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3】正气凌然
    贺家庄已经完全沸腾,喊杀声此起彼伏,无数身影不要命地冲向肆虐的厉莫引。

    而在庄外一处高楼上,李道宗却是目呲欲裂,几次三番想要出手,都被身边的“雷尊”晋亥挡住,最后一次,当蒋丰身死当场时候,李道宗已经是怒不可遏,却不料被晋亥在背后偷袭,直接点了身上要穴,只能看着贺家庄内好汉们枉送性命!

    “混蛋!晋亥,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李道宗千思万想也没料到晋亥会对自己出手。

    “雷尊”晋亥淡然一笑,道:“少庄主,正所谓父子同心,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节骨眼上,若是庄主不出面平息魔患,我们之前所作的一切,死的那么多人,岂不都白忙一场了?”

    李道宗气得声音颤抖,怒道:“这就是你们的计划?这就是你们的算计?我父亲?这种手段,算什么英雄好汉,算什么剑中君子?”

    晋亥冷冷看着李道宗,沉声道:“我只是遵照庄主的吩咐。重要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除魔务尽,如果不是机关算尽,令厉莫引逃了怎么办?”

    “那你就如此冷血,看着这些人无辜枉死?我一剑山庄如此处事,就不怕江湖非议吗?”李道宗悲愤喝问。

    晋亥冷笑一声,刚要答话,冷不防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要怪也是怪他们实力不济,又报仇心切,与我一剑山庄何干?”

    李道宗倏然怔住,看着仪表堂堂的李幕儒破空而至,一张和善可亲的脸庞、一身儒雅至极的衣衫,从容有度的气势。李幕儒真是好卖相,飘于胸前的三缕长须让他有如令人敬仰的一代大儒,恐怕就算是儒林学院的严静流到此。也就是这番景象了吧……

    “父亲……”李道宗怔怔地说出这两个字。

    但这两个字落入李幕儒的耳中,却是像刀一样刺中他的心灵。

    忍不住恶意横生。却勉强压下爆发的怒火,冷冷瞥了儿子一眼,沉声道:“逆子,差点坏了我的大事!”

    “父亲,你……”

    “闭嘴,我不想听到你的废话!”李幕儒转身看向晋亥,沉声道:“我们的人都布置好了吗?”

    想不到李幕儒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自己,直接便是无情的训斥。李道宗陷入了呆滞当中。

    “回庄主,已经布置妥当!”

    “好!待里面的人死得差不多了,厉莫引消耗大半罡气,我再出手,一举将厉莫引格杀!”

    “遵命!”“雷尊”晋亥一拱手,看着旁边陷入震惊的李道宗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此时的李道宗完全被父亲的布置震惊了……

    就是这样一位当代儒侠,剑中君子,就是这位自己曾经尊敬的父亲,说出的话却是让人心寒不已。

    这还是自己那个悲天悯人的剑中君子吗?

    还是那个教导自己中庸之道。善意待人的父亲吗?

    ……

    李道宗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所有纠结不堪的情感最后总结出一个词汇——“虚伪”!

    **********

    赵幻嫣的出手,固然一时缠住了“血蝠”厉莫引。但同时也让她陷入了极度的危险当中。

    面对赵幻嫣的枪势,厉莫引冷哼一声,右脚血光一凝,缠绕上一层乌黑血腥的诡异罡气,整只脚变得如同金属一般,倏然改向,猛地向下方踩去,正迎着赵幻嫣的头顶百汇。

    同时双爪一绞,顿时把“快剑”高欢的精钢剑抓在手中。几下便揉成了一团烂铁,要不是高欢后退快速。只怕他一双手臂也留不下来!

    当当当……

    密密麻麻的交击声暴起,赵幻嫣这一枪刺出不知道有多少记敲在厉莫引这一脚之上。但尽管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对方从天而降的一脚如同定海神针一般,毫不偏移地点向她的头顶!

    不远处杜铁心和贺昆拼命赶来,但依然来不及救援,赵幻嫣危难之际只能靠自救!

    赵幻嫣一声惊呼,身形连忙下挫,否则必将死在对手这一脚之下,长枪一收,漫天枪影蓦然消失,接着在众人诧异神色下,赵幻嫣一个转身,消失的金枪从肋侧电闪刺出,正是“枪王”赵飞鹏拿手武技——回旋枪!

    在一股旋转气劲的带领下,这一枪的威力陡然增加了一倍,轰然刺中厉莫引的脚心,赵幻嫣接着这一枪的反弹,直接遁回房屋之内,避开了要命的一脚。

    这时“铁浮屠”贺昆和“铁手”杜铁心也一起赶到,他们二人四只手,荡起漫天掌影,分别从左右两侧围攻了上来。

    “找死!”

    厉莫引大吼一声,左手与“铁浮屠”贺昆对了一掌,登时令其浑身一震,嘴角溢血,同时抬脚戳中对方胸口,砰的一声,破了对方的,直接踢飞出去十余丈距离,倒地后大口吐血,胸骨不知碎了多少根;

    而另一手却与“铁手”杜铁心抓了个正着,看着对方惊恐的面孔,厉莫引狞笑一声,嘲讽道:“铁手?我叫你无骨手!”

    右手猛一用力,咔嚓一声,登时将这位“铁手”的右手捏了个粉碎!

    杜铁心惨叫一声,满脸惊现恐惧之色,眼看着对方伸出另一只手,就要捏碎他全身骨头,冷不防一道锐利剑气袭来,擦着他的身前而过。

    厉莫引惊咦一声,退后两步,而杜铁心趁着这个时机落下房顶,狼狈鼠窜了出去,连头都不敢回!

    厉莫引嗤笑一声,慢慢转身,正对着缓缓现身的对手——

    毫无疑问,正是“剑君”李幕儒。

    “怎么?肯出来了?”厉莫引嘲讽不已的问道。

    李慕儒一身儒衫,三缕长须飘于胸前,正气凌然地道:“诸位英雄请稍退一步,让李某人向这畜生讨教一二!”

    **********

    贺家庄的上空,光华万里,十条硕大的光龙在空中飞舞,将漫天缠绕飞行、不时喷涂血色光波的巨型蝙蝠一一击落,地面上群雄喝彩声此起彼伏,李幕儒不愧是天绝级别高手,面对魔门血宗的厉莫引,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厉莫引尽管魔功奇诡,但在李幕儒数十年正宗玄功的雄厚压力下,也只能疲于应付,逐渐居于劣势,而且他自以为傲的“尸幻魔芋”也在李幕儒的充足准备下失去了作用。往往十招才能还手一招,已经是被动挨打地步。

    据此不远,李道宗站立高楼之上,闭目运功,全力冲击被点的穴道,父亲的做法他完全无法赞同,为了虚名,机关算尽,漠视人命。

    但木已成舟,李幕儒所有的设想基本都已实现,相比于揭露父亲的虚伪,杀死厉莫引更加重要。

    他要冲破穴道,他要亲眼看着厉莫引授首。

    嗡!

    天元穴位置一亮,李道宗如同被高手打了一拳,顿时嘴角溢血,不过天元穴一开,真气运转更加自如,冲击其他穴道也更容易许多。

    一剑山庄的计划太完美了,但越是完美的东西,其实越容易被意外打碎。

    眼见远处一道剑光闪过,厉莫引惊呼一声,飞速后退。

    剑光追击而上,顿时扫过厉莫引的身躯,李幕儒的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一抹微笑——

    成了!

    群雄欢呼雀跃,但紧接着,这股雀跃便换成了惊怒。

    眼看厉莫引的身躯被劈成两半,却倏然一震,砰然间化身无数黑色小蝙蝠,唧唧咋咋地叫着,一哄而散,四散飞逃。

    不好,厉莫引要跑!

    群雄登时大乱,各自挥舞着兵器不停追杀这些巴掌大的小蝙蝠,就连李幕儒也一时乱了手脚,只是用充沛的剑气扫过天空,大片蝙蝠在罡气攻击下砰然变成一片彩烟。

    李道宗大喝一声,顾不得罡气过猛,喷出一口鲜血,登时冲开了身上被封的几大穴道,变得重获自由。

    李道宗面色阴沉,提着宝剑,并不截杀漫天血蝠,而是冷冰冰的盯紧了一个方向,秘密潜行过去。

    **********

    面对漫天蝙蝠,那奇异的飞行路线,便是李幕儒也做不到完全堵截,眼看着不少蝙蝠倒飞过高墙,飞出庄院外。

    现场顿时一片懊恼的惊呼声。

    狗吠声也就在这时候响起来。

    数十头种类不同的大狗在被松开口罩后,狂吠着向高墙那边追出。

    李幕儒从天而降,看着厉莫引消失的方向,脸色铁青。

    杜铁心忍着右手粉碎的剧痛,上前道:“庄主放心,有这些特种獒犬的追踪,便是厉莫引,也绝对无法逃出生天。”

    “如此最好!”

    李幕儒冷冷答复,连多看这个下属一眼都不愿意。

    这时赵幻嫣等一干高手赶来,李幕儒方才脸色一松,紧张扶住杜铁心的肩膀,急道:“杜兄赶快医治伤势,这厉莫引就交给老夫好了,诸位放心,李某既然远道而来,就一定会根除这个血魔!”

    “谢剑君为我们做主!”

    “杀了血魔,杀了厉莫引!”

    ……

    李幕儒一摆手,一干已经唯他马首是瞻的群雄,立即随他而去。

    牵着那些大狗的江湖好手同时放开脚步,来到了高墙下,立即纷纷挟着那些大狗拔起来,翻越高墙,追出庄院外。

    他们随即追进一片沙漠,这当然是幻觉,那些狗却没有被幻觉迷惑,嗅索着厉莫引滴在地上的鲜血疾追向前去。(未完待续。)

    ps:周末了,这一章就不防盗了,因为不适应,老是忘改过来,哈哈……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