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3】静养访客
    随着源赖州的撤离,曹胜等人也是脸色铁青,无法停留,以最快的速度撤离京兆府,这一次是真正的撤离。

    曹胜等人离去不久,鹰王、横万通、靳空彦三人也是郁闷回转。

    在最后搏杀之中,三人刚刚取得一些优势,没想到还有大密寺的四大护法现身支援,最终龙萨顿珠安然离去,令三大天绝无功而返。

    众人大喜过望,纷纷上前向申屠镇岳祝贺。

    鹰王展雄飞看出申屠镇岳脸色不对,摒手挥退众人,现场只剩下几大天绝高手。

    横万通眼力无敌,已然看出申屠镇岳面色之下代表的意义,忍不住沉声道:“申屠兄,你……感觉如何?”

    申屠镇岳面带苦笑,仰望天空,久久之后方才叹息一口气,淡淡道:“今番大战,多亏叶小友奇功盖世,逆转神功,将聂屠和纳兰成吉的剩余罡气倒灌入老夫体内,让老夫能够在与源赖州的交锋中坚持三招……不过,源赖州毕竟不是庸手,老夫的性命虽然保住,但这辈子,再也无法与人动手了!”

    三人尽皆大惊失色,齐齐无语。

    虽然众人在表面上渡过了难关,但却因为损失了申屠镇岳这名顶级大高手,丧失了能够震慑罗破敌的威慑力量,如果罗破敌肆意妄为,只怕群雄要付出好几倍的代价才能够平息。

    ***********

    时日不觉已经入夜。

    夜凉如水。

    百里无及带来了江南朝廷的最新消息,群英聚集大厅之内,仔细聆听,由鹰王自作判断如何配合江南朝廷。

    江水寒年纪虽轻,但人情世故老练至极,特意由百里无及传递来自己和皇甫泰明的亲笔信。语气诚恳,皇甫泰明更以晚辈和学生自居,将江南朝廷下一步的行动简单介绍。请鹰王出谋划策,下一步的计划。

    “盗圣”百里无及原本和“医仙”浣叶先生接受委托。一路保护“老文相”夏侯博辛主持蜀州事务,防止敌方出手偷袭。后来聂星邪和孟源筠两个小子受伤,“医圣”施展妙手将二人治愈,这时从京兆府便传来李神通寿宴之日的大战对决,同时江南朝廷也传来消息,令百里无及和浣叶先生前往支援。

    于是“盗圣”和“医仙”二人连夜赶往京兆府,同时聂星邪和孟源筠更是放心不下,同时也需要浣叶先生的关照。见他二人还能远行,便一路赶来此地。

    半路上百里无及嫌他们走的太慢,故而先行一步,连日赶来,没想到刚入京兆府,便赶上这等大事,更侥幸救了叶清玄一命。

    申屠镇岳无法在与人动手,又身受重伤,被人送入后府调整身心。

    一切只待“医圣”的到来。

    申屠镇岳曾经侥幸逃脱一次劫难,更因祸得福武功大进。虽然每个人嘴上都说福人命大,说不定这一次霸刀前辈又能遭遇奇迹。

    但事实上,这种事情确是可遇不可求的。至于申屠镇岳能否再次痊愈,每个人心中都认为这个可能性极低。

    气氛一时压抑。

    “接下来怎么做?”靳空彦摸着剑柄,淡淡问道。

    横万通弹了弹手指,冷哼一声,道:“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京兆府事了,我们下一步直奔洛都,拿那个小狼崽子换钟离老兄。”

    “京兆府怎么办?”

    众人一起看向鹰王。

    展雄飞自信一笑,道:“去洛都没法带着大队人马。飞鹰骑和鹰卫都留下。金鹰与黑鹰白鹰留下,照看大局。西北有铜鹰在。攻取虽然不足,但防守却是铜墙铁壁一般。不会有失。京兆府有小金留下,我也很放心。”

    金鹰倏然起立,铿锵道:“徒儿领命。”

    “好!”鹰王目中寒光直冒,沉声道:“这一次,在战略上我们已经取得了大胜利。只要后方稳固,我们的洛都之行,便无后顾之忧了。”

    **********

    就在鹰王等人商议接下来的大计之时。

    李家后府的一座小楼前,小小的院落独具匠心,林木错落有致,小亭、池塘、木桌、竹椅,无不体现当年主人家的品味和审美。

    叶清玄独居此地,正因为驱毒之后的虚脱,以及冒险为申屠镇岳输送功力,叶清玄此时还在软榻上酣睡不醒,距离申屠镇岳与源赖州之战过去了整整六个时辰。

    此时已是第二日清晨,天色刚刚放光。

    小院之中,一位身着鹅黄长裙、芳龄十**的美丽姑娘静静地站在小院之中。

    她腰悬短剑,脸上颇有风尘之色,显是远游已久,韶华如花,正当喜乐无忧之年,可是容色间却是娥眉紧蹙,似是愁思袭人,眉间心上,无计回避。

    她不是别人,正是随师尊静怡师太一同前来,梅吟雪的同门师妹,沈楚儿。

    当年俊秀坚强的小姑娘,如今已经出落得极为美丽,身高只比梅吟雪低上半头,遗传自母亲的良好基因,让她出落得不输于梅吟雪的姿色,整个人的气质更是不同于梅吟雪的冷若冰霜,而是一种清新淡雅、恬静端庄,但却又不乏几分俏皮娇憨。

    只不过此时她一颗芳心全都牵挂在了屋内的叶清玄身上。

    从几年前的第一面起,沈楚儿心内就住下了叶清玄,虽然她知道叶清玄喜欢的是梅吟雪,而且用情极深,在天下间几乎所有男人都习惯了三妻四妾的生活下,他依然只是喜欢梅吟雪一个,而且宁愿为她付出自己的性命。

    沈楚儿心如刀割,她不是嫉妒梅吟雪与叶清玄之间的爱情,她只是在想,为什么自己不能像吟雪师姐那么厉害,不能帮上哪怕一丁点的忙,如果易地而处,她宁愿当初为梅吟雪献出生命的是自己,那么也许叶子哥哥的心中就会有我一个位置了吧……

    吱呀一声,小楼的房门从内打开,带着半边银色面具的银鹰从内走出,看到沈楚儿一副翘首以盼的模样,忍不住叹道:“沈姑娘,如果担心你叶大哥,就进去看看吧……”

    “呃,不……不了……”沈楚儿脸色通红,手指头上盘绕起自己的剑穗,急道:“我师父让我在这里看着,只要叶大哥没事,他一醒,我便回去……”

    沈楚儿拿师父当挡箭牌,却未料到,自己一句话结束,身后传来了师尊静怡师太的声音,“楚儿,回来吧!”

    “师父!?”沈楚儿大惊失色,焦急中急忙回头,看见不远处端庄秀丽如同观音大士的静怡师太,顿时脸色红得透紫,一路小跑地奔了过去,到了师父面前连头都抬不起来,继续玩弄自己的剑穗。

    静怡师太哪里不知道自己爱徒的心思,只不过这男女之情连她自己都是门外汉,是个失败者,想不到今日连自己的徒弟也是如自己般的命运,忍不住叹息一声,转身而去。

    沈楚儿一愣,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小楼一眼,接着亦步亦趋地跟上师父的步伐。

    楼门口的银鹰失笑摇头,头顶上一扇窗户缓缓打开,展羽看着远去的师徒二人,忍不住笑道:“想不到我那不着调的七弟还有如此好的女人缘,不但霸占着武林的第一美女,现在看样子连未来的武林是大美女之一也看上了他。”

    “有什么不对吗?”银鹰头也不抬,洒然道:“叶小弟的性子虽然成不了纵横天下的大英雄,但待人真诚,本事又大,最紧要的是用情专一,以他天绝榜高手的身份还愿意为心爱女子赴汤蹈火,甚至付出生命……如此行为,天下哪个女子不会动心?”

    展羽顿时作大惊状,小题大做地惊呼道:“呜呀,原来我的二哥竟是情圣下凡啊,真是失敬失敬……只是不知你如此深谙男女之道,到底何时能给我带个嫂子回来呢?”

    银鹰讪笑两声,不予作答。

    展羽正要再次奚落这个********都放在事业上的二哥一顿,这时房间内却传来叶清玄醒过来时不自觉地梦呓一声。

    “水……”

    **********

    只是叶清玄醒来的第二日。

    京兆府留下了金鹰主持大局,其他人则跟随鹰王一行,直奔洛都而去。

    江南与江北朝廷交换俘虏,以纳兰元硕交换钟离尚贤一事,如今天下皆知。双方既然是谈判,鹰王便一改之前隐秘行踪的方法,大摇大摆的前往洛都,凤仪阁即便恨得咬牙切齿,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围杀鹰王。

    鹰王远去,青衣楼最厉害的几位楼主高手,亦随之奔赴洛都。

    叶清玄却因为伤势未愈,而陪着申屠镇岳留了下来。

    这个时候,几乎是在同一日,李府一明一暗,来了两位访客。

    叶清玄依旧仰在床榻之上,两名婢女服侍他喝下一碗小米粥,而在他对面,坐着轮椅的齐濡林,病怏怏地笑道:“叶兄此刻大难不死,一人在天绝高手群中任意冲杀的风光事迹,早已是传遍江湖了。”

    叶清玄忍不住摇头笑道:“江湖上好事之徒传得太夸张了,哪里敢在天绝高手群中杀个几进几出,不过是被人追杀得屁滚尿流,差点没命罢了!哈哈哈……”

    叶清玄开了个不大不笑的玩笑,却让齐濡林忍不住大笑起来,只不过刹那之间,便脸色一红,齐濡林连连咳嗽,更吐了自己一手帕的血。

    叶清玄诧异道:“怪不得许久听不到齐兄在武林中的传闻,原来你的三阴绝脉已经这般严重了……”(未完待续。)

    ps:不好意思,最近有点卡文,改了一个大地方,有些东西需要重新考虑一下……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