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8】靠山王府
    河东府。

    “靠山王”皇甫守拙的王府大堂内。

    展羽为了探查“靠山王”虚实,已经在此潜藏了半日光景,此时终于等到王府中要员归来,一个个聚集在下方。

    展羽敛气凝神,躲藏在大堂高悬的“退以守拙”牌匾之后,偷偷窥视下方诸人。

    “退以守拙”?这皇甫守拙连堂名都唤作此物,足见其隐忍之心有多么强悍,时至今日,这“退以守拙”其实是“以退为进”才对。

    一位不怒而威、身树雄伟、气源非凡、年约五十来岁身穿锦抱的男子,便是传说中的“靠山王”皇甫守拙,此刻正端坐下方,暗自沉吟。

    日前在街上跟呼延云柱等人动手的“七星手”陶武和另一个虎背熊腰、骨格粗豪的大汉,待立一旁,态度恭谨。

    陶武恭身道:“王爷,厉宗主和涅罗宗主他们明明早已到了府内,却私下聚会而不率先拜见王爷,是不是太轻视您了……”

    “七星手”陶武语气中带有几分挑拨意味,要知在整座“靠山王府”之内,除了“魔僧”无怨之外,就以他和身边另一位高手“夺命棍”戴虎身份最高,地位尊崇,可是厉莫引等魔门高手一来,立时把他们两人比了下去,怎不教他们气愤。

    戴虎冷笑道:“‘金锏’朱胜北乃是数十年前便足以荣登‘天绝榜’的无上高手,岂是好相与的?厉莫引多年前曾饮恨他锏下,血宗弟子都被杀得烟消云散。今次若是不事先安排好退路,如何敢应战?我看他这次若是能幸以身退,便上上大吉了。”他和陶武站在同一阵线,都希望厉莫引受辱而回。

    更何况厉莫引以步入半步神话的事实,除了有限几人之外,旁人无从知晓。

    “靠山王”皇甫守拙怒哼一声,沉声道:“厉宗主和几位圣门宗主乃是本王特意请来的高手,你们二人不得怠慢!至于‘金锏’朱胜北?哼哼,厉宗主必胜无疑……”

    戴虎和陶武还想再说下去,冷不防一股幽风刮过,令人彻体生寒,同时一个阴冷的声音从二人背后幽幽传来,恍如鬼魅:“还是王爷识得大体,否则你二人再多说半句,便让尔等成孤魂野鬼!”

    二人同时惊呼回头,却哪里有半个人影,忍不住浑身恶寒地再次回头,却见到一个浑身漆黑劲装、带着鬼脸面具的消瘦汉子已经坐在了靠椅之上。

    陶武和戴虎顿时大惊,喝道:“什么人?保护王爷?”

    话音未落,青风一转,啪的一声脆响,一个大嘴巴已经同时扇在了二人脸上。

    青风再一转,阴九幽对面座位上,便出现一名青衫书生,手捧书卷,正摇头晃脑读得开心非常。

    陶、戴二人呆立当场。

    而呆在匾后的展羽大吃一惊,想不到魔门中人这么快就到了,连忙全力运转传自百里无及的,不敢再动分毫地埋伏下去。

    “靠山王”皇甫守拙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转瞬不见,站立起身朗声笑道:“哈哈哈,原来是鬼宗阴宗主和风宗的东方兄到了!呵呵,本王属下不懂规矩,冒犯了圣门大贤,还请几位宗主赎罪啊!刚刚说及的朱胜北,哼哼,本王相信,厉宗主必然得胜而归。”

    阴九幽与东方胥如同未闻,毫无反应。

    这个时候,厉莫引的声音在大堂外响起,语气平和地道:“厉某必不负“靠山王”厚望,三日后,朱胜北必将除名武林。”

    话音落时,面容诡异的厉莫引踏入大堂之中,在他身侧,一名身躯佝偻、头缠布巾、身上挂满各种珠串、葫芦等容器的耄耋老者也跟了进来。

    老者看上去行将就木,但眼神却是异常锐利,左顾右看之间,犹似蚂蚁爬身,令人遍体生寒。

    其人正是毒宗宗主涅罗。

    皇甫守拙仰天长笑,连说几声好,然后道:“本王欢迎各位宗主驾临本王府,并预祝厉宗主能旗开得胜,所以今晚各下酒宴招待,为诸位宗主接风洗尘。”

    涅罗宗主树皮一样的老脸挤成一团,嘿嘿笑道:“我等兄弟谢过王爷厚爱,不过……”

    “废话少说。”一旁的阴九幽断喝道:“我们几个是听了涅罗老东西的召唤才到了此地,王爷不必跟我们客气,只需说明——‘天魃魔尸’到底在什么地方便可?”

    河东府。

    “靠山王”皇甫守拙的王府大堂内。

    展羽为了探查“靠山王”虚实,已经在此潜藏了半日光景,此时终于等到王府中要员归来,一个个聚集在下方。

    展羽敛气凝神,躲藏在大堂高悬的“退以守拙”牌匾之后,偷偷窥视下方诸人。

    “退以守拙”?这皇甫守拙连堂名都唤作此物,足见其隐忍之心有多么强悍,时至今日,这“退以守拙”其实是“以退为进”才对。

    一位不怒而威、身树雄伟、气源非凡、年约五十来岁身穿锦抱的男子,便是传说中的“靠山王”皇甫守拙,此刻正端坐下方,暗自沉吟。

    日前在街上跟呼延云柱等人动手的“七星手”陶武和另一个虎背熊腰、骨格粗豪的大汉,待立一旁,态度恭谨。

    陶武恭身道:“王爷,厉宗主和涅罗宗主他们明明早已到了府内,却私下聚会而不率先拜见王爷,是不是太轻视您了……”

    “七星手”陶武语气中带有几分挑拨意味,要知在整座“靠山王府”之内,除了“魔僧”无怨之外,就以他和身边另一位高手“夺命棍”戴虎身份最高,地位尊崇,可是厉莫引等魔门高手一来,立时把他们两人比了下去,怎不教他们气愤。

    戴虎冷笑道:“‘金锏’朱胜北乃是数十年前便足以荣登‘天绝榜’的无上高手,岂是好相与的?厉莫引多年前曾饮恨他锏下,血宗弟子都被杀得烟消云散。今次若是不事先安排好退路,如何敢应战?我看他这次若是能幸以身退,便上上大吉了。”他和陶武站在同一阵线,都希望厉莫引受辱而回。

    更何况厉莫引以步入半步神话的事实,除了有限几人之外,旁人无从知晓。

    “靠山王”皇甫守拙怒哼一声,沉声道:“厉宗主和几位圣门宗主乃是本王特意请来的高手,你们二人不得怠慢!至于‘金锏’朱胜北?哼哼,厉宗主必胜无疑……”

    戴虎和陶武还想再说下去,冷不防一股幽风刮过,令人彻体生寒,同时一个阴冷的声音从二人背后幽幽传来,恍如鬼魅:“还是王爷识得大体,否则你二人再多说半句,便让尔等成孤魂野鬼!”

    二人同时惊呼回头,却哪里有半个人影,忍不住浑身恶寒地再次回头,却见到一个浑身漆黑劲装、带着鬼脸面具的消瘦汉子已经坐在了靠椅之上。

    陶武和戴虎顿时大惊,喝道:“什么人?保护王爷?”

    话音未落,青风一转,啪的一声脆响,一个大嘴巴已经同时扇在了二人脸上。

    青风再一转,阴九幽对面座位上,便出现一名青衫书生,手捧书卷,正摇头晃脑读得开心非常。

    陶、戴二人呆立当场。

    而呆在匾后的展羽大吃一惊,想不到魔门中人这么快就到了,连忙全力运转传自百里无及的,不敢再动分毫地埋伏下去。

    “靠山王”皇甫守拙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转瞬不见,站立起身朗声笑道:“哈哈哈,原来是鬼宗阴宗主和风宗的东方兄到了!呵呵,本王属下不懂规矩,冒犯了圣门大贤,还请几位宗主赎罪啊!刚刚说及的朱胜北,哼哼,本王相信,厉宗主必然得胜而归。”

    阴九幽与东方胥如同未闻,毫无反应。

    这个时候,厉莫引的声音在大堂外响起,语气平和地道:“厉某必不负“靠山王”厚望,三日后,朱胜北必将除名武林。”

    话音落时,面容诡异的厉莫引踏入大堂之中,在他身侧,一名身躯佝偻、头缠布巾、身上挂满各种珠串、葫芦等容器的耄耋老者也跟了进来。

    老者看上去行将就木,但眼神却是异常锐利,左顾右看之间,犹似蚂蚁爬身,令人遍体生寒。

    其人正是毒宗宗主涅罗。

    皇甫守拙仰天长笑,连说几声好,然后道:“本王欢迎各位宗主驾临本王府,并预祝厉宗主能旗开得胜,所以今晚各下酒宴招待,为诸位宗主接风洗尘。”

    涅罗宗主树皮一样的老脸挤成一团,嘿嘿笑道:“我等兄弟谢过王爷厚爱,不过……”涅罗宗主树皮一样的老脸挤成一团,嘿嘿笑道:“我等兄弟谢过王爷厚爱,不过……”涅罗宗主树皮一样的老脸挤成一团,嘿嘿笑道:“我等兄弟谢过王爷厚爱,不过……”

    “废话少说。”一旁的阴九幽断喝道:“我们几个是听了涅罗老东西的召唤才到了此地,王爷不必跟我们客气,只需说明——‘天魃魔尸’到底在什么地方便可?”(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