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1】藏剑老人
    在风山父女的指引下,众人快速前行,没过多久便已到一处绝壑之前。

    风山回头向叶清玄等众人道:“下到壑底,再经过一处水洞,就到藏锋谷。当年双子峰的右峰在地震中倾倒,掩盖了棋盘原,也挡住了我们藏锋谷的进出口,这个地方,还是后来寻觅很久才找到的唯一出路。这段下壑途径极不好走,诸位小心一些,我这就先下去了。”

    众人看到风山先行,而毫不避讳地留下了女儿风青青,知道对方这是表明并无陷阱,也就都无所谓,仔细看着风山下去。

    展眼看去,那壑黑洞洞的,不知多深。

    风山把头一低,手脚并用,如同壁虎一般直下深壑。

    众人有样学样,由如花大和尚将叶清玄捆在背后,互相照应着,向下而去。

    那壑深逾百丈,虽然两壁略带倾斜,并未完全陡立,且已经人工,略除草树,辟有落下手足的位置,看似危险,实则非常安全。

    此时天色已晚,壑深树密,月光难透,众人紧跟着风山父女,又转折几回,在一片松萝覆盖之下,进入一古洞。

    二人人洞以后,越发黑暗,伸手已然不辨五指。

    如花左右看了一眼,嗡声道:“这位藏剑老人,真个古怪,倘若就住在这么一个黑洞之内,岂不闷死?”

    风山看了如花一眼,呵呵一笑,并未答话,只是引着众人一路前行。

    转过几个弯道,众人耳边传来水声荡荡,洞势也似逐渐往下倾斜,不一会便到了一处地下暗河边缘。

    风青青又行数步。抢在众人前边到了岸边,回头道:“出此水洞,便到寒家。诸位暂请稍歇。待小妹唤人相接。”

    说罢合掌就唇,低作清啸。

    众人聚精观看。

    过不多时。洞中深处略见火光微闪,风山笑道:“谷中之人已然驾舟来接,叶小友伤处不能动转,烦请大师傅再背上船吧!”

    众人自然并无异议,这时暗河远处的那点火光已越来越大,众人看清那是一艘很普通的梭形小船。

    船头插着一根松油火把,一个青衣小童在船尾操舟,双桨拨处。霎时便到面前。

    小童一跃上岸,垂手叫声:“青姐。山叔。”

    两只大眼,却不住连眨,看着跟在后面的一众外人。

    风青青笑向小童问道:“大仁,怎的这晚还不睡?”

    小童大仁答道:“自青姐和山叔走后,老太公日夜轮流,派人在水洞迎候,此刻轮到我值班。”接着目光又在人群中扫了一眼,有些悲伤道:“青姐,飞哥还是没有找到吗?”

    风青青心中一疼。缓缓道:“大仁不伤心,我哥哥福大命大,一定会救他出来的。你莫要担心。快些行舟,回头我把你想学已久的‘海鹤钻云’轻功教你。”

    小童欢喜地点头,招呼众人上了小船,卖足了力气划船,船头水声汩汩,竟比来时快了数倍。

    众见这小童,不过十二三岁,伶俐可爱,明明是个小孩。却被人叫做“大人”,问起风青青。才知是她族侄,名叫风大仁。是大仁大义的大仁,因极得藏剑老人喜爱,常日陪侍身边,不好铸剑,却喜好剑法,已然得了不少传授。

    舟行极快,几个转折过去,已到水洞出口。

    一出洞外,众人眼前一亮,不觉一声惊呼。

    原来那水洞出口之处,却是一片湖荡,湖虽不算太大,亦不甚小,水却清澈异常。四面高峰环拥,壁立千仞,宛如城堡。

    这时明月正中,月朗星稀,环湖花树,为柔光所笼,凝雾含烟。

    岸上灯光掩映,人家并不见多,但却充满了一片清妙祥和、安谧之气。

    湖岸一片平整天地,小童风大仁看着岸头催舟上前,其行如箭,不一会便到了渡头。

    众人心悬叶清玄伤势,不等小舟靠岸,几人便已捧定叶清玄,凌空纵过。落地之后,风青青便已领着众人,向一座上下两层的玲珑楼阁,如飞跑去。

    那座楼阁,虽然共只两层,方圆却有十丈,通体香楠所建,不加雕漆,自然古趣。

    众人到了阁前,风青青高声喝道:“老太公,快出来救人啊!”

    说完又带着众人冲入小楼。

    阁中陈设,也极为雅洁。最妙的是四面轩窗大开,湖上清风徐来,幽馨时至,令人心清神爽,尘虑全消。

    众人随着风风火火的风青青转过屏风,刚抢上楼梯,就听得一个苍老清亮的声音问道:“是青儿和阿山回来了么?可有亦飞的下落?怎么如此多人?慌慌张张的,出了什么事情?”

    风青青哪顾答话,一跃登楼,众人随之而上,在风山指示下,把叶清玄轻轻放在靠壁的一张软榻之上。

    这时清风一转,一股炎热气息从一旁传来,众人骇然转头,只见一名面容清癯、头发花白、一缕长须飘于胸前的黄衫老者出现在众人面前,呼吸畅意,胸中犹如雷鸣,明显修习的是一门怪异内功,只是双眼电芒的威势,便让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天绝级别的高手!

    老人对齐濡林等人的惊讶视若无睹,只是把目光放在了风山和风青青身上。

    而风青青转身对老者急急叫道:“老太公,他在前山误中我的‘透骨神针’,虽然爹爹截断血脉,但时间业已不短,老太公快来与他医治。”

    “哦?中了透骨神针?”

    那位明显就是藏剑老人的老者挪步到了跟前,翻看了一下叶清玄的眼皮,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就在如花急得冒火的情况下,淡然道:“既然他能惹你动用神针,说明是他招惹了你,你跟你爹都是不入江湖,涉世未深,哪里懂得人心险恶。这种人,不过仗着你的同情进入我藏锋谷罢了,所求不过是铸剑而已。哼,存此不良之心,死了活该!”

    说完转身便要离去。

    啊?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总算有些明白为何风山这对父女脾气为何如此古怪了,原来上边还有个更古怪的藏剑老人。

    宗轩上前一步,道:“前辈误会了,我等的确是为求剑而来,但我兄弟中了毒针,却也是一场误会!”

    藏剑老人理也不理,继续走远。

    风山连忙上前拦住,低声道:“师尊,却是我等误伤了此人……”

    “嗯?此话当真?”藏剑老人犹疑了一下,接着压低声音道:“这里有师父,别人欺负不了你,有什么话放胆说……”

    旁边的风青青急不可耐,高声道:“老太公,你到底救不救?”

    藏剑老人一转身,冲着风青青道:“我不救,怎么着?”

    风山连忙又转身回来,开始劝女儿,“青青,青青,别激动,好好跟师尊说话!”

    风青青一把将父亲甩开,指着藏剑老人道:“好,你不救!行,人是我刺的,命是我收的,大不了救不活了,我一命抵一命!”

    藏剑老人哈哈一笑,道:“嘿呦呵,挺有种!我这人吃软不吃硬。你想死是吧?好,你抵命之后,我给你打造个最好的骨灰匣,让你爹天天抱着以泪洗面!”

    “师尊,师尊,不能如此,不能如此……”

    风山连忙又去劝师父。

    “你赶紧给我救人,不然我一把火烧了你的破楼!”

    如花挠着后脑勺,呆愣愣地想——这不应该是我台词吗?

    “烧,有种你都烧了……”

    众人一副目瞪口呆地看着二人斗嘴,谁也想不到一个打铁铸剑的老头原来嘴会这么碎!

    眼看这场争斗就要无休止地进行下去,旁边的齐濡林忍不住吼道:“二位能否稍后再争论,请先救我的朋友。”

    藏剑老人嚷道:“你说救就救啊?她惹的货,你让她去救!”

    宗轩气不过,道:“只要前辈肯救人,代价任开!”

    藏剑老人揉了揉鼻子,直接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叶清玄旁边,嘀咕道:“早说啊!这可是当年‘天下第一奇人’专供给我的解药,用一颗少一颗,很贵的!”

    藏剑老人特别把“贵”字咬的清晰,但众人脑海却是“嗡”的一声,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天下第一奇人”这个名号上。

    宗轩是久闻大名,齐濡林是心有所想,而如花完全就是听到了熟人!

    如花道:“前辈所说的‘天下第一奇人’……该不会是藏花先生吧?”

    “除了他还有谁?”

    藏剑老人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青色丹药,给叶清玄喂了下去,叶清玄登时脸色好转,呼吸平稳了下来。

    众人不免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藏剑老人一回头,好奇道:“现在的年轻人能知道藏花的不多了……怎么?你们听说过他?”

    齐濡林和宗轩大奇,不明白怎么如花会听过这个名字,他会关注这个?

    众人齐齐看向如花,而大和尚挠了挠脑袋,开口道:“啊,认识,还挺熟。上个月刚看见,狗肉烤的不错。”

    当啷一声,藏剑老人手里的瓷瓶就掉到了地上,回头看着如花骂道:“你个秃驴见到鬼啦?那货一百年前就死翘了!”

    众人同时点头,宗轩和齐濡林也是不能置信地看着如花。

    如花一拍脑袋:“啊,对了,季老头说这事还不能说……”

    “季广岚也没死?”这回连宗轩和齐濡林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