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2】惊诧莫名
    两位半步神话的绝世高手对决,这是几百年都难得一见的盛事,虽然双方互为死敌,两派人马也各有所属,不过二人之手段,令人高山仰止,一动一静之间,都能让人生出莫名震撼。

    这种举手投足之间带动天地的武学,才是真正的盖世武功。

    虽只两刀,但众豪杰不分敌我,尽皆鼓掌喝采。

    但二人丝毫不为外界所动,舍刀之外,心无他物。

    两人均把对方看个晶莹通透,若非申屠镇岳罡气不济,战果实难逆料,甚至按照概率来说,申屠镇岳取胜的希望更大一些。

    但命运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如今源赖州占尽上风,胜负的关键已经到了最后一刀,看看申屠镇岳能否抵挡住这第三刀呢?

    刀气入天,引动四方云气!

    源赖州的罡气引动天地水气,一时间头顶上乌云密布,遮挡住头顶阳光,令他整个人面目更为阴戾,宛如钻入地面的魔神。

    而在申屠镇岳的头顶,则是日照清空,万里无云。

    源赖州缓缓握住天业云的刀柄,天下群豪的目光也同一时刻注意到了这里……

    呼吸为之顿止!

    当源赖州的罡气凝聚到他认为足够杀死对手的程度之后,他阴戾的面目突然展颜一笑,“第三刀!”

    话音落,刀出鞘!

    所有繁华尽皆敛去,这一刀纯粹而直接,是源赖州最为得意的一刀。

    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

    在天下群豪眼中,源赖州不过刚刚拔刀,天业云早离鞘劈出。

    这个刹那。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放佛被这惊天动地的一刀吸了个干净,天地之间生机尽绝,充满了死亡和肃杀的骇人氛围。

    在场所有高手都晓得这第三刀一出。源赖州是绝不容许申屠镇岳有任何翻身的机会,胜负就在这一刻分分晓。

    二十丈的距离在这等绝世高手的眼中已经不比一根头发的缝隙大多少。容不得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天业云便已到了申屠镇岳眼前。

    这一刀化作闪电般的长虹,划过二十丈的虚空,直接到了申屠镇岳面前。

    应付如此一刀,仍只硬拼一途。

    源赖州正是要迫申屠镇岳以硬碰硬,此时申屠镇岳也别无选择,只能全力出击。

    轰!

    劲气横流滚荡。

    两人身如触电,不停颤抖。放佛被粘在了一起,互不退让。

    申屠镇岳大口呕血,但令源赖州惊讶的是,他竟然还是抵挡了下来!

    不但抵挡住了,申屠镇岳还以命搏命般地反手一击,身体一个回旋,霸刀刀法平平无奇地一记横扫,斩向源赖州地腰际。

    这一刀慢至不合常理。

    偏是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此刀寓快于慢,大巧若拙,虽不见任何变化。但千变万化尽在其中,如天地之无穷,宇宙般的没有尽头。

    两人均臻趋半步神话之境。论罡气含量,能拼个旗鼓相当,势均力敌。但若论刀法之精妙,申屠镇岳明显比源赖州高出一筹。

    霸刀之法,以招式演练而来,终是有迹可寻,但申屠镇岳遭逢大变,看破世情,不但人大彻大悟。刀法也是大彻大悟,达到“有法无法。无法有法”的玄妙境界,在千变万化中求其恒常不变。有时龙飞九天,时而蛇潜地深……无痕无迹、无来不往、不滞于外物,得刀后而忘刀,霸刀的霸字早已超脱人性,夺天地之霸道,大自然之无情,达到与天地相合,物我两忘,世人难敌的地步。

    申屠镇岳未能在速度和罡气上压倒源赖州,遂改以刀法取胜,应变之高妙,令人叹为观止。

    只不过申屠镇岳的这个方法,落在源赖州眼中也显得色厉内荏,认为他这是以燃烧生命为代价的最后挣扎。

    于是以千变万化的动作应敌,一时间动作似进似退、欲上欲下,令人不可捉摸,最终当霸刀那诡异的一刀劈至源赖州面门的空当儿,源赖州像变成一片羽毛般,不堪霸刀带起的狂岚,被刮得抛起飞退,以毫厘之差避过刀锋,神奇至教人不敢相信,但确为事实。

    源赖州闪退之法妙绝天下,颇有飞龙御气成云的玄妙感觉,但却也是不得不退,关建处非是他不及申屠镇岳,而是欠缺申屠镇岳与敌偕亡的决心。

    否则适才趁申屠镇岳横掌斩来的刹那,天业云当头劈下,足以用同归于尽的招数逼迫申屠镇岳做出选择。

    要么收手后退,要么同归于尽。

    申屠镇岳是拿自己的命来赌博,因看准源赖州舍不得赌,尤其舍不得用自己的性命为赌注。

    申屠镇岳赌对了。

    源赖州不敢拼命!

    所以源赖州暂避锋芒,飞至空中。一声长啸,源赖州在空中忽然凝定,接着刀锋向下,整个人如同钉子般疾落锥下,钉往地面,目标正是下方的申屠镇岳。

    而申屠镇岳一记掌刀之后并未收手,而是掌缘向上一挥,原本锐利无匹的刀罡,再次由至刚转为至柔,织出无形而有实的刀罡气网,如蚕吐丝,缓缓缠绕住源赖州下劈的一刀,抵消天业云无边的杀气。

    当源赖州这一刀即将接触到申屠镇岳的时候,真正的威力已经消磨一空,劳而无功之下,源赖州索性收刀反弹,只是借助罡气之间的交锋,便轻而易举地再次腾空,准备再次以更凶猛的刀罡向下斩击。

    审图镇岳双腿开始不停颤抖,他已经没有能力避让,连分心躲避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继续硬抗。

    在所有人眼中,申屠镇岳必败无疑!

    这一刻,再没有人能改变这形势的发展,包括申屠镇岳和源赖州这两大绝世宗师级高手在内。

    群豪已经完全忘却敌对的情景,忘记这一刀之后即将发生的可怕后果,皆因他们已看得心神皆醉。

    源赖州的攻击再次落下!

    蓬!

    申屠镇岳再次近乎神迹般地击中源赖州的刀锋,刀锋与掌锋焦灼,时间凝止不动,两大高手凝然对立,放佛变成没有生命的塑雕。

    就在众人瞧得呼吸屏止,弄不清两人暗里以内气交锋多少遍之际,源赖州一声长笑,身形再起,天业云举至头顶,笔直指向天空,改为双手握刀,漫天乌云刹那收敛入刀锋之中,世界骤然一亮,接着天业云带着无边威势闪电下劈。

    鹰王一系人马差些儿要闭上眼睛,不忍看申屠镇岳被劈成两半的可怕情景,就算申屠镇岳有通天砌地之能,但在如此情况之下,也势难抵挡源赖州这夺天地造化的一刀。

    就在此时,原本应该罡气消耗一尽的申屠镇岳,猛然挺直仙骨,全身袍袖无风自动,须眉皆张,形态从颓废骤然变得威猛无匹、状如天神,滔天罡气从体内猛然爆发,单掌举过头顶,宛如盘古之开天辟地,连续作出玄奥精奇至超乎任何形容的玄妙变化,把对手完全锁紧笼罩。一记掌刀击出,刀罡笔直****,却又是毫无伪借的一刀轰在对方天业云的刀锋锐处。

    原本阴笑得意的源赖州顿感不妙,有心闪避退却,但却已来不及,只好勉力凝聚罡气,硬着头皮硬挡这一招!

    轰!

    一声闷响,天地异象尽皆消散。

    源赖州整个人弹上半空,陀螺般旋转起来,缓缓降返地面。

    申屠镇岳往后飞退,落地后喷出一大口猩红的血迹,但身躯屹立不倒,犹如擎天高峰。

    两人均处于动手时的原来位置,回复对峙之局。

    三刀结束。

    锵!

    申屠镇岳棱角分明的霸气脸容骤然转白,旋又回复常色。

    源赖州还刀入鞘,脸上红光闪现,片刻收敛,神态如旧,似乎从没有和对方动手。

    群雄尽皆怔然,目瞪口呆而无法言语。

    刚才申屠镇岳与源赖州互拼的一刀,虽然令二人同时深受内伤,并且申屠镇岳的伤势更严重。但为什么,为什么原本罡气应已消耗一空的申屠镇岳竟然突然爆发如此狂暴的罡气呢?虽然不如申屠镇岳鼎盛时的一击,但在这种情况之下,显然救了他自己一命,令凤仪阁一方高手全都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一场比武,源赖州占尽上风,但终未能杀死申屠镇岳。当初在天下群雄面前夸下海口,如今三刀已过,任他再无耻,也无法食言再出手!

    申屠镇岳此时抹去嘴角血迹,谓然笑道:“三刀之约已过,不知源兄何以教我?”

    源赖州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又是一阵青黑,显然郁闷的想要吐血,但终究无法出手,叹了一口气,阴声道道:“想不到神武大陆所谓的‘天下第一刀’也使出扮猪吃老虎的招数,申屠镇岳,你还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申屠镇岳哑然失笑:“源兄要因此兴师问罪吗?无耻也要有个限度的好……诸位还是即刻离开京兆府吧,免得我等礼数不周,怠慢了各位!”

    源赖州无地自容,阴声道:“申屠镇岳,算你狠!我们来日方长!”

    话音落时,源赖州飞身而走,人群中的风林火山四侍亦随之撤退,连曹胜等凤仪阁高手都没有看上一眼。(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