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当街义举
    “我应该留在谷里,也让藏剑老头帮我打造一柄绝世神兵的!”

    一连吃了两大碗汤圆,归鳖生摸着肚子开始抱怨。

    到了河东府之后,展羽发现实在无法带着这群败家孩子探查消息,于是将他们留下之后,便独自一人出去接触当地己方密探,无论是三司、十二飞鹰堡、四海阁,都有缜密的间谍网,足够展羽打听到一些基础的消息。

    离开前展羽反复叮嘱众人,吃喝玩乐也就算了,但千万不要惹事,千万不要暴露身份,几次三番之后,展羽终于心中忐忑地离开了,留下风青青、云柱、归鳖生、郑云彪四人。

    “你开什么玩笑,那么多高手排在前边,什么时候会轮到你?”郑云彪笑嘻嘻地开口嘲讽,呼延云柱则在一旁点头。

    归鳖生哼了一声,道:“跟你们沟通不了,大爷我可是福星降世,别的不说,论神兵……我这可也是有一件的!”

    说完拔出自己的神兵枪头,就在风青青面前炫耀。

    “哇噢,这就是那件断了的神兵枪头?”风青青眼睛顿时瞪得溜圆,一把抢过去上下打量,“我地乖乖,这得是什么东西才能把它斩断?”

    “无上天刀!”归鳖生一脸深沉凝重,双眼带着无比恐惧而又万分敬仰的回忆神色,顿时让风青青惊呼出声,拼命捂住了嘴巴。

    “无——上——天——刀——!?”风青青目露惊恐,一字一顿地反问。

    归鳖生沉重点了点头。

    “那是——什么玩意?”

    “嗷~~~”归鳖生苦恼抓头。

    风青青的下一句反问,顿时大为破坏气氛,郑云彪和呼延云柱都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风青青兴奋地直跺脚,“闯荡江湖太有意思了,我这辈子就被人告诉这不许做,那不许做,太无聊了,果然还是江湖最有趣!”然后又扯了一下归鳖生的胳膊,“再讲讲,再讲讲,这无上天刀听起来名字好霸气,后来怎么样?”

    虽然归鳖生胡编乱造的功底不俗,但在风青青刨根问底的好奇宝宝面前,依然有些不够用,此时已经是额头见汗,戚戚答道:“这无上天刀据说跟你们兵甲门的传承可有着莫大的关系……唉,说不定回去问问你家老太公会有意想不到的答案……”

    风青青正要答话,冷不防听见外面一阵惊呼纷乱,整条街都似乎狂躁了起来。

    一声惊叫夹杂着马嘶蹄声里,就在门口左方街心不远处响起。

    众人掀开窗帘一看,只见一匹驯养异兽铁甲马跃起前蹄,仰首嘶叫,一对前足在空中乱踢,一个老妇人跌倒马前,身旁倒翻了两大箩蔬菜。

    眼看马蹄再落下时便要踏在老妇身上,这一下即管要不了她的命,最少也会令她残废。

    风青青惊呼一声,“救人……”

    话音还未落,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风青青只觉得身侧一声长啸,呼延云柱一个筋斗打了开去,直往两丈余外倒地的老妇扑去。

    眼看铁甲马前身骤起骤落,马蹄要踏中老妇的当儿,呼延云柱已飞身撞在马儿的头颈处,砰的一声闷响,那足有三千斤重的异兽铁甲马便被他硬生生撞飞了出去。

    风青青欢呼雀跃,大喝道:“干的漂亮!”

    那铁甲马被撞飞出去丈余距离,横着摔倒在地,嘶叫连连,马背上一名大汉腾身跃起,险险被压在马身之下。

    众人连忙跟着冲了出去,风青青更是扶起老妇,叫道:“老婆婆!没有事吧!”

    老妇望了她身后一眼,射出恐惧的神色,低喝一声:“快,快走!”说完连地上的蔬菜也不敢收拾,转身飞快窜入人群,径自去了,留下风青青傻乎乎地立在街心。

    风青青指着老妇背影,嘀咕道:“这,这什么情况?”

    郑云彪上前拧住她的脑袋,调转过来,无奈叹道:“什么情况?能什么情况,惹祸了呗!”

    风青青顺着劲,转头—看,几个如狼似虎、身穿紫衣、全副武装的大汉,目射凶光,向着他们一行人走来,刚从马背上落地的大汉,更是—面怒容,怒视呼延云柱。

    “小子!找死吗?”一名紫衣大汉气势汹汹向呼延云柱喝道。

    先前那骑士笔直向他走来,脸色阴沉,狠狠道:“竞敢冒犯我们靠山王府的人,小子你有多少条命?”

    风青青冷静地溜目四顾,这时才发现,这条街道两侧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紫衣大汉,老百姓全被挤压到了两侧,反倒是街心空无一人,只有那十多名大汉,看情景是欢迎什么人物的到来,而这些恶人只是开路的先头部队。

    此时场景,却变成了己方几个人当头拦住了这支迎宾队伍,瞬间成了众矢之的。

    这时不暇多想,风青青四人已陷进十多名大汉的重围里。

    郑云彪压低了声音,道:“坏了,怎么这么巧,正好跟靠山王府的人对上了!”

    归鳖生更是额头见汗,“趁二大爷没回来前,赶紧低头认错,先糊弄过去再说……”

    风青青皱眉道:“这怎么行?我们不是行侠仗义吗?岂能向恶人低头?”

    归鳖生大急,“姑奶奶,闯荡江湖没那么简单,脑子不灵,命就……”

    “不管你们是什么人,看到不平的事我便要管。”众人还没商议完,刚刚动手的呼延云柱抱着肩膀便放声答道。

    这货也是山里出来的,分外见不得不平事,只要是他认为对的,八头驴也拉不动他,犟的要命!

    完了。

    郑云彪和归鳖生齐齐委顿低头,反而风青青大为兴奋,骄傲地扬起了下巴。

    “找死!”

    呼延云柱的答复让众大汉怒喝起来,其中一人抢了出来,一拳朝他胸臆处猛击过来。

    “你们别动手!”

    呼延云柱低喝一声,上前一步,侧身让过对方一拳,正要还击,左侧脑后劲风袭来,知道有人要以双拳合撞他双耳,如果他只是普通武者,这要让他击中,以后也休想听到任何声音,可见对方之卑鄙毒辣,欺压良民。

    呼延云柱一弓身,对方立时击空,跟着向后一靠,一下子以背撞人对方怀里,身后偷袭的大汉猝不及防,砰然声响中,惨哼都没来得及发出,便被撞飞了出去。

    呼延云柱正是要他如此。身形随着他一齐向后急退,在撞上其身后另一个大汉之后,立即一个倒翻,双脚一踏二人肩膊,凌空越过身后大汉,在空中再一个翻腾,跃出重围之外。

    他的方法原始简单,灵若猿猴,大汉们措手不及,一时间有力难施。

    大汉们给惹起真怒,亮出兵器,发一声喊,一齐向他追来。

    风青青就要上前帮忙,却被郑云彪拍了拍肩膀,低声道:“这些喽罗用不着咱们出手,咱们看看怎么逃出去才是关键……”

    风青青对这些江湖套路完全不懂,还以为既然打架了,就要死磕到底,却不知道旁边的归鳖生早就开始左顾右看地寻找逃跑路线。

    场上的呼延云柱这一出手,顿时让对方大汉暴怒。

    当先带头的大汉拔出长刀,狞笑一声,道:“小子!你真的活得不耐烦了。”手—动,刀光—闪,当头分中向他劈来。

    呼延云柱早已非昔日吴下阿蒙,—眼看出他们不动还好,一动便破绽百出,例如眼前这大汉虽是气势汹汹,但力道分布不均,集中到手上,致使脚步虚浮,而且落刀的速度一下子去尽,未能留有余力,一旦被人破去,便不再有变化的余力。

    他气定神闲,眼见对方大刀落至头顶,正准备躲闪开来,身后郑云彪突地吹了一声口哨,这时找到撤退路线的警示,呼延云柱顿时气息一变,不再与对方戏耍,左手单掌一托,铮然间将对方长刀握了个结实。

    对方大吃一惊,想不到竟然有人可以单手接住他的单刀,猛地后扯却是纹丝不动。

    呼延云柱微微一笑,“小子,下次说话客气点!”

    话音一落,啪的一声,呼延云柱单手将对方精钢刀折断,在对方惊骇欲绝的注视下,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

    呼延云柱故意留下几分力道,否则只是这一脚,便足以让对手五脏俱碎,而此时那大汉也只是骨断筋折,飞退中与诸多手下撞成了滚地葫芦。

    “我们走!”

    郑云彪一声高喝,呼延云柱腾身而起,随着众人一起向左侧房梁上跃去,附近虽然有高手警戒,但这一侧距离河岸较近,明显利于逃遁。

    “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身后诸多紫衣大汉立即乱成一团。

    呼呼呼……

    四人刚上房顶,飞跃出去不足十丈距离,前方郑云彪猛地一顿,四人立即落下势头。

    只见前方屋顶,站着五个人,一人在前,四名手下在后。

    当前一人,看似四十来岁、身穿劲装的汉子,长得面黄睛突,两鬃太阳穴高高鼓起,举手投足间,自具名家气象。

    其他人露出恭敬的神情,显然以此人马首是瞻。

    汉子冷冷扫视了呼延云柱四人,傲然道:“本人‘七星手’陶武,现为当今‘靠山王’麾下执事,不知小兄弟是何人门下,还望不吝赐告,以免伤了陶某和贵尊长的和气。”(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