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枉做好人
    与之同时,高欢出鞘的长剑迎住了另一团乌鸦也似的东西,剑未到,一股剑气已先将之束起来,也随着剑一抖,那只乌鸦给抖飞高墙外,爆开了一团烟雾。

    高欢身形随即倒翻,正好赶及最后一只飞进来的乌鸦。

    长剑一抖,便已刺进了那只乌鸦的身子。

    “不好——”高欢剑一入乌鸦身体便知道不好,一声惊呼,便连剑带乌鸦丢了出去。

    原来那只乌鸦被剑穿过,发出一下非常奇怪的声响,双冀便停止了拍动,赫然是一只木头雕刻的乌鸦,刻得栩栩如生。

    高欢的剑刺中木乌鸦,立即促发了机关,手中长剑还未丢远,那只木鸟鸦便发出一声惨厉的尖叫声,通体倏然变红,接着砰然一声,爆成漫天血雨,溅向四周,同时一股更浓烈的诡异气味随之扩散开来。

    高欢向后疾退,护身罡气抵挡住飞溅的血雨,但鼻端还是闻到了味道,眼前顿时变成了一片血红色。

    穿在剑上的乌鸦同时在剑锋上脱出,突然又飞舞起来,而且迅速的变大,羽翼展开,覆盖整片血红色的天空。

    高欢不由一声惊呼,知道自己已经出现了幻觉,同时也猜到那只木乌鸦爆开喷出的不是鲜血,而是一种会令人产生幻觉的毒物。

    他第一个念头便是要冲入房间,保护莹莹。可是目光一转间,整个身子竟然是飘浮在血红色的天空中,脚下没有土地,又那里还有房屋的存在?

    ——这只是幻觉!

    高欢心中很清楚,可是眼前所见的就是幻觉,连方向都已迷失。

    “莹莹——”他放声大叫,但耳中听到的却都是凄厉的鸦啼。声音大的连自己的喊声都听不到。

    鸦啼声越来越凄厉,回音激荡,震耳欲聋。高欢心悬爱妻。简直要碎裂滴血,可是连方向也失落。又能够做些什么?

    他撕心裂肺的大叫、挣扎,一个身子在奇大的鸦嘴下翻过、冲前。

    那刹那,他的感觉就是冲入一个无底的深渊中。

    **********

    惊呼声从房外传来,莹莹听得很清楚,不由忘记了痛苦,一个身子方要坐起来,眼前便出现了一片血红色。一个戴着乌鸦面具的怪人在一片血红色中出现,并迅速的向她迫近。

    这人便是——血魔!

    他披着一袭编绣成鸟羽也似的披风。身形移动同时披风大展,整个人看来就象是一头羽翼怒展的乌鸦。

    两个丫环被惊呆当场,还来不及惊呼出声,对方鸟爪也似的一双手随即落在她们面上,那两个丫环立时摔飞出去,面目塌陷,当场丧命。

    血魔的左爪紧接落向莹莹的面庞,其手上戴着一双鸟爪似的金属手套,锐利的指甲寒光直冒,力道足以开碑裂石。

    杜莹莹也是一身武功。看见血魔迫近,忍痛从床上一滚而起,双手一扬。封挡住了对手一抓,不过对方功力强悍,惨哼一声,杜莹莹便被击回床榻,双臂已经是一片青紫。

    血魔狞笑一声,右爪直奔杜莹莹小腹,杜莹莹再想反抗却已没了力气。

    眼见便是肚破长流的下场,冷不防一道冷芒从床顶上坠落,宛如烈阳昭雪。瞬间将血魔笼罩了进去。

    “啊!?又是你!?”

    那血魔一声惊呼,立即认出眼前此人便是之前被他戏耍的年轻贵公子。

    李道宗下手无情。叮叮叮,一连猛攻三剑。将对方击退三步,双手剧烈颤抖,勉强抵挡住了攻击。

    “果然是你。”李道宗怒火中烧,也同时也认出了对方。

    血魔后退两步,背负双手,冷笑道:“怎么?被人戏耍的感觉不错吧?”表面戏弄李道宗,暗地里却是狂运魔功,恢复双手的麻痹。

    血魔手段诡秘,但也只是先天境后期的境界,比之李道宗还差了不少……

    “的确不错。”李道宗剑指拂过剑身,双眼厉芒闪耀,沉声道:“我好久没有这么想杀一个人了,恭喜你,你将被我分尸,不用多……就九十八块好了!”

    “想得美!”血魔一声冷喝,双手一摆,噗地荡开一片血红色的烟雾,整个人顿时隐身于血雾之中。

    李道宗不为所动,冷眼注视周遭的一切。

    整个世界倏然被拖入血海死界之中,无边无际,无上无下,李道宗在这个空间中不停旋转,缓缓飘动。

    桀桀桀……

    血魔怪异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血海幻境,进入这里的人,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离开!桀桀桀……待会我要吸干你的鲜血,你这样的高手,精血一定大补至极!”

    李道宗淡然无事,冷静异常。

    血海中翻江倒海,气浪滚滚,李道宗越转越快,常人早已陷入眩晕之中,可李道宗仅是将双眼缓缓合上,

    而就在此时,一道乌光冷不防从一侧闪起,鸟爪一样的双手猛地抓向李道宗的心脏!

    李道宗双眼就在此时猛地睁开,同时手中长剑化为一道厉芒,对出现在眼前的双爪无关不顾,而是直刺旁边另一侧看似毫无关系的一点!

    当!

    一声闷响之后,漫天血海顿时消失无形,李道宗依旧出现在房间原地,动也未动一下,而对面带着乌鸦面具的血魔已经是踉跄后退,左手捂肩,鲜血迸射。

    “你,你怎么会没有事!?”对方最有把握的幻术竟然对李道宗没有任何作用,不免大惊失色。

    李道宗一抖长剑,微微笑道:“不过是用了些‘尸幻魔芋’花粉,装什么幻术?”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颗米粒大的小丸,缓缓道:“我有个朋友正好是‘医仙’之徒,发明了一种可以抵抗味觉攻击的毒物,就算是百分百纯度的‘尸幻魔芋’,也足以抵抗。”

    李道宗将小丸一弹,继续道:“原本我也不能肯定你会用此手段,但你之前不该化身老妇欺骗过我一次。那一次我便是中了一点‘尸幻魔芋’的花粉,否则就算你易容术再强悍,也不可能让我一点破绽都看不出来!”

    血魔听得瞠目结舌,忍不住喝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李道宗懒得回答,沉声道:“下地狱去问阎王吧!”

    手中长剑一引,一道锐光直射血魔而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砰地一声巨响,房间的门窗同时破碎,高欢、杜铁心一同冲了进来,他们是因为李道宗伤了血魔,破了幻境,因为摆脱出来的。

    只不过他们进来的时机太过不巧,正好挡在了李道宗与血魔之间的位置,李道宗的剑芒原本对着血魔,此刻却变成了对着杜铁心。

    啊!?

    一声惊呼,杜铁心勉强抬手抵挡,而李道宗也尽力回剑偏移,但双方依旧撞在一处,啵的哦一声轻响,杜铁心被李道宗一剑掀飞了出去,锐利的剑芒,擦着两腿之间划过,将他的裤裆之间挑开,露出纯红色的一条大内裤,狼狈至极地丢落下来。

    而同一时间,高欢也被血魔一爪扫飞,眼看着对方穿破窗户,逃遁而去。

    “桀桀桀,这件事没完,杜铁心,我要你全家陪葬!”

    血魔怪异的腔调在冷月庄中扩散开来,惊起所有武林好手的注意。

    眼见血魔飞走,李道宗挺剑便要追击,冷不防旁边一道罡风呼啸而过,杜铁心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暴喝道:“到了此地,你还想走吗?留下吧!”

    李道宗一愣,连忙后退半步,间不容发地避过对手一记劈空掌。

    转头之时,眼见杜铁心横眉怒对,又是一掌印来!

    “爹,住手!”

    “岳父大人……”

    爱女杜莹莹与女婿高欢的声音同时疑惑响起,父亲这是怎么了,为何对救命恩人下次狠手?

    李道宗皱眉避开,淡淡看着杜铁心。

    杜铁心还要动手,却被女婿高欢拦住。

    高欢道:“父亲,这是救了莹莹的恩人……”

    “什么恩人?”杜铁心横眉冷对,怒声道:“他救没救莹莹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来历不明,又与血魔同处一室,状似相识,说什么也要把他留下来,问个清楚!”

    话音未落,外面已经呼呼地闯进来数名讲话好手,看到杜铁心与李道宗对峙先是一愣,接着又齐齐围了上来。

    “好家伙,又是这小子!”

    “他果然与血魔是一伙的……”

    “留下他,先挑断手脚筋,莫让他逃了!”

    李道宗被千夫所指,心底火气渐旺,终于忍不住狂喝一声,道:“住口!你们哪双眼睛看到我与血魔是一伙的了?血口喷人,难道以为我是泥捏的不成?”

    杜铁心冷声道:“你行踪不轨,来历不明,是不是血魔同伙先让我把你绑了再说,如果确认你不是血魔同伙,老夫当着众人之面向你磕头谢罪,如果你是血魔同伙,也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此时一旁杜莹莹看不过去,叫嚷道:“爹,他是救了女儿的恩人……”

    “你住口!”杜铁心暴怒嚷道:“你中了血魔幻术,现在分不清是非黑白,切莫多言,以免为外人所乘!”

    李道宗气得哈哈大笑,怒道:“杜铁心,亏我还把你当个人物,原来却如此愚昧!今天算我枉做好人了!告辞!”

    话音一落,李道宗腾身而起,破开屋顶,飞身而去!

    众人看得瞠目结舌,想要拦阻已来之不及。

    杜铁心看着李道宗离去的身影,脸色更加阴沉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