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皆有所
    放风筝!

    巨大的风筝只怕有十余丈宽阔,一人站在山顶,一人站在山下,中间的绳索用铁链代替,百余丈长短,三名归虚境高手的强力助跑,带动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巨大风筝,飞奔出去百丈距离,终于顺利放飞到了空中!

    蔚蓝无垠的天空中,已经有十余面这般巨大的风筝在空中飞舞,铁链越放越长,已经超过了四周五百米山峰的高度。

    “叶子,你这招能行?”孟源筠扯着一个巨大的风筝,朝着叶清玄奔来!

    “你给我远点,别过来,铁链缠在一起,风筝就会掉下来!”叶清玄慌忙后扯,拉远与孟源筠的距离,同时解释道:“一定能行,风山大叔说过,这几天正是钟南山雷雨云汇聚的时间……”

    孟源筠翻了个白眼,道:“我是说你用风筝引来雷电的想法,能够实现?”

    “当然了。”叶清玄从未怀疑,本杰明·富兰克林的风筝实验可是写进史书的。

    远处如花大喝道:“我们就这么等到雷电劈下来?”

    “找死啊?”叶清玄嚷道,“赶紧与地面的铁链挂在一起,等到雷雨云出现的时候,就可以……”

    “就这天?”孟源筠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碧空,叹道:“还雷雨云,我连个白云都没看见!”

    叶清玄看了眼天空,心中也是没底,只能道:“风山大叔这般说的,我们只能相信他的话了!”

    经过一天的努力,到了接近黄昏时分,天空已经完成了十六面巨大风筝的放飞工作,并全部与地面的铁链相连,而铁链的另一头,则是兵甲门传承上千年的铸造炉,能够采集到的所有天外陨铁都被放置在炉内,底下剧烈的炉火不停地加温,两千多度的高温也只是让这些天外陨铁炽热难耐,却是连发红的迹象都没有出现。

    日暮西山。

    天地一片昏暗,剧烈的北风从山顶刮过,十六面巨大风筝猛地向上飞腾,扯得铁索哗啦啦作响,随时都有可能挣脱而去。

    起风了!

    众人的心思猛地提到顶点。

    风势逐渐增强,天空阴云集聚,风山说的果然不错,众人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天地间浮现一种病态的亮黄色,夕阳的红色被阴云折射出异样的光彩。

    众人躲在熔炉附近,仰头望天,孟源筠看着抖得笔直的铁索,忍不住问道:“这铁索够结实吧?”

    话音一落,大风骤强,砰砰两声闷响,其中两面风筝挣断铁索,直接飞进云层,无影无踪。

    众人顿时怒瞪孟源筠,吓得他一吐舌头,不敢说话。

    旁边风山叹了口气,道:“铁索的结实程度毫无问题,都是我和师父亲自锻造,断掉的地方是连接点没能系牢。”

    众人认同地点了点头。

    孟源筠忍不住道:“风势这么大,就算铁索没有问题,那风筝本身呢?会不会不够结实?”

    话音又落,一面风筝上传来咔的一声,风筝面破开一个大洞,失去升力的风筝一头扎了下来,半空中铁索还缠绕到另一个风筝的铁索上,搅得两个风筝一头坠落下来。

    众人几乎能杀死人的眼光登时齐刷刷地瞪向孟源筠。

    孟老六吓得一个趔趄,连忙解释道:“这不是我乌鸦嘴,意外总是会有的……”

    唐柔大怒:“你就不能闭上你的乌鸦嘴吗?”

    “凭什么啊?”孟源筠抻直了脖子叫嚷道:“我这叫未雨绸缪。你们就不考虑一下可能出现的情况吗?筝骨不结实怎么办?干刮风不打雷怎么办?打雷接不住,怎么办?接住雷电铁索承受不了,怎么办?就算这一切都实现了,雷电之力不足以熔化天外陨铁又怎么办?”

    众人齐齐围了上来,叶清玄一拍孟源筠肩膀,答道:“你放心,我们有二号方案。”

    孟源筠呆愣愣地反问:“啊?二号方案,什么方案?”

    叶清玄嘿嘿一笑,道:“但凡六爷说的话再有一个实现,我们就把你绑风筝,送上天!”

    “啊?这是为何?”

    “祭天!”

    孟源筠顿时闭嘴了,开始默默祈祷自己说的话,不要那么灵验。

    “云层压下来了!”风山大吼一声,众人看去,果然厚厚的云层开始下压,天地间一片黑暗,怒风更狂,放佛要将这小谷中的一切倒抽到天上去一般。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整座小谷都被云层盖的严严实实,远处望去,这小谷四周的山峰,已经处于一片阴云之中。

    风声突然顿止。

    接着呼吸之间,倾盆大雨落下。

    众人护身罡气都不想释放,呆愣愣地看着天空……

    大雨,可以说是暴雨……

    但是,怎么不打雷呢?

    就这么一刹那,又有三面风筝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从天空坠落下来。

    轰隆隆的雨水从山上倾泻而下,形成数十道瀑布留下,还要谷内有那小湖连着外面河流,不然用不了多久,这小谷就得成一片汪洋。

    而且——

    当初孟源筠看好的地方,果然被淹没了。

    众人懊恼声爆起!

    “该死的,竟然这么大雨,却没有雷?”

    “我风山在此生活百年,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山雨,但却第一次没有天雷……”

    众人杀死人的眼神,再次瞪向孟源筠,气哄哄地压了过来,孟源筠吓得连连后退,急道:“你们干什么?这一点我可没说啊,没说过干打雷不下雨,不是,干下雨不打雷啊!”

    如花“咔咔”掰了掰手指头,沉喝道:“六爷这乌鸦嘴够劲道,把你祭天比风筝什么的有用!”

    齐濡林:“子不语怪力乱神,这种妖孽就不能留在人间!”

    叶清玄:“就他这灵验劲,天神一定很喜欢……”

    唐柔:“祭不祭天我不管,不打他一顿我心里不痛快!”

    ……

    “我不过开个玩笑,你们不用把失败的情绪发泄到我的身上吧?这有违公理!”孟源筠强辩道。

    叶清玄摊开手,“武林不讲公理,只将拳头。有本事,你现在给我祈祷天公打雷,不然你这顿揍是免不了的!”

    啊——

    孟源筠一声大喝,吓了众人一跳。

    “欺——人——太——甚——!”

    只见他双眼通红,面目狰狞,瞬间暴怒!

    众人顿时以为这小子动了真怒,要跟大家干上一架!

    如花敞开僧袍,就要第一个搂倒这疯猴子,没料到身影一闪,这孟老六直冲进雨水当中,半空中便跪倒在地,吱溜一下,滑出去多远!

    “苍——天——啊——!”

    孟老六抻脖子开喊:“苍天开眼啊——我孟源筠——六岁偷看妇女洗澡,七岁偷嫖客嫖资,八岁往我师父酒葫芦里撒尿,九岁往止血散里掺香灰,十岁给师父下了蒙汗药,还找妓女嫖了我师父……”

    众人目瞪口呆,不能自信地看着孟源筠跪倒在雨水之中,泪流满面地陈述自己的罪过,其罪行从他六岁开始,越来越令人发指,真不明白他师父怎么忍受到将他培养成人的。

    前前后后一刻钟,在极快的语速之后,这货终于完成了忏悔,双手举天,高呼道:“苍天有灵,若是真的开眼,就请惩罚我这个罪人吧!”

    咔嚓!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接着第二道,第三道……

    密密麻麻地雷电从天空劈落,威力摇山撼岳,放佛世界都要毁灭了一般。

    只是瞬间,便有二十余道闪电劈在空中的风筝上,筝面的材质顿时燃起火焰,亮银色的闪电越聚越粗,顺着铁索直连到铸造厂中。

    天雷勾地火!

    轰——

    滔天热浪从铸造炉中冒了起来,整座小谷都变得通红一片,空中的瓢泼大雨,还未及落下,便已经蒸发一空,众人迎着热浪,身上湿透的衣衫竟然呼吸间便干透,而那热浪不仅照亮了藏锋谷,也照亮了每个人呆滞的表情。

    “我靠!”如花呆愣愣地说了一句,道:“这货……果然天上有人啊?”

    “狗屁!”叶清玄抬头望天,看着犹如白昼的漫天雷电,忍不住叹道:“这是罪孽深重啊!”

    如花点了点头,突然道:“你说——这缺德的孟老六,生的孩子能有屁眼吗?”

    一句话完了,所有人突然觉悟般地一转头,齐齐看向唐柔。

    唐柔顿时暴怒:“你们给我——滚——!”

    说完之后,自己反倒是第一个落荒而逃!

    “溶——流——喽——!”

    剑奴带着极度兴奋的高喊声传来,风山哈哈一笑,道:“天外陨铁熔化了,熔化了……诸位自便,我要去助师父、师兄一臂之力!”

    唐柔左右看了一眼,好奇问道:“那我们……过去帮忙不?”

    “不用!”叶清玄挥了挥手,“咱们照顾一下六爷就成了!六爷,六爷……地上露水深重,别伤了身子……”

    如花和叶清玄哈哈大笑,冲过去几兄弟闹成一团。

    现场只剩下宗轩、齐濡林、燕绝翎和弦月。

    齐濡林笑着道:“这么一大批天外陨铁熔化,光是铸成剑型便已绝对是九品兵器,我倒是跟诸位贺喜了。”

    燕绝翎冷冷一笑,一言不发,转身而去。

    弦月亦步亦趋,跟在身后。

    齐濡林眼睛微眯,看着弦月走远,眼神中流出不可察觉的异样神色。

    而已经越过众人的弦月,也是微不可查地露出思索神情,对这个齐濡林感到一丝诡秘的感觉。

    宗轩目视这一切,心中不免产生疑惑,接着轻轻一笑,道:“如此好的时机,齐兄就没有心思讨要一件兵器吗?”

    齐濡林转头笑道:“小弟不过一介书生,习武不过为了健体,不擅争斗,要兵器有何用处?倒是宗轩兄……呵呵,自从宗兄到了叶兄身边之后,奇遇连连,先是得了霸刀前辈的酷烈刀法,又有获取神兵的机会……若是空逛宝山,岂不可惜?”

    宗轩哈哈一笑,鼓掌笑道:“齐兄真是……佩服佩服!”

    齐濡林目光一缩,问道:“宗兄佩服我什么?”

    扫了远处叶清玄等人一眼,缓缓走到齐濡林身侧,压低了声音,饱含不明含义地笑道:“我当然是佩服齐兄的隐忍了。宗某机缘巧合,意外得了霸刀前辈垂青,但齐兄不远千里而来,难道只是为了身上伤势?齐兄连获取神兵的诱惑都视若不见,只怕所图更大吧?”

    “这方面在下还真得向宗兄学习一下,毕竟宗兄是过来人嘛……”齐濡林话锋一样犀利,“呵呵,不过小弟想先知道,这更大的好处……不知道是什么呢?”

    宗轩目光中杀机微不可查地一闪而逝,笑着反问:“你说呢?”

    二人目不旁移,互相对视,嘴角笑意吟吟,目光中却是爆射出剧烈的火花来。

    “叶小子,过来帮忙!”藏剑老人的声音从铸造厂内传来。

    “好——”

    叶清玄应声而起,快速投入铸造厂中。

    二人移目凝视叶清玄背影,心中齐齐不免一叹。(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