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8】终于赶至
    叶清玄将其容貌一一描述,李道宗呼了一口气,一拍脑门,道:“哎呀,我的叶兄,你被骗了!”

    叶清玄道:“我知道他不是无念禅师……”

    “不止是如此!”李道宗答道:“此人乃是大禅寺的叛徒,无念禅师的师弟‘魔僧’无怨。本身实力虽然高绝,但也绝对没有神话境的修为,顶多与现在的司徒凌峰相差不多,距离归虚境大圆满都尚有一定差距……”

    叶清玄顿时大吃一惊,“啊?怎么会如此?我在探查的时候,明明感知不到他身上的丝毫罡气,若非神话修为,定瞒不过我的眼睛。”

    “那是因为无怨所会的一门功法,能够隐藏全身功力,便是比他更厉害的高手也看之不破。”

    叶清玄愕然道:“想不到世上竟然还有比更厉害的隐匿功法,这个老滑头,下次见面一定不会放过他!”

    李道宗颇为纠结道:“想不到此人竟然真的在此,若是我早到一步,公羊前辈的仇,也许就能报了!”

    “什么公羊前辈?”叶清玄愣住,忍不住问道。

    李道宗叹息一声,将路上遇到的事情和自己的判断一一叙述,同时也说明追踪东方胥而来,却意外遇到叶清玄的结果。

    叶清玄懊恼无比,想不到杀死公羊喝止的凶手就坐在自己对面,而自己却将其放过,甚至还被对方高深莫测的姿态吓得浑身冷汗,真是丢人。

    “这个混蛋,下次见到他,我定摘下他的秃头,为公羊前辈报仇血恨!”

    叶清玄咬牙切齿,愤怒不已。

    李道宗急切问道:“先不提公羊前辈和无怨贼秃……刚才你看到东方胥了吗?”

    叶清玄立即摇了摇头。

    李道宗叹了口气,便将血魔事件简单复述了一遍。

    叶清玄眉头紧皱,环目看了四周一眼,缓缓道:“我也是听到风声才赶来,但却遇到了你……如此说来,这里一定有什么机关密道才对!”

    “我们快找!”李道宗说。

    “放心……”叶清玄嘿嘿一笑,探手入怀,掏出一个黑管,“我喊人帮忙!”

    李道宗登时醒悟,原来叶清玄还有后援。

    一道信号飞上半空,天上一朵红花炸开,二人正抬头观看,突然身后一阵机关咔咔轻响,一个身影从三清雕像下方的神龛中钻了出来!

    呼,呼!

    几乎同一时刻,李道宗和叶清玄一左一右地出现在了那人身旁,伸手一拍对方肩膀,叶清玄嘿然问道:“朋友,从哪来啊?”

    那人抬头一愣,却是个样貌猥琐的小老头,战战兢兢地扫了二人一眼,看到李道宗后更是连忙低头,“我,我我我,是这的火工道人,被人挟持,才逃出来……”

    李道宗嘿嘿一笑,拍了拍他另一面的肩膀,沉声道:“装得不错,血魔朋友,你的剑伤似乎好的挺快啊?”

    那小老头不是别人,正是逃窜的乌鸦,此时被人发觉身份后,登时大惊,罡气迸发就要逃走,却被叶清玄一把擒住,浑身功力如决堤大河般疯狂涌向对方体内,身子不由得一软,开始不停抽搐。

    突施的叶清玄立即松手,拍了拍对方吓得苍白的脸孔,笑道:“知道这是什么功夫吗?”

    身为魔门中人,乌鸦顿时误会这门功法是,吓得连连点头。

    叶清玄点了点头,道:“聪明人活得久,不想变成经脉尽毁的废物,就带我们回去找血魔吧?”

    **********

    杀——

    厉莫引从鸟形的椅子上站起来,双手一振,有如大鸟展翅般飞起,在他旁边的赵幻嫣、杜铁心二人竟然被震飞到十余丈外的墙上,险些直接撞死。

    人还未落地,单掌猛地一拍,一股血红色的罡气直接压下,四名躲闪不及的江湖好手登时被血罡罩住,宛如被封入冰中一般,一时动弹不得。

    厉莫引哈哈一笑,手掌倏然攥紧!

    砰的一声,血色罡气内的四名好手全部崩散碎裂,化为漫天血肉,接着罡气一凝,化为一个拳头大的血球,直接被厉莫引吞入腹中,一抹血色在脸上闪过,气息不由得壮大一份,同时狂笑声大作,吼道:“痛快,痛快!”

    众人吓得大骇,这种食人进补的功法哪里是常人能接受得了的?

    这简直就是地狱的恶鬼降临,是为人间灾祸!

    眼见厉莫引一转身,再次扑向众人,李幕儒单掌一拍墙壁,登时脱出困局,同时高喊道:“大家快散开!”

    哗啦一下,群雄四散分开,同时有暗器的高手,扑索索地投出一大片暗器招呼厉莫引,可惜血色护身罡气一转,暗器连他的身子都不靠近,在三尺以外的距离便停住,放佛黏在他的身上一般。

    “快趴下!”察觉到不好的高欢,大声呼喊,几乎同一时刻,厉莫引罡气一涨,蓬!

    大片暗器以更锐利、凶猛的速度向外飞溅,大多数人及时趴地躲开了一劫,而仍有不少来不及躲避,或是跳跃到空中的好手,顿时被暗器轻易洞穿身体,一时死伤无数,现场一片惨嚎和血色。

    厉莫引畅意狂笑,这时一道缠绕霹雳雷霆的狂暴身影倏然冲了过去,一拳轰下,犹如九天雷鸣!

    正是“雷尊”晋亥!

    同时周遭也有数名高手不要命地冲杀上来,妄图缠住厉莫引一时片刻。

    “找死!”

    厉莫引反手一掌,猛涨起来的血色罡气一声轰鸣,便将晋亥扫飞了出去,同时那几名纠缠上来的高手,更是全身爆裂而亡!

    一片血雨崩散!

    李幕儒的剑、赵幻嫣的枪、杜铁心的手——穿透血雨,同时袭来……

    厉莫引沉气丹田,一声厉喝,身后头顶上的血鼎中,锵的一声,一道血色光芒穿透石鼎,到了厉莫引身前,竟是一把未成形的剑胚,只是保有剑的模样,却只有剑身,没有剑柄,更加没有开刃,可即便如此,那股凶厉的气息依旧令人心寒!

    “大家小心!”

    李幕儒高呼一声,手中不知从何寻来的精钢剑射出耀眼寒光,更加快速地直刺厉莫引心脏!

    他是看见高欢的眼睛杀机毕露,语声出口同时,身形亦掠前去阻止。

    这个时候,任何一个战力都不容轻易损失。

    可即便如此,众人的反应也也非常敏锐,但仍然闪不开厉莫引的剑。

    一声婴儿般的啼哭声中,飘在厉莫引身前的剑胚刹那变成血红色,一道血红色的闪电过去,瞬间洞穿了“铁手”杜铁心的手掌,同时刺穿了他的咽喉。

    剑胚穿咽喉而过,杜铁心怒瞪的双眼还未闭合,血色剑罡乱舞,闪电般四面八方疾击出去——

    赵幻嫣浑身解数,仍然被洞穿了大腿和小腹;

    李幕儒被一剑荡起,从左肩到右肋的一道血痕浮现,差点被厉莫引一剑劈成两半……

    与此同时,在三人身侧的其他江湖朋友则无一幸免,数量足有二十人的江湖好手,顷刻间便倒在了厉莫引剑下。

    厉莫引的剑快至难以想象,而且剑光与那尖锐的啼哭声彷佛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魔力,在瞥见剑光与听到啼哭声的刹那,放佛中邪一般难以抗拒,令人为之心猿意马,突然想起了很多无谓事,忘记了处境凶险,也自然忘记了抵挡。

    厉莫引狂笑如癫,大声道:“我的,配合我的‘血婴剑’,天下无人能敌,哈哈哈,你们这些人,正好给我试剑!”

    魔焰滔天,血罡映射!

    厉莫引的罡气因为体内注入了魔血而激增,即便功力深厚的李幕儒和晋亥,也抵受不住他罡气的强劲,同时也受不了那“血婴剑”魔音贯脑般的啼哭声,不论如何抵挡,最终却还是要倒在他剑下。

    厉莫引攻势已经展开,闲庭信步一般地随意斩杀着那些江湖好手,惨叫声此起彼落,那些江湖好手一个接一个倒下。

    没有人能够抵挡,也没有人能够阻止,连李幕儒和晋亥也不能够。

    厉莫引已经成了无敌存在,余者只剩无边惊骇与深不见底的恐惧。

    李幕儒已经萌生退意,如果再不走,只怕他这天绝高手也要死在此地……

    但他旁边不远的赵幻嫣,这时候显然还不死心,长枪亦指着厉莫引,一声喝叱,扑上前去。

    李幕儒拦阻不及,忍不住冷嗤一声,坐视其命丧厉莫引之手!

    厉莫引目光与剑光同时落在赵幻嫣剑上,一剑将赵幻嫣的长枪劈断,赵幻嫣一个身子亦被震倒地上,厉莫引剑势一转,紧接劈下。

    婴啼声中,赵幻嫣被迷了心窍,眼看着这一剑劈下,她竟毫不散躲,眼见便要丧命剑下。

    就在此时,横空一道剑气袭来,叮的一声轻响,直接将厉莫引的“血婴剑”击偏,同时一股强大吸力传来,将躺在地上的赵幻嫣拖离了厉莫引身侧!

    赵幻嫣惊呼出声,终于清醒过来,侧目一看,自己却已经在一个容貌出众的道士怀中,对方专注的眼神、健壮的臂膀、男性的气味,顿时令这位大家闺秀芳心一动,正准备要谢谢对方之时,那道士顺手一丢,啪叽,赵幻嫣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地上。

    叶清玄来的及时,挡下了厉莫引的血剑。

    但义愤填膺的叶清玄,撸胳膊挽袖子就要跟厉莫引干架,哪里注意到本来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与他擦肩而过!(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