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8】那又如何
    .

    爆裂的罡气如同雨点一般****,对方那锈色的剑气破碎如雨,不停溅落,落至地面上顿时紫黑一片,显露出罡气的剧毒属性。

    叶清玄身上罡气一涨,将剑气抵挡下来,但棺木上却被溅落一滴,紫黑色毒气顿时缓缓腐蚀棺木,叶清玄指剑一扫,将沾染了毒气的棺木削小去一层,勉强没有腐蚀透棺木。

    叶清玄羽落地面,而对手扯着螣蛇踉跄数步,险些摔倒!

    勾陈!?

    不,不对!

    对方身罩巨大的黑色罩袍,兜帽连脸孔都深深隐藏,虽然破洞中照下有限的阳光,但对方的面孔上就像纠缠着一团黑色的雾气,就连叶清玄的双眼也看不破这层迷雾。

    对方是个年轻人,身形既熟悉又陌生,叶清玄确定自己是第一次遇到对方,但来者给自己的感觉却是异常的熟悉。

    嘶?

    叶清玄这时候突然觉得右手食指一阵剧痛,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抬手一看,整根手指已经变得紫黑,放佛被剧毒蛇王咬了一口一般。

    好毒的罡气!

    叶清玄连忙运转,荧光闪耀,指尖缓缓滴出紫黑色的血液,滴落在地如同硫酸一般嘶嘶冒烟。

    “剧毒罡气!?这可真是新鲜玩意……”叶清玄淡然一笑,毫不在意地晃了晃重新变回正常的手指,表面无事,心底却忍不住杀气盈然,自己对这东西有抗力,但这个家伙对其他人可是危险的很。

    叶清玄沉声喝问:“你是谁?”

    对方缓步上前,宛如鬼魂一般的身形站在阳光之下。缓缓抬头,兜帽中黑色雾气退却,露出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叶清玄。初次见面……”对方那细长的眼睛,嘴角扬起淡淡笑意。

    “噢。原来是你……”

    叶清玄终于看清,对方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孔,还有他的挺拔矫健的身形,竟然就是刚刚被自己差点击毙的螣蛇……

    真正是一条恶毒的蛇!

    只不过……他真的是初见,虽然身形样貌都是如此熟悉,但他身上的气息,令叶清玄生出一种陌生的感觉。

    黏腻腻的,好似脖颈上缠绕着一条冰冷的毒蛇。

    叶清玄不免一笑。淡然道:“你才是真正的螣蛇!”

    “不错!”螣蛇伸手摘掉兜帽,露出那张邪异的脸庞,与以往分身不同的是,在他的左脸颊上,纹者一条紫黑色的飞蛇。

    “这么多年来,我的六个替身被你杀了一半有余,看来咱们之间交手的次数很多啊?不过可惜的是,你我之间,还没有一次真正的较量!”

    气焰更加嚣张,远没有那些替身被自己击败后的不自信。

    可那又能怎么样?叶清玄自信可以轻松击败对手!

    “见不得光的东西。你觉得可以打败我么?我就在这,随时候教……”叶清玄扛着棺木,傲然答道。

    螣蛇晃了晃戴着黑色诡异手套的手指。阴森答道:“这一次不行……自从一剑山庄被李慕儒打败之后,我便闭关修炼神功,如今神功大成,论算账,还轮不到你身上……我们有的是时间……”

    话音一落,螣蛇猛地出手,一掌盖在旁边一直浑身颤抖的假螣蛇头顶!

    “啊!主人饶命!”那假螣蛇一直身躯斗若筛糠,如今真螣蛇一出手,顿时吓得频频求饶。

    “饶你?办事不力。留你何用?”

    掌下罡气倾吐,猛然间一股紫黑色的气息笼罩而下。那替身倒吸一口冷气,双眼登时发白。紫黑色的气息窜入体内,血管变得异常粗大而狰狞,整张脸孔同样变成了紫黑色,大量罡气不要命地向上吸去,腾身露出迷醉的神情,喉咙间竟然发出咕噜咕噜吞咽之声,现场一片诡异和恐怖气氛。

    叶清玄双目瞪得极大,看着那替身如同被吸血鬼吞噬了血液一般,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便变成了一具浑身漆黑,散发着剧毒恶臭的干尸,抬头看着一脸享受的螣蛇,冷声道:“好恶毒的罡气,好厉害的!你就不怕异种真气冲突,让你爆体而亡吗?”

    “好眼力!”螣蛇兴奋地摸了摸嘴角,因为吸食别人功力而产生的快感,让他口水横流,就像是致幻的瘾君子,瞳孔放大的螣蛇,看着叶清玄森然道:“至于的副作用,你倒是不用担心。听说你也会一种类似我的功法,这里面的秘密告诉你也无妨——你要知道,古往今来,我螣蛇可是有幸成为的第一人,异种真气的冲突问题,我早已解决……你靠得什么方法?利用融功之法,将异种真气熔炼成同一种真气?还是将其散入四肢百骸,淬炼身躯,然后重新凝聚?亦或是你的罡气性质特殊,可以吞噬其他类型真气,壮大自己?”

    叶清玄面目阴沉不语,对方说的几种方法,他当年有过认真的思考,功能强大,位于“膻中穴”的“北冥熔炉”可以将任何异种真气都炼化成最纯粹的罡气形式,转化为北冥真气,所以他一直都不担心异种真气的问题。

    至于的融功之术,也是与类似的方法。

    但很显然,螣蛇说的几种方法,与他此刻的罡气性质完全不同,叶清玄只是略一猜想,便通晓了大概。

    “那你呢?”叶清玄眉毛一挑,淡淡道:“靠得就是这具有无边腐蚀性的剧毒罡气,将其他异种罡气全部腐蚀分解掉吗?”

    螣蛇一愣,接着啪地拍了一下手掌,赞道:“答对了,叶清玄,你果然不愧是武学大宗师,这么难得武学难题都被你轻松发现,当年我可是尝试了无数种办法,甚至连采补术都用了好几次……嘿嘿,最终才确定这门剧毒罡气可以达到我的想法。找方法用了两年,将其炼成又用了两年……不过看样子,我还是落后你一筹,所以我现在不会跟你动手,不过……你别急……”

    螣蛇阴森一笑,缓缓向后退入黑暗之中,声音幽幽传来道:“啊,进步可是很快的哦!”

    哈哈哈……

    诡异的笑声缓缓消失在黑暗之中,叶清玄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砰!

    前后墙壁同时被撞开大洞,前方宋别离和阎无常,身后则是展羽和银鹰。

    银鹰原本受了轻伤,所以临来之时留了一手,此时见到对方两位天绝高手同时杀气腾腾地冲来,抖手丢出三枚黑乎乎地铁球,同时大喝一声,“走啊!”

    叶清玄和展羽一见那东西,同时惊呼一声,相互扯着便向后飞退!

    三人扛着棺木刚刚冲出房屋,身后隆的一声闷响,三颗黑球同时爆炸,顿时地火冲天,威力巨大的爆炸只是凝聚在狭小的房屋之内,瞬间将威力提高了十余倍,爆裂的火焰竟然有一种粘稠感,不只是爆裂,更有一种爆融的感觉。

    只是一瞬间,整栋房屋在爆裂中融化,完全消失于无形。

    一声怒吼,身形焦黑的宋别离和阎无常逆向飞出,瞬间远遁。

    “今日之仇暂记,日后必报!”

    二人准备不足,被爆裂的暗器震伤,火毒伤及身躯,相信也让体内受伤不轻。

    展羽心有余悸地看着身后平地,颤声道:“‘狱火熔雷’!?这不是唐门都被禁止再造的暗器吗?你什么时候弄到这么危险的玩意儿!?”

    银鹰也是一脸恶寒,答道:“我哪有门路,据说是当年百里无及前辈送给师父的礼物,放在我这也有十几年了……”

    “百里前辈到底掘了老唐家多少祖坟啊?”展羽脸色尴尬,忍不住问道。

    “不好!”

    正答话之间,叶清玄突然惊呼一声,转头看时,棺木一角破开拳头大的窟窿,正是之前螣蛇做的好事,已经开始不停地向下滴水,显然里面坚冰化了不少!

    叶清玄慌忙打开棺木,里面梅吟雪苍白无色的脸孔依旧美艳,不过身上产生的罡气坚冰融化泰半,仅余身上薄薄一层,别说体内的“金棘波旬”剧毒,就连胸口处的伤口,也有渗血的痕迹。

    银鹰上前用银针一探,皱眉道:“叶子,冰寒已经封印不住,毒素扩散,进了血脉,不过流速较慢,还未入心脉!没时间了,必须立即想办法解毒!”

    即便银鹰不说,叶清玄也已经心中有数,缓缓说道:“我检查过宗轩的剧毒,的确需要神话境的高手才能驱毒,而半步神话勉强可以为之……但梅吟雪体内的‘金棘波旬’浓度不高,只要未入骨髓,便还有救……”

    展羽诧异道:“怎么救?申屠前辈还要给孩子驱毒,原本梅吟雪可以一段时间,正好可以让申屠前辈恢复功力,再行解救,此时怎么办?去哪找另一个半步神话的高手?”

    “没关系,我有办法!”叶清玄面如金纸,语气淡然而坚定。

    银鹰大吃一惊,道:“叶子,你该不会是想用过血之法,将吟雪体内的剧毒转出来吧?”

    “过血之法?什么过血之法?”展羽大感不妙,急切反问。

    “我意已决!”叶清玄没有解释,而是固执地看着银鹰。

    银鹰怒道:“你这样会直接让毒血进入心脉,没人能救得了你!”

    叶清玄长吁一口气,痴痴地看着梅吟雪紧皱的绝世容颜,淡淡道:“那又如何……”

    .(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