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0】饕餮出世
    东方胥暗恨这两个家伙不知好歹,自贬身份也要教训他们一番。

    戴虎抱拳道:“宗主言重了,还请宗主不吝赐教。”言语虽是客气,却带有明显挑战的味道,一提放在一旁的长棍,大步走到殿心。

    皇甫守拙虽然知晓厉莫引的高明,但也想看看这几位千请万请弄回来的魔门宗主,究竟有何惊天艺业,另一方面也想让东方胥露上一手,镇住府内高手,日后好齐心合力,并谋大业,于是肃容道:“东方宗主,这件事由你作主,不过还望点到即至,免伤和气。”说完向戴虎打了今眼色,表露出这只是场面话,要他不用介怀。

    戴虎见“靠山王”鼓励,大为振奋,手中“夺命棍”幻出千道金光,大殿一时间杀气腾腾,寒光飘闪。

    东方胥微微一笑,不见任何动作,身影一闪,迅然离席而起,站在戴虎棍尖前三丈许处。

    众人屏息静气,紧张地等待。

    坐在席上作旁观者的另一高手陶武,却是大吃一惊,他已是第二次目睹东方胥出手,第一次便是早间挨的一个嘴巴,现在则是第二次,便每一次都看不清楚他的身法,试问连敌人怎样动作也看不真,还如何动手,不禁暗自庆幸站在场中的不是自己。

    戴虎站在场中亦是一阵心寒,先前他也不觉得东方胥有何高明,自认为自己受辱完全是因为那个鬼魂般的阴九幽吸引了注意力,如果自己聚精会神,一定可以防住东方胥的攻击,但没想到这次自己定定地看着对方,依然看不清动作,而且东方胥虽在三丈之外,可是一对眼神罩定了自己,面自己则似乎没有一点动静——包括毛孔的颤动、呼气的强弱,能瞒过对方,有种被人看光的难受感觉。

    不过现在势成骑虎,怒吼一声,运集全身动力,宛如驰雷掣电般向东方胥冲击。

    皇甫守拙眉头大皱,这哪还是宴中较技,分明是以生命相搏。

    其他人没有那种眼力,见到戴虎威武万状,忘情喝起采来。

    戴虎的夺命棍以万年玄铁打造,长度只有六尺,比平常的夺命棍要短一半,倒是与孟源筠的“天机棍”相若,予人一种实用凌厉的杀伤感。眨眼间,有力和稳定的脚步使他迫近至对手身前十尺处。

    东方胥凝立不动,忽地闭上双目,手负身后。

    众人惊得叫了起来。

    戴虎暴雷殷一声大喝,夺命棍向对方胸前要害力挑过去,快若闪电。

    眼看血肉飞溅。

    东方胥动了,一动,他已来到戴虎的左侧,夺命棍一招刺空,戴虎眼前一花,失去对手影踪,刚要变招,手中夺命棍纹风不动,原来竟是棍身给东方胥的手抓着。

    他的手晶莹通透,色白如雪,手指修长优美,就像一只来自魔界拥有异力的神手。

    戴虎大掠失色,用力一抽,“夺命棍”应抽而脱,刚要连打,一般阴寒之气从夺命棍上传来,戴虎双手一僵,几乎松手弃棍,刚坚持过去,另一波力道从棍上传至,胸口如遭重击,身子瞬间麻痹半边,支撑不住,一步一步向后退去,刚退三步,又是一道阴寒之气……

    如此一连受到九次阴寒之气侵袭,连退了九次,直到跌回座位之中,才化去力道,收住势子,胸口急起急伏,狼狈不堪,以他的身手,居然一个回合便吃了败仗,至此终于知晓,自己与魔门宗主之间的实力差距,根本不是他一个先天大圆满高手能够抗衡的。

    “魔僧”无怨微眯的双眼骤然一亮,沉喝道:“好,好一招!”

    皇甫守拙大喜站立,打圆场道:“两位令人大开眼界,请回席继续今晚的节目。”

    陶武虽是旁观者,脸色却不比戴虎好看,因为东方胥刚才松开夺命棍后,竟然能将九股不同的阴寒真力留在棍内,待自己退回席内后,第一股内力才传到戴虎持棍的手上,令戴虎几乎铁棍堕地,跟着数股力道,又令戴虎向后一连退了十余步,当场出丑。这种一招释放九股力道、延迟少许才分先后袭敌的功夫,真是闻所末闻,登时噤若寒蝉,不敢再生挑衅之心。

    东方胥一招之后,已经飘然落座。

    而戴虎僵在座位之上,脸上阵红阵白,不知该站起还礼,还是该继续坐着。

    皇甫守拙怕他落不得台,向他道:“戴老师,好武功,让本皇敬你—杯。”

    戴虎乘势而起,端着酒杯向东方胥躬身一礼,道:“东方宗主武功盖世!独步天下,戴虎拜服。”

    皇甫守拙大喜道:“好!好!让我们连干三杯。”

    众人一起欢啸,皇甫守拙成功抹杀尴尬气氛,宴会继续进行。

    **********

    凭空一道如月荧光划破天际,李道宗翻身避过,同时手中长剑连点,九点铂系罡气带着穿透尘世的尖啸声,洒向地面的叶清玄……

    二人在持续了一日夜、剑法合璧两千多次,依然以失败告终,最后在齐濡林和宗轩等人的观摩下,提出二人可能是周围杀机压力不够,无法激发必胜的信心,于是二人从合作,变成了对战,宛如仇寇般厮杀,逼着自己将各种状态提升到最极致的时刻。

    当当当……

    密集的交击声雨点般爆起,李道宗人在半空中,白金色的罡气雨点般纷落,而叶清玄如同一轮明月,在地面凝立不动,只是凭借手中长剑不停抵消李道宗的攻击。

    李道宗完全用“独孤九剑”总诀篇的剑意在驱动剑法,剑势圆转如意,只攻不守;

    叶清玄则以抵挡攻击,漫天的剑影在玉系罡气的驱动下,令他周遭三丈范围内光芒重重,宛如一轮明月般消弭了所有攻来的剑气……

    李道宗的剑势越来越随心所欲,剑招也越来越快,而叶清玄的明月同样越来越亮,剑法叠加之后的玉系罡气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厚度!

    终于,李道宗的一剑突破音障,“啵”的一声轻响,整把剑在空中消失于无形,快的完全看不见;同一时刻,叶清玄的剑尖倏然收敛周身全部光华,带着恐怖的罡气陡然刺出……

    叮!

    半空中两把长剑同时显出真身,剑尖对剑尖,击在了一处!

    恐怖的罡气爆炸并没有发生,二人的罡气在这一刹那出现了诡异的融合,剑意随之流转,再现了那毁天灭地的一击……

    “成了!?”李道宗惊呼出声。

    叶清玄大喝道:“随我调转方向!”

    喝令声中,叶清玄剑尖生出一股蓝紫色光芒,带动李道宗的剑尖同时向一侧偏转。

    李道宗知道是叶清玄发动了,毫无抗拒之下,二人剑尖交叉,同时面向一侧山峰……

    咔!

    宛如一把巨大的剪刀,二人剑身射出的两道剑芒在众人骇然欲绝地目光下,嚓的一声,将那座两百丈外,笔直如枪的峰尖被一剪两段!

    断裂的峰顶轰隆声中从上滑落,震得谷内一阵鸡飞狗跳,不少房屋顷刻倒塌。

    整座藏锋谷登时乱作一团!

    众人正目瞪口呆之间,铮!

    一声引人发聩的声鸣,铸造厂内一道匹练般的银芒闪过,嚓地插入刚刚坠地的峰尖之上,完全是最坚固的青岩被瞬间洞穿,只留一尺左右的尾杆不停嗡嗡作响。

    藏剑老人冷冷的声音传来道:“这山峰来的倒巧,正好用作试剑石……”

    “这,这是……”

    众人呆若木鸡,藏剑老人又道:“神兵四品,神刀‘饕餮’出世!”

    叶清玄心中大为兴奋,长啸一声,脚下一点,整个人瞬间飞过数十丈距离,伸手一搭,攥住了刀柄还滚烫的神刀“饕餮”,往外一拽!

    嚓!

    刀身轻易而出,同时那小山一样的峰尖外层顿时垮塌粉碎了整整一层。

    原来刚才藏剑老人那随手一掷,“饕餮”便已将那岩石层完全击碎,只不过外表看上去毫无变化,却在叶清玄拔出神刀之后,完全化为了齑粉。

    “好刀,好刀!”叶清玄抖手一晃,幻出重重刀影,宛如长江叠浪一般刮过身侧峰顶。

    坚固的青岩在攻击之下,宛如雪堆,被轻易抛洒得漫天飞舞。

    重达五百斤的三尖两刃刀在他手中轻若无物,随身而动,带起了道道旋风。

    渐渐地,叶清玄刀法越来越快,神刀“饕餮”幻化成一道黑影在他身旁盘旋。

    不知不觉间,叶清玄心中变得一片空明起来,刀法随意地连环使出,行云流水自然无比,到了后来,举手投足之间,那极重的三尖两刃刀竟被其运转得犹如一把轻灵长剑般顺手。

    罡气流转,他心中渐渐泛起一股热意,从四肢百骸涌入了“饕餮”之中。

    “哈!”

    叶清玄陡然大喝一声,三尖两刃刀横斩而出,刀影忽的一颤,瞬间化为十三道火浪,汹涌澎湃的扩散开来,站在远处的众人大吃一惊,忍不住齐齐后退,避开热浪。

    铿铿铿!

    十三道火浪斩中了落地峰尖,瞬间将一座假山般巨大的石体斩落下来,一声闷响,巨石轰然解体,化为十几块碎石仿佛稻草一般四散而飞。

    “呼呼”风声四起!

    其中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正好朝着叶清玄当头砸下。

    叶清玄眼中精光一闪,手臂轻轻一挥,“饕餮”化为一道赤红火光,劈向了砸下的巨石之上。

    砰!

    磨盘大小的巨石顿时爆裂开来,化为了漫天碎屑,飘散开来。

    神兵“饕餮”——

    出世!(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