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5】新剑克敌
    李道宗最先阻截到了厉莫引,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重伤之下,厉莫引的轻功依然如此强悍,再次施展化身血蝠之法,逃开了李道宗必杀一剑,不过也再次受伤,令他的轻功无法摆脱掉众人,只能勉强取得领先优势。

    于是厉莫引在前,李道宗紧随其后,包括李慕儒、晋亥、杜铁心等江湖好手们跟在最后,一路直上玉笔锋。

    但到了山下之时,厉莫引却施展手段,让紧随其后的李道宗跟丢了。

    李道宗没有獒犬那灵敏的嗅觉,自然也寻不到隐藏在草丛下的血迹,同时也不愿再与那个假仁假义的父亲见面,不愿等待大部队上来,而是在附近自行寻找可疑踪迹。

    可惜李道宗世家子弟,这方面的手段确实不怎么高明,一来二去,只是十几分钟,便偏离了原本的路线,走向了玉笔锋前山。

    一路毫无所得,李道宗无奈叹息一声,正准备反转,突然耳畔却意外听到远方依稀传来的交手声与惨哼之声。

    李道宗顿时眉目一凝,急速而去。

    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此地是魔门一个秘密基地,就大有可能还有其他魔门中人存在,就算没能跟住厉莫引,但找到其他魔门弟子,一样找得到秘宫所在。

    虽然那声惨叫极为短暂,交手时间也不长,但李道宗已经判明了方向,故而极快速地便到了事发地点。

    仔细一看,却是一名黑衣黑裤的蒙面人死在一棵大树之下,胸口受了一掌,胸骨塌陷,五脏六腑已经被震得粉碎,刚刚咽气没多久。胸口还是热的。

    李道宗心中疑惑,直接掀开了蒙面人的面巾,这一看登时大惊失色。死在自己眼前的人物竟然是朝廷三司的高手——“神喉”公羊喝止!

    当年便是因为遇到这个人,才有的叶清玄率领众人勇闯“万恶无极谷”。救出被困谷底的“天绝手”薛宫望和“鼎霸”魏无疚等一干三司高手,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与其再会的今日,竟然会是生死相隔……

    看着死不瞑目的公羊喝止,李道宗心中杂念纷生——

    他怎么会在这?

    以他的身手竟然会被人杀死?

    一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三司才会派公羊喝止这样的高手探查。

    李道宗轻叹一声,拱手道:“公羊前辈,得罪了。晚辈一定探查出何人出手杀害的您。一定会为您主持公道,替您报仇!”

    话音落时,李道宗皱眉按了按对方的塌陷的胸骨,咔地一声轻响,掌力扩散开来,对方全身骨骼竟然在这一瞬间全部崩碎!

    啊?

    !?

    这不是“魔僧”无怨和尚的武功么?想不到竟是这门可怕武技。

    这无怨和尚乃是大禅寺无念禅师的师弟,天资无双,但内心邪恶,为大禅寺所不容,原本有资格参悟“七彩玲珑舍利”。却因为谤佛行径而被剥夺。

    但此子贼心不死,秘密潜入大禅寺圣地,偷偷参悟了“七彩玲珑舍利”。一时武功大进,最终被无念发现并报之掌门,戒律院依规惩处,废掉其武功,赶出大禅寺。

    但万万没有想到,此人不但未曾因此绝迹江湖,反倒依靠一套从“七彩玲珑舍利”中参悟出来的诡秘功法,恢复了武功,甚至更进一层。并声称领悟到了佛的另一面,自行创立了“修罗寺”。创立十余门八品红级以上的武学,曾经以名闻江湖、并有机会问鼎天绝榜的枯木上人。便是“修罗寺”的高徒。

    但这“修罗寺”也只是出现了枯木上人这一名弟子而已,在其死在司徒凌峰手上之后,“修罗寺”便在江湖中销声匿迹,如此已经数十年光景。

    江湖人士早已揣测“魔僧”亡故,这个门派也随之消亡,但万万想不到,李道宗竟然在今天意外发现“修罗寺”的武功再现江湖。

    难道无怨和尚重出江湖,并于魔门勾结到了一处?

    公羊喝止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被人灭口。

    李道宗仔细搜查公羊喝止全身,顿时在他已经瘫软的胸口位置,发现一处鼓囊囊的小包,有什么东西被其缝在了皮肤之下。

    李道宗立即拔出长剑,小心翼翼地将其取出,却是一个骨质的小管,里面简单的有一张字条,上面奇怪地写着一段数字,李道宗完全不明其义,但他知道,这应该是三司内部极其机密的密码,心下不仅思索,想着自己是否应该立即反转,将此间事情报告给江南朝廷,告诉给那个智计无双的江水寒。

    可就在此时,一声冷哼从不远处响起,李道宗倏然回头,一道青色的身影缓缓在三丈外落定。

    “李道宗!?”看到此地情景,对方也是一个愣神,惊呼出声。

    “是你?”

    李道宗缓缓起身,看着来人,冷声道:“东方胥——”

    这位魔门风宗宗主,眯眼看着李道宗,接着又扫了一眼死在树下的公羊喝止,朗笑一声,道:“李道宗,上次让你逃出生天,想不到你又来找死!这一次,我看还有谁来救你!”

    “是么?”李道宗一抖手中“雾隐寒光剑”,凝声道:“公羊前辈的死与你们魔门有关?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向你讨个公道!”

    话音一落,手中宝剑已经化为一缕带着雾气的寒光,直奔东方胥的咽喉而来。

    东方胥眼中奇光乍现,他也是第一次正面领教一剑山庄的剑法,上一次出手击伤李道宗,也不过是趁着他剑心蒙尘、正协力摆脱心魔困扰之时,此时终于与李道宗正面交手,顿时理解这个“小剑神”并非自己想象的那般虚有其表。

    眼见对方剑光到了跟前,东方胥目光一凝,身子陡然化为一道虚影,瞬间向后退了两丈有余。登时让过李道宗剑法中最强的一点,忽地在半空中凝定了半刻,然后“飕”的一声。笔直掠回来,往李道宗迫去。

    倏然一拳轰至。在李道宗剑法最强一点之后露出的些许空隙,毫无花俏地对轰了一记!

    砰!

    一声闷响,两人一齐往后飘退。

    对方对时机的把握与对空档拿捏之准大出李道宗预料,暗道这魔门宗主果然手段高明,忍不住大喝一声:“好一招,东方宗主再受我一剑!”

    东方胥身形闪了闪,出现在一株大松树横枝上面,微微一笑。答道:“一剑山庄的剑法果然不俗,小剑神需得全力施展,莫让我太过扫兴才好。”

    话音一落,东方胥飘身而起,忽然一闪,现身于李道宗左侧十步许外,右手一拂,再化爪成拳,朝李道宗击去。

    李道宗冷哼一声,视对方的轻视如同无物。一步跨出,身子稍偏,手中长剑准确无误地劈在敌手迅快无伦的一拳上。

    蓬!

    双方乍合又飞。东方胥狂笑一声,身子被震退两丈之外,凝空一转,闪现间又出现在李道宗身侧,双手一展,狂风骤雨般的攻击随之降临!

    李道宗双目射出前所未有的精芒,紧盯着东方胥的来临,全身衣服无风自动,衣袂飘飞。手中宝剑闪发出漫天雾气,带着冷冷寒光。在身前布下一片光网,将对手的攻击尽数阻截。

    魔门风宗的至高武学。最厉害的地方在于速度。

    那并非只是比别人快上一点那么简单,而是内藏着玄妙的至理。

    若换了稍次一级的高手,亦发觉不出东方胥疾掠过来那身法暗藏着的精义。

    敌手虽似是笔直掠来,但李道宗却看出对方其实不但速度忽快忽慢,连方向亦不定,似进若退,像闪往左,又若移往右,教人完全没法捉摸他的位置。

    高手对垒,何容判断失误。

    由此可见东方胥的厉害至何等程度。

    李道宗一声赞叹,却是毫无惧色,手中宝剑施展开,密云不雨地一阵阻击之后,看见对手气息稍弱,立即平淡无奇地一剑刺去。

    剑身刚至一半,一阵龙吟虎啸似的风声,随剑而生,同时劲风狂起,波汹浪涌般往东方胥卷去。

    周遭忽地变得奇寒无比。

    借助“雾隐寒光剑”的特质,李道宗催逼出来的“铂系罡气”也带上了雾气和寒质,一瞬间东方胥仿佛置身寒冰地狱之中,连着血脉和筋肉都冻得发僵,本来快如闪电的动作顿时下降了数个等级。

    想不到李道宗还有此奇招,东方胥大叫声“来得好”,忽陀螺般急旋起来。

    奇寒的剑罡全给他快至毫巅的急转卸往四周。倏忽间,他欺入李道宗怀里,左肘往李道宗胸口撞去,速度之快,迅若鬼魅。

    李道宗微微一笑,剑锋倒转,以剑柄磕开了对方这一肘。

    接着两人在电光石火之间,剑手交锋,瞬间交击了百招以上,全是以快打快,凶险处间不容发。

    东方胥越打越是心惊,这李道宗小小年纪,不但罡气十足,就是他那可以剑罡叠加,威力越来越强,更有甚者,剑罡中释放的冰冷寒气,也越来越冷,只是双方近处的一番交战,不但东方胥的压力越来越大,同时身躯越来越冷,行动也越来越迟缓,就连他呼吸之间,都是寒气直冒,冷气入内,几乎连肺都给冻了起来!

    而且这种短兵相接,最耗精神功力,以他深厚的内功,亦不得不争取调元的机会。

    电闪间,东方胥忽地飘飞往后,想要拉开距离从容调息,然后伺机再战!

    李道宗也比他好不了多少,东方胥的速度太快了,迫得他大半的时间都处于守势。不过随着剑身罡气的凝聚,逐渐扳回劣势,此时见到对方倏然后退,李道宗知道此时机不可失,若是被对方缓解过来,自己的战斗必将陷入苦斗之中。

    看来有必要试试刚刚领悟的一招了!

    眉目一凝,李道宗手中凝聚了三十三招的剑罡,再次急剧凝聚,剑尖处登时闪耀出十字星般的耀眼寒光,接着剑尖一指,“咻”的一声,剑锋脱出一点不足鸡蛋大小的十字光芒,在东方胥不能置信的目光下,直接跨过数丈距离,射向自己心脏位置!

    东方胥魂飞魄散,最后关头奋力回避,但他那速度堪称变态的却依旧避之不及,左肩微微一震,啪的一下爆起一团血芒,整条左臂登时无法运动。

    啊!?

    东方胥骇然之际,想不到世间还有次急速剑罡,让他引以为傲的都成了摆设,不等身体落地,他已空中转身,不要命地飞逃而去。

    终于进化出第三十五剑的李道宗,心底之畅快难以描述,单剑倒转,循着东方胥的身影,急追而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