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魔血异变
    厉莫引刺向赵幻嫣的一剑,被叶清玄瞬间挡住,间不容发之际救了美女一命。

    “叶清玄!”一声暴喝传来,厉莫引怒目圆睁,兴奋异常,狂喝道:“果然是你。哈哈哈,太好了,看来这次是上天让我报仇雪恨!”

    当年厉莫引攻击叶清玄等人,就是被他的剑气击成重伤,差点丢掉小命,这一次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厉莫引武功大进,正是意气风发之时,见到自己日思夜想都要置于死地仇敌,怎能不让他兴奋莫名!

    叶清玄冷嘁一声,傲然道:“呦,这不是当年蝙蝠被打成老鼠,到处流窜的厉宗主么?怎么,练成了神功终于肯出你的耗子洞,来找我们报仇了?”

    叶清玄语调讽刺,态度轻浮,顿时将厉莫引气得仰天狂吼。

    李道宗在叶清玄身侧提醒道:“小心点,他武功大进,过度刺激他没有好处!”

    叶清玄凝眉道:“我知道。我是故意气他的。看他功力,只怕有半步神话的境界,我吸引他注意力,你去救其他人……令尊……也受伤了!”

    李道宗悄然看了依偎在墙壁一侧,不停喘息调节的李慕儒,无奈之际地暗叹一声。

    “叶清玄,我要吸干你的血,生嚼你的肉!”

    身子一展,蝙蝠般横空之至,飞翔途中双手连挥,血色剑罡飞过,数名江湖好手身首异处,其中一名好手距离太近,被厉莫引一把擒住,生生扯断了脖子,大嘴一张,狂饮残尸胸腔里狂喷的鲜血,鲜血流过全身,露出四颗吸血鬼一样的獠牙,在场群雄惊呼连连,精神已经都到了崩溃的边缘。

    不过其中不少人失妻丧子,生无可恋,虽然惊骇莫名,但依然勉强振作,奋勇向前。

    再厉害的高手,也没有如此灭绝人性的恶心习惯,厉莫引变态至极,叶清玄也是看得眼皮直跳,厉声吼道:“大家快散开,不要做无谓牺牲!”

    同一时刻,叶清玄纵身而出,迅快无比地扑向厉莫引,同时双手使出的绝世剑招,荡起漫天剑罡,纷纷从四面八方袭向厉莫引。

    “来的好!”

    厉莫引一声鬼啸,身上血焰狂炽,手中血婴剑带着凌厉血罡,无视叶清玄的剑罡,剑指向前一点,那未成形的剑胚顿时带着一抹血光,直刺叶清玄的眉心!

    这一剑的锐利和速度完全超乎叶清玄的想象,竟然让他连闪避都为之不及。

    一抹血光乍现,顷刻便到了他的眼前……

    哇!

    叶清玄轻呼一声,右手食指和中指前神一探,间不容发之际,便夹住了那飞来的剑胚!

    呼——

    宛如被一颗炮弹击中,本来作势前扑的叶清玄登时被轰得倒飞出去,轰然一声,直接砸在了身后十余丈外的石壁之上,破碎的石壁登时陷进入一个大大的人形。

    而叶清玄的两指中间,依旧夹着厉莫引那洞穿天地一道血剑,并且在血光如电芒闪耀的过程中,剑胚不断向前缓进,叶清玄全身精气神都集中到了一点,硬抗血婴剑。

    与此同时,叶清玄漫天剑雨般的罡气,如同利箭般插在厉莫引高炽的血色罡气上,厚达三尺的血色罡气,只被的剑罡洞穿三分之一,两者同样角力数息,便在厉莫引一声沉喝声中,被血色罡气腐蚀,转眼化为乌有。

    想不到当年这让自己几乎丧命的剑罡,如今已经完全伤害不到自己,厉莫引信心爆棚,更加不把群雄放在眼里。

    唰唰唰!

    几道耀眼的白光飞来,半空中叠加到了一起,剑势顿时强悍数倍,直奔厉莫引而来。

    咦,?

    李慕儒还有能力反抗?

    厉莫引诧异看去,一张更加年轻的脸庞落在眼底,他手上的以一种比李慕儒更充满青春活力的方式叠加攻击,更加毫无顾忌、不留后路地朝他攻来。

    这剑法、这气势,与其说是更像李慕儒那个老乌龟般留有余地,还不如说是更像李慕禅那般的锐意进取。

    厉莫引冷笑一声,“你就是李道宗?哼哼,有点意思!”

    李道宗剑法连环,三十三剑不断叠加,威力数倍增强,同时不忘回嘴道:“宗主莫急,稍等还有更有意思的……”

    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李道宗顿时缠住了厉莫引。

    另一面的叶清玄,在接触“血婴剑”的一刹那,不但被其裹挟的强悍罡气震得向后飞退,同时一股阴寒污秽的罡气,顺着剑身侵入他的经脉,一路腐蚀,一路破坏,更有甚者,那魔音贯脑一般的婴儿啼哭声,更是让他心神烦乱,一时难以集中注意力。

    呼吸间的接触,差点让叶清玄丢掉小命,一刹那,他便更换了抵抗的功法,变换为,玉色的罡气一出现,立即抵挡住了血罡气的侵蚀,同时一声,顷刻压制住了“血婴剑”魔音般的啼哭声,趁着厉莫引被李道宗缠住,叶清玄终于喘息过来,将手指间的剑胚一抖,甩掉剧毒之蛇一般,将其射了出去,叮的一声,深入一侧墙壁近丈距离,然后一纵身,再次扑向了厉莫引。

    李道宗的剑法已经完全施展开来,在他对面的厉莫引,闲庭信步一般地向后退却,任由对方剑法全部催逼至最高点,他存心戏弄一剑山庄,故意让他一展所学,然后在他用出最得意剑法的时候,一举将其抹杀,强而有力地瓦解一剑山庄众高手的信心。

    三十一剑,三十二剑,第三十三剑……

    李道宗的剑法严谨而圆转如意,的确已经到了剑法大家的地步,但光靠这套李家家传四百年的剑法,真的能够抵抗厉莫引这个半步神话吗?

    “少庄主小心!”

    大声呼喝的是“雷尊”晋亥,为之担心的不仅仅是他,在场所有高手,包括赵幻嫣、高欢,都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切。

    现在李道宗成了他们心中的救世主,众人无不为他默默祈祷,期盼能有奇迹发生。

    这些人中,也恐怕只有阴沉着脸孔的李慕儒,心情最为复杂!

    哈哈哈……

    厉莫引狂笑讽刺道:“好好好,不愧是一剑山庄的少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的绰号叫做‘小剑神’,而不是‘小剑君’了。你的剑法高明的很,比你那一无是处的老爹,高明得很了!”

    厉莫引有意无意地夸奖,让李道宗眉头紧蹙,天下群雄暗暗吃惊,晋亥是目瞪口呆,而李慕儒则是脸色更加阴沉似水!

    尤其李道宗使出之后自创的第三十四招剑法之时,李慕儒的双眼变得怔直,他想不到自己一向不太关注的儿子,在剑法上竟然有如此悟性,继承了四百年的家族剑法,竟然在他的手里发生了一招进化,身为熟知这门剑法的李慕儒,当然知道其中的难度,由此更加明白,自己这个儿子的能力,绝对要高出自己一筹,甚至不止一筹。

    他紧握的双手,指甲已经深陷肉中,已经攥出血来,他第一次对自己一向看不起的儿子,生出了深深戒备!

    第三十四剑使出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已经开始变慢,厉莫引灵活诡异的身法也倏然一滞,移动变得有了一丝困难,厉莫引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发现自己完全低估了这个一剑山庄的二世祖,他的确有骄傲的资本,剑路既不是李慕禅,也不是李慕儒,而完全是他自己风格。

    不过,李道宗虽然很厉害,能够自己创出新剑法,但他毕竟太嫩了,这样的剑招也许对一名天绝有些威胁,但绝对威胁不到他这个归虚境大圆满的半步神话高手!

    厉莫引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这一招只要李道宗结束,也就是他生命结束的时刻了!

    他的右手已经攥紧,鸟爪一样的食指放射出血色罡气,目标瞄准的就是李道宗的心脏——

    他要掏出对方的心脏,并将他生吞入腹,尝尝一剑山庄弟子的血肉滋味,是不是天生带着一股傲气!

    厉莫引刚刚有所计划,这个时候,李道宗紧锁的眉头突然一扬,手中第三十四招剑法之后,再生出意犹未尽的变化——

    剑光如虹!

    剑气纵横——

    的第三十五剑!

    如果说,前三十四剑的剑法,只是罡气的叠加,威力的增大,那么这第三十五招则已经到了另一个境界,纯粹的快!

    快至毫巅的一剑!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为快不破!

    李道宗没有听说过这句话,但却悟懂了这句话的道理——

    尤其是自己剑法根本跟不上东方胥之后,宁心静思数日光景,方才领悟到了这一剑的真谛,并将其完全施展出来。

    第三十五剑一出,厉莫引突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一股属于自己的血腥味……

    对方的一剑,直奔咽喉而来,剑罡未至,自己肩颈间皮下的血管,便已经被剑气逼得破裂开来,血腥味是从内部传递到喉管间,被他尝到的!

    好快!

    李道宗的这一剑,让厉莫引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而在旁边,所有人已经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想不到这个“小剑神”竟然如此厉害,只有纯粹的剑法,就将厉莫引逼入如此境地,虽然在罡气含量上未必及得上他的父亲李慕儒,但假日时日,超过“剑君”绝非虚言。

    众人重新燃起对一剑山庄的信心,但李慕儒对李道宗的嫉妒和愤恨,却是有增无减!

    “受死吧,妖孽!”

    李道宗一剑袭来,直奔厉莫引的咽喉……

    眼看便要洞穿之时,厉莫引嘴角冷笑出声,左手突然挡在了面前,面对刺来的无情一剑,铮的一声,竟然将其牢牢抓住,在一瞬间,厉莫引左手一扭,吱呀呀地一阵金属异响,那把神兵利器阁打造的九品兵器,就在对方的血色罡气中变成一条纠缠不清的废铁片!

    李道宗的剑罡,将厉莫引的左手弄得血光迸射,但只是呼吸间,那可怖的伤口便已经愈合,放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李道宗傻了,他完全没有料到这样的后果!

    赵幻嫣傻了,高欢傻了,晋亥傻了,天下群雄傻了……

    万万没有想到的奇迹,竟然就这么被对方轻易弄得破灭,没有人能够接受这样的事实!

    奇迹已经发生,却没有办法救了大家吗?

    现在他的剑已经死了。厉莫引的左手已经报废了他的宝剑,正对着他的面前。

    李道宗的剑若是条毒蛇,厉莫引的左手就是根钉子,已钉在这条毒蛇的七寸上,将这条毒蛇活活的钉死。

    厉莫引,这位以绝对暴力终止了李道宗惊艳天下的一剑之后,狞声笑道:“小子,该我了!”

    厉莫引另一只手,攥成鸟爪,直狠狠地陶向李道宗的心脏位置——

    这一战本来已该结束。

    只不过,众人被李道宗惊艳绝伦的一剑吸引了心神之后,却忘了另一个人——

    叶清玄!

    就在厉莫引掏心的一爪刚刚使出的刹那,叶清玄从后飞至,双手瞬间抵在了李道宗的背后,全身功力汹涌注入李道宗体内,顷刻间,李道宗的罡气便强大了一倍有余!

    剑意!

    饱藏着满满剑意的罡气进入他的身体,带来的还是叶清玄此时心中的剑意——

    那是李道宗完全没有想过的剑意,完全没有遇到过的剑意。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他人的剑意,在瞬间也点醒了李道宗的剑意!

    那是独孤九剑的剑意——

    不全,但足以引人发聩!

    李道宗这个时候,突然在脑海里浮现一句话:剑之所至,意之所至,有进无退,攻敌之不得不守。

    同一时刻,本来已经被钉死在厉莫引左手上的剑,忽然又起了种奇异的震动。

    厉莫引顿时大骇,穿心的右爪动弹不得。

    全世界都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本来在动的,忽然全都静止。

    绝对静止。

    天地间别无生机——

    除了这柄不停震动的剑!

    厉莫引脸上忽然露出种恐惧之极的表情。

    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右手虽然随时可以掏出李道宗的心脏,但自己却要变成死的。

    当对方手里这柄剑开始有了生命时,他的人就已死了,已无法再有任何变化,因为所有的变化都已在对方这一剑控制中。

    所有的生命和力量,都已被这一剑夺去。

    现在这一剑已随时都可以刺穿他的胸膛和咽喉,世上绝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

    因为这一剑就是“死”。

    当“死亡”来临的时候,世上又有什么力量能拦阻?

    的第三十六种变化——普天之下,绝没有任何人能招架闪避。

    “出剑!”

    叶清玄探头过来,淡淡地一句话,李道宗手中那把已经被厉莫引拧成废铁的长剑,咻的一声,抖得笔直,同时半空中还飞起厉莫引的几根手指和半块手掌!

    铮!

    剑光破空,瞬间刺穿了厉莫引的咽喉,剑罡如虹,向后飞射,将其身后悬挂在空中的石鼎,砰然射得粉碎。

    厉莫引瞪大的双眼,直直瞪着李道宗和叶清玄二人,右手捂住鲜血狂飙的咽喉,蹬蹬蹬后退,一屁股坐回那张鸟形怪椅当中,不能置信地看着二人……

    叶清玄松开按在李道宗背后的双掌,二人同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而且李道宗原本充盈于心胸的滔天剑意,也随之一空。

    一切似乎恢复到了原样,只剩下漫长所有不能相信眼前一切的诸人!

    叶清玄掐腰大笑,满头虚汗,依旧对着厉莫引吼道:“小样,终于认识你家大爷的厉害了吧?你还不死?”

    呆坐在椅上的厉莫引,半天不说话,现场气氛一时怪异,突然间,对方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蓦然道:“我以为我会死,可惜……我真的死不了啊?”

    厉莫引缓缓放下右手,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原本被一剑洞穿的咽喉,已经完全愈合,那道露出喉骨的伤口,更是完全消失,只剩下脖颈间的一片血迹!

    啊!?

    包括叶清玄在内,所有人都被吓傻了!

    厉莫引缓缓起身,狞笑着向前迈了一步……

    跑!

    叶清玄与李道宗对视一眼,眼中同时浮现这一信号!

    呜——

    就在此时,厉莫引突然跪倒在地,口中“哇”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咦?

    有情况!

    李道宗一挥手,所有江湖好受全部退到了二十丈外,全身戒备地看着出现异常的厉莫引,一时不敢轻易上前。

    哇!

    又是一大口漆黑如墨的鲜血喷出,夹杂着各种各样的内脏碎片,抬头时,厉莫引不但双目一片血红,更重要的是,他的眼圈变得漆黑一片,头发也刹那血红,变得如同妖魔一般……

    “杀,杀杀……杀光你们,吃光你们……%……&%¥%%¥%¥%#¥#¥……”

    厉莫引突然如同中邪一般,说出一大段呢喃地怪异语言,现场所有人顿时呆愣,而更令人骇然的是,那厉莫引说了几句之后,一眼看到死在旁边的死尸,于是疯狂地冲了过去,手撕口咬,大啖不已……

    哇……

    所有人都被吓傻了,赵幻嫣更是转身不停呕吐!

    “他吃人肉?”

    “疯了?血魔疯了!”

    厉莫引浑身的伤势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中全部消失,最为可怕的是,他那已经被切掉的手指和半个手掌,竟然出现骨骼重生的迹象,虽然没有完全复原,但伤口愈合后的手掌,有明显的重生迹象。

    哇,啊呃呃……

    不知吞噬了多少血肉的厉莫引,突然倒地不停抽搐,双手不停撕扯自己的衣衫,露出的胸膛下,骨骼正不停地变幻,铮铮作响,情景恐怖至极。

    这个时候,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

    “魔血反噬,魔血反噬了!杀了他,快杀了他!不然我们都会死的,我们都会死的!”

    众人回头一看,这近乎哀嚎的声音,出自一个猥琐小老头的口中,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此时那小老头虽然被封了穴道,但却没命地向外爬去……

    众人中,只有李道宗和叶清玄知道那个家伙是乌鸦,而且是这里除了厉莫引,最了解的家伙。

    他的话……

    不能不听!

    几乎是同一时间,叶清玄和李道宗同时出手,漫天剑罡横空,切割、穿刺向了疯狂的厉莫引……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咔咔一声机括声响,怪椅附近的地面上裂开一个大洞,一个青色的身影倏然飞出,抄起地面翻滚的厉莫引,一头便窜回了地洞。

    东方胥!?

    李道宗和叶清玄双剑罡气凌乱纷飞,却只是射到了空处。

    轰隆!

    地洞中火药爆破,炸塌了地洞,阻截了众人的追击。

    叶清玄与李道宗面面相觑,久久不能发声。(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