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明谈暗访
    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叶清玄略带歉意,郑重道:“是在下耽搁了齐兄的病情,当初在下说过有治愈三阴绝脉的方法,结果后来事情连环,又因重伤修养了大段时日,以至于耽搁了齐兄的病情,却是罪过……”

    “无妨!”齐濡林淡淡笑着,毫不在意。

    他是真的不在意,不仅仅是看轻了生死,更是因为这三阴绝脉世之罕见,就连他的父亲一代魔帝罗破敌都束手无策,以他叶清玄的本事,又能如何呢?

    但对此,叶清玄却是胸有成足。

    三阴绝脉,乃是太阴、少阴、厥阴,三大阴脉一齐出现,致使人体内阴气过盛,阴气压制阳气,令人出现疲弱不堪、浑身乏力的症状,其中尤其对肾水杀伤力巨大,三大阴脉一旦出现,普通人能坚持三十天不死就已经很是厉害,就算是以阳性功法调养身体,再有针对性的阳烈之物的克制,那也必然是性命缩短,死期随时降临。

    齐濡林,也就是麒麟御主,能够顺利活过二十岁,已经是这门绝症患者中唯一的奇迹了。

    而叶清玄之所以有如此信心,其来源则是因为一部功法,那就是——

    !

    乃《九阳真经》上的武功,被“琅環灵妙阁”评定为九等紫级武学,罡气纯阳至极,尤其练到最后大关,必须熬过全身燥热**之苦,打通全身所有几百个穴道。才算真正练成。此功相参,,练成之后。内力自生速度奇快,无穷无尽。普通拳脚也能使出绝大攻击力;防御力无可匹敌,自动护体功能反弹外力攻击,成金刚不坏之躯;习者轻功身法胜过世上所有轻功精妙高手;更是疗伤圣典,百毒不侵,专门克破所有寒性和阴性内力。

    叶清玄有足够的信心相信这门神功可以治愈齐濡林的绝症,就像当年中了的张无忌一样,也是籍此神功治疗好了体内连张三丰都束手无策的阴寒毒气。

    但信心归信心,这个齐濡林身份神秘。看似儒林学院中一名普普通通的弟子,但学识之高深,人情之历练,绝非平凡之辈,可如此人物却真的在江湖上济济无名,这怎么可能?儒林学院向来以学识为第一,武功为第二,如此人物即便武功平平,可儒林学院中严静流这等儒学大家不胜枚举,又怎会没能发现齐濡林这等奇才?

    除非他有什么不能被人发现的秘密……

    儒林学院中既然能出现郑展堂这个魔门大鳄。不得不说,也让叶清玄怀疑是否还有其他魔门中人藏于其中,只是眼前的这个齐濡林。就给他这种神秘的感觉。

    叶清玄沉思不语,敲了敲手指,突然道:“齐兄,可否先让本人探查一下你的经脉?”

    “好!”麒麟毫不介意地递过去手腕,叶清玄轻搭脉门,的一缕真气便输送了进去。

    温热如玉的太乙真气一入齐濡林体内,叶清玄顿时有种跳入冰冷寒水中的感觉,可以想象,齐濡林时刻都在忍受这种痛苦。一个人偶尔落入冰水之中,都极不舒服。甚至很容易生病,而齐濡林就在这冰水之中足足泡了二十几年。其痛苦绝非常人可以想象。

    当叶清玄的太乙真气进入他体内,齐濡林身躯一震,忍不住“哇噢”一声,眼神大亮了起来,对方的真气不愧是名著天下的道家神功,其温养效果十分惊人,只是真气流淌过的经脉,便是冰封开解,被阴气摧残得破烂不堪的经脉,顿时有几分修复。

    叶清玄眉头紧皱,虽然自己身体刚刚好了一些,罡气不足,十分虚弱,但依然检查遍齐濡林浑身的经脉,不但是探查病情,更是探究对方的功法底细。

    当叶清玄的罡气流过麒麟全身,探查了遍了奇经八脉和十二正经之后,叶清玄更是仔仔细细地探查遍了所有的旁支隐秘经脉,直到自己罡气耗尽,头昏脑胀,方才住手,连忙闭目养神,缓缓恢复功力。

    而齐濡林浑身舒泰,脸色由原本的死灰色,变得红润不少,虽然在叶清玄收回功力的刹那又被打回原样,但依旧闭目不语,久久回味。

    叶清玄此时脑内却是翻江倒海一般,没想到这个齐濡林只修行了儒林学院的,刚正宏大,虽然极少,但却异常纯正,没有一丝魔门邪祟的气息,但即便此功再纯正,多少年来绝症的折腾,也让这些浩然正气消磨一空,破功在即。

    但这一切都在叶清玄料想之中,让他大吃一惊的是另外一个变化,齐濡林的三阴绝脉非同凡响,二十几年阴寒之气的侵袭,虽然让他的经脉破烂不堪,但也将经脉中积淤的杂质侵蚀干净,竟然同自己和师尊楚灵虚一样,全身经脉大通,如果自己真要传授他,他的绝症痊愈之日便是他成为绝世高手之时,可是与同等级的绝学,修炼之快,非常人能及,如果自己贸然传授,日后万一此人来历不对,与己方为敌,那岂不是自己培养出一个致命的死敌?

    可对方又明明没有魔功在身,又与自己臭味相投,自己若是见死不救,恐怕终究会内疚一辈子。

    一时间,叶清玄苦恼不已。

    **********

    叶清玄接待齐濡林的同时,李府另外的一位访客却是秘密而来,拜访的,却是因病滞留的另一人——宗轩。

    宗轩刚刚遭受“金棘波旬”的一波发作之苦。

    整个人如同水中捞出来的一样,躺在地上,身下地面被汗水弄湿了一大片,不停喘息,浑身如同被浇了硫酸,剧痛难当。

    当这个如同幽灵一般的人物进入宗轩房间的时候,大汗淋漓的宗轩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冷冷道:“你是战东来身边的人吧?他叫你来送解药,还是杀了我?”

    白色幽灵一般、明显得了白化病的瘦弱男子,冷哼一声,用鬼魂般飘渺幽冷的声音道:“我家公子对你十分不满,说好了让申屠镇岳参与‘刀皇之争’,你却与源赖州密谋,差点杀了他。如今霸刀废人一个,你如何向公子交代?”

    宗轩瞥了对方一眼,面露嘲讽之色,道:“当初我只是答应劝申屠镇岳参与‘刀皇之争’,这件事已经做到了,至于后续的事情,是源赖州的事情,我为他出谋划策,也不过是为了活命,战兄若是不满,当初就不应该故意将我的行踪透露给源赖州。”

    “你敢抱怨我家公子?你不想活了!”对方顿时杀机流露,瞬间笼罩宗轩。

    “那你下手杀我好了!”宗轩淡然一笑。

    “你以为我不敢?”对方怒极。

    宗轩不甘示弱地点了点头。

    对方立即举掌,罡风下落,朝着宗轩头顶便拍了下来。

    宗轩看着对方手掌劈到眼前,眼皮都不眨一下,对方果然虚按了一记,“啪”地给了他一个嘴巴,打得宗轩面目红肿,嘴角溢血,但终究没有杀了他。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杀你?”那白色幽灵一样的男子气的语气发抖,配合他那虚无缥缈的声音,若是夜晚出声,怕不得将人吓死。

    宗轩连揉都懒得揉,这一巴掌只是伤了他的颜面,若说皮肉之苦,与“金棘波旬”毒发时的痛苦相比连个屁都算不上,见对方询问,只是淡然地答道:“兄台的色厉内荏写在了脸上,又怎会看不出来?况且战兄若想杀我,根本不用派人来了,只需我毒发身亡便可。不过既然兄台到场,恐怕战兄一时还是不会杀我……说吧,战兄有何目的?”

    “宗轩,你果然是个聪明人……”白化男眼神流动,努力压制滔天的怒火,这个宗轩实在可恶,但却真的不敢杀他,而是继续道:“我家公子佩服你将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计谋,这次让我来是想询问……”

    白化男话语戛然而止,因为此时的宗轩一副听不下去的表情,只是将一只右手伸到了跟前,一双眼睛带着可恨的讥笑之色,直直地盯着他。

    “你要什么?”白化男问道。

    宗轩傲色更浓,讥笑道:“能是什么?解药……不管战兄询问什么问题,首先都是认同了我的价值,既然暂时不想让我死,那必然让你带了解药给我。问题之前,是不是兄台还示意一下友好之态,将解药先给我呢?”

    白化男几乎想抗命,立即将宗轩毙于掌下,但下了几次决心,最终都没有下手,郁闷至极地掏出怀中的小瓷瓶,丢给了宗轩。

    宗轩结果小瓷瓶,晃了一晃,里面哗啦作响,淡然问道:“这是多久的量?”

    白化男有种被对方看透的感觉,一时间连询问都懒得问,冷冷道:“这个月,你是不用担心毒发了……你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再次毒发,便有生命之忧了。”

    “永不完全的解药控制我,果然如我所料啊!”宗轩哂然一笑,扶着桌腿坐了起来,打开小瓷瓶,将里面不多的液体一扬头喝了干净。

    砸巴一下嘴,宗轩看着几乎七窍生烟的白化男,笑问道:“现在可以了……你家主人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吧!”

    ps.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