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2】重剑无锋
    这是风青青第三次进城,上一次风山带她来看元宵灯饰时,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现在来到闹市,特别兴奋。

    两旁店铺林立,街上熙来攘往的人华衣美服,车如流水马如龙,好一个繁华胜景,令她眼界大开,目不暇给。

    不但是她,队伍中还有归鳖生那二货和郑云彪这好事之徒,原本应该暗中行事的行动,变得喳喳呼呼,成了逛市游玩之行了。

    展羽不免担心此行的安全性了,忍不住把众人招呼到跟前,低声呵斥道:“都给我老实点,记住,我们的任务是刺探敌人虚实,不是逛街!”

    几个小子和风青青互望一眼,齐齐点头。

    展羽满意地哼了一声,此时正巧走到—个汤圆铺前,阵阵热香,从内传出,众人不禁饥肠辘辘,食指大动。

    旁边风青青倏然喝道:“快看,快看,老陈记汤圆,我记得这家的东西可好吃了,我们赶紧走吧!”

    “好!”

    哗啦一下,展羽就被风青青等人连拉带扯地冲了进去。

    展羽登时无奈摇头。

    这帮孩子算是没救了……

    **********

    众人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这这块比锅还大的陨铁块,铁质漆黑如墨,摸上去如金似玉,混杂着点点金色星芒,闪发出阵阵乌光,以灵缈剑刺之,铮然作响,上面连一个白点都没有留下,比之尘世万年寒玉铁和金精铁玉还要强悍数百倍。

    这就是天外陨铁,也叫星沙陨铁。

    叶清玄的灵缈剑中就含有这个成分,只不过数量不多,像是眼前这么巨大的天外陨铁,还是第一次见到。

    藏剑老人用铁锤敲了敲陨铁块,说道:“星沙陨铁,天下至坚之物,老夫费时近百年时间,方才取其精华,铸造了两把初级神兵宝剑:一把长二尺六寸,宽逾两指,色如琉璃、薄如蝉翼的柔剑,剑名寒璃;一把是长有三尺六寸七分,宽逾三指,色泽洁白的刚剑,名叫冰玉。”

    看到李道宗眼睛一亮,藏剑老人笑道:“没错,这‘冰玉’被当年凤仪阁的阁主讨走,最后赠予了李慕禅。”

    “那寒璃剑呢?”叶清玄问道。

    呛啷一声,二人眼前晶光一现,藏剑老人手中出现一把如同玻璃一般、薄而透明的软剑,若不是通体透出的淡淡寒气,几乎令人无法发现。

    聂星邪怔然答道:“好剑!”

    李道宗与叶清玄相视一笑,这把剑如果论合适的人选,那定然便是聂星邪无疑了。

    藏剑老人轻轻拂过剑身,慨然道:“这把剑在我身边已经有百年之久了,可惜一直未曾给它找到好的主人,任凭‘冰玉’在天下闯出偌大的名头,这把‘寒璃’却依旧默默无闻,是我的过错啊!”

    作为一名铸剑师,最大的成就不光是铸造出一把好剑,更要给这把好剑寻找到一个好的主人,令这把剑的名字与它的主人同样名闻天下。

    李慕禅没有委屈“冰玉”,那与“冰玉”同出身的“寒璃”就更不容赠予平庸之辈了。

    聂星邪实在心痒难耐,难得他闷的要死的性格会主动出击,上前两步,拱手为礼道:“晚辈聂星邪,请前辈赐予‘寒璃’,令晚辈增添除魔卫道的实力!定不会辜负前辈厚望,也不会坠了‘寒璃’的名声……”

    藏剑老人看了聂星邪几眼,却是审慎问道:“除魔卫道不是嘴巴说说,你有配得上这把剑的气质吗?当年凤仪阁阁主也曾讨要‘寒璃’,但却被我以无人相陪所拒绝,你……有这个把握?”

    聂星邪还未答话,旁边孟源筠上前一步,笑嘻嘻地道:“放心吧藏剑前辈,要说天下间谁最配得上这把剑的话,那必定是我们的镊子了……”

    藏剑老人微微一笑,问道:“噢?令师是……”

    “家师‘厉剑’阎无赦……”

    这是风青青第三次进城,上一次风山带她来看元宵灯饰时,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现在来到闹市,特别兴奋。

    两旁店铺林立,街上熙来攘往的人华衣美服,车如流水马如龙,好一个繁华胜景,令她眼界大开,目不暇给。

    不但是她,队伍中还有归鳖生那二货和郑云彪这好事之徒,原本应该暗中行事的行动,变得喳喳呼呼,成了逛市游玩之行了。

    展羽不免担心此行的安全性了,忍不住把众人招呼到跟前,低声呵斥道:“都给我老实点,记住,我们的任务是刺探敌人虚实,不是逛街!”

    几个小子和风青青互望一眼,齐齐点头。

    展羽满意地哼了一声,此时正巧走到—个汤圆铺前,阵阵热香,从内传出,众人不禁饥肠辘辘,食指大动。

    旁边风青青倏然喝道:“快看,快看,老陈记汤圆,我记得这家的东西可好吃了,我们赶紧走吧!”

    “好!”

    哗啦一下,展羽就被风青青等人连拉带扯地冲了进去。

    展羽登时无奈摇头。

    这帮孩子算是没救了……

    **********

    众人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这这块比锅还大的陨铁块,铁质漆黑如墨,摸上去如金似玉,混杂着点点金色星芒,闪发出阵阵乌光,以灵缈剑刺之,铮然作响,上面连一个白点都没有留下,比之尘世万年寒玉铁和金精铁玉还要强悍数百倍。

    这就是天外陨铁,也叫星沙陨铁。

    叶清玄的灵缈剑中就含有这个成分,只不过数量不多,像是眼前这么巨大的天外陨铁,还是第一次见到。

    藏剑老人用铁锤敲了敲陨铁块,说道:“星沙陨铁,天下至坚之物,老夫费时近百年时间,方才取其精华,铸造了两把初级神兵宝剑:一把长二尺六寸,宽逾两指,色如琉璃、薄如蝉翼的柔剑,剑名寒璃;一把是长有三尺六寸七分,宽逾三指,色泽洁白的刚剑,名叫冰玉。”

    看到李道宗眼睛一亮,藏剑老人笑道:“没错,这‘冰玉’被当年凤仪阁的阁主讨走,最后赠予了李慕禅。”

    “那寒璃剑呢?”叶清玄问道。

    呛啷一声,二人眼前晶光一现,藏剑老人手中出现一把如同玻璃一般、薄而透明的软剑,若不是通体透出的淡淡寒气,几乎令人无法发现。

    聂星邪怔然答道:“好剑!”

    李道宗与叶清玄相视一笑,这把剑如果论合适的人选,那定然便是聂星邪无疑了。

    藏剑老人轻轻拂过剑身,慨然道:“这把剑在我身边已经有百年之久了,可惜一直未曾给它找到好的主人,任凭‘冰玉’在天下闯出偌大的名头,这把‘寒璃’却依旧默默无闻,是我的过错啊!”

    作为一名铸剑师,最大的成就不光是铸造出一把好剑,更要给这把好剑寻找到一个好的主人,令这把剑的名字与它的主人同样名闻天下。

    李慕禅没有委屈“冰玉”,那与“冰玉”同出身的“寒璃”就更不容赠予平庸之辈了。

    聂星邪实在心痒难耐,难得他闷的要死的性格会主动出击,上前两步,拱手为礼道:“晚辈聂星邪,请前辈赐予‘寒璃’,令晚辈增添除魔卫道的实力!定不会辜负前辈厚望,也不会坠了‘寒璃’的名声……”

    藏剑老人看了聂星邪几眼,却是审慎问道:“除魔卫道不是嘴巴说说,你有配得上这把剑的气质吗?当年凤仪阁阁主也曾讨要‘寒璃’,但却被我以无人相陪所拒绝,你……有这个把握?”

    聂星邪还未答话,旁边孟源筠上前一步,笑嘻嘻地道:“放心吧藏剑前辈,要说天下间谁最配得上这把剑的话,那必定是我们的镊子了……”

    藏剑老人微微一笑,问道:“噢?令师是……”

    “家师‘厉剑’阎无赦……”

    藏剑老人看了聂星邪几眼,却是审慎问道:“除魔卫道不是嘴巴说说,你有配得上这把剑的气质吗?当年凤仪阁阁主也曾讨要‘寒璃’,但却被我以无人相陪所拒绝,你……有这个把握?”

    聂星邪还未答话,旁边孟源筠上前一步,笑嘻嘻地道:“放心吧藏剑前辈,要说天下间谁最配得上这把剑的话,那必定是我们的镊子了……”

    藏剑老人微微一笑,问道:“噢?令师是……”

    “家师‘厉剑’阎无赦……”藏剑老人看了聂星邪几眼,却是审慎问道:“除魔卫道不是嘴巴说说,你有配得上这把剑的气质吗?当年凤仪阁阁主也曾讨要‘寒璃’,但却被我以无人相陪所拒绝,你……有这个把握?”

    聂星邪还未答话,旁边孟源筠上前一步,笑嘻嘻地道:“放心吧藏剑前辈,要说天下间谁最配得上这把剑的话,那必定是我们的镊子了……”

    藏剑老人微微一笑,问道:“噢?令师是……”

    “家师‘厉剑’阎无赦……”藏剑老人看了聂星邪几眼,却是审慎问道:“除魔卫道不是嘴巴说说,你有配得上这把剑的气质吗?当年凤仪阁阁主也曾讨要‘寒璃’,但却被我以无人相陪所拒绝,你……有这个把握?”

    聂星邪还未答话,旁边孟源筠上前一步,笑嘻嘻地道:“放心吧藏剑前辈,要说天下间谁最配得上这把剑的话,那必定是我们的镊子了……”

    藏剑老人微微一笑,问道:“噢?令师是……”

    “家师‘厉剑’阎无赦……”(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