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双刀之战
    敌我双方所有高手的注意力都落在了二人身上。

    凤仪阁方面的高手,露出得意洋洋、幸灾乐祸的表情,而鹰王方面的高手,则是愤怒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展羽第一个冲了过来,“申屠前辈,你不能去……”

    如花同样喝道:“前辈,我们可以跟他拼了!”

    站在一处屋梁上的金鹰,面色沉重,开口道:“前辈,你如此做法,太过不智……”

    任疏狂被人搀扶着,开口劝慰道:“申屠城主,敌人乘人之危、手段卑劣,你不能上当啊!”

    静怡师太低眉垂目,叹息一声,低涌佛号。

    已经长到十八岁的小丫头沈楚儿,一张绝色容颜焦虑地看着传闻中霸气外漏、目中无人的“霸刀”。

    一向口没遮拦的归鳖生,更是直接跪倒在地,吭吭地叩头,“霸刀爷爷,您止步吧,若是您老出了事,我干老儿该如何自处……”

    ……

    此时的霸刀,满头灰发,鬓角处白如霜雪的白发整齐地在脑后打了个髻,霸气内敛,像极了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家。

    申屠镇岳轻轻一笑,只此一笑,所有人都已知道,劝阻无用。

    百里无及嘴唇蠕动,眼中湿润,却已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江湖本来就不是聪明人该带的地方……

    江湖,是真性情的男儿抛洒热血的成名之所。

    申屠镇岳在江湖中闯荡了一辈子,他已不需要用什么聪明的举动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敌人要战,那便战!

    避战,从来不是申屠镇岳的风格……

    十里长街,看似遥远,但两位绝世高手的速度。在闲庭信步之中,只是片晌,便站到了对面。相距不足五丈距离。

    敌方曹胜等人得意阴笑声隐隐传来,在他们眼中。申屠镇岳不得不战,而且这位天下第一刀,也不会不死!

    源赖州带着异域强调,阴笑两声,道:“呦噫呦噫,‘霸刀’果然是真男子,源赖州佩服!”说完恭敬地一拱到底。

    鹰王一系的人马气愤难当,纷纷喝骂——

    “呸。瀛洲败类,有本事来日再战!乘人之危算什么本事!”

    “此等手段天下不耻,与偷袭暗算有什么分别?”

    “比武不公,不公!”

    “外族小儿,欺人太甚!”

    ……

    源赖州听着群英的喝骂,不但不以为耻,反而面露嘲讽地笑了笑,道:“兵法云:兵不厌诈。你们可以不应战,我们直接杀进去便好了……”

    群英气势一滞,想要驳斥。却是没有话说。

    此时他们最怕的就是如此,敌方高手太多,尤其还有源赖州这等半步神话高手。而己方申屠镇岳战力损耗严重,后果恐怕更加不堪设想。

    只不过这等考虑,却挡不住血性的汉子……

    展羽冷言道:“源赖州,你可代表得了凤仪阁?如此也好,咱们双方放手厮杀,看看最后谁是好汉,谁笑到最后……”

    如花更是一顿大禅杖,摸了下光头,吼道:“没错。源赖州这等小人既然挑战,洒家接着就是了!”

    源赖州想不到对面还真有这等血性男儿和有些不经大脑的二愣子……

    源赖州正想狡辩。却不了申屠镇岳冷哼一声,沉声训斥众人。道:“都于我收声!此事,哼,甚好!这场比武很公平,哪里有不公平了?”说完斜斜瞥了源赖州一眼,淡然道:“我跟这个小矮子比我,说实话,我怎么还感觉占了便宜呢……你说是不是?”

    源赖州脸色一僵,众人也没想到申屠镇岳奚落人的言语会这么气人。

    “看来申屠兄信心很足喽?不过似乎是我占了你一些便宜,申屠兄不会是害怕了,才要反唇相讥?”源赖州杀机充盈,缓缓摸着“天业云”的刀柄,控制自己爆起杀人的冲动。

    “嗤,你也配?”申屠镇岳傲然摇头,用一种寒冰一般的语调道:“人与人生死相搏,使出来什么招数来都是正常。公平挑战是一种手段,暗算也是一种手段,就算是乘人之危,也是手段。在这个世界上,愿意明刀明枪来动刀子的人,已算是君子,更何况还有不少人都是杀人不动刀、不见血,甚至不必自己动手的。源赖州,你是小人,但我岂会在意……”

    源赖州冷笑道:“这么说来,闻名天下的霸刀,也暗算过自己的敌手?”

    申屠镇岳目若冰火,既寒且烈,看着对方冷冷说道:“我从来不做这样的事,不是因为我清高,而是我不屑。但当年我的手下会照做不误,我并不反对……”

    “霸刀果然是一代枭雄!”源赖州森然一笑,发表少有地赞许。

    “我要是真的够强,就不必去暗算人;我要是真的够强,别人也暗算不到我。”

    他顿了顿,道:“能让老夫在如此情形之下与你交手,也算你计谋用的不错,我没有二话可说。”

    很显然,包括申屠镇岳在内,鹰王方面的所有人,都把叶清玄的中毒当成了是对方的手段,而从未怀疑到其他势力身上。

    源赖州自然懒得辩解,免得更显得自己一方无能,连设计个阴谋诡计还得靠撞大运。

    不过申屠镇岳的话,却让在场所有人同时心中一阵,表情各异地将这句印象深刻的话记在了心中。

    百里无及默然。

    静怡震讶。

    展羽诧异。

    金鹰若有所悟。

    而源赖州更是没话可说。

    他们都没想到看来霸气冲天的申屠镇岳,竟说出这样一番道理来!

    霸道之人,果然连想法都跟常人不同。

    源赖州眼睛微眯,握牢了自己的神兵“天业云”,沉声道:“你的刀呢?”

    “忘记放在哪了……”

    “不许另外一把?”

    “用得着吗?”申屠镇岳微微一哂,却是让源赖州心中微沉。

    对方已到“忘刀”之境,双方虽然境界相同,但源赖州却觉得在刀法的领悟上,欠了申屠镇岳一筹。

    申屠镇岳两手负后.再次起步,朝对方油然而来。

    源赖州同样如此。

    二人这一次变成了面对面相望,距离不足三尺。

    所有人目光凝注,知道双方出手在即,不由得呼吸为之顿止。

    源赖州心神剧震,申屠镇岳说出的话,就像他的刀般摄人,淡淡几句话,显示出他对源赖州

    得刀后然后忘刀。

    苦思后是忘念。

    那一次的剧变,对申屠镇岳来说,正是最高层次、翻天覆地的一次历练。

    得刀后然后忘刀,瞧着来缺雄伟的背影,群英钦佩之色不可抑制,清楚感觉负在他身上是强大至没有人能改移的信心。

    胜负之念,早已被众人遗忘。

    众人眼中,申屠镇岳便是一把刀,一把货真价实的霸刀!

    对手强大的气场催逼得源赖州眼皮直跳,虽然心中万分肯定自己能够完胜,对方罡气早已用尽,根本不可能有机会翻盘,自己不过是陷入对方言语陷阱,一时间心智被压制的结果。

    源赖州哈哈笑道:“申屠兄好强大的自信,不知以眼下情况,申屠兄准备几刀之内将我收击败?”

    申屠镇岳微笑道∶“三刀,如何?”

    源赖州愕然,接着心底怒火不可抑制地爆发,三刀就解决自己,你申屠镇岳全盛之时有这个本事吗?道:“好,就三刀!三刀之内,我若是不能取申屠兄性命,我等转身便走,这一局便算是申屠兄胜了!”

    哗!

    群凶炸锅,纷纷扬言源赖州中了对方的激将法。

    不过曹胜等天绝高手却是没有出声。

    高手对决,胜负只在刹那之间,三招……足够了!

    申屠镇岳仰天笑道:“这次该是在下赞扬源兄之信心了……看刀!”

    话音未落,霸刀立掌为刀,直奔对方咽喉而来!

    申屠一出手,群雄立时看呆了眼,差点不敢相信自己一对眼睛。

    申屠镇岳挥出去的一掌缓慢而稳定,每一分每一寸的移动保持在同一的速度下,其速度均衡不变,似慢实快,没有丝毫空隙破绽可寻。

    源赖州双目异光大盛,目注申屠镇岳。

    申屠镇岳的掌刀,动作直若与天地合为一体,缓慢的出手,却带动天地风起云变,稳定的空间都宛如被切开一个裂缝,即便是最眼拙的门外汉,也能看出他这起手式而来的第一刀,必是惊天地,泣鬼神,没有开始,没有终结。

    刀道至此,已达鬼神莫测的层次。

    当取刀的动作进行至不多一厘、不少半分的中段那一刹那,申屠镇岳倏地加速,以肉眼难察的惊人手法,急切源赖州咽喉!

    霸刀的掌刀没带起任何破风声,不觉半点刀气,可是在周围观战的各路英豪,却在这一刻同时发出这样的想法:申屠镇岳的霸刀笼天罩地,源赖州除硬拼一途外,再只怕再无另一选择。

    这才是申屠镇岳的真功夫。

    就在申屠镇岳加速的刹那,源赖州似能预知对方动作的变化一般。

    “铿”!

    “天业云”出鞘。

    出鞘的动作,也是向上撩起的一刀……

    天地交感.李府前长街,再非宁静老街,而是天地间充满肃杀之气的战场。

    天业云划上虚空,刀光闪闪,天地的生机死气全集中到刀锋处,天边一片白云刹那间都裂成两半,难以解释,无法形容。(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