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三刀之约
    源赖州上撩的一刀,直奔申屠镇岳前胸,同时左手刀鞘横亘身前,硬挡申屠镇岳夺天地造化的掌刀。

    申屠镇岳冷哼一声,虽然被人欺负少了一条手臂,但他的霸刀像活过来般自具灵觉,脚下步伐一扭,一个滑步避开对方攻击,同时掌刀发出锐利刀罡,自寻对手,绕一个充满线条美合乎天地之理的大弯,往源赖州后背心斩去,而他的躯体完全由手刀带动,既自然流畅,又若鸟飞鱼游,浑然无瑕,精采绝伦。

    在霸刀刀罡发出的同时,源赖州眼前一空,立时往前冲出,似扑非扑,若缓若快,只是这玄奥难测的速度,就已经让人看得头痛欲裂,偏又速度奇快,杀机凌然,斜着扑向霸刀。

    更出人意料的是源赖州没有回头,纯凭感觉判断刀势位置,迅捷无比地避开了身后袭体的刀罡,却是令人叹为观止。

    好!

    曹胜等人狂呼喝好,这源赖州果然刀法诡异高绝,非常人可以抗衡!

    而申屠镇岳身随刀势而变化,浑身上下有若金光流转,既无法判断其身位,更教人无法把握霸刀下一刻的位置。

    源赖州眉头紧皱,刀锋玄妙异常的数次变化都没能回避开来,最终申屠镇岳拇指一按,准确异常地印在了源赖州的刀锋之上……

    指刀交锋,发出“波”地一声,劲气交击,狂飙从交触处在四外狂卷横流,声势惊人。

    二人交锋的第一刀!

    嗡!

    罡气卷起,天地为之变色,强劲的罡气冲天而起,白云朵朵的天空中倏然冲出一个圆形的大洞,露出云后碧蓝如洗的天空。

    一队大雁从高空飞过。飞入云洞之中,惨叫都没有一声,倏然血羽纷飞。坠落中血羽逐渐被罡气消磨,坠落不足十几丈。便已化为齑粉,完全消失不见,连丁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现场之上,源赖州与申屠镇岳乍合又分。

    申屠镇岳身躯如同炮弹般向后飞退,双腿在地面上犁出一尺多深的坑槽,直到二十丈外,方才勉强挺住,一时间站立不稳。右手抚胸,不停喘息;左手肘断裂处,伤口再次迸裂,鲜血殷红了绷带,噗噗滴落地面。

    对面的源赖州,则借力飞起,动作在刹那间完成,移过十丈空间,立在申屠镇岳的面前。

    一刀之后,形势便已明朗。

    曹胜等人嘲笑连连。大呼小叫起来。

    身心俱疲、罡气消耗一空的申屠镇岳,完全不是处于鼎盛时期的源赖州对手。

    申屠镇岳定下三招之约,恐怕早就心中有数。三招,就是他实力的极限……

    源赖州虽然有些托大,不过看这样子,三招之内,申屠镇岳必死无疑!

    此时双方相距三十丈,再次相互凝望而不动——

    源赖州伸出一根手指,用他阴沉如冰霜的嗓音缓缓道:“第一刀!”

    申屠镇岳微微冷笑,点头道:“第二刀!请——”

    源赖州眉头一扬,冷声道:“喔?申屠兄让我出手。就不怕我占据主动,最后取胜吗?”

    申屠镇岳哈哈大笑。傲然道∶“小国岛民的想法,我中原人讲究来而不往非礼也!这第一刀是老夫先出手的。现在这第二刀,自然是源兄先来!”

    鹰王一方的群英顿时大惑不解,以申屠镇岳的性格向来是暴烈,竟然会一反常态地请对手出招,有违他一贯作风,自己又是罡气不足,如此置于后手,岂不是先机尽失了吗?

    如此情景之下,别说是凤仪阁方面的高手,就连另一方的自己人都在暗暗怀疑是否是申屠镇岳已经力有不逮,全力攻击已经不能取胜,索性防守反击,寻找对手攻击当中的漏洞……

    局面似乎更加危险!

    群英手心冒汗,敌方谈笑自若,冷嘲热讽连连。

    源赖州心中也有此怀疑,意态变得闲适自然,但思想依旧不敢放松,手中天业云高高举起,摆出大上段的架式,姿势刚猛绝伦,气势不断凝聚。

    而另一面的申屠镇岳,不但没有放手强攻,而更是是把遥指源赖州的右手回收,负于背后,傲然而立。

    虽然申屠镇岳的嘴角飘出一丝充满信心的笑意,但额角的汗水依然落入每个人眼中,申屠镇岳看上去完全就是外强中干,站在那里死要面子。

    “源兄,切勿客气,尽管攻来!”申屠镇岳开口催促道。

    源赖州心中大定,阴阴一笑,道∶“好,好一个申屠镇岳,果然名不虚传,源某人钦佩。如你所愿,第二刀!”

    话音刚落,源赖州再次施展他那似进非进,似退非退的诡异步伐,直扑向申屠镇岳,三十丈距离转眼即逝,眼前不足三丈距离的时候,源赖州突然跃起,头下脚上的来到来申屠镇岳正上方,钉子般下挫,直直地撞入申屠镇岳的护身罡气之中。

    申屠镇岳的护身罡气与天下所有人都不同。

    别人的护身罡气是为了防御,而他的是为了进攻……

    护身罡气,便是刀罡!

    无坚不摧的刀罡……

    源赖州从天而降,手中天业云一碰触到申屠镇岳的护身罡气,立马变知道大为不妥,倒不是对方的罡气有多么结实、多么坚固,而是一股强烈的杀戮罡气袭卷而来,源赖州的感觉不是砍中什么物体,而是与申屠镇岳又对了一刀!

    锵!

    金属声鸣,源赖州落地的一刀还未刺入申屠镇岳的身体,天业云上的刀罡便已消耗掉了八成,同一时刻,申屠镇岳掌刀砍来,直奔脖颈!

    源赖州大喝一声,一手刀鞘挡住了申屠镇岳的掌刀,另一方面左脚向下急戳,目标申屠镇岳小腹!

    这还不算,源赖州更是目泛凶光,一记头锤,砸向申屠镇岳的鼻梁而去。

    如此必杀奇招,众人想也没想过,将心比心,此时若是自己在场,恐怕肯定没有办法去抵挡这一招。

    众人为此惊惧,但不代表申屠镇岳没这个本事。

    只见他掌刀出击,疾拍源赖州头顶天灵穴,源赖州左手刀鞘不依不饶,从侧疾刺,瞬间点中申屠镇岳掌心。

    “噗”!

    申屠镇岳风车般旋转,化去源赖州无坚不摧的刀罡,同时借力避开小腹的一脚,右手屈肘向上一顶,直奔对方砸下来的脑袋。

    源赖州一个翻腾,回到原处,左手刀鞘收起,变成双手持握天业云,凌空噼里啪啦地一阵乱斩,顿时空气中噼啪作响,蓝色的水汽凝聚成蝴蝶状的闪电,几个起手之间,便是一大片电芒蝴蝶朝着对方地飞去。

    申屠镇岳右手横空一展,锐利的罡气布下一面刀罡大网,抖手便朝着对方漫天雷电蝴蝶飞了过去!

    源赖州更是心中阴沉着脸不作声,手中天业云不要命地挥舞,片刻间,超过两千只雷电化成的蝴蝶,在空中不停闹斗追逐,你扑我啄,斗个不亦乐乎,迎面虽然有一张罡气大网罩落,将所有雷电蝴蝶罩住,但蝴蝶实在是太多了,并且越来越多,竟然一起用力,慢慢地将罡气大网抬得飞了起来……

    出人意表的手法和奇异的进攻方式令在场所有人瞠目结舌,简直是闻所未闻。

    这一刀的较量,在此时竟然意外地陷入了罡气的消耗之中,申屠镇岳无疑更加难以维持,而源赖州嘴角犯笑,不停地阴笑出声。

    第二刀,申屠镇岳无疑陷入了绝境。

    噗!

    罡气大网终于在申屠镇岳罡气无力维持的情况下破碎,漫天雷电蝴蝶涌现出来,直奔申屠镇岳而来……

    申屠镇岳已经是满头大汗,面对敌人的杀招,掌刀的每一部分均变成了克敌制胜的工具,指尖、关节、掌心、掌缘、掌根……任何令人想也没想过的方式,都被他用来应付源赖州发动的雷电蝴蝶,密密麻麻的蓝色蝴蝶,如带着生命一般,寻找申屠镇岳身上的任何缝隙,对申屠镇岳展开密如骤雨、无隙不入、水银泻地般的近身攻击。

    双方奇招迭出,以快打快,其间没有半丝迟滞。两千多蓝色蝴蝶在霸刀的快刀之下全部破灭,攻守两方,尽出手段,其紧凑激厉处,已经精采至难以用任何语言来形容的程度。

    以在场群豪的眼力,也忍不住看得眼花燎乱,非常辛苦。

    叮!叮!

    两响清音后,而人回复隔远对峙之势,就像从没有动过手。

    申屠镇岳脸色铁青,忍不住咳嗽,眼中早已没了当初的霸道神色。

    源赖州傲然而立,从未有过的畅快之情令他微笑道:“申屠兄真是令某家佩服,想不到申屠兄竟能以一刀之意,硬挡我两千多记,真是令人惊讶!”

    申屠镇岳面色青黑,右手在衣襟上抹了抹,单手下垂,气势虽然依旧不倒,但即使不是内行人,也知申屠镇岳罡气已尽,能够勉强站立都是因为他的意志坚定。

    源赖州紧握“天业云”,双目异芒电闪,是自动手以来从未见过的凌厉。

    两刀已过,申屠镇岳没有夸口,他确有本事迫得他使出到第三刀,但也仅仅是到了而已,这剩下的最后一刀,源赖州感觉已经用不上全力以赴了,对面的申屠镇岳,只怕不需要他这样的半步神话动手,一名普通的先天高手便足以取其性命。(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