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有谷藏锋
    鬼徒、蝴蝶两名魔门高手一阵调笑,那玄衣少女涉世不深,哪里骂得过二人,几句言语便气得眼眶泛红,怒声道:“那是人家哥哥,亲哥哥……你们这些恶徒,自从进山以来,就没做过一件好事,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又抓了我哥哥,这次你们落到本姑娘手里,有你们好瞧的,赶紧束手就擒,免得受皮肉之苦!”

    二魔听得哈哈大笑,而远处叶清玄等人却是不断摇头。

    这小妞根本就是未入江湖,此等凶徒岂会束手就擒?

    不过既然她江湖经验尚浅,又是如何发现被人跟踪的呢?齐濡林、宗轩二人几乎同时意识到是此地另有高人在场,指点那个少女发现的二魔,于是立时四下观望,查找对方可能出现的位置。

    而叶清玄却在是拍了拍他们肩膀,低声道:“甭找了,人在那女孩身后二丈外的大石后面!”

    二人同时一凛,心中不免对叶清玄六识之强悍而心悸不已。

    怪不得这小子每每都能在最后关头发现危险,这里相距玄衣少女处将近三十丈距离,他还能精确发现隐藏人物的位置,这一点让二人自愧不如。

    此时二魔取笑了玄衣少女一阵,那蝴蝶话锋一转,说道:“说说笑笑已经浪费许多时间,不如姑娘跟我们回去,告知贵兄长手上柴刀到底是何人打造,我家主人愿意花大代价请他老人家出山,只要他肯为我家主人铸剑,荣华富贵都是小事……”

    玄衣少女冷哼一声,道:“我们才不会给你们铸剑,阿爹说你们不是好人,铸剑也只会害人!再说了。我们都是山里人,要你的荣华富贵有什么用处?”

    蝴蝶呵呵一笑,正待说话。旁边鬼徒已经大为不耐,冷哼一声。道:“跟这个小丫头磨什么嘴皮子,小心她是缓兵之计在等援兵……我们先抓了她再说!”

    话音一落,鬼徒身形已纵跃而起,身形忽隐忽现,接着又一分数身,一时间半空中鬼影重重,不知对方到底从哪个方向扑来。

    那玄衣少女娇喝一声,竟然从腰后拿出一个小药锄。锄头精光灿灿,放佛人间宝器,手中一钩一犁,使出难得一见的怪异招式,就像在田地间犁地,又像在半空中挥毫泼墨,意态恬淡地随手画出一道道粗如瓷碗的发光线条,抵挡住了鬼徒四面八方而来的扑击身影。

    噗噗噗……

    许多虚幻的身影在发光的线条中破灭,玄衣少女得意一笑,冷不防身后传来冷哼一声。“小丫头,道行还差的远呢!”

    骇然回头时,鬼徒一爪已经到了面前。仓皇之下玄衣少女用药锄抵挡,却被对方顺势抓住,猛地一拽,双方甫然接近,另一爪急奔少女咽喉,便要将她生擒活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就在此时,一声怒斥从不远处的大石后传来,猛然间窜出一条五旬左右的半老壮汉。手中一条纯铜大扁担,呼啸着便朝鬼徒的后脑袭来!

    罡风呼啸。竟也是有先天境界的实力。

    鬼徒、蝴蝶两名魔门高手一阵调笑,那玄衣少女涉世不深。哪里骂得过二人,几句言语便气得眼眶泛红,怒声道:“那是人家哥哥,亲哥哥……你们这些恶徒,自从进山以来,就没做过一件好事,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又抓了我哥哥,这次你们落到本姑娘手里,有你们好瞧的,赶紧束手就擒,免得受皮肉之苦!”

    二魔听得哈哈大笑,而远处叶清玄等人却是不断摇头。

    这小妞根本就是未入江湖,此等凶徒岂会束手就擒?

    不过既然她江湖经验尚浅,又是如何发现被人跟踪的呢?齐濡林、宗轩二人几乎同时意识到是此地另有高人在场,指点那个少女发现的二魔,于是立时四下观望,查找对方可能出现的位置。

    而叶清玄却在是拍了拍他们肩膀,低声道:“甭找了,人在那女孩身后二丈外的大石后面!”

    二人同时一凛,心中不免对叶清玄六识之强悍而心悸不已。

    怪不得这小子每每都能在最后关头发现危险,这里相距玄衣少女处将近三十丈距离,他还能精确发现隐藏人物的位置,这一点让二人自愧不如。

    此时二魔取笑了玄衣少女一阵,那蝴蝶话锋一转,说道:“说说笑笑已经浪费许多时间,不如姑娘跟我们回去,告知贵兄长手上柴刀到底是何人打造,我家主人愿意花大代价请他老人家出山,只要他肯为我家主人铸剑,荣华富贵都是小事……”

    玄衣少女冷哼一声,道:“我们才不会给你们铸剑,阿爹说你们不是好人,铸剑也只会害人!再说了,我们都是山里人,要你的荣华富贵有什么用处?”

    蝴蝶呵呵一笑,正待说话,旁边鬼徒已经大为不耐,冷哼一声,道:“跟这个小丫头磨什么嘴皮子,小心她是缓兵之计在等援兵……我们先抓了她再说!”

    话音一落,鬼徒身形已纵跃而起,身形忽隐忽现,接着又一分数身,一时间半空中鬼影重重,不知对方到底从哪个方向扑来。

    那玄衣少女娇喝一声,竟然从腰后拿出一个小药锄,锄头精光灿灿,放佛人间宝器,手中一钩一犁,使出难得一见的怪异招式,就像在田地间犁地,又像在半空中挥毫泼墨,意态恬淡地随手画出一道道粗如瓷碗的发光线条,抵挡住了鬼徒四面八方而来的扑击身影。

    噗噗噗……

    许多虚幻的身影在发光的线条中破灭,玄衣少女得意一笑,冷不防身后传来冷哼一声,“小丫头,道行还差的远呢!”

    骇然回头时,鬼徒一爪已经到了面前,仓皇之下玄衣少女用药锄抵挡,却被对方顺势抓住,猛地一拽,双方甫然接近,另一爪急奔少女咽喉,便要将她生擒活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就在此时,一声怒斥从不远处的大石后传来,猛然间窜出一条五旬左右的半老壮汉,手中一条纯铜大扁担,呼啸着便朝鬼徒的后脑袭来!

    罡风呼啸,竟也是有先天境界的实力。

    鬼徒、蝴蝶两名魔门高手一阵调笑,那玄衣少女涉世不深,哪里骂得过二人,几句言语便气得眼眶泛红,怒声道:“那是人家哥哥,亲哥哥……你们这些恶徒,自从进山以来,就没做过一件好事,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又抓了我哥哥,这次你们落到本姑娘手里,有你们好瞧的,赶紧束手就擒,免得受皮肉之苦!”

    二魔听得哈哈大笑,而远处叶清玄等人却是不断摇头。

    这小妞根本就是未入江湖,此等凶徒岂会束手就擒?

    不过既然她江湖经验尚浅,又是如何发现被人跟踪的呢?齐濡林、宗轩二人几乎同时意识到是此地另有高人在场,指点那个少女发现的二魔,于是立时四下观望,查找对方可能出现的位置。

    而叶清玄却在是拍了拍他们肩膀,低声道:“甭找了,人在那女孩身后二丈外的大石后面!”

    二人同时一凛,心中不免对叶清玄六识之强悍而心悸不已。

    怪不得这小子每每都能在最后关头发现危险,这里相距玄衣少女处将近三十丈距离,他还能精确发现隐藏人物的位置,这一点让二人自愧不如。

    此时二魔取笑了玄衣少女一阵,那蝴蝶话锋一转,说道:“说说笑笑已经浪费许多时间,不如姑娘跟我们回去,告知贵兄长手上柴刀到底是何人打造,我家主人愿意花大代价请他老人家出山,只要他肯为我家主人铸剑,荣华富贵都是小事……”

    玄衣少女冷哼一声,道:“我们才不会给你们铸剑,阿爹说你们不是好人,铸剑也只会害人!再说了,我们都是山里人,要你的荣华富贵有什么用处?”

    蝴蝶呵呵一笑,正待说话,旁边鬼徒已经大为不耐,冷哼一声,道:“跟这个小丫头磨什么嘴皮子,小心她是缓兵之计在等援兵……我们先抓了她再说!”

    话音一落,鬼徒身形已纵跃而起,身形忽隐忽现,接着又一分数身,一时间半空中鬼影重重,不知对方到底从哪个方向扑来。

    那玄衣少女娇喝一声,竟然从腰后拿出一个小药锄,锄头精光灿灿,放佛人间宝器,手中一钩一犁,使出难得一见的怪异招式,就像在田地间犁地,又像在半空中挥毫泼墨,意态恬淡地随手画出一道道粗如瓷碗的发光线条,抵挡住了鬼徒四面八方而来的扑击身影。

    噗噗噗……

    许多虚幻的身影在发光的线条中破灭,玄衣少女得意一笑,冷不防身后传来冷哼一声,“小丫头,道行还差的远呢!”

    骇然回头时,鬼徒一爪已经到了面前,仓皇之下玄衣少女用药锄抵挡,却被对方顺势抓住,猛地一拽,双方甫然接近,另一爪急奔少女咽喉,便要将她生擒活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罡风呼啸,竟也是有先天境界的实力。(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