股巨力扯去了钢刀,而对方右手连个白印都出来,这么一招“空手夺白刃”也太吓人了。

    还没等他说话,归鳖生把钢刀往身后呼延云柱的怀里一丢,喝道:“这玩意讨厌,给我团把喽!”

    呼延云柱也知道这货靠自己撑面,二话不说,两手一撅,钢刀直接打了个对折,让后双手捏着一揉,跟橡皮泥似的,那把百炼钢刀就成了一个铁球了。

    四周人群登时惊呼出声,那独眼大汉一个眼睛瞪得两个大,怔然说不出话来。

    归鳖生嘴角一撇,把那钢球往独眼大汉怀里一推,嚷道:“这孩子回家玩球去,别在这挡道!”

    呼啦一下,人群中一分为二,让出了一条道路。

    归鳖生一转身,低眉顺目地一摆手,“朱大爷您先请!”

    朱胜北当了半辈子大侠,半辈子侍卫,何曾这般风光,虽然归鳖生行为恶劣,但无大错,令他有种捧腹之感,忍不住大笑着朝内就走。

    三人风光无限,但也只是到了“迎仙居”的门口而已。

    呼地一道人影挡在三人面前,一个面容冷酷、带着许多傲意的年轻人冷声道:“三位留步,请出示请柬!”

    三人身后原本惊骇莫名的人群顿时炸锅——

    “我靠,这小子不是东家娘舅啊?”

    “这么狂妄,原来是耍我们,人家压根不认识他……”

    “滚出来,给我滚出来……”

    归鳖生大感没面子,上前一步,瞪着那拦路的小子,道:“我们进去吃饭,你管得着?”

    “对不起,这‘迎仙居’被我家主人包了!”那青年冷笑两声,淡淡道:“想吃饭,要么出示请柬,要么请移驾他处……”

    这青年率领几名手下,一直守卫在门口,检验与会武者请柬,但他也没有想到,人群中竟然就有那臭不要脸的家伙冒充主家亲戚,还什么娘舅?

    这青年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心中无比愤慨,准备当众让这些人出丑,别说没有请柬,就是有请柬,也得拦下来,让他们重新排队,免得坏了自家的门风和规矩。

    这小青年一拦祖,人群顿时知道是上了当了,一时大声起哄,辱骂声开始不停出现。

    朱胜北脸色一沉,怒意渐生。

    呼延云柱咳了一声,从背后捅了归鳖生一下,道:“要不我们先撤吧,别让朱大侠因我等受辱!”

    “撤?撤不了了!”归鳖生驴脾气也上来了,撸胳膊挽袖子就上前了一步,跟那年轻人顶上了,冷喝道:“谁家孩子在这现眼?家里有大人管没有?”

    那年轻人也不是孬种,手指头顶着归鳖生的胸脯往外一推,“这里就是我管事,还是那句话,有请柬后边排队,没请柬,给我滚!”

    “我靠?”归鳖生又上前一步,皱着鼻子叫嚣道:“小子,这么嚣张,混那的?”

    那年轻人先是一愣,怎么这货说的话跟街头混混、小流氓一个德行,还混哪的……

    “我混一剑山庄的?你哪的?”

    “一剑山庄?”归鳖生不由得一愣,身后呼延云柱和朱胜北都是一愣。

    归鳖生回头笑了笑,道:“这回可有意思了,碰到老李家的混蛋门卫了……”

    “你说什么?”年轻人眉头一皱,眼中杀气顿生。

    “滚!”归鳖生看都不看,沉喝道:“让你们家管事的出来一个,赶紧出来迎接大驾,地位稍微低点的,别说我大嘴巴子抽你!”

    “混帐!”年轻人怒骂一声,身后四名属下呛啷一声,同时拔出身侧利剑。

    这时一个倚老卖老的声音从堂内传来,道:“玉清,何事在外喧哗?”

    声音一起,那年轻人顿时大喜过望,正要招呼长辈,冷不防耳畔响起一个更兴奋的声音,道:“梦龙老哥,近来安好啊?”(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