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5】魔踪再现
    山中虽然凉爽,但午后气温也极是炎热。

    好在那远处玉笔峰前,有一弯伊水流过,微风拂过河面,风润气爽,颇为宜人。

    众人来到河边,见那河床稍阔,烟波浩渺,被那将落未落的斜阳、散绮、余霞一照,倒影回光,闪动起亿万金鳞,十分雄快奇丽。

    对面岸上,千竿修竹,翠筱迎风,声如弄玉,景色看去甚是清幽。

    见风景如画,众人俱都是神清气爽,眼前一条十丈宽的河流挡在面前,叶清玄轻身提纵,轻松一跃而过。

    其他人有样学样,不过十丈距离对他们来说完全不是难度,便是众人中轻功最差的如花,也是过得轻松写意。

    只是归鳖生、呼延云柱和郑云彪三个连先天都没入的家伙,却是个麻烦。

    如花脾气焦躁,直接过去拎住腿脚,如同炮弹一般丢过河岸,这一边展羽哈哈大笑,一把一个,将晕头转向的三人接落地面。

    几个后辈好不狼狈,只有归鳖生满脸通红,似乎这腾云驾雾般的高手感觉,让他大为兴奋,差点就要求再玩两回。

    呼延云柱和郑云彪见之,忍不住大翻白眼,骂了句“犯贱”。

    “好美的风景啊!”齐濡林畅然一生,状态潇洒风流。

    他自叶清玄输入九阳真气之后,身体大为好转,已经近二十年没有如此轻松感觉,从原本的生无可恋,到了此时大有转机,看到希望,心态无疑是众人中最好的一个。

    “的确如此,山水如画。却是人间佳境。”宗轩附和出声。

    归鳖生在人后听了,嘟囔道:“再好的地方有什么用?住了一群王八蛋,天天干那个烤鸟煮鸡的蠢事。大煞风景!”

    “是焚琴煮鹤,什么烤鸟煮鸡!”展羽无奈提醒道。

    归鳖生呵呵大笑。挠着后脑勺道:“我就觉得这词就不太对嘛!”

    众人不免哄笑,但归鳖生的话虽有误,但道理没错。

    想及此处美景竟然住着一些凶狠恶人,众人不免心情稍差,默不作声地聚拢一处,往竹林之中信步而行。

    这片竹林甚是广阔,穿出竹林,眼前突出一座孤峰。峭壁云横,山容如黛,颇称灵秀。

    瀑布自峰顶飞泻,轰轰发发,玉溅珠喷。

    叶清玄方才仰头观赏,突然似见峰头人影微闪,心中一动,连忙一摆手,拖着归鳖生便退回竹林,藏在一颗大石之后。

    同一时间。其他人等也都注意到了变化,纷纷藏匿身形,静观其变。

    果然待不多时。自峰头飞落一个玄衣少女。

    那少女不但一身玄色劲装,就连头上青丝,也是用的玄色丝巾包扎。下得峰来,微一偏头,向竹林之内斜睨一眼,又万分谨慎地看了一眼身后峰顶,即行走往河边。

    叶清玄在林中暗处,从侧面看去,只觉得此女丰神绝美。体态婀娜,见她走向河边。似要过河。

    少女下峰之时,轻功不俗。但也不过是刚入先天的模样,此处河宽十丈,过河难度不小。叶清玄与众人对视一眼,眼神一个交流,都明白要跟上这名女子,看看她是什么人,为何鬼鬼祟祟地从玉笔锋上下来。

    众人武功高出那女孩整整一个层级,即便女孩再机警,也无法发现他们分毫。

    那少女走到河边,先向左右一望,见无旁人,遂伸手折断一竿翠竹,去掉枝叶,成了四尺长短的竹杖。在手中微一掂量,玉手微扬,一根竹杖,向河中掷去三四丈远。接着身形紧跟随势纵起,落至河面上时,正好踩在竹杖之上,劲道顺着水面滑行,宛如踩着滑板一般,一路轻松滑过十丈水面,到了河对岸,足尖轻点,稳稳落在对岸。

    好俊的轻功。

    宛如惊鸿过眼,美妙无伦。

    叶清玄暗暗赞叹之余,心中也是猛然一动。

    此女年纪轻轻,武功已臻上乘,在江湖中难得一见,但她为何会从这玉笔锋上下来,难道她是玉笔锋的人马?亦或者有别的人盯住了这个凶地不成?

    女子身份神秘,但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了解玉笔锋的最佳途径。

    叶清玄稍微示意,众人就要跟上玄衣女子,准备出手将其制服,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玄衣少女落下的山峰上,又传来两声衣袂破空的声响。

    众人连忙再次隐匿身形,却见到两名身法异常诡异的先天高手从天而降,一人浑身利落的短衣打扮,黑巾遮住半张脸,如同刺客,而另一人则是罩着斗篷,带着花蝴蝶的面具。

    前者身法恍如如同鬼影,即便是大白天,却给人一种飘忽不定、恍如鬼魅的感觉;而后者则如同一片落叶,不带一丝烟火气,轻轻飘落,瞬间滑翔出去十余丈距离。

    二人一落地,气机便已盯住了远处的女子,其中带着蝴蝶面具、身形高大的神秘人沉声道:“鬼徒,我们总算发现了这个丫头的下落,这次说什么也要发现对方的隐秘所在,让我俩立下头功。”

    那鬼徒森然一笑,拿出一把短剑,在舌头上添了口,道:“蝴蝶,你说我们为何不直接抓住她,我有的是办法让她把知道的一切吐出来!”

    “不可!”名蝴蝶者答道:“这些人性子烈,师尊他们还要利用这些人打造那件东西,如果能探查到他们的隐居之所固然最好,但绝不能轻易伤害性命,不然弄不好我们俩还要搭上性命!”

    “嗤,麻烦!”鬼徒嘟囔一句,率先闪了出去。

    而那蝴蝶双臂一展,宛如一只诡异巨大的蝴蝶,擦着地面,向前方滑翔而去。

    此二人一去,众人瞬间聚拢到一处,展羽眉头紧皱,道:“这二人是魔门的人,看样是不是鬼宗就是毒宗……”

    “是鬼宗和血宗……”见众人看过来,齐濡林解释道:“那个蝴蝶身上的血腥气非常重,血宗的功法必须以人血或是异兽之血冲和戾气,不然人就会疯掉,而且也有从血液中汲取元气和罡气的功效,这让他们的气息与常人大为不同。我与血宗之人交过手,故而认得。”

    叶清玄等人翘了翘大拇指,赞赏齐濡林的见多识广,反倒是宗轩有些奇怪,偷偷打量了齐濡林一番,心生疑窦。

    “现在我们怎么办?”展羽问道。

    叶清玄想了想,道:“看来那姑娘跟魔门中人不是一伙,我们不如一路跟随上去,看看那二人要做什么事,如果对女子不利,不妨随时出手救援。”

    “如此也好。”

    众人觉得这是个办法,冒然上前,有可能吓到那名女子,引起敌意和误会就不合适了。

    不过虽然是上前营救女子,但这玉笔峰下也不能不留人监视,于是实力稍低的归鳖生、郑云彪和呼延云柱三人,被留在当地,秘密监视,同时担心三人遇到敌方高手力有不逮,于是展羽自告奋勇,也留了下来。

    叶清玄则与齐濡林、宗轩和如花四人,一路跟了下去。

    这一跟便越过了三座山峰,玄衣少女在最前方步下加快,宛如电掣星驰,在险峻绝顶的山道之中,如飞纵跃。

    那魔门二人也是轻功极好,虽然路途甚生,但亦步亦趋,未曾被她抛下。

    至于叶清玄四人更是轻松写意,不过实力稍弱的齐濡林,多少有些微微气喘,宗轩也已经是额头见汗。

    此时残阳早坠,人山甚深,暮色已重。

    眼前又是一座峻拔孤峰。

    叶清玄等人一面追踪,一面暗自警惕。

    现在的局面,真的有些叫做自作自受。

    众人此时早已深入钟南山中麓范围,乃是真正的荒山野岭,人迹罕至。

    这一路跟随,穿山入林,四人才发现此时竟然已经完全迷路,早已失去方向感,只能跟着对方继续深入,就算是想要折返也已经来不及。

    到底是什么人会住在这等穷山恶水之中呢?这一点未免令人生疑。而且就凭此女这身轻功和罡气的韧力,来头绝不在小,自己一行人深入此地,要是受到敌人埋伏,笑话可就大了。

    四人中只有如花战力完好,真要出事,绝对后悔不迭。

    但就在四人不得不继续跟踪下去的时候,前方突然情况突变,在拐过一个山角之后,原本在前面一直紧跟着玄衣少女的魔门两个高手,呆愣愣地站在地上,一副戒备神色地盯着对面崖壁。

    四人连忙藏匿身形,仔细一看,却原来是那玄衣少女未曾远去,就在转角山道之上,卓然而立。

    两名魔门高手冲的太急,结果正好在这个山弯弯处被对方直接面对面地识破。

    此时正面看去,那玄衣少女更是花容月貌,肤白唇红,分外美艳,只是盯着那两名魔门高手却是露出一副恨意滔天的模样,冷笑一声道:“二位从竹林开始,一路鬼鬼祟祟地跟了我这么久,意欲何为啊?”

    那二魔见行迹败露,互看一眼,反倒是哈哈一笑,其中那鬼徒傲然道:“你个小丫头几次三番偷窥我圣地虚实,未免太不知深浅了吧?一点江湖规矩都不懂,还怪我等寻来?”

    “胡说!明明是你们释放毒物,滥杀无辜,又抓了我族中之人,还想恶人先告状?”玄衣少女双目怒睁,气得眼泪打转。

    对面二人顿时哈哈大笑,那蝴蝶道:“这丫头果然是个雏儿,一句话就试出她与那汉子的关系……喂,丫头,那个年轻汉子,你是不是你的心上人啊?”(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