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岂可无道
    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到身材矮小、但气焰最为嚣张的军荼利明王身上,军荼利明王脸色忽黑忽青,最后仰天大笑,道:“胜负未分,收手太早了吧?再来!”

    话音未落,军荼利明王拔身而起,只扑向眉头紧皱的金鹰,而其身后,大威德明王等人,也是厉吼一声,齐齐朝着其他四鹰杀了上来。

    密宗五**王本来是地位仅次于大伏藏师的五大派宗主,原本并不需要听从龙萨顿珠号令,不过同为大西藩国效力,龙萨顿珠身为国师,一统密宗五大派系。

    而原本的军荼利明王被夺天七兽杀死,新任明王与龙萨顿珠交厚,故而这一行人时刻以军荼利明王为首,深切配合龙萨顿珠在神武大陆的一切行动。

    这也是为何五人当中一直都是军荼利明王主导,而其余四人跟随的原因。

    早前还勉为其难遵守的江湖规矩,不过是一块不大的遮羞布,一层吹弹得破的窗户纸,如今军荼利的失败让这块遮羞布被扯了下来,窗户纸也捅破,这五**王终于不再顾及这一点点的面子,直接杀奔过来,看看申屠镇岳会否这么坚持,眼睁睁看着这些后辈为了他而当场身死。

    现场五位飞鹰,除了金鹰尚有与五**王一战之力外,其余四人却是差了不止一筹,而实际上,十二飞鹰除了排名靠前的金银铜铁和大有传承的残鹰之外,其余人等的功力也不过是先天后期,难以抵挡归虚镜中期,仅次于天绝高手级别的五大明王攻击。

    眼见双方就要厮杀到一处,众人头顶传来一声令人肝胆寸裂的狮吼声,一颗金红火焰包裹的流星轰然砸落。直奔嚣张不可一世的四大明王而来。

    “快躲开!”年级最老、白眉硕长的不动明王阿遮罗经验丰富,一眼看出来者气势之雄浑,绝对不可抵挡。故而立即出言提醒,同时向外飞退。

    而四大明王中。“大威德明王”阎魔德迦和“降三世明王”塔拉罗伽,二人深信“不动明王”阿遮罗的判断,亦是避开这一正面直击。

    但唯独那痴肥如猪,自持功力精进的“金刚夜叉明王”乌枢沙摩不避不让,大吼一声,将后背小山一样的巨**轮擎入手中,呼啸着一舞动,四周空间一阵颤动。怒喝道:“‘金刚夜叉明王’乌枢沙摩在此降妖除魔,唵摩诃,吽!”

    心咒真言发出,猛地一尊三面六臂、五眼怒张的金刚夜叉明王法相凭空形成,同样手中一只巨**轮,轰然砸向了飞来的“流星”!

    隆!

    一声巨响,法轮先期与流星撞击在一起,乌枢沙摩吭哧一声,一股难以想象的雄浑巨力从手臂传来,差点被直接砸得法相崩溃。宛如托着整座须弥山,单臂所持法轮已经支撑不住,登时另一手上前。双臂硬抗如花这一击!

    凭空处,如花真身法相在金红双色罡气中显现,冷哼一声,双脚一踏巨**轮,“金刚夜叉明王”登时被踏入地下一尺有余,同时翻身而起,手中九龙禅杖裹挟着巨大的金芒,兜头砸落。

    “呜呀!”

    “金刚夜叉明王”双臂麻木,反应不及。眼见就要被砸个粉身碎骨,身形敦实如同钟塔的“不动明王”阿遮罗脚下一顿。地面轰隆一声,暴烈地一拳轰向如花腰际。只是呼吸之间,手臂拳头的筋肉便壮大三倍有余,威力也骤然强大三倍;而如同翩翩佳公子的“降三世明王”塔拉罗伽则抖开佛珠,倏然缠住金刚夜叉明王粗如亭柱的肥腰,猛地向外侧急拽……

    砰!

    如花如同罗汉降世,面对明王怡然不惧,左脚一记直接点在“不动明王”阿遮罗的拳峰之上,双方甫一接触,如花便被震得一顿,但乃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一腿点正拳峰,第二腿便如影随形,紧跟着到来,再次轰在阿遮罗拳峰之上,接着第三腿,第四腿……只是刹那之间,便有足足十三腿轰在了阿遮罗向来傲视群雄的上,只是第五腿的时候,阿遮罗拳劲便已化尽,第六腿的时候退了一步,其后一腿退了一步,足足退了八步,方才站稳,胸口剧烈呼吸,双目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

    而同一时间,如花手中的九龙禅杖并未停歇,轰然砸落下去,虽然金刚夜叉明王被“降三世明王”瞬间拖了出去,但如花的大禅杖还是轰然砸在了金刚夜叉明王的法轮之上,砰然声响中,金刚夜叉明王双手虎口崩裂,主要支撑作用的左手臂咔擦一声,异样扭曲,对方惨哼一声,脸色倏然苍白。

    如花翻身落地,左手立掌竖于胸前,右手九龙禅杖一顿,地面轰隆一声,浑身罡气闪耀,犹如金铸铜人,天降罗汉,狮吼出声道:“密宗不守百年佛门约定,再入中原,贫僧如花,代表中土佛门向密宗高人讨教一二!”

    声音隆隆传遍李府,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登时令在场所有人动容。

    时隔多年,中土佛门与西域佛门再燃战火,而如花修为突飞猛进,终于有底气说出代表中土佛门的誓言,直面域外佛门的入侵。

    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场江湖纷争,而是一场信仰大战。

    人的一生,总得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活着。

    这一刻,如花终于明白,自己要守护的“道”是什么了……

    **********

    哇!

    叶清玄再次喷出一口鲜血,空中弥漫着带有异样花香的血腥味,气氛更加紧急。

    此刻叶清玄与梅吟雪双双盘膝而坐,双手紧握,每个人掌心都划开极深伤口,令血脉相连,叶清玄以左手吸血,右手放血。在两人之间形成循环,以“换血**”替代梅吟雪中了剧毒的血液。

    每一滴的血液流入体内,都宛如硫酸浇灌。这其中的痛苦绝不为外人道也,叶清玄浑身涨红发紫。看之触目惊心,口中更是不停地大口吐血,形象凄惨。

    可至始至终,叶清玄紧握梅吟雪的双手,都不曾松懈一刻,反而抓得更牢!

    展羽心中一急,忍不住上前半步,却被银鹰一把抓住。低喝道:“没用的,换血之法一旦开始,就不能阻止,否则你现在害的不只是叶子,连梅吟雪都救不回来!”

    展羽悲痛欲绝,低呼道:“难道我现在就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中毒而死吗?”

    银鹰沉默不语,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只能硬生生地扯住展羽,不让他犯错。

    “换血**,换血**……二哥。你说我可不可以也用换血**,将叶子体内的剧毒引入我的体内!”

    “胡闹!”银鹰能感受到小师弟与叶子之间的兄弟情深,可这绝不是解决的办法。“叶子换血之后,原本被梅吟雪冰封的剧毒已经扩散全身,进入了心脉之中,除非半步神话的高手才有能力将心脉之中的剧毒祛除,你再换血也是无用,顶多又多了一个中毒的人。你们俩得一起去死!”

    “半步神话……申屠前辈可以啊!”展羽道。

    银鹰叹了一口气,道:“来不及了。申屠前辈如果为孩子驱毒,三日内罡气含量根本不足以再次为叶子驱毒,而叶子毒入心脉。坚持不了一天……”

    展羽眼神一亮,沉声道:“如果我跟叶子换血。稀释叶子体内剧毒,可不可以令其毒发的时间延长到三日?”

    银鹰露出无法想象的表情。“你疯了?三日后怎么办?申屠前辈救你还是救叶子?”

    “我只问你可不可行!”

    银鹰气势为之一滞,最后缓缓点头,道:“办法可行……”

    “那就好了!”展羽微微一笑,“二哥,帮我做准备,一会我要给叶子换血!”

    啪!

    展羽脸上留下一道清晰的掌印,整个人都呆滞了,“二哥,你……”

    扇了展羽一记耳光的银鹰,控制不住情绪,猛地扯住展羽的衣领,怒吼道:“你***跟我逞什么英雄,拖了三日又能怎么样?申屠前辈一次只能救一个人,你到底明不明白!”

    “我明白,我完全明白!”展羽从未有过如此轻松的感觉,淡淡道:“你叫我眼看着兄弟送命,我做不到,与其让叶子去死,倒不如让我这闲人死掉的好……毕竟,需要我的只是家人,而需要叶子的,是整个武林……做人就是这样,有时候是要有决断,有所取舍的!”

    “混账!”银鹰从未如此失态地暴骂道:“你见不得兄弟去死,你就见得师父看着你去死了?当年师母为了生你……我还记得当时师父的样子……就算你不念我们兄弟的情谊,但你怎能如此狠心,让师父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父亲?”展羽眼中一片湿润,“父亲会同意我的选择的。”

    “那楚蝶依呢?弟妹?还有弟妹肚子里的孩子……”

    “什……什么?”展羽双眼登时瞪得溜圆。

    银鹰扬天长叹,道:“临行之前,我已然看出弟妹身怀六甲,只不过为了不令你心思不宁,所以弟妹求我暂时不要告诉你真相,但你……你总不能让孩子一声下来,就没了父亲吧?”

    展羽呆滞片刻,嘴角溢出一道笑意,接着突然畅然大笑,笑得泪水横流,好不快意,最后使劲拍了拍银鹰的肩膀,大叫道:“好,好好,好得很,我展羽终于也有后了!这样更好,二哥,日后孩子长大,你一定要告诉他,他爹是怎么死的。也许我做不到父亲那种为天下苍生的大义,但我追寻的小义,一样可以让我为兄弟两肋插刀,一样死得快意,哈哈哈……”

    “你……”

    为天下苍生,是为大义;为兄弟之情,是为小义……

    义有大小之别,但以生命量之,一样平等,一样值得尊重。

    银鹰看着几乎快意畅然的展羽,怎么也想不到,他心中的“义”字竟是如此深重。也许,这就是展羽所遵循的“道”吧。(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