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5】疗伤之法
    此时齐濡林睁开双眼,立即看到叶清玄一脸苦色,心中不可避免地一沉,想当然地认为叶清玄对自己的病症束手无策,暗自叹息一声,微微一笑,反倒是开口劝道:“叶兄不必自责,生死由命,在下受苦多年,早已看淡生死,早日离去,反倒是一种解脱。大限将至,见见叶兄这唯一的好友,做一道别罢了。”

    叶清玄听出对方并非虚言,情感真挚,心中不免感动,对方把自己当成了朋友,自己却处处提防,确是有些不丈夫,不过……

    事关重大,若是所托非人,遭殃的却是整个武林。

    “齐兄请稍候片刻!”

    叶清玄盘膝坐起,再次运起内功。

    齐濡林微微一愣,想不到这个叶清玄如此不服输,自己的三阴绝脉连都难有疗效,这天下间还有什么武功会比这九等紫级武学更奇异的吗?

    齐濡林暗暗表示不信,毕竟连罗破敌这天下第一武学天才都束手无策,自己把希望寄托于叶清玄这样的后起之秀,还是有些太天真了。同样,这说明自己其实并未看破生死,对生命还是有太多的留恋。

    正思索间,猛然间面前炽热气息一涨,就像是从冰窖中走到太阳底下,因体内阴冷而略微僵硬的身体竟然一暖,体内僵硬的经脉竟然缓和了几分。

    好强烈的阳气!

    齐濡林瞠目结舌地看向叶清玄,那股强烈的暖意绝非火系功法造成的,而是阳气,至刚至强,宏大浩烈的汹汹阳气。

    天下间以至阳酷烈称雄的内功心法,便是黎道天用以施展的。只不过便是这样的功法,也只是纯阳与烈火各占一半的功法,远远比不上现在百分百纯阳真气的内功精湛。

    齐濡林两眼放光。直直地盯着叶清玄。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叶清玄双目睁开。脸色竟然比之前的大病初愈好上数倍,看了齐濡林一眼,轻笑道:“麻烦齐兄再让我试一试了。”

    “好!”齐濡林心中大奇,这么纯正的阳气功法听都没听说过,他自然愿意一试。

    同样,叶清玄心中也是颇为激动,这也是他第一次修炼,想不到这门功法的自愈能力如此强悍。原本体内的一些暗伤,竟然只在几个周天的运转之中,便好了个干净,这一点比还要效果明显,甚至一样具有破魔属性,虽然没有那样强悍,但很显然,练了这门功法的家伙,这辈子都别想再练什么魔功了。

    叶清玄右手接过齐濡林的脉门,罡气轻转。缓缓注入齐濡林体内。

    啊!

    就在叶清玄的“九阳真气”进入齐濡林体内的那一刻,这病怏怏的贵公子身躯倏然弹起,变得矫健异常。再次落回靠背椅的时候,已经是额头见汗,只是那汗水一出毛细孔,便结成了一层淡蓝色寒冰,周围空间遇冷更是化成薄薄雾气。

    叶清玄一见效果,更是毫不迟疑,单手一拎齐濡林到了头顶半空中,双掌如同雨点般向上拍击,齐濡林的身躯如同被重机枪扫中。不停颤抖,九阳真气顺着叶清玄的掌心。快速地注入到了齐濡林的体内。

    每注入一掌九阳真气,齐濡林受到拍击的大穴上便被逼出一层阴冷潮湿的阴气。叶清玄足足拍了二百多掌,足足一百多重大穴位拍了一个遍,时间过去一刻钟,叶清玄刚刚凝聚的九阳真气便已经耗费一空,而此时的齐濡林,飘在叶清玄头顶,浑身被一层厚厚的淡蓝色冰层覆盖,积蓄了二十多年的阴寒湿气最起码被祛除了三成。

    齐濡林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叶清玄也是额头冒汗,伸手一丢,变成巨大人形冰棍的齐濡林便轻轻落在地面之上。

    展羽缓缓从一侧窗户落了进来,看着齐濡林,缓缓道:“老七,你真的打算救他?”

    叶清玄点了点头,道:“救归救,但我不会轻易传授给他,先用‘九阳真气’为他摆脱些痛苦吧,经过我这么一出手,他的三阴绝脉最起码要推迟一年才能爆发。”

    展羽好奇问道:“真的可以治愈‘三阴绝脉’?”

    “是的。”叶清玄毫不迟疑,道:“但必须是自己亲自习练,才可以解开‘三阴绝脉’,若只是像我这样给他输送‘九阳真气’,就只能救他于一时,无法祛除他的病根……至于是否传授他……我还要继续观察他一段时日。”

    展羽缓缓点了点头,理解叶清玄的担忧,又问:“那现在拿他怎么办?”

    叶清玄拍了拍手,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进来两个婢女。

    叶清玄要来纸笔,一边写,一边吩咐道:“去烧一大桶水,为这位齐公子沐浴,我这里有个药方,将药材依次放进去,直到齐公子全身坚冰化开,再过两个时辰便可以了……”

    两个婢女领命,唤来两名男家丁,扛着人形冰棍的齐濡林便出了房门。

    叶清玄缓缓靠在床榻之上,低声道:“齐濡林……你可莫要让我失望!”

    **********

    孟源筠无精打采地坐在小院里,胳膊支着下巴,双目无神地望着蓝天,聂星邪同他差不多,也是坐在椅子上,抱着他的剑。

    一行人本来跟在百里无及的屁股后面,从蜀州直奔京兆府,结果到了汉中的时候接到十二飞鹰堡的鹞鹰传书,说是司徒凌峰带着重伤的梅吟雪前来寻找医仙。

    浣叶先生二话不说,立即停了下来,并从消息中了解梅吟雪的病情之后,立即请北蜀会的大当家秦钊出面,自己徒弟段散石出马,四处收集一些欠缺的药材。

    如此已经过了三天时间,随同医仙的孟源筠和聂星邪就这么以静养的名义,在北蜀会名下的这个小院里待着,整天无所事事,难过的要死。

    老虎关在笼子里久了还能退化野性,人也一样,自从受伤以来,他们被关了无数时日,都快闲出屁来!

    唐柔风风火火地从里屋闯了出来,大喝道:“喂,你们两个,今天吃什么?”

    “随便。”聂星邪和孟源筠齐道。

    唐柔道:“那我们吃火锅吧?”

    “不行。”孟源筠挠了挠下巴,道:“我痔疮犯了,吃火锅会屁屁流血。”

    唐柔想了想,又道:“那吃蜀菜?蓝雅做的蜀菜可好吃了!”

    “昨天刚吃了蜀菜今天又吃?”回答的又是孟源筠。

    唐柔开始皱眉,“那我们吃鱼吧?”

    孟源筠叹道:“鱼不行,做不好是要拉肚子的。”

    唐柔怒道:“那你说要吃什么?”

    “随便。”孟源筠和聂星邪再次神默契地答复。

    “我靠!”唐柔被这两个二货折磨的要死,撸胳膊挽袖子就要过来动手。

    戴面纱的蓝雅却推开小楼一侧的窗户,冷冷道:“柔柔,我就说不必搭理他们俩,我们想吃什么做什么,剩下点喂猫喂狗的份儿,就能把他们俩养活了……”

    “还是蓝雅姐姐说得对!”唐柔瞬间开悟,点了点头道:“这有些人就不能客气,平白无故的要姑奶奶侍候他,事儿还特别多,活该挨刀!”

    唉——好无聊啊!

    齐齐叹气,孟源筠和聂星邪低头无语。

    正无聊间,段散石慌慌张张地冲进小院,一路进了小楼,扛出自己的药箱就往外跑。

    孟源筠看着这位风风火火的模样,懒洋洋地问了一句,“什么事啊?”

    段散石头也不抬,回道:“司徒前辈到了……吟雪到了!”

    孟源筠扑棱一下坐了起来,

    砰!

    同一时间,门窗大碎,唐柔婀娜矫健的身姿落在段散石跟前,焦急道:“吟雪姐姐到了?你快带我去……”

    唐柔与梅吟雪相交日浅,但交情颇厚,毕竟到了她们这个境界,又漂亮又投缘的女子并不多见,很容易混成闺蜜。

    “我们走!”

    段散石不敢耽搁,立即率先出了小院。

    唐柔紧随其后,蓝雅想了想,也跟着离去。

    孟源筠大急,喝道:“喂,等等我们啊!”

    因为重伤未愈,他和孟源筠二人都不能妄动罡气,否则经脉断裂问题可就大了。

    “你们两个好好养病吧!”

    唐柔到了门口,笑嘻嘻地挥手道:“记得做好的饭菜,我跟蓝雅姐姐回来可是要吃的噢……”

    “这个死丫头……”

    孟源筠气得七窍生烟,对方却早已消失门外。

    孟源筠手指头点来点去,最后笑道:“怎么样。怎么样?镊子看到了吧?我喜欢的女人怎么样?有个性吧……”

    聂星邪冷嘁一声,道:“无聊!”

    “无聊!?”孟源筠坏笑两声,用手肘顶了顶聂星邪,道:“那你呢?每次看见蓝雅,不也老是一副直勾勾的表情?”

    “猥琐。”聂星邪坐直了身体,摸了摸剑柄,淡淡道:“我看你还是机警点好。这个时候若有血煞的杀手到来,以我们此时情形可是凶多吉少!”

    孟源筠哈哈两声,掐腰道:“‘绝刀’司徒凌峰都到了汉中府,我就不信哪个王八蛋有那么大胆子现身……”

    话音未落,呼呼两声,从院落外便落下三名全身黑衣黑裤的杀手!

    “我靠!”孟源筠大惊失色,回头看着聂星邪,怒道:“你丫的嘴巴用大粪开过光吧?”(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