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2】耐心等待
    叶清玄等人有了方向,自然要做最充分的准备。

    那玉笔峰看着不远,三百里山路却是比平原难走数倍,就算是武林高手,也有迈不过的山,跨不过的涧。

    待到第二日,众人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赤眉道人前来送行,临分别前想起一事,低声告诫叶清玄等人道:“贫道忽想起一事,诸位此去玉笔峰恐有险阻,原本那处有座荒废许久的道观,唤作上善观,近几年出现一批怪人,之后经常发生采药客失踪的事件,慢慢的那玉笔峰变成了禁地一样所在。既然你们此时前去,理应多加小心……”

    “哦?还有此事?”展羽笑道:“道长放心,多半是些蒙难避世的强徒,我等此去,不上玉笔峰,应该不会发生冲突,若他们存心找麻烦,我等也自会惩奸除恶,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玉笔峰即便在群山崇岭之间也显得极为峻拔。

    一路之上,松云峰石之奇,令人惊叹。

    不知多少山峰,缥缈隐现于云海之间,崭碧参差,宛如仙境。

    绕过莲花峰侧,沿着赤眉道人所说的“阎王壁”行走,一侧山壁,一侧深谷,小路宽不过一尺,逼仄崎岖,稍不注意便会跌落谷底,去见阎王,因此得名。

    待众人过了莲花峰,地势稍缓,左右一带,奇松万株,结顶交柯。但这一片松海虽极壮观,却不及孤崖绝壑那一株迎客松,偃屈腾拿,甚是清奇苍古。

    出了这片松海,玉笔峰便已近在眼前了。

    眼望面前一片如画山景,众人心情却骤然一沉。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就在他们面前不远处,一小片松林被伐了个干净,只剩下一棵歪脖子小树。上面吊着一具死尸,尸体严重腐烂。脸部肌肉被向两侧扯开,构成一个诡异的大笑,树干上剖开一片,写着几个大字:擅入者死!

    字体明显便是用鲜血写成,如今已经变成了紫黑色,远远一股恶臭袭来。

    “好毒的手段!”

    展羽怒哼一声,便要上前,却被叶清玄一把拉住。凝重道:“不要靠前,地面上撒了剧毒,荒山野岭之间野兽众多,如果没有毒药处置,只怕那尸体早已被野兽啃食干净。”

    齐濡林上前两步,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往前一抖,漫天的白色粉末落下,接着呼地爆燃起来,顷刻发出幽蓝色的光芒。恶臭令人作呕。

    众人连忙展开护身罡气抵挡味道,同时连连后退。

    齐濡林辨识了一下,淡淡道:“是溶血露。任何活的生物进入之后,片刻便会中毒身死,尸体化水,更增毒性!此地数里范围内,已经遍布此种毒液,看来死的的动物也是不少!”

    宗轩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我们绕过去!”

    “绕什么绕!”“狂僧”如花怒喝一声,“此等害人所在,岂容它存在?”

    话音一落。手中九龙禅杖猛地一挥,一团巨大的金红双色罡气脱杖而飞。轰——

    宛如一辆巨型推土机驶过,罡气团所到范围。地面掀起深哒一尺有余的巨坑,一路碾过,将那颗歪脖子松树以及上面死尸击成齑粉,同时又冲出去数十米,硬是在毒地之中开出一条大道。

    嘎嘎……

    好一大群老鸦惊起,扶摇直上,乌压压遮蔽了一大片天空。

    众人心底一沉,互看一眼,齐齐盯住不远处的玉笔峰……

    这一下,想不与这些神秘恶人交手都不行了!

    众人心中清楚,这占山之人绝对不是强盗,强盗是要抢劫的,占据管道附近的山峰才是道理,不可能到这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中建立大本营,最有可能的就是某些邪派魔教的人物,在此修生养息,培植势力。

    叶清玄四周看了一眼,总觉得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冷哼一声,淡淡道:“如此恶人占据秀美之所,真是大煞风景。我们直接上山,看看什么人在此行凶作恶!”

    **********

    冷月庄的四周已经埋伏下百多个好手,烈日之下晒得口干舌燥,但个个也都默不做声,就等待敌人的出场。

    他们已失败过很多次,亦明白任何的疏忽都足以导致失败。

    尤其冷月庄的庄主“铁手”杜铁心,以身饲虎,对外公布了女儿杜莹莹即将生产的消息,不日光景,便已经在江湖上散播出去。

    这一次的结果是怎样,他们不知道,虽然丝毫的信心也没有,但是他们即便拼了命,也要全心全意的去部署一切,等候敌人的出现。

    他们随时都准备拼命,悲哀的却是,他们要拼命的时候都找不到拼命的对象。

    敌人来无踪,去无影,甚至还有本事令人致幻,将人困在虚幻的世界当中,无法注意到现实。

    没有人真正见到对方出现,见到的也都已死亡,所以他们到现在为止仍然只有等待。

    一只飞鸟烈日下飞过,落在飞檐上,显然并没有发现趴在旁边瓦面上的汉子。

    那个汉子屏息静气,仰卧在瓦面上,一动也不一动,完全就象是一个死人一样;可是那只飞鸟才落下,他的手便伸出来,闪电也似一伸,一把抓住了那只飞鸟。

    那个汉子将手松开,将鸟尸抛进瓦面缝隙中。

    在瓦面上还卧着另外两个汉子,目光已不由一齐向这边望来,虽然没有开声发问,眼神已表露无遗,看见那只乌尸给抛进瓦面缝隙中,齐都松一口气,随即又收摄心神。

    敌人的遁术诡秘至极,一只鸟雀,一条土狗,都有可能是血魔的化身。

    庄院的一面墙壁下,靠坐着两个汉子,一样是屏息静气,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所以那条壁虎才游窜上墙壁,他们便立即发觉。

    右面的那个立即将掌压在墙壁上,将壁虎压碎。

    左面的那个也有出手的反应,见右侧之人已出手,便终止这个念头。

    他们的动作都非常迅速,反应都非常敏锐,这些人其实都是钟南山东麓一带有数的高手,信仰有正有邪,身份有黑有白,其中不少还彼此之间有些宿怨,但为了对付血魔,他们都将私人的恩怨抛开。

    杀妻取子之仇,已经让他们对血魔的怨恨超过了任何事情。

    **********

    “快剑”高欢此时心急如焚,他的妻子杜莹莹这时候已将近临盆。

    他完全明白那些江湖朋友的心意,他虽然还未成为受害人,心情却与他们同样沉重。

    作为“铁手”杜铁心的女婿,高欢侠胆仁心,一柄快剑威震钟南山,一向被誉为年轻一辈剑客中很有前途的一个,难得是待人处事都无不恰到好处,予人非常好感。

    他并没有树立多少的仇敌,这也是杜铁心最放心的一点;人在江湖,仇敌太多,无疑整天都要在刀锋上打滚。

    高欢对自己的岳父是极为尊重的,不过这一次杜铁心的决定,却让他心中有了一丝挣扎和反抗,充满了忐忑和不安。

    他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否会成为血魔的目标,但却知道血魔种种传说的可怕,杜莹莹在这几天就会将孩子生了来,亦不由紧张起来。

    此时妻子所在产房的门突然打开,接生婆子刚一探出头来,高欢咻地奔去,几乎同时出现在她面前,倒把接生婆子吓了一大跳。

    “是男的还是女的?”高欢随即问。

    接生婆子抬手拍拍心胸:“还在肚子里,你问我,我问那一个?”语气一顿,接着冲外面嚷道:“春香,水烧了没有?”

    “烧好了——”丫鬟春香应着捧着一个木盆向这边走来。

    接生婆子目光随即回到高欢面上:“我说高大爷,你用不着这样紧张,最重要是母子平安。男的女的还不是一样?”

    春香这时候已经走近来,接生婆子连忙让开,高欢探头探脑地想要看看,砰的一声,房门紧闭。

    高欢将头缩回,神色更凝重。

    “铁手”杜铁心叹了口气,上前安慰女婿,道:“有这许多江湖朋友在四周保护,不会出事的。”

    “应该不会的。”高欢有这份信心。

    杜铁心随即一声轻歎:“孩子出世原是一件喜事,可是出现了这个血魔——”

    高欢郁郁寡欢,突然问道::“听说那个血魔已经抓去了九十八个胎婴?”

    “却是如此。”杜铁心面上路出了厌恶的神色:“如果所料不差,这应该是魔门孽障做出来的好事,定是要练某门残忍的魔攻。虽然不知道此人准备祸害多少妇婴,但暂时对方显然还没有收手的打算。”

    九十八个!

    高欢和杜铁心即便不说,也知道敌人大有可能是会凑足100整数,也就是除了杜莹莹的一个之外,大有可能还需要另外一个。

    这个判断他们二人谁都没有说出来,因为太不吉利,让人心中不免一凉。

    一股淡淡的汗臭味不自觉地扩散开来,二人谁都没有特别注意。

    守护了这么许久,天气又这般炎热,出些汗,有些汗臭味实在算不上什么失礼的地方。

    就在这时,杜铁心突然眉毛一扬,身形倏展,掠到一面窗户的旁边。

    高欢差不多同时掠到窗户的另一边,羽翼拍击的声响中,三只雀鸟也似的东西以不同的角度正向这边飞来。

    杜铁心目光及处,身形穿窗掠出,半空中一掌拍去,顿时将其中一只雀鸟震飞,鸟尸飞出高墙之外,爆出了一团色彩缤纷而怪异的烟雾。(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