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0】头疼问题
    魔门迷宫被摧毁了;

    厉莫引疯了,被躲藏的东方胥救走;

    杜铁心死了,不过因为厉莫引没有死,被他聚集起来的江湖好手也不肯离去,在场盛名最隆的李慕儒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批武者的效忠。

    可惜的是,这些人中只有“快剑”高欢和受了伤的“铁浮屠”贺昆是先天高手,其余人等,不过后天境界。

    不过李慕儒并未因此而怠慢众人,反而广布仁德,全力展现了“剑中君子”的魅力,顺利笼络人心,并让这些人心甘情愿地四处宣扬“剑君”带领下,一剑山庄的除魔义举。

    因为无论如何,在这此行动中大出风头的李道宗,是他李慕儒的儿子。

    风山之子风亦飞并没有在山上,很显然,被离去的毒宗、鬼宗等人带离了此地,而目的地,便是那位请诸魔出山的所谓“贵人”。

    而通过对乌鸦的审问,众人了解到了一件事,那位“贵人”不是尊称,而是身份真的非常高贵。皇甫王朝创立至今,一共封了四位********,世袭罔替,只要不参与造反,王位和俸禄永不被剥夺。

    流传到了今天,只剩下两位********在位,一位便是皇甫敬德的皇叔“逍遥王”皇甫延昭,一位便是被册封在河东府,一向安分守己,不显山,不露水的“靠山王”皇甫守拙。

    “逍遥王”皇甫延昭虽然年纪和辈份最大,但论及王位的传承,这“靠山王”的王位可是当年创立王朝的先祖册封给自己亲弟弟的,论显贵,“逍遥王”只能算是暴发户。

    如今天下大乱,不少皇甫家的王公子弟都生出几许异样的心思,但在凤仪阁和凌云宫的双重压力之下,没有几个人敢真的站出来与南北两大朝廷对垒,尤其这个“靠山王”皇甫守拙,不但是守拙,更是藏拙,无论南北朝廷,他都是恭恭敬敬,从来没有人把他当成一股势力,直到今日无意中发现他的野心,其人隐藏之深,野心之大,十足令人吃惊。

    叶清玄等人带着李道宗,羁押乌鸦,一起回了藏锋谷。

    其余众多武林好手,追随李慕儒暂时留在山中,而众人下一步的目标,无疑就是“靠山王”皇甫守拙的驻地——河东府。

    众多武林好手将魔门秘宫毁得一塌糊涂,这种泄愤之举李慕儒没有阻拦。当一切尘埃落定,“雷尊”晋亥带着众人到了洞外等待,此地只留下李慕儒一人,呆呆地沉思。

    李道宗的进步,让他心中五味杂陈,甚至有些不知所措;而另一方面,厉莫引的狂暴进化,由归虚境后期,突进到归虚境大圆满境界,更是让他深受刺激。

    一场自己精心策划、展露剑君风采的除魔行动,最终却让小儿辈出尽了风头,而他却差点死在“血魔”厉莫引的手上。

    一代大侠的演出,以可笑的结尾收场……

    他的心情已经沉到了谷底!

    只不过,此时此刻,一股异样的情绪在他心头产生,原因只是因为无意中扫到的一块碎片——

    一块原本属于储血石鼎的碎块!

    当初那储满血液、高达两丈有余的血鼎,被叶清玄连同李道宗合力诱发的第三十六剑生生爆成了碎片,溅得满地都是……

    没有人注意这些没用的、肮脏的石块,除了李慕儒——

    此时此刻,他跪在地上,双手颤抖地捧着一块碎片,在石鼎的内部,密密麻麻地刻满了小纂一般的古代文字,文字虽然古老,但李慕儒学究天人,却依然看得懂……

    此时在他手上最大的一块,也是文字开始的一块,上面清清楚楚地有着几个大字——“百婴魔血……”

    当然是!

    李慕儒眼中流露出迷醉的神情,嘴里发癫一般地嘀咕着:“百婴魔血,百婴魔血,百婴魔血……”

    不知过了多久,李慕儒原本只是鬓角有着几缕斑白的发髻,迅速扩散,最终整个人的头发都变得苍白如雪。

    “百婴魔血,百婴魔血……只是九十九个胎婴,还未大成的这门魔门秘术就如此厉害,如果要是凑足百名胎婴,再全部以先天强者的后代为根基……会是什么境界?神话境?神话境中期?”

    李慕儒的双眼已经变得呆滞,任由肩膀的伤口裂开,鲜血再次浸透衣衫……

    只是一刻钟的时间,李慕儒便苍老了几十岁,心力损耗之巨,常人难以想象。

    这是一门残害苍生的魔功,留下它只会害死更多人,更会带给武林无穷无尽的浩劫……

    可是——

    我要毁了它吗?

    可以让毫无办法寸进的人,直接步入神话境的绝世手段,就这么将它毁掉吗?

    那我的野心怎么办?我的理想怎么办?我的仇敌怎么办?

    李道宗眼神迷乱,但当卓惠梵、李慕禅、罗破敌、厉莫引……等等他要一心踩在脚下的人物面容闪过眼前的时候,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凝聚,当最后李道宗的影像停留在脑海的一刹那,李慕儒双眼倏然一清,从未有过的邪恶笑意浮现在嘴角!

    这一刻,什么武林大义,什么江湖恩情,什么人间至爱,什么道德束缚……

    全部被他抛诸脑后,忘得一干二净!

    李道宗——

    不错!他是那个人的……

    当年我能容忍他活下来,就是为了激励自己一定要超越那个人,要将那个人踩在脚下,要将所有看不起自己的人踩在脚下!

    手段!

    再邪恶又能怎样,再有副作用又能如何?

    不能祛除干净心中的阴影,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没有强悍的手段,没有强大的武功,又如何称霸江湖?

    李慕儒拎着碎片缓缓站了起来,左右四顾,最后目光落在叶清玄射入墙壁上的一个深深孔洞,那里是“血婴剑”未成铸好的剑胚……

    李慕儒开始大笑,疯狂的大笑,一如入魔的厉莫引般的大笑……

    **********

    藏锋谷,湖水岸边。

    叶清玄独自一人,靠着大树,坐在水边,将一些面屑丢入湖中,逗弄鱼儿前来争食。

    看着极静,其实他心中的思绪却早已混乱不堪。

    这一次的玉笔锋之行,没能完成藏剑老人的任务,没有救回风青青的大哥风亦飞,但却意外发现了“靠山王”皇甫守拙与魔门九宗之间的勾结,更可怕的是厉莫引突然的异变,所引来的一系列可怕后果。

    乌鸦死了,死在宗轩的之下。天机阁所有的精力基本都放在阴谋诡计和搜集情报之上,宗轩当年也受过此等训练,故而由他出手,探知了与魔门九宗相关的消息。

    关于这门神功绝技,一向是血宗至高无上的武学,得自于魔门秘典《天魔万象宝书》,为血宗宗主世代相传,其淬炼之法早有记载,但血宗历代宗主都无法修炼,其原因不在于血宗之人有多么的仁慈,不忍杀害妇婴,而实在是因为修炼这门神功,还需要一剂药引——

    那就是神武五大异宝之一“天魃魔尸”的一滴血液。

    “天魃魔尸”从上古而来,传说当时一流星从天而降,烈焰焚天,毁地千里。世有农夫奢氏,前往探寻,发现从天而落的是一巨大尸体。尸体外罩奇诡盔甲,护住了全身,将盔甲卸除之后,露出里面的一具尸体,此尸体身长丈余,体格壮硕,头上有角,角形如牛,额角高耸,口有利齿,面目狰狞,身体无皮,筋肉外露,筋肉浅白而近乎透明,犹如传说中的无血干尸“天魃”。

    这具魔尸甚为奇妙,将血液滴入其口中,会透过其肌体,记录下完整的血液运行路线,是为魔门各种魔功秘法,最终都将汇聚于心脏位置。

    当然,能够最终汇聚到心脏位置,形成最终的一滴天魔血液,需要大量的鲜血才能做到,而且必须是人血。

    据乌鸦所述,魔门秘典中记录过,大约需要一百个成年男子的血液,最终才有可能在天魔心脏位置形成那么一滴透明色的天魔血液。

    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魔门中人,向来恣意妄为,不守规范,只不过数万年来,魔门之中却有一条门规雷打不动,那就是绝不可让“天魃魔尸”中的血液充满心脏,否则必为魔门叛逆,身受万龙穿心的痛苦而死。

    究其原因,虽然不可考究,但历代的确没有人敢违反这条门规。

    故而魔门记载中的“天魔血液”,一旦形成一滴,便会用特殊器材将其从天魃魔尸的心脏中抽取出来。

    而这个规矩,一直守到了千年前,直到“天魃魔尸”再一次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龙神”敖烈,举全国之力,一举铲除魔门,那是为魔门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浩劫,自此“天魃魔尸”再次失踪。

    厉莫引等血宗弟子,原本以为不可能再有机会修炼这门盖世绝学,想不到,“靠山王”皇甫守拙派来的一位使者——“魔僧”无怨,却为他送来了半滴“天魔血液”。

    而且礼物不止送给血宗,其他还有鬼宗、毒宗、风宗,条件只有一个,那便是与“靠山王”合作,支持他成为天下之主。

    好消息是,厉莫引的不会造出一大批神话高手;

    坏消息是,厉莫引没死,而魔门九宗的一半势力,都加入了“靠山王”的麾下,如果再有“魔僧”无怨这等高手支持,这个靠山王的实力,一瞬间便成为南北朝廷之外的一个新兴势力,本已大乱的天下,更多了一重危机。

    叶清玄叹了一口气,这个突发事件,可不是他一个人能够摆平的。

    相关的消息,已经传给了江南,任由老四和老八去头疼,反正这个“靠山王”再嚣张,他的第一个目标,也只能是紧靠着河东府的洛都,而不会大老远地南下攻击襄阳府。

    不过不管怎样,叶清玄一行人的实力都必须得到极大的加强,虽然人员比较年轻,但全都一水的伤病号,“鹰王”一行人据说已经过了河东府,到了“逍遥王”控制的开封府附近,距离洛都不过数日距离,也与凤仪阁暗中交锋数次,双方针尖对麦芒,更需要高手支援,要想让他们返身一击,只怕更容易被凤仪阁的人从背后偷袭。

    所以,如何壮大手中有限的力量,成了叶清玄现在另一个头疼的问题。

    咻——

    一道锐利的剑芒闪过数十丈外的湖面,掀起层层波澜。

    李道宗,手持一柄精钢剑,在湖岸对面不停地练剑……

    这已经是他站在那的第三天,挥舞了不下万次的一剑了。

    叶清玄无奈,这也是他要头疼的另一个问题!

    当时对阵厉莫引,叶清玄已经准备好出击的一招,却因为李道宗挡在身前,也因为他丧命在即,而将这充满剑意的罡气全部输入李道宗的体内,借助他的手臂,施展出独孤九剑的剑法!

    这本是无奈之举,也是极为玄妙的感觉。

    叶清玄就是觉得,自己通过意识的暗示,也能够通过李道宗的手臂,刺出的一招……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李道宗刺出的一剑,并不是他的,而是完全改变了的一招剑法,充满了另一种味道的剑法。

    可以说,在那一刹那,叶清玄与李道宗双剑合璧,刺出的那么一招。

    威力强大的惊人,也令人心神俱震!

    那一瞬间,有所得的不仅仅是李道宗,也包括叶清玄。

    放佛在那一刻,两个人的剑道精神,合二为一,自发自觉地使出了那一剑。

    叶清玄冥思苦想,最后发觉,那一刻二人精神之所以能够链接到一处,极有可能是受了“血婴剑”刺激的自己,激发的第七识末那识产生了异变,精神力场强烈波动,才会跟李道宗的剑意产生交集,也才能使出那么犀利的一剑。

    这一剑之后,别说是李道宗,便是叶清玄也找不回来当时的感觉,甚至二人也合击了数次,依然没有头绪。

    叶清玄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准备摆脱这个令他头疼的问题,而这个时候,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柔柔的女子声音响起道:“叶大哥,有时间吗?”

    叶清玄差点夺路而逃……

    赵幻嫣,这个绝对令他头疼的美女,再次找来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