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以身饲虎
    第九十八个!

    李道宗默念了一遍这个数字,他终于明白为何那汉子会如此激动。

    眼见妻儿如次惨状,受尽痛苦而死,活着的人根本无法接受。这家里的男子死在前边,反而少了活着的痛苦,见不到妻儿的惨状。

    老婆婆悲痛莫名,李道宗点了老人的穴道,令其昏睡过去,以免情绪太过激动,出现意外。

    安置好了老人之后,李道宗出了房屋,迈入小院。

    这时外面一阵乱哄哄的声音传来,呼呼衣袂破空声传至,几名武林好手已经分别从墙头和屋顶跳了进来!

    一干人等见到小院中尚有活人,同时都是大吃一惊,一人暴喝道:“啊!血魔现身了,被我们堵住了,快来人!”

    李道宗眉头一皱,四周呼啦一下涌出大批武者,立时就将他给围了起来。

    “是他?”

    “嘿,是酒馆里那小子!”

    “想不到他就是血魔,弟兄们,别让他活着离开!”

    “杀了他,杀了他!”

    ……

    一时间群情激奋,对着李道宗大呼小叫。

    杀——

    刚刚酒馆中抱着他大哭的那位沈姓年轻人最是激动,毫不犹豫地第一个冲杀上来,不问青红皂白,跃起便是一掌,拍向李道宗顶门。

    李道宗不免有些动怒,但也不欲此人受伤,简单地一个侧步,对方一掌顿时击空,正待再起一掌击打李道宗前胸,李道宗却是无奈叹息一声,手中剑柄一递,再次击中对方软肋附近的大穴。沈姓大汉一僵,顿时软倒在地。

    这沈姓男子在众人当中算是武功高强之人,但面对李道宗自然连还手之力也无。此等好汉一招便被放翻,顿时令其他人倒吸一口冷气。不敢再轻易出手。

    李道宗先声夺人,震慑群雄,火气也略淡了一些,朗声道:“诸位误会,在下并非血魔,不过是听闻这里出事,先行一步到此观察一番罢了……”

    “你说你不是,你就不是了?”人群中冲出之前奚落李道宗的黑衣汉子蒋丰。瞪大了牛眼冷哼道:“你看看你身上的血迹,还敢说不是血魔?我问你,这血迹是不是死者的?”

    李道宗一愣,看了一眼衣摆,果然有几个血色的手印,想起一定是那老婆婆抹在衣衫之上的,于是解释道:“这的确是死者血迹,不过却是家中老人激动之余,不小心抹上去的……”

    “狡辩!”那蒋丰撇着嘴,一副看李道宗不顺眼的模样。

    “铁手”杜铁心越众而出。劝慰众人道:“各位稍安勿躁,依我看这位小哥相貌堂堂,不像是血魔。我们还是要先问清楚事情的原委才好,莫要冤枉了好人。”

    见到杜铁心说了句公道话,原本在爆发边缘的李道宗勉强压下怒火,赞同地点了点头。

    那一脸贱样的蒋丰凑到杜铁心跟前,低声警告道:“杜大哥,此子来历不明,什么时候进山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而且杜大哥切莫以貌取人。以免被奸徒所乘。”

    杜铁心笑着拍了拍蒋丰肩膀,道:“蒋老弟放心。咱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任何坏人。”

    众人一片赞同之声。齐声赞叹杜铁心的英雄义举。

    李道宗不禁暗自点头,虽然这杜铁心算不上什么江湖豪杰,但做事还是公平的很。

    杜铁心安抚了诸位同道,看着李道宗微微一笑,道:“这位少侠,刚才你所说现场除了你之外,还有个别人,什么婆婆,不知道她可不可以为你作证啊?”

    “这个当然。”李道宗觉得这个杜铁心总算说了句人话,那老人家刚刚入睡,让她起来作证,确是最直接的证据,昂然道:“那名老人家便是此地遇难夫妇的祖母,先正在后堂休息,你找个人唤醒了,一问便知。”

    此话一出,人群登时大乱,忍不住议论纷纷。

    杜铁心一愣,急问道:“你是说,主人家有人幸存,是此家主人的祖母?”

    “当然。”

    李道宗感受到众人目光立时不善起来,心中不免疑惑,但事实如此,依旧是承认。

    蒋丰冷笑连连,杜铁心左右环顾一番,奇问道:“有兄弟进去探查了么?怎么还不出来?还有……此地王家家中,可有祖母或是年纪大了的亲眷存在?”

    身后人群中有人大吼道:“这个王老实二十岁丧母,家中早已无人,只有一个媳妇和妹妹同住,哪来的祖母?便是老婆子也没有!”

    啊?

    李道宗登时一愣。

    这个时候,几名进屋探查的武林好手冲了出来,大喝道:“蒋大哥,孕妇却已死亡,里外没有活口……”

    杜铁心脸色铁青,喝问道:“后堂可有老妇存在?”

    那人答道:“一个活人没有,便是尸体中也无老妇!”

    李道宗此时已经不是呆愣,而是方寸大乱。

    迈步就往堂后走去。

    “别动,你走不了啦!”

    蒋丰一声大喝,飞身便朝着李道宗扑来,同时腰间和双臂上缠绕的锁链猛地抖出,哗啦一下就朝着李道宗兜头罩来!

    那锁链竟然是个巨大的铁链网,是刑部专门用来锁拿要犯的工具之一,没想到被蒋丰当成了兵器,而且看其手法熟练异常,想来应该是刑部的捕头之流。

    只不过他快,李道宗更快!

    眼见铁索就要将李道宗套住,不料想李道宗脚步变幻,倏然加快,速度快至令人难以相信,瞬间脱离开铁索的攻击范围!

    蒋丰冷笑一声,他身为刑部是神捕,岂会如此就被人抛开?

    一声暴喝,功力运转,抖手一弹,铁索骤然伸长丈余,迅快追去,蓦地身躯一震,煞住了去势。

    原来李道宗仍在原地缓步而行,速度没有加快半分。

    蒋丰心中大骇,心中升起怪异无比的感觉,为何会生出此人速进速退的错觉?这种究竟是什么武功?

    李道宗如此身手一露,众人当中除了亲历者的蒋丰之外,其余人等都是看得不明所以,只有杜铁心同样猛地一震,知道这一次遇到了高手,连忙阻止其他人等再上前动手,而是示意众人随同而去,一直进了内屋。

    原本躺着老妇人的床榻果然空无一人,虚掩的窗户因为人多牵起的微风而晃荡了两下。

    李道宗双目赤红,怒不可遏……

    混蛋,自己竟然被人耍了!

    难道那个老妇便是“血魔”不成?

    李道宗失败过,后悔过,但绝对没有被人戏耍过,这等蠢事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让他将双手沾满血腥的恶魔人物就这么活生生地放走,李道宗懊恼得差点想给自己两个嘴巴!

    一声冷笑从背后传来,蒋丰刚刚吃瘪,此时冷喝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李道宗转头怒瞪了他一眼,吓得蒋丰连退两步,不敢再言语,方才冷声道:“我没有话说,不过我的确不是血魔。”

    杜铁心冷声道:“既然这位兄台解释不了嫌疑,那抱歉了,我等断然不会放你离去,还请到我‘冷月庄’一趟吧,待我等查出真相,再让兄台离开。”

    他们竟然想要拘紧李道宗,李道宗是何许人物,就算知道对方的举止无错,但也不会就此束手就擒,如此被动。

    轻轻地一声冷笑,李道宗扫过在场诸人,淡然道:“此间事情就不劳杜大侠费心了,我的事情,还是我自己来查吧!”

    说完,李道宗身躯一震,飞身扑向窗户。

    “想走,没那么容易!”

    杜铁心早已防备对方逃窜,见他肩头一动,立刻便是一掌击出,漫天罡气席卷而来,挡住李道宗逃跑方向,同时另一只手向前探出,急抓李道宗软肋。

    杜铁心不但自己早有准备,更命令数名好手埋伏在窗外,此时刀枪林立,挡住了窗户。

    只不过这些人如何是李道宗的对手,冷哼声中,李道宗剑鞘轻松连点,拦在窗户前的刀枪尽数磕飞,而“铁手”杜铁心的一双铁手更是如遭电击,被李道宗在掌心各点了一记,瞬间双手麻痹直到腋窝,完全无法出手,骇然后退时,李道宗已经飞出窗外,瞬间没了踪迹。

    众人惊呼声出,对李道宗如此年轻便拥有此等身手俱都是惊叹不已。半空中只飘来一句话,“诸位不必迁怒于我,作恶者应是魔门血宗之人!”

    “胡说八道,我们追!”蒋丰抖着锁链,鼓动众人追击。

    杜铁心脸色阴沉,一摆手,喝道:“不用追了,追也追不到!而且对方也的确不是‘血魔’……”

    众人诧异看来,杜铁心叹息道:“大家忘了‘血魔’的行为了?杀孕取胎,‘血魔’的目标是还未出生、但已完全成型的胎儿,还要我们找到即将生育的孕妇,便等于找到血魔……”

    提及血魔行事,在场所有武者都是义愤填膺,更有不少武者家人便深受其害,面露痛苦之色,但俱都同意杜铁心的判断。

    蒋丰叹了口气,问道:“杜大哥,不知你可以有情报,这附近是否还有怀孕待产的妇人?”

    “有一个。”杜铁心面如寒霜,一字一顿道:“那边是小女杜莹莹……”

    啊?

    群雄尽皆骇然,难道杜铁心要以爱女之性命埋伏血魔不成?(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