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9】高手风范
    “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李道宗一边舞剑,一边背诵的总诀篇,虽然叶清玄交给他的只是一篇三千多字总诀,但籍由这天下剑法大成,另一个剑法世界的大门,由此向他展开,令他本已僵化的武道思维瞬间拓展,原本本身剑法中的滞碍之处,也由此变得顺畅开来。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叶清玄虽然也由此了解到了李家的精髓,甚至也学会了第三十四和三十五剑,但在武道一途上,受到的思维冲击,却远没有李道宗感受的那么强烈。

    只不过叶清玄并未因此而感到亏本,一是他心胸本就放得开,二是了解了一剑山庄的剑法根源,对他日后挑战李慕禅更多了几分把握……

    嗯,希望李慕禅能活到那个时候吧!

    叶清玄脑海中闪出梅吟雪哭泣的画面,李慕禅是她心中永远的痛,那个杀了他父母的凶手,是她永远无法跨越的执念。

    自己答应过梅吟雪,一定会挑战李慕禅,也一定会成功。

    不过……

    九月九重阳节,正魔大战即将上演,自己到底是报以私仇,还是以武林大义为先呢?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其实这种事只有发生在别人身上时,自己的判断才会容易,若那仇怨发生在自己身上,做出判断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别小看仇恨。

    咻!

    一道弯月状剑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过树林,****十丈远近,十余株树木应声而倒,断口处光滑如镜,叶清玄这的第三十五剑,顺利掌握。

    微叹一口气,叶清玄将手中扭曲得不成样子的精钢剑丢弃一旁,找了块石头坐下。

    剑法到了极致之时,普通宝剑已经承受不住人体罡气的侵袭,很容易在内部损坏,这也是为何绝顶高手都对神兵利器如此在乎的原因。

    当然,如果能够在武道上有所斩获,达到申屠镇岳那般的“无刀”,甚或是“忘刀”之境,则可以抛弃兵器,自行发挥。

    可惜的是,世人关注的大多都是罡气含量的增长,在武道悟性一途能够达到这一点的人,却是太少。

    而不少神兵还带有特殊的属性,堪称威力倍增器,即便是能够达到武道“无刀”之境的高手,也多半舍不得手中的神兵,而去空手对敌。

    刨除这大多数武者,叶清玄也知道一种人,佩刀,只是习惯。比如“绝刀”司徒凌峰。

    他早已达到“无刀之境”,可他依旧紧紧抓着他的那把黑刀,叶清玄曾经试探的问过,而绝刀的回答只是两个字——习惯。

    衣袂破空声传来,丰神俊朗的李道宗来到身侧,看着眼前一片倾倒的树木,不由得笑道:“叶兄悟性却是惊人,这般快的时间便已经完全掌握了我一剑山庄的剑法,李某钦佩之至。”

    想及自己学习这套剑法,日后可能要对付李道宗的家人,叶清玄心中微感歉意,低头道:“李兄呢?这篇剑诀不知道领悟到几层了?”

    李道宗一抹长剑,笑道:“叶兄交给我的这套剑诀,却是世间罕有,简直有种总领天下剑法的感觉,而切入点又是这般与众不同。说是领悟了几分,回头再看,又有新的领悟,如此浩如烟海的秘密,却是令人兴奋,也的确让人……嘿嘿,创造这门剑法之人,绝非凡人……叶兄告我,这剑法口诀,是否乃是‘九天通玄玉璧’上所录呢?”

    叶清玄笑着起身,拍了拍李道宗的肩膀,索性来了个默认。

    “如此……倒是李某占了叶兄的便宜。”李道宗倒是个厚道人。

    叶清玄故作大度地摆了摆手,“李兄不必在意。剑法虽有高深,但主要还是看用剑之人,这篇剑法总诀便是在下也一知半解,钻研个几十年,上百年,也未见得穷其剑意。李兄能悟出多少,全看你的造化……”

    李道宗感激地点了点头,接着又是眉头紧皱,道:“可惜李某感悟太浅,致使咱们合璧的第三十六剑迟迟无法做到……如今已经实验超过千次了……”

    “无妨。”叶清玄澄空心思,笑道:“让我们抓紧时间,再试他娘的一千次!”

    “好!”

    李道宗肃容点头,呛啷一声,拔剑出鞘,刚刚催动罡气,那把剑“啪”的一声,碎裂成无数块。

    李道宗怔然一愣,叶清玄已经哈哈大笑,转头吼道:“大仁,你小子再去剑冢给我拿一百把剑出来!”

    “好嘞!”不远处树丛里一阵晃动,风大仁连跑带颠地跑向剑冢。

    李道宗笑呵呵地道:“这小子一直在这里偷看咱们练剑,向武之心倒是强烈。”

    “是啊,所以我让你背诵剑诀的时候吐字清晰一些,嘿嘿,这套剑诀,便算是成全了你我与此子的一段缘分吧。”

    叶清玄转身而去,靠风大仁一个人,一百把剑怕是半天都运不过来的。

    李道宗愣了一愣,看着叶清玄走远,其背影不知如何,让他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一篇总领剑法变化的口诀,便这么顺理成章地送了人情……

    他叶清玄也太有——高人范了吧?

    **********

    叶清玄与李道宗苦练合璧剑法,而另一边,皇甫守拙的靠山王府内却是灯火通明,彻夜不息。

    主殿内主位上是皇甫守拙,左手首席便是厉莫引,他的下方席位分别是魔门鬼宗、风宗、毒宗的宗主,而紧挨着他的右侧,则是“魔僧”无怨,皇甫守拙的两名主将“七星手”陶武和“夺命棍”戴虎,其次则是当地知府莫心言大人、河东府首富屈子通、以及另外几位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气氛热闹。

    酒过三巡后,侍女川流般献上美食,众人放怀大嚼起来,只有厉莫引酒不沾唇,筷子不动。

    皇甫守拙奇道:“厉宗主,莫非是食物不对,这里聘有从洛都请来的第一名厨张妙手,你即管盼咐下来,只要不是龙肝风胆那一类传而未见的东西,保证可立刻弄到。”

    厉莫引脸无表情地道:“王爷费神了,这数十年来本人潜练武道,戒绝饮食之欲,每天只进鲜果数枚,便已足够。”

    其他宗主闻之,不免失笑。

    不过厉莫引能这么说话最好,若真是发挥他的极致品味,弄些婴脑、人心之类的东西,却也破坏酒宴的气氛。

    厉莫引步入半步神话之后,某些坏习惯变得更加挑剔,也未免不是见好事。

    财主屈子通奉承地笑道:“果然是当代高人,连饮食也是非同凡响,我们这些凡夫俗于若是这样,恐怕不要说数十年,就算数日也一命呜呼了。”

    众人笑了起来。

    “夺命棍”戴虎忽地站了起来向皇甫守拙道:“王爷,小人久闻圣门几位宗主的大名,今日有缘相见,怎能放过请益机会,还望恩准。”

    此话一出,对面几位宗主顿时露出嘲讽的模样。

    皇甫守拙一皱眉,他何等精明,一看戴虎神情,知道新人旧人之间生出权力和地位的倾轧,刚要好言解围,风宗宗主东方胥已经笑道:“后生可畏啊,感情是早间教训得不够?”

    早上他一出手,便给了陶武和戴虎一人一个嘴巴,大伤二人自尊,原本也是对这些人的警告,不要轻易招惹魔门中人,这里也就只有他东方胥稍微懂得些分寸,换成血宗厉莫引、鬼宗阴九幽或是毒宗的涅罗,不要你血溅当场都是怪事。

    只不过那戴虎明知不敌,却故意生事,抱拳恭敬道:“东方宗主言重了,戴某自知不是几位宗主对手,只不过久闻圣门绝技,却是无缘得见。戴某鲁钝,不知哪位宗主的神功才是圣门第一,戴某武功低微,却愿意为几位宗主试招,还请宗主手下留情!”

    话音一落,诸位魔门宗主齐齐一愣,而旁边陶武已经站起身来,高喝道:“戴兄喝多了,这话也说的出口,圣门武功自然是以血宗厉宗主为第一了!”

    厉莫引微微一笑,道:“我血宗武功确有不俗之处,不过圣门九宗三十六道,每一门派都有自己独门绝技,拿出来都是红级以上绝学,否则何来圣门万年称雄的事实?”

    毒宗涅罗哈哈大笑,道:“厉兄说的不错,哈哈……”

    鬼宗阴九幽冷哼一声,低声道:“都说得财立品,这境界提高了,行为却也变化了,摆得什么宗门领袖、以和为贵的姿态,恶心!”

    厉莫引轻轻转头,目光阴冷地盯着阴九幽。

    阴九幽同样鬼魂般的阴冷眼神,冷冷瞪着厉莫引。

    陶武和戴虎不免相视而笑,这魔门的两位宗主果然不对付。

    东方胥连忙开口,打着圆场,道:“几位宗主的武功的确都是盖世无双,圣门九宗中,唯有不才武功最是低微……不过既然有人愿意领教圣门绝技,几位不妨高坐,便由在下跟戴兄讨教一二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